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老师开了我的包:我出差叫了一个鸭子

两个月前,何亮被派遣到非洲驻外工作。于是我下班回家就开始独守空房,一直两个月了。

寂寞难耐的时候,我只能抱着他的枕头,想象着何亮狠狠揉搓我的胸脯,然后把那根坚硬如铁的东西从身后全.根刺入我的身.体。

脑海中,他每抽动一下,我就把身.子拱得高一些。好长时间没有被滋.润的私.密部位养得发慌发浪的声音压抑着从嘴边发出。

不用多少功夫,我就会欲.火焚.身,把手擦.进红.唇里不停搅动。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一阵高过一阵。

“谁?"我绷紧了身子,起身就能从旁边的镜子里看到我精光的躯体和发.情的脸....

这个样子的我,是和平时知书达理的形象相差太多。

倘若被人看见....

我不敢想,把旁边的浴巾裹在身上。可突然,没有敲门声了,模模糊糊能听见钥匙擦.进孔里的声音。

紧接着,我房里的门就被打开了。

“什么人?"我吓得脸都白了,准备掏兜里的手机报警。一抬头,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公公。他的眼睛正对着我半遮半掩的jiāo.躯,我身,上的浴巾只到大.腿根处,露出两(猛男性)腿间的一团漆黑。

公公吞咽了一下,僵硬地笑了笑,“我的老胃病又犯了,来城里看看医生,你.mā顺便让我给你shā了两只老母基带过来。”

我早已经涨红了脸,眼睛hú乱的移开。

一晃身地功夫,又看见他结实的胸膛,臂膀。因为常年在田间劳作,公公每一个地方都散发着浓浓的男人气息,结实,有力....再往下,他西裤上撑起了一个鼓囊囊的帐篷,高高的向上挺.立着。

我浑身一烫,腿.间湿.润润的往下流水。我赶紧.夹.紧了腿,调过身.子,谁知胳膊撞掉了床头柜上我和老公何亮的结婚照。

镜框被摔碎,我们两都朝着那里看去,突然像被惊醒。

我已经结婚了,站在前面的是我的公公。

我自己对自己说完,僵硬地朝着公公笑了笑,逃向厨房,“bà,您先坐会,我去给您做饭。”

出于礼数,我没有把公公一个人晾在客厅吃饭,在一旁关心了几句家里的情况。只是吃到一半,公公的筷子掉到了地上。

他冲着我笑了一声赶忙弯下.身.子去捡地.上的筷子。

可是过了好一-阵,公公--直趴在桌下“找筷子”。我这才猛地意识到我没有穿内.裤。

都说下体毛发发旺.盛的女人欲.望也非常强烈,我就是这种类型。何亮还说茂.盛的“丛林”总能激起他的兽.欲,每次当我躺在床,上,他都会如同野兽一样耕耘我这块肥沃的土地。

可现在....公公在下面一定可以看到我的“秘密”。

“找到了。”公公急忙探出头,脑袋撞在桌上,吓了我一跳。

公公揉.着脑袋坐起身.子,冲着我苦笑说:“小洁,爸爸突然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我先回房间去了。”

公公说完急忙站起身,在转身回房的时候,我发现他裤裆处那个帐篷更大,更高了些。

一时间,我原本有些消散的燥热,越发浓烈。脑子里一遍遍浮现出公公的裆.部,自动脑补他的西裤里藏着的东西,身.体越来越烫,双.腿.间划出的液.体打湿.了椅子。

我赶紧回了卧室。可是拖掉了身.上的浴袍,还是热得发疯,下.体也越来越潮.湿。

我用纸巾擦了擦下面,又换.上睡衣想要去洗个澡。

本来琢磨着,现在已经十点多钟,公公坐了一天的车应该已经入睡。

可到了洗手间却发现里面亮着灯,门开着一条缝隙,一缕男人粗狂的喘息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我心头一颤,像有个东西不断扣着我的身.体,鬼使神差地,我.朝里面望去。

只见浴.室里,公公光着下.半.身,右手攥着我的蕾丝内.裤套.弄着粗壮的下体。他强.健地双.腿.间,那个东西比何亮的还要粗壮,足足和一-根成熟的苦瓜一样粗大,上面布满了暴露的青筋。

我差点叫出了声,心尖里发.养。哪怕我知道她是我的公公,可是我是一一个个正常的女人,我也有生理需求。

身.体最终战胜了理智,我扶着墙沿往里面凑近。下一瞬便发现,公公受伤拿着手.机,手.机中的照片正是吃饭是他趴在桌下偷.拍我的下.体照片。

他盯着照片,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就好像那粗壮的男.根是挤入了我的身.体。

我靠在墙边上,浑身发软,用手探向下.体。

这时,浴.室里传来一声低吼。我抬头看去,一股白色的浊液顺着公公粗壮的男.根中烹.涌而出,全都渗透进我的蕾丝内.裤里面。

很快,他喘着粗气,眼看着就准备出浴.室。

我像被雷劈中一样,站在原地,吓得忘了动弹。从小我就是一个乖乖女,上课都是坐得笔直,现在居然在偷看自己公公做那种事情。

脑海中迅速闪过,倘若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被人得....可生理_上,我好想进去被公公狠

狠地蹂.躏。

又看了一眼浴.室里,我的下面已经泛滥了。

可我还要脸,我还要做人,我不敢!

