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快要结婚 老同学却向我表白

小时候,欺负是一种爱

  时间:6月13日

  受访人:宁馨 阿达(均为化名)

  记录整理:余晓丽

  一个女孩给记者的QQ上发来了一段留言,是一个男孩时隔多年的表白,然而女孩已有了归宿,表白显然已经迟到,女孩心存歉疚。记者通过女孩联系上这个男孩时,才发现原来这段情感贯穿了男孩的少年时代,自卑的他一直不懈地追赶着优秀女孩的脚步。从两个人的叙述中,可以看到一个男孩的成长经历———

  小时候,欺负是一种沟通方式

  宁馨:

  我们认识二十年了,时间算是很长了吧。可对阿达的印象始终都是淡淡的,带一点点亲切,因为他在我的生活中,总是像一个站在一边观望的朋友,忽远忽近,若即若离。

  阿达是我的小学同学,好像有某个学期还曾做过我的同桌,具体是小学哪个年级我已记不清楚了。

  小时候的阿达是一个内向、沉默的男孩,个子不高,长得白白净净,比同龄男孩稍显纤弱。他和别人都不太说话,却总是跟我找茬,作为同桌,最常见的“战争”就是争夺“三八线”的地盘。阿达总借抢夺地盘之机,轻轻捅我的手肘,或者拿书本敲敲我的头。看我生气地瞪他,他才笑嘻嘻地吐吐舌头,乖乖地退回自己的地盘。

  我从小成绩就不错,小学时就当了班干部,经常要协助老师向班里同学传一些话,我只记得阿达是唯一一个跟我说话会脸红的男生。那时,我觉得他胆子真小,成绩也不好。

  阿达:

  也许是性格关系吧,从小我在学校里都是不声不响的那种学生,跟家里的我截然相反。小学时,我认识了宁馨,她是个可爱的女孩。我一直觉得她是我们班成绩最好,也最乐于助人的女孩。没想到,四年级到五年级我能和她成为同桌。

  那时候说早恋似乎太早了点,我觉得应该是一种亲近感,让我忍不住想和宁馨接近。小时候,男孩子和女孩子说话都会不好意思,于是很多人就换了另一种奇怪的交流方式,就是找机会欺负女生。我也不例外,我会故意惹宁馨生气,或者找她吵上几句嘴,其实就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

  青涩之爱,就是送她回家

  宁馨:

  我们那所小学的毕业生,大多会统一升入县里的初中去读书,可我因为父母的工作调动,去了另一个地方读初二,直到初三那年才重又转学回来。阿达看到我时很惊喜,主动过来跟我打招呼,但他已不再与我同窗,而是隔壁班的男生。听同学说,他读书很用功,成绩比小学时好了一些,尤其几门理科的成绩,甚至都可以排到年级的前几名,只是偏科很严重。

  初三下半学期,学校开设了晚自习课。我和阿达都不是走读生,阿达就主动跑来跟我说,晚自习放学后他可以顺路送我回家。我家离学校挺远的,有一个男生一起走,总归放心些,所以我同意了,只是要求他,不要跟我并排走。

  于是每天晚上我步行回家时,阿达都骑着自行车,不远不近地跟在我后面。有几次,确实遇到了让我心慌的事,比如突然走过来几个像混混一样的社会青年,或者路边突然蹿出一只狗,幸好有阿达在,我才不是那么害怕。

  阿达:

  初三那年再见到宁馨,真是件让我高兴的事,虽然不同班。那时,我对她的感觉可能跟小学时已经有所不同了,我是真的喜欢她,就是不敢说。宁馨的成绩好,性格脾气也好,朋友又多,在她面前,我很自卑。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学习,争取赶上她的脚步。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理科成绩终于有了起色,但文科还是很弱。让我欣慰的是,学校经常进行一些理科竞赛,或者是给成绩好的学生办一些提高班,在这些场合,我经常有机会和宁馨见面,坐在一起学习。我已经很开心了。

  初三的晚自习,我担心宁馨住得远,走路回去不安全,就骗她说自己也住在那一边,我可以每天顺路送她回家。尽管只能远远地看着她的背影,尽管送完她后我还得掉头重新骑一遍来时的路,我仍觉得安心。

  因为爱,男孩视她为人生目标

  宁馨:

  后来,我听说阿达没有考上高中,因为他偏科实在太严重。按照中考分数,阿达可以去念职高,但他没有,他选择继续复读一年。

  在高中开学前夕,有一天,我刚走出家门,发现家门前的石凳上,有几个绿色的字“一路顺风”,旁边还有一个丝瓜蒂。一开始,我有些奇怪,怎么会有人在我家门前用丝瓜留下这几个字呢?后来上高中时,阿达给我来过几封信,在信里提起这事,我才知道,那几个字是他写的。那时,我挺感动的,也稍稍有点感觉到阿达对我的心思。可他为什么不说呢?是我乱猜的吗?

