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风流寡妇那些事,风流寡妇小说

李二蛋是李家村的一个散汉,二十七八岁,因为家里穷所以没读过什么书,家里人都死得早,也没什么亲戚,在村子里无依无靠的一个人过日子,吃喝就靠着在村子里出大力。虽说有点头脑,但没钱没人脉的,只能干瞪眼混日子。

这天李二蛋在村东头干活干了一天,领着当天的工钱大跨步的往家赶。那边工地全部竣工了,今天领导请客情大家搓了一顿,大家喝到很晚,到李二蛋回家,已经深夜12点了,李二蛋心里有底,没喝太多,不然凭他的酒量,稍微多喝一点就得在村道上过夜了。

走进村口没多久,李二蛋就来到了村里潘寡妇的家门口附近,这个潘寡妇丈夫是开大车的,没想到出了车祸死了,最可气的是车祸责任人还是他,死了不算完,为了赔偿人家,潘寡妇把家里该卖的都卖了,现在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苦。

潘寡妇为人比较传统,都这样了仍然不该嫁,就这么始终一个人过日子。另外,潘寡妇和死鬼丈夫过了七八年,始终没能生个孩子,套用村里三姑六婆的话:就没见过这么命苦的!话说回来,潘寡妇长得很漂亮,今年虽然三十二三岁但仍跟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似的,看来还这是老天给了你一样东西,就肯定要从你身边拿走其他的东西。

潘寡妇家的门是一道道铁棍扎起来的,能看到院子里的景象。李二蛋走到潘寡妇家门口的时候,朝她家院子瞅了一眼,而就是这一眼李二蛋皱起了眉头。接着月光,李二蛋看到潘寡妇家的窗户被打开了,一道黑影急匆匆的闪了进去。

大半夜的,会是谁呢?难道潘寡妇也忍不住了?

不对啊,潘寡妇在村子里的口碑一直不错,不像是偷人的那种人。

沉思了十几秒,李二蛋一跺脚,来到门前使劲敲起了门。不管怎么着也得问问,要是她偷情,咱就当误会,毕竟人家一个女人,没个男人陪着,肯定急。可那个人影万一不是好人呢?

敲了足有一分钟,潘寡妇屋的灯才亮起来,接着潘寡妇里面穿着睡衣,外面披着大褂子从屋里走了出来:“谁呀。”

“二蛋?你来干嘛?”潘寡妇又走了几步才看清李二蛋的脸,不过随即就一脸警惕的盯着他:“大半夜的,你来干嘛!”

李二蛋心里叫苦,被误会了。赶忙问道:“潘姐,刚才我看到有个人影钻进你屋去了,你没事吧?”

潘寡妇一愣:“什么人影?”随后仿佛突然想明白了什么似的,立刻冲李二蛋板起了脸:“你是不是急疯了,打主意打到我这来了!赶紧给我滚!”

李二蛋连忙解释:“潘姐你误会了,我真看到有个人影钻到你屋里去了,就在刚才!”

潘寡妇可不听李二蛋的解释,流氓色鬼的就开始骂开了。那嗓门,直接将周边邻居屋里的灯都喊亮了。这下李二蛋想走也走不成了,这个时候走了,想抹都抹不清了。

没过一阵,潘寡妇家门口就围了一堆人,李二蛋的形象立马成了一个半夜想打寡妇注意的流氓。不光是潘寡妇骂,其他人也对李二蛋指指点点的,说的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不过这时候李二蛋却一脸的平静,听着周围的污言秽语,李二蛋嘴角反而翘了起来。

他从潘寡妇的骂声里听出来了,潘寡妇确实不知道自己屋里进了人,这就好办了。

就在大家对李二蛋品头论足的时候,李二蛋突然动了,抓着潘寡妇的铁门,两个翻身就窜了过去,潘寡妇尖叫一声,以为李二蛋要对她动手,周围的人也大声呵斥李二蛋不要胡来。

李二蛋可不管那套,绕过潘寡妇就冲进了她屋里,没过一分钟,屋里传来砰砰砰的几声响,李二蛋拎着一个三十多岁的,长相很猥琐的男人走了出来,来到院子中间,李二蛋把那男的一扔,一句话不说。

这下,潘寡妇包括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安静了,得有二十多秒,才有人咦了一声:“这不是村东头的福来吗?”

福来,和李二蛋一样是个老光棍,家里比较穷,平日里经常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没想到今天这小子竟然……

随后就是铺天盖地的骂声,就连李二蛋再次翻门走都没人管了,只有潘寡妇看着李二蛋的背影,一脸的躁红。

第二天事情就查明了,福来这天喝多了,色胆包天就来到了潘寡妇的家里,向对她施暴,没想到好巧不巧遇到了半夜回来的李二蛋。

李二蛋在村里的口碑立马提升了许多,潘寡妇还专门上门致谢,在这次这些中,潘寡妇问了李二蛋一个问题,你就没想过他是我找的情人么,你还多管闲事。

李二蛋就回了几个字:“我相信你的人品。”

三个月后,潘寡妇破天荒的改嫁了,嫁给了穷光蛋李二蛋。他们两的婚礼举办的很简单,但特别隆重,村里的人都来了,对这两送上了由衷的祝福。

家里有了女人,李二蛋干劲更足了,两年后,两人盖上了小平房。三年后,李二蛋当上了工头,潘寡妇在村口开了家超市,两个人过着神仙眷侣般的小日子。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9-27)
·猫头鹰的秘密情人(09-27)
·爱情_夏宇(09-27)
·写给李敏镐的情书(09-27)
·扎根尘世,爱情才如酒似歌(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