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有情皆过往

今生,赶赴一场前世未了的约定,只为了在发丝未曾染白,红颜未曾苍老时,赶赴一场约定。

太湖,烟雨浩渺的鱼米乡,太湖,无锡著名的好地方,太湖,梦中知己居住的家园。

抱着一份永远不可能实现的约定,我在孤单的烟雨江南孤独地跋涉,足足等待了三个春秋,依然没能抵达梦中那个魂牵梦萦的乐园。

三个年华,三个夏天,三个冬季。收藏了所有烟雨的记忆,只为了在相逢的瞬间,送你一份用真心编制的精神财富。无数次幻想,当生命静止前的一刻,如果能够倒在你的怀里老去,那么今生就会无憾了。

你说,你总漫步在太湖之岸,淌着诗歌的河流,寻觅一片叫梦的晴空,那里永远有你可望而不可及的心海。

我说,我总向往武夷山的山脉,渴望沿着相同的山水,追寻一颗叫诗歌的文心,那里有我永远牵挂永远惦记的人儿。

踩着命运里无法预测的纹路,哪怕跌再多次,依然学不会走出一段成熟的故事。

所有的记忆被烟雨层层深锁,穿不透,走不过。如果此生,注定要在红尘里荒芜余生的光阴,那么我就不该继续行走下去,一个人走,一个人等,一个人伤心的日子实在太苦,太痛,太累!

其实,世间若能两双全,你就不会再三弃我于诗外。

天气时而阴沉,时而晴朗,犹如此时的心境,时常氤氲着湿润的气息。

清秀的背影,清秀的文字,清秀的情怀,都在清秀的湖面滋长。目睹伶仃的诗句一篇篇地飞过太湖,飞进烟雨,我的眼里闪烁的是妙不可言的羡慕之情,一方山水养一方人才,多想亲近太湖,陪伴太湖,陪伴梦想一起钻研诗句。

于是,借着几缕烟雨,在神秘的诗园里,努力寻找属于自己的方向,没有歇脚,一直前进,努力缩短晴空与梦海的距离。

雨中漫步的感觉如此曼妙,走在雨中,潺潺流着一曲无法诉说的高山流水,静寂的天宇只有几片孤独的云兀自飘着,湖中惟有一池清荷俏丽地睡着。那是自你的文字里揣磨出来的一幅幅丹青水墨画,也许,只有沉浸在这样的画面中,我才可能抚平内心的些许遗憾。

搁浅,再搁浅,以一朵荷花的姿态,披着唐风宋雨的粉衣,作一番悠长清雅的怀想,怀想自己靠你靠得这么近,这么近。那些潋滟的诗句一滴滴地滚落心间,在清澈地流溢剔透的清凉,丝丝甘甜。

关于约定,纠缠了我大半生的时光。我的灵魂上浮在荷花的开谢之间,每个夜晚,多情的眼睛总会被一些湿意所占据,原来,此生只能如此,遥遥相望而已。

沉默的季节,因为一些故事,变得热闹起来。

烟雨迷迷,红尘落落,远方再也捎不来熟悉的音讯,无言地从大山隐去,躲在阵阵凉风中,在文字里舞文弄墨,舞一些诗意的,画意的,真意的文字,一个人的旅途也许,并不如想象中的那般萧瑟。

传说太湖中一座太虚幻境,虽然不能亲临其境,却有幸自友人空间相册亲近它的容颜。原来传说竟然是真的,看着一张张笑脸坐在小船上荡开碧波,不由得幻想自己也是那舟中的一个,只需一张薄薄的机票,就可实现这个愿望,可是,每每当愿望即将实现时,我却再三犹豫了。

红颜,多么喜爱这个醉人的名词。都说喜欢文字的人,心灵是相通的,心事是纯净的,为何,我想的,与我看的,完全不一样。当过度迷恋自太虚幻境中驶过时,渐渐地,那些美丽的文章,变得不堪一击。曾经琴瑟相合的笔墨,终于经不住时光的考验,越来越远,越来越淡。

一路风雨同舟共泅红尘,却最终只落得孤影只身。下了理想的船只,走出幻想的梦境。

不再眷恋来时的路,更不再渴望破镜重圆,前生无法完成的约定,今生依然无法实现。何其的悲哀,何其的悲凉,何其的悲痛!

花落之处,心落何方。穿梭在一座叫古典与现代的长廊里,回味着淡淡的词风,回味着淡淡的过往,回味着淡淡的思念,透过长廊远望,进入眼帘的只有一种颜色,那竟然是如蓝天大海般的蓝。望着熟悉的那一抹蔚蓝,我终于笑了,笑得那么凄凉!

一切有情皆过往,哪怕再深的情也经不起再三的摧残折磨。

不如归去,不如归去,燕子在呼唤了。

还记得来时的路吗?那些阳光串成的花瓣还挂在阳台晾晒,那些用友情串成的风铃还挂在窗前摇曳,那些用真心换回的记忆掉落在哪里了?

别了,太湖,别了,我的爱。无法相伴到老,就让枯萎的心陪伴烟雨到终吧!


·道不尽人间冷暖,解刨现实(05-17)
·有种爱,只离你一转身的距(05-17)
·青春对白,邮寄我的时光(05-17)
·人生若只如初见(05-17)
·爱情真的经不起等待(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