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口述:爱上了只要我金钱和身体的小男人

尽管已经不年轻,但是我保养得不错,身材一直没有走样,和老公离婚后,我就一直没有和男人有过性生活。再好的身材也是白搭,女人的身材好无非就是给男人欣赏的,和让男人想入非非。

但是婚姻太伤害我,所以离婚后就不想再结婚,但生活中那种孤独、寂寞的感觉,有时候真让我发疯。可能没有过婚姻生活的人选择单身会好一些,但有过婚姻的人做这种选择就感觉非常难,非常无可奈何。不说精神上的寂寞,光是生理上的需求就受不了。跟你很直率地说,随着年龄的增大,我的性需求还越来越强。所以,就陷进了跟他的关系里。

他比我小十多岁,真的好年轻。

金钱与爱情的关系似乎是个古老的话题,又是个常说常新的题目。最近一台以“金钱游戏”命名的电视节目,还专门讨论了“金钱能不能买到爱?”对这个问题,有人认为,生活中确实有用钱买“爱”的现象,比如“姑娘嫁老头”,“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和美国的“NoMoneyNoHoney”(没有钱就没有爱)一样;也有人说“情意无价”、“千金难买”,为爱结合,就应该“无偿奉献”。

我从来都不把钱看得很重。

四年前到北京来出差的时候,有一次在一家好一点的发廊做头发,一个染了一撮黄头发的小伙子给我做的。他站在我的身后,时不时地弯腰跟我说话,他的脸都快要碰到我的脸了。

我真的有一些冲动。

他按住我的肩,轻声问我:“小姐,您是不是有一些喜欢我?”

我吓得心一阵乱跳,不敢抬头看他,只说:“你应该叫我阿姨。”

他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来,就松开我,继续做我的头发去了。

我难过极了。做完头发,连看都没有看他,交了钱就尴尬地逃走了。我能感觉到我身后的视线,那个快能当我儿子了的小伙子,一定从心里看不起我。他一定知道我的心理活动的。

谁知道呢,也许我应该放纵一下自己的。但我害怕再走向一个我无法控制的故事。你肯定感觉出来了,我是一个喜欢控制局面的人,可我没有控制好我的婚姻,我离婚以后的生活是可以由我自己一个人控制的,我不能让自己再失控了。

有我这些心态,肯定很难找到再婚的对象,所以我也不打算再结婚了。

可是即使我这么明白自己的心态和处境,我还是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

从北京出差回来后,我的梦里老出现那个发廊小伙子的脸。一醒过来,我就睡不着了。

有一天,我到银行办理一笔业务,本来都是我的业务员办的,我正好有事路过银行,就自己去了。

在银行,我认识了一个办事员,28岁,可谓仪表堂堂。

我跟他一见面,就有了一种触电一样的感觉,一下就爱上他了。

我们相差虽然有十几岁,但我忘记了自己的年龄。我跟他聊得火热,以至边上的一个女孩,一直用鄙视的眼神看我。我想她一定觉得我的样子很下贱。

我问他:“正好有朋友送我两张歌剧表演的票,你去不去?”

他马上就答应了。在我们那种小城市,很少有什么歌剧表演的。

我们在约定的剧院门口见面,去的时候,我把自己最时髦的衣服穿上了,还到美容院化了妆。我就象走火入魔一样。

我没有心思听歌剧,他好象也是漫不经心的。剧院里有好多空位。要是什么流行歌手来,肯定就不是这种情况了。

开始我坐在座位上还挺尴尬的,但他没有。他很快就握住了我的手,并且轻轻地抚摩着。

我已经很久没有跟男人亲热了,所以象小女孩那样激动、害羞。我把手缩回去,他伏到我耳边说:“您不打算拒绝我吧?”

我没有吭声。

他又说:“我是一个人住的,等戏完了我们去我那里行吗?”

