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绝.念缘

愿倾尽一世戎装,等你陪伴我左右。

你的微笑,你的发丝,总是在不远处莽莽撞撞地跳进风里,拥我入怀。

你知道吗,你所有轻妙的表情都早已被我悄悄收进囊中,夜幕来临时打开,偷偷的,满心欢喜的。

自幼苦寒,却从未以此低头,除了遇上你。我怕你的美,怕你那仿佛能淌出水的眼眸,怕被你发现我的心意,怕我的样子,不配你。我只好远远地渴望着,幻想着,急躁着,怕你的美被别人偷走,我好害怕。我要得到你。

初见你时,你低头不语,误以为你是个沉默羞涩的少年,给我的感觉似曾相识。我好几次想看看你的眼睛,却都被你躲开了,不知道是不是讨厌我呢。

从那时起我便不再是那个被父母谆谆教导的闺秀,我的心总是指引我去找你,于是我常对父母亲撒谎外出,实际是去偶遇你。可是每次我都失望,我不甘心再也见不到你。

这份执念伴随到了我出嫁的那天。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可是那天,在熙攘的人群里我只一眼便看到了你。

我几乎日夜不停地读书,梦想着娶你的那天可以名正言顺的抬起头,看着你。等我功成名就时,等着我……

我的才华终于被有识之士所看重并赏识。七年后,我成了万人敬仰的吴尚书,已经没有人知道越厥这个人了。我就知道我会有这么一天,我可以花袍白马地来见你。

那天你穿着新娘衣裙,与我四目相对,这一看竟是隔了七年所欠的缘分。我盼来的结果就是这样吗?我竟然输了。

我不管不顾地冲过去,问他去了哪里,这些年到底去了哪里。没想到他无情地回答我他不曾认识我,我万念俱灰。

这如果只是场戏该多好,总归是假的,我的心就不会这般针扎的痛。我恨他,恨我自己,恨天给的这段缘。

数月后,我的丈夫因病猝死,整座城的人都像瘟神一样看我,在路上更是被指着大骂克夫、贱人。

苍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

我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情绪,我不能让她认出我,我无脸面对她。她转身时满眼的失望落寞像是绳子紧紧勒着我的脖子不让我呼吸,不断抽打我身体的每个部位。

她被骂,我生气,我不能坐视不管,好在我做官以来换名改姓,她没有质疑我的身份,只是总是看着我,在我不经意间静静地看着我。我不敢与她说话,她还是那么可望不可即,我想我之所以失败,大概是没有勇气吧。有时真的好想唤她的名字,念晴,念晴……

他托他的下人给我带信,我才知道他叫吴珏,这些年牵绊我的人叫吴珏。我领着他的情,我与他来往频繁,府里的人都传我不要脸,丈夫没死多久就缠着吴少爷。

我现在已不再畏惧什么,除了他。他给我的感觉好陌生,每次想开口总是转头就走,有意避着我。我多想去问他,问他的过去,可是我怕,我怕他离开我。

可是老天哪有那么容易放过我,他又走了,听说是因为朝中的事。

收到朝廷的诏书让我火速赶去,我没想到这竟是最后一面,我甚至都来不及跟她说一句话。她望着我离去,不知不觉我的衣襟已浸湿。

我知道我中计了,朝中本就是我不该呆的地方,如今的世态已不允许我这样的人存在。我在被带走前嘱咐了我的兄长做一件事,我相信我和念晴的缘分还会在来生续上,那时你不用再等我,我会早早地去见你,娶你为妻。

他没回来,可是他府中来了一个人,声称叫越厥。

我和越厥在一起了,他对我很好,他的模样和吴珏一样,看着他我便想起那个人。他有一天带我去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曾是我与吴珏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不,不,他不是那个人,不可能……

难道我又错了吗?我好累,我不想再期待什么了,我爱的是吴珏,他死了,我绝不独活。

他摇落繁花,等待谁记起。她衣香鬓影,深陷隔世经年。

只是一场纸醉金迷的闹剧。


·道不尽人间冷暖,解刨现实(05-17)
·有种爱,只离你一转身的距(05-17)
·青春对白,邮寄我的时光(05-17)
·人生若只如初见(05-17)
·爱情真的经不起等待(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