  也不知道是后来学习紧张,我没有及时给阿达回信,还是他主动不联系我,反正,渐渐地,我们联系就淡了,直到完全失去联系。我在浙大读大二时,接到过阿达的一个电话,他告诉我他已考上了杭州的一所高校,不过具体是哪所学校,阿达没告诉我。

  阿达:

  我一直很辛苦地追赶宁馨。中考失败对我是很严重的打击,我对自己说:不管怎么样,都要读高中,考大学,和宁馨一样。

  宁馨上的高中是重点中学,全寄宿制的,这意味着我们不能经常见面了。我本想去送她的,可还是没敢敲她家的门,只能随手在她家旁边摘了个丝瓜,给她留了一句话。我想,等我考上高中再去找她吧。

  可命运总是那么捉弄人,我越想缩短和宁馨的差距,越使不上劲。我后来考上的是普通高中,高考也只是上了第五批的大专录取分数线。想想宁馨都上了浙大,要是再见面,她能看得起我吗?会愿意跟我这样的男生交往吗?

  说实话,我上大专的时候,有不少女孩子向我表白或者暗示过对我的好感,可我从来没有过一点点动心,我觉得宁馨才是我的目标。

  即使得不到,她还是最美的风景

  宁馨:

  自从上了高中后,我和阿达的联系就非常少了,他好像从我的生活里淡去了。仅有的联系,不过是过年在镇上碰到时打个招呼,或者他偶尔给我家打个电话问问好。

  后来,我就忙于考学位、谈恋爱,再后来就是毕业,参加工作。

  前不久,阿达忽然加了我的QQ。那么多年不联系了,他竟还记着我。他给我留言说:有空能跟我多联系吗?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你一直有种亲切感,发自内心的。也许是小时候你给我的印象太好了。后面他附带了一句:你现在还是单身吗?我还有机会吗?两段留言中间相隔了十几分钟,可见阿达是犹豫了很久才问了后面这个问题的。

  看到这句话,我心里有种酸酸的感觉:原来这个傻小子一直喜欢我,过了这么多年才对我说明。可是,我有一个谈了三年的男朋友,已经在筹备婚礼了。

  这一切,我都告诉了阿达。聊天时,我顺便看了一下阿达的空间。那时我才知道,阿达后来考专升本,考进了浙大,毕业后,他在杭州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现在已经是个小白领了。

  我在网上祝福他,希望他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但愿我不是耽误了他的那个人。如果因为我,让阿达失去爱别人的能力,我会很难过。

  阿达:

  大专毕业时,我放弃了老师为我推荐的工作,一心想考专升本。本来我家人连我考大学都不支持的,他们觉得既然我不是读书的料子,早点出去赚钱算了。所以我考专升本还是顶着很大的压力的。

  天不负我,我如愿考上了浙大的一个专业,毕业后又谋得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直到这时,我才觉得我和宁馨间的距离可能缩小了一些。

  前不久我鼓起勇气给宁馨发了消息。其实,宁馨的回复多少在我意料之中,这个年龄的女孩,大多都已经有了另一半,何况她是那么优秀的女孩!

  说实话,我并不难过,最多只是一点小小的失落。宁馨对于我永远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反过来想想,或许也正是因为我的生命旅程中有了宁馨,才让我有了动力去发愤,去努力变成一个更优秀的人。

  ■编辑发言

  爱与被爱,在这个故事里,都成了风景,我像欣赏一幅淡淡的水墨,满心都是欢喜惊叹。

  总有一种缘叫擦肩而过,总有一些人要互为彼岸,如果能以一种豁达的人生态度来看待这种“有缘无分”,就不会为此感伤叹息,而是不断校正自己的生活罗盘,向着一个叫“优秀”的地方开进。因为,要让那个令自己赏心悦目的人在偶尔把目光投注过来时,也有心旷神怡的感觉啊!这,也可以叫做“投我以木桃,报之琼瑶”吧。

  对阿达来说,宁馨曾是自己人生的方向,而对于宁馨来说,阿达将是以后长久的感动和回忆时的青春安慰。所以,无论他们有没有牵手,他们之间,都已经共同拥有一个最健康美丽的青春故事。于此,足够了。


·大学漂亮女生的性爱口述:(12-18)
·我和婶婶的激情性爱经历(12-18)
·儿媳口述:我和公爹在一起(12-18)
·女孩该选择的旺妻男(12-18)
·夫妻之间爱情消减的征兆(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