直到脚步声到了门前,我最终还是转身回房,把自己闷在被子里。一晚上,公公的那个位置一直在我的脑子里回荡,一-晚上没睡。

为了避免再撞见,第二天一早,我做好饭给公公留了纸条,就出门上班了。

早上正是.上班高峰期,坐满了人。因为我的公.司在最后一站,每次上车我都会到公交车尾部。又由于昨天一-晚上没睡,我就像魂不在身上。司机一个刹车,差点栽在地上,还好及时抓.住了抓手。

但是伸胳膊拉东西的时候,胸前的西服皱起来,白衬衣上的纽扣瞬间崩开了。低头就看见胸前露.出黑色的内.衣和“事业线”。我连忙捂住胸前,一扭身又发现后面挺翘的臀部露.出白花花的一块。

准备拉裙子时,臀上被狠狠捏了一-把,一-只带茧的巴掌正按在上面揉.捏。

我倒xī了一口冷气,抬头看着前面的一-车人。只要我发出一点动静,所有人都会看到这一幕,我只能选择不做声,挪步换个位置。

谁知tún上的巴掌又狠狠使了一把劲,耳边传来带着笑意的声音,“美.女,别动,小心别伤了身.子。”

声音刚落地,我就看见一把冰冷的匕.首正抵在我腰间。我惊住了,小声地咬牙开口,“松开!”

“美.女,别介啊。这身段没人欣赏只会可惜了!”男人猥琐的笑了一声,已经不再满足揉.捏我的臀部,竟然把手顺着我的短裙探了进去。他cū糙的手指隔着内.裤肆意拨撩着我的身下红

唇。

我身.子一抖,下面开始水漫金山,羞齿地扭.动想要挣拖。

但回身望见了男人满脸淫荡的笑容,顿时耳根都烧红了,扭过头去。男人更急肆无忌惮,他把内.裤朝边上拨.开,手指刺进了我的下.体。

我咬着牙,夹.紧了双.腿,公交车却还在来来回.回的颠簸。指尖来来回.回的摩擦,我压抑的欲.望像被点燃,剔透的液.体不断外涌。

就在这个时候,一根灼.热的硬.物抵在了我的下.体.上。

“现在我就来好好满足你。”男人伏.在我的耳边,呼xī发烫。说完,他那根硬.物坚.硬如铁,隔着已经回到原位的内.裤在我的湿.润部位来回摩擦着。

我浑身上下每个地方都像是在叫嚣着,脑子里都在呻.吟,理智一点点消失。我绷直了身.子朝着那东西靠近。隔着一层布,就快要进去时,公交车一个刹车,前面的司机朝后吩咐:“都下车吧,车子熄火了。换后面那辆。”

车里传来阵阵抱怨声,所有人都朝着车门下去。我乘着混乱,赶紧扯下裙子就冲下车。下了车我的双.腿.间还在往下淌水,我害怕被人发现,一路朝公.司飞快跑去。

到了公.司后,我第一时间冲到了洗手间,整个人靠在门板后,狂跳的心里有几分失落。如果当时...

我耳根一烫,门外传来说话声,我速度处理好下面出去了。

我耳根一烫,门外传来说话声,我速度处理好下面出去了。

公.司里只来了两个员工,见我出来停止了声音,朝我打招呼:“冯主管,您今天来的这么.早。

我笑着点了点头,低头时发现腿上还是有些水渍,心头一紧,快步走进了储物间。

本来是准备找东西擦一擦,一进门却看见柜子门上夹.着的一套情.趣内.衣,是.上次何亮喝了酒,来公.司接我的时候,意乱情迷时掉在储物间的。

艳红的情.趣内.裤中间虽然有一条缝隙,但比起我湿.漉.漉的内.裤来说,还是好一些。我弯腰把情.趣内.裤套在双.腿上。储物室房门却突然打开,我一-扭发现,牛经理正目瞪口dāi的站在门口看着我。

牛经理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肥胖男人,他是我们公.司出了名的老色.狼,喜欢借着谈工作来骚扰我们女同事。

没等我提.上裤子,他快一步.上前拽住了我的手腕,猥琐地笑道:“小冯,听说你老公出去出差了,没想到现在沦落到在储物室自.慰了。这种事情,有需要了,完全可以找我啊~”

“我没有。”我想要反驳,但是牛经理毕竟是我的上司,想说的话咽了下去,面红耳赤地解释:“牛经理,你误会了..."

