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个女子的嫉妒心(七)

“叶子,别在镜子前磨蹭了,就你最臭美!”,舍友小红戏谑道。

“是啊, 她每一次回来和离开宿舍前的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室友们附和道。

“哪有,哪有”,叶子摸着自己的脸,争辩道,“不理你们了,我出去了”。

这是返校后的第二次去见他,而她本来是要去火车站买票的,手里还握着学生证和身份证、钱包,灰黄色的土得掉渣。

她在他的车旁停下来,微微一笑,很麻利地上了车。

“我们学校旁边的春潮湖逛逛吧?”

“好啊”,怎样都好,叶子从来没有提出过任何异议,除了不要跟他一起吃饭。那是男人追女人的老套手段,她才不要这么俗气。

星期二,下午三点,湖边上的人并不多,他们在湖岸边的柳树下驻足。

“我们钓鱼吧?”

“你带工具了吗?”

他从车的后备箱里拿出鱼竿,自制的面团鱼饵和小竹篓子,手一抛,鱼线没入水中。

那刻阳光依旧亮眼,叶子走到一旁更粗壮些的树干下躲阴,安静地看着他钓鱼的样子,就这样等着,都没有说话。

不一会儿,一条鱼上钩。他顺手把鱼放进了右手边的篓子。

大概又过了40分钟,也不见水面有动静,他开始收拾鱼钩,

“这鱼放哪里呢?”,他问。

“当然是放回到湖里呀,这么小,难道你要带回家不成?”

“你来放?”

“自己放吧,都是你钓到的”。

叶子突然觉得他们没有先前那样默契了,尤其是她还要等他抽根烟才能起身的时候。

“唉,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了吧”,叶子变得认真起来,腮帮子沉住气。

他仰起脸来看她。

“你去找其他的女孩吧,除了我,我不适合”。

叶子站在离他一米开外的柳树下,看着他又从兜里拿出一根烟,点着了,握在手里,斜插入嘴角,吞云吐雾。他的眼睛眯缝起来,好像蔑视一切,

“你知道吗?我很佩服你”,一股烟从他嘴里缓缓送出来。

“佩服我?”

“你明知道我要做什么,还敢接近我”

叶子努力地笑了笑,她只是清楚自己不能做什么。

“我无法满足你,你可以另寻她人”,她说得很决绝。

他们在一颗枫树下并排坐下,烟气氤氲在空气里,有些呛人。

他的脸色有些凝重,从镜片上折射出的光,像是乌鸦的眼睛,手里牢牢地握住方向盘,动作缓慢。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他注意到她手上的东西。

“学生证,身份证,我要去买火车票”,她给他一个明朗清晰的回答,“再过不久就要毕业了,这段时间我会先去实习”。

“去哪里呢?”

“广州”

“哦”,他才想过神来,原来她不要他,她早已计划安排好了一切。

“我们不见面了?”,她看着他失望的一对眸子,丝毫没有退步的意味。

“以后还要联系的吧?你不是要去做日语翻译吗?以后有成就了告诉我?”

“我们暂时不要联系了,我会换掉手机号码”,她冷静地重复着。

“非要这样吗?”

“是的,有缘再见吧!”

“就到校门口吧,bye bye!”,她随手甩下车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道不尽人间冷暖,解刨现实(05-17)
·有种爱,只离你一转身的距(05-17)
·青春对白,邮寄我的时光(05-17)
·人生若只如初见(05-17)
·爱情真的经不起等待(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