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那些事

文/陈叶子

我是个书痴,每次碰到心仪的书,就恨不得把它买下来,常常不睡觉,以至于第二天眼睛痛,胳膊痛。对于自己喜欢的书,无论如何要买下来,已经养成了习惯,虽然现在不再像以前那样看书那么猛,只要有空,都能断断续续把书看完。

最近看完了两本路遥的书。读着读着就能被小说里面的人物而感染,我喜欢孙少安身上的那种执着,对自己梦想的不断追求,面对再大的困难,套用他的一句话就是,“什么苦都不怕,什么苦都吃得了。”从小和孙少安青梅竹马长大的田润叶就欣赏少安身上的那股劲,不管孙少安家里多少穷,她就是喜欢。由于条件的悬殊,孙少安担心润叶跟着他受苦,放弃了润叶。在外面找了个叫秀莲的姑娘,说也巧,这个秀莲在山西,村子里怎么介绍对象她都看不中,偏偏就少安到山西去相亲,秀莲就看上他了。秀莲自己说,她不怕穷,跟着少安能过上好日子。

就从这一点上,我还是挺羡慕孙少安的。在那个文革的年代,有知识分子这样公家人润叶喜欢,少安只不过就是一个农民。润叶的同事都说她傻,怎么会喜欢一个农民,她同事也很现实,她找了一个家里父亲是在省委里工作的高干子弟。从小说里看,不管在哪个年代的人,都是现实的。我总感觉,像润叶这样的女孩,只是在小说里出现罢了。

看了小说,我心里是不痛快的,面对自己一次次感情挫折的经历,凭什么把孙少安写的那么好。女孩子都是现实的,曾经我听到一个女生是这么说的,我只看到你的现在,你以后怎么样,我怎么知道。说的人很寒心。《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安的弟弟孙少平,那么固执的一个人,偏偏就有之后当上大记者的田晓霞喜欢。《人生》里高加林就有村里的刘巧珍喜欢,等高加林有机会到城里工作了,就有他的高中同学黄亚萍喜欢。小说和现实的差距还是蛮大的。

很多时候,都是像《匆匆那年》里赵烨那样的人多。曾经的中学,我十分腼腆,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日子,一位男生中午吃过午饭,走在去往教室的路上,经过女生宿舍,偶遇一位女生。只见那位女生刚从寝室出来,男生不假思索地就往女生那边靠了去。女生也看见了男生,犹豫了一下,眼睛只顾看着地面劲往教学楼走。男生见到这位女生有点不好意思,就一直跟在女生后头,由于男生的腼腆害羞,男生一路上没有跟女生说上一句话,男生傻傻地跟在后面,女生的脚步非常地快,一个劲地直往前走。女生靠了靠右,男生也跟屁似的靠了靠右,女生往了往左,男生也魂似的往了往左。男生看着女生的背影,她头发湿漉漉的,刚洗过头,披着发垂到肩膀,娇小的身子,一双黑色的凉鞋,脚步轻键。不知不觉,女生匆匆跑进了教室。男生略带羞涩,还有一丝丝遗憾。当年的情窦初开,就这么匆匆而过,留下的就只有这青葱的记忆。

曾经梦想过自己的美好,大学毕业时,一切都是积极的。绝不可能想到我不会没有女孩喜欢我,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可以成功。经过一些年和女孩子的挫折和打击,我终于相信,找自己喜欢的女孩,注定自己是没有女孩喜欢的。失落之极,悲痛之极,很难缓过自己的自信。再认识女孩接触,都不抱期望了。

读了汤小小的《走了那么久,你变了没有》来总结下自己,“我们总要适应生活,如果一成不变,就会被生活狠狠地抛弃。改变是件很正常的事,它说明我们对生活还有热情,因为想要活得更好,才会下决心改变自己。只要我们没有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没有变成连自己都瞧不起的人,我们就是成功的!”

虽然我没有像小说里的人物那么幸运,努力了,就有一个女孩能回报,至少我成长了。只要我们对生活满怀热情,就不畏惧改变。


·道不尽人间冷暖,解刨现实(05-17)
·有种爱,只离你一转身的距(05-17)
·青春对白,邮寄我的时光(05-17)
·人生若只如初见(05-17)
·爱情真的经不起等待(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