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疼你的心疼(续六)

雪花一片片簌簌地下落,地面上很快白成薄薄的一层。这个冬天的雪来得匆匆,刚刚说好的分手,他的身旁就多了一个依偎的人。

离开故城后,小萱再也没有恋爱的心情。看着她欢喜的模样,小萱嘴角颤动竟挤出一丝莫名的暖笑。小蝶,这幸福是你的争取,所以,请珍惜。

数不尽的思念和痛惜肆虐在分不清的白天和黑夜,那句承诺还清晰地口口声声仿佛昨天,下一秒却恍如隔世。故城,对不起,我从来没有好好你。

“宝贝,想我了吗?我在想你!”一条寒程准时的短信,打破夜里凌晨十二点的诡异。

小萱蜷缩着虚弱的身体,靠在床角瑟瑟发抖。她对黑夜充满着无尽的恐惧。

寒程知道小萱怕黑,他们约定每天晚上十二点寒程都要发一个内容不同于昨天的短信,如果小萱回了,寒程就打电话给她,陪她聊天。如果没有,就代表她安全了。

“呜呜……”小萱回复得满脸委屈。

寒程慌慌张张地打电话给她,语气里充满了心疼和不解。“不怕,不怕,乖乖闭上眼睛天很快就会亮了。还有小萱,我一直都很好奇,你那么怕黑,为什么还要一个人住?”

小萱一时忘记了黑暗带给她的恐惧,她突然很自豪地说:“我在尝试孤单!”

寒程撇撇嘴巴,无奈于她的天真怪诞。他总是小心翼翼地陪着她聊天,关于故城的话题他都会敏感地避而不提,打着出于疗伤的借口,寒程的追求潜移默化。

故城是小萱心里的伤疤,不是有多努力就可以的抹去。她敷衍寒程的用心,也心疼他的认真。可是,故城他只有一个。

刺鼻的烟气在半空充斥,寒程无奈地陪着醉得疯疯癫癫的小萱。这里曾是小萱最厌恶的地方,故城的离开让如今的她学会了越是讨厌的越是靠近,比如酒吧。越是害怕的越是接受,比如黑暗。以为用这种自虐的方式就可以释怀爱情,可是,小萱,你好自私。

寒程把醉得一塌糊涂的小萱抱了回去,他用打来的温水擦净了她的小脸。帮她拽好被角后,他就轻轻地把门带上离开。

每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寒程总会强烈的自控,对她的心疼已经超越了他的本能。

故城虽然离开了,但他依然无形中作为寒程的一个“情敌”横隔在他与小萱之间。小萱的不爱,不是她的错,不能让她爱上,就是他的错。

可是小萱,并不是故城只有一个,寒程也是。

……待续中


·道不尽人间冷暖,解刨现实(05-17)
·有种爱,只离你一转身的距(05-17)
·青春对白,邮寄我的时光(05-17)
·人生若只如初见(05-17)
·爱情真的经不起等待(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