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派.之(十五)

  

  爱我说你没吃过鸡腿啊?恩那,我没吃过啊咋地!我没吃过真么好吃的鸡腿,没吃过好久没吃的鸡腿了!
  
  突然发觉鸡腿饕餮以后就再没吃晚饭。突然发觉你带走风带走思念带走关于爱的音讯,突然发觉我想好好爱自己了。用力的。做为一个肉食者,长时间与肉隔绝,那感觉可想而知。是自从有你在才把这癖好发挥到极致的吧!因为每次你问我想吃什么,答案都是不假思索的就一个字,肉。
  
  宝贝小鱼慵懒的摇摆,那是我视线里唯一的灵动。它只会在我喂它食物的时候才欢呼雀跃,才欢快起来。当我把注意力从它身上移开的时候,它不吵不闹,一直是自己一个人游戏,在那个折射半亩天光的玻璃瓶里均匀摆动。短暂相处时光,我深深爱他,可我怎么也看不见他混淆在水里的眼泪!
  
  或许他是寂寞孤单的…或许他向往更广更深的水域…但是因为爱,我舍不得放他出去。我习惯一抬头就把他收在眼底,我喜欢一坐在那里就有他摇摆的身体,我热爱喜怒哀乐都对着他自言自语。他不是我的全部,却是我在戒掉你,练习好好爱自己这段难熬的时间里,那唯一。
  
  小心翼翼的撇,瞥一眼残阳里的云朵,晕开来的那天边波及而来的,火烧的落寞。星光微微亮,照亮心里最最柔软的地方。情,不自禁,泛起你的涟漪,急速若无其事的闪躲。你不够果敢,拖沓冗杂的爱度不过那片枯竭了的海!你是着了魔的胆小鬼,走不出阴暗滂沱的下雨天,眷恋每一处我愿意陪你到的角落,怕删掉可能有你消息的微博,不敢在独处的时候听我们的歌。
  
  所有美好都是现在的不美好,因为用来怀念的东西无非证明了你不再拥有。所有梦幻般的爱都是现在心脏最狠的芒刺,即使不碰也疼到叫你求饶!!
  
  我可不可以爱我,像倾注过的给你的爱一样。工作,麻醉我没你就似乎不能活了的神经。当身体倦的窝在床的拥抱里倒头就睡,我知道它是有效的镇静剂,事实是,许多个煎熬的夜就那样过去了。记不清有几个相同的黑色,更捉摸不透那忽明忽灭的思念,一次又一次再熊熊复燃的火。
  
  开始我习惯听你的话,像在你目不转睛的叮嘱下啃到掉渣的鸡腿,撑到不行却还是把鸡蛋饼的盘子舔的精光……跟那时候一样听你的话,我用力在追逐梦想与优秀的路上一面流泪一面狂奔。你说不久就会有奇迹发生,我深信不疑。但是后来,我知道我不只是为了你才那么拼!我以为只要去你说的地方奔跑,就是在你目光庇护下的,于是我不怕摔了再爬起的撕心。但是当停下来回头望,除了一幕幕往事伤着心,什么都没有,没有。
  
  原来,没有你我也能奔跑,不带泪忽略伤。暮然回首,我已经把你落在了身后,远远的,一点影子都没有的看不见了。然而,这些都是在思而不见的翻搅之后,都是在忍受过疼痛宰割以后,都是在错过后的没多久的将来,忽然之间发现的。
  
  此去经年,属于我们那繁花似锦的爱情……就那样刻骨铭心又不知不觉被冲淡,被遗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