在拐角处等你

窗外一直下着纷扬的小雨。她安静坐着,透过窗外能清晰看到雨点落地激起的水花,妖冶着,或冷冽着,转瞬即逝。火上煮着一壶水,她捏出几朵菊花放进一个大杯子里,又漫不经心地扭头看着窗外美妙的雨舞。

入秋以来,这是最长的一次雨,断断续续下了整整五天。都说秋雨绵绵,这一次,她也只得无奈的笑笑。水沸了,关了火,小心翼翼地把水倒进放了菊花的杯子。她喜欢这个过程,清水和菊花相遇的一瞬,所有的花朵就都盛放了,那么美,那么妩媚,灵秀,每一次旋转,浮沉,都是灵魂的升华和碰撞。菊花和清水的爱情是轰轰烈烈的,不容一丝的犹豫和不忠,爱得死去活来,爱得翻云覆雨,爱得下一世还要相遇。

菊花都开尽了。她拿出一个水杯,把菊花茶倒上半杯,然后细致地看水杯中浮沉不定的菊花。

她喜欢菊花,莫名地喜欢。关于菊花海,还有菊花的故事,都一定是和他相关的。

五年,整整五年,仿佛一切都还是昨天。

五年前,天就像此时一样下着小雨,楼层的门锁着,他站在楼下喊她的名字。那时,她正翻着一本茶经,火上煎煮着一壶菊花茶,放下手中的东西,她跑到窗前,他站在蒙蒙细雨里,手里拿着一束娇艳的红玫瑰。

她没有下楼,直到他的声音消失时,她才走出去。三年的婚姻,一纸离婚协议切断了所有。雨很凉,每一滴雨,甚至都能穿过肌肤,直接和心灵交涉。不知道淋了多久的雨,黄昏时,她回家,冲澡,换上睡衣。第二天仍旧无事地去上班。

那一年,她独自去小镇看怒放的菊花。她穿着淡黄色的裙子,长发随风飘逸,漫步菊花丛,飞舞的蝴蝶缠绕在她身边,天边的蓝很干净,像海洋,这样的蓝像极了他们相恋那一年,他牵着她的手,趁她不注意吻了她一下。

结婚时,只宴请了双方的家人。他知道陈夕不喜欢热闹,所以没有大肆张罗。婚后,他拓展了公司的业务,把项目做得很大,经常出差,有时一个月也不回家一回。关于他的传闻有很多,但是她相信他,所以从来不听邻居的八卦新闻。

有一天,她无意看到一张报纸,报纸的头版就是他和一个女人亲密的照片。她平静地提出了离婚,尽管他苦苦哀求,她还是毅然签了字。

她一个人过了五年。朋友和父母都劝她相亲,但她深深知道,她再也无法爱上另一个男人了。

也许缘分就是这样出人意料。意料之外,却不能不说这是个惊喜。左艺的意外出现,让她的生活柳暗花明,渐逢春。

初次相遇,她的车抛锚在荒野,又赶上手机没电,当她毫无办法地坐在路旁的石头上发呆时,有一辆黑色轿车朝她驶了过来。

修好车后,左艺总是借故打电话约她出去吃饭,或者去郊区看风景。开始,她都很爽快地同意了,但她发现左艺若有似无的靠近时,她就开始拒绝了。

“陈夕,我发现一个很美的地方,你能陪我一起去看吗?”左艺把车停在楼下,在电话里说。

“我今天要去看我妈妈,不好意思啊。”她找借口推辞。

“没关系,我可以陪你一起去,等看完你妈妈,然后我们一起去那里。”左艺仍不放弃。

在离市区很远的一处郊区,有一大片肥沃的土地种着一望无际的的油菜花。下车时,她瞬间被金灿灿的油菜花所吸引,呆怔在原地,她说不出一句话来。除了大片的黄菊花,这是她头一次看到油菜花海,头一次知道这世间还有这么辽阔的美。那些油菜上的一朵朵小黄花,站成一排排,跟着风的脚步,摇晃着金黄的脑袋,和每一缕清风拥抱。

“夕,嫁给我吧?”左艺突然单膝跪在她面前,从精巧的盒子里取出一枚钻戒,“这辈子,我要找的人就是你。”

后来,他们结婚了。婚礼很盛大,他们结婚的消息,几乎轰动了整个城。

结婚两个礼拜后,陈夕才发现,左艺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身价上亿。可是他却独宠她如掌上明珠,哪怕有再重要的会议,他都会准时回家,和她一起吃晚饭,给她讲外面有趣的事情。

半年后,同一家报刊登载出一篇文章,讲述了身价上亿的左艺等一个女孩子整整八年,最终牵手成功的故事。陈夕知道,那个女孩子就是自己,整整八年,她却从不知道左艺的存在,从不知道人生的拐角处,原来他一直在等自己。看着那篇文章她哭了。

火上正煎煮着菊花茶,香味悠远清淡,窗外的小雨还在下着,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左艺的信息:亲爱的,今晚我们吃什么。

文/夕醉浅梦 QQ:2456636523

笔于2014.9.10


·道不尽人间冷暖,解刨现实(05-17)
·有种爱,只离你一转身的距(05-17)
·青春对白,邮寄我的时光(05-17)
·人生若只如初见(05-17)
·爱情真的经不起等待(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