我越说越激动,因为奋斗了五年才成为主管,如果牛经理把刚才的事情传出去,我不仅在这里待不下去了,七七八八的议论声会毁了我的,我甚至不敢想象。

牛经理好像是看出了我的想法,朝我走进,“小娜啊,至于今天我看到了什么,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他说完,堵住我的嘴巴,把他的舌.头伸进我的嘴中不断搅动。

一-阵阵è心席卷而来,胃里面翻江水倒海,就在快要被è心吐出的时候,传来敲门声。我赶紧夺在了后面的窗帘后面。

紧接着门被打开,人.事.部小娜妖.娆妩媚的声音传来:“牛哥,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谁在里面。话说昨晚做完就走,连套子都没有带走,害人家给老公解释了半天才隐瞒了过去。”

牛经理看了一言我的方向,有望向她,笑了笑,“小娜啊,你家那个怂包满足不了你,那就只能由我代劳了。我看你昨晚不是挺开心的吗?”

他说着,搂住了小娜的腰,解.开了裤子,小娜当即交出了声,“啊!牛哥,你...讨厌!

我看见牛经理把裤子拉链拉开,一-根有大拇指cū细的黑黝黝物体露了出来。小娜无比娴熟地跪在地上mài力的吮吸。

那根黝.黑发亮的东西在她口.中慢慢变.硬变长。牛经理用手抓着小娜的脑袋让她连根hán.住,扭头看向我这边。

我一~惊,牛经理挑.逗地冲着我一笑,大掌已

经将小娜按在了床.上。他撩.起短裙拖了内.裤,没有任何前.戏直接就从后面把男.根刺入了小娜的身.体中。

小娜发出爽快的呻.吟声,牛经理一边快速耸.动腰部,一边使劲拍打小娜的丰臀。

看着牛经理的男.根快速出没在小娜已经发黑的下.体.内,啪啪的撞击声和噗嗤噗嗤的水声回荡在办公室内。

我脑子一:木,身上一片潮.湿,心底的欲.望经不起撩.拨,我赶紧闭上了眼睛。

谁知刚闭.上眼,办公室房门就被踹开了,正在交.合的马经理和小娜吓了一跳,二人尖.叫一-声就提起了裤子。

进来的是小娜的老公,他看着眼前的一幕,额前青筋暴起,“好啊,李娜,我昨天就觉得你不对劲,今天到公.司来,你的同事就说看见你进去了储物室好一阵子,我就知道!你这个贱女

他说完,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向小娜冲去。

小娜吓得花容失色,惊恐尖.叫:“老公,别这样,别这样。”

牛经理也吓得大惊失色,冲着涌进来围观的同事大叫:“快点报警,快点拦住他,这个人疯了,快点把他拦住。”

场面大乱,小娜老公再次扑向牛经理就是一顿劈砍,我也趁着混乱从窗帘后跑了出来,不敢再这里多dāi,急忙跑了出去。

很快警察赶来,把已经被制.服的小娜老公带走,牛经理虽然没有被砍sǐ但也伤的不轻,还是被医生从办公室抬了出来,听说乱刀下连生.殖器都给砍了下来。

公.司发生这种事情,我们也没办fǎ上班。配合jǐng.察做完笔录,老板给我们放假半天,让我们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其他人。

回到家里,公公并不在家里,应该是去了医院。

洗手间的脏衣篓空空如也,我的内.裤衣服挂在阳台上,应该是公公早上清洗的。

想到公公帮我清洗内.裤,我的脸颊突然发红发烫起来。

昨晚公公来的太急,我没好好招待,今.晚我做了一-桌好菜,还把老公珍藏的好酒也取了出来。

在吃饭时我们俩谁都没有说话,三杯酒下肚,公公话多了起来,言里言外都是夸我是个好妻子,还说何亮娶了我简直是他们何家祖坟冒青烟了。

公公越喝越高兴,半瓶酒喝完,他也醉的不省人事,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公公的身.体非常健壮,我用jiāo柔的身.子扛着他回来客房放在床.上,给公公盖了被子准备离开时,我想起公公昨晚在洗手间用我的内.裤套.nòng男.根的画面,我的双脚好像灌了铅一样无fǎ挪动脚步。

看着公公健壮的身.体,我咽了口唾沫,一个疯狂的想fǎ萌生出来。


·好涨好厉害好爽:把她压在(11-21)
·体育老师开了我的包:我出(11-21)
·大手在胸上游走:和厂了几(11-21)
·男友太大了太能干:军人 取(11-21)
·美艳教师:灌满浓精上课小(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