我还是不置可否。我觉得有些别扭,原来我以为他应该比我幼稚得多,但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一到这种时候,我就变得很笨,不能够控制局面。

等戏完了,我跟他出门,很惊讶地发现他是自己开车来的。他告诉我,这辆车是找朋友借的。

我们一进他的家门,他就开始脱我的衣服。我被他的热情所感染,变得非常冲动,他真的很有魅力,我以前从来没有在性生活中得到过这么好的感觉。

我象一个小姑娘一样恋爱了。当然我们是非常隐蔽地来往。他从来不问我的事情,我也不问他的。我很明白我们之间的关系。有时候,我摸着我的有些开始苍老的皮肤问自己:他究竟图我什么呢?

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他爱我。但我不在乎,我不强求他爱我。

在一次非常好的性生活之后,他对我说:他那个借车给他的朋友要他把车给还回去,而他开惯了车,实在不习惯没有车了。

我问他:“你喜欢什么车呢?”

他说:“当然喜欢好车,不过,有一辆普通车也就凑合了。”

我搂着他的脖子说:愿意送他一辆10多万的车。

他高兴得象个孩子似地蹦得老高。非得要再让我有一次性高潮,以示谢我。我拒绝了,我这不等于用钱买性生活吗?

说实在的,我虽然手里有一些钱,但是来之不易,也是平时一元一元积攒起来的,并不是象他想的那样是公司的钱。虽然我们公司已经变成了股份制企业,我在公司拥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但我也不能随便用公司的钱。

我的孩子在我们当地的所谓贵族学校读书,需要很多钱,还有照顾孩子的保姆开销也很大。但我很愿意帮他满足他开车的心愿,因为我发现他的确很喜欢车。

我给他买了车以后,他好高兴,我们在一起愉快极了。我们每个星期见两次面,都是在他家。

那一段时间,我的身心都觉得很放松,每天晚上都睡得十分塌实。

可是,两个月过去后,问题就出来了。他开始管我要钱,一会儿说妈妈病了,一会儿说姐姐要生孩子。

据我了解,他每月收入将近2千元,好象他没有必要非得找我要钱的。平时,我还经常买一些小礼物送给他,但是他从来没有给我买过一分钱的礼物,在外面吃饭也都是我掏钱。

头几次我都把钱给他,他要钱说买衣服、人情往来,我都给他,大概前后给过他上万元。因为我太爱他,生怕他为钱受委屈,宁可我自己困难,也不愿意让他感到手头紧张。可是后来,我发现:原来,他经常在外面吃喝赌博,因此常常入不敷出。我给他的钱都扔进赌博这个填不满的窟窿。我下决心不惯他这个毛病。

他找我要了几次钱以后,干脆就不找什么借口了,理直气壮地跟我要,一要就是几千元。

我当然不是傻瓜,不能把辛辛苦苦赚的钱扔进他这个无底洞里,因此有一次就没有给他。

他遭到拒绝,很不高兴,直说我小气,和他在钱上斤斤计较,说我们在一起过了这么久了,就跟夫妻似的,他都把我当老婆看了。我跟他的钱应该是共同拥有的。

我说:“那你的钱为什么就不是共同拥有的呢?”

他不说话。他知道我爱他,知道让我投降的最好法宝就是折磨我的感情,过去一不高兴就用这一招。这次也不例外,他开始不理我,好象我消失了,没有了。不看我一眼,一句话都不跟我说,冷冰冰的。

那一天,我们不欢而散。

回到家,我一夜未眠。他不在我身边,我就不开心,就睡不着觉。可是我知道他对我并不在乎。他跟我在一起到底是为什么?难道真的是图我的钱而不是爱我吗?如果是这样,我真的受不了,太难过了。

我痛哭失声。我知道我们的关系必须结束了,可一想到离开他,我真是受不了。

第二天,我还是忍不住给他打了电话,答应把钱给他。

你看,我们的关系就是这样的庸俗:我给他钱,万事大吉,他会对我十分温柔体贴,陪我消磨时光,说说笑笑;我不给他钱,他就对我冷若冰霜,视而不见,或者吵吵闹闹。我不明白,现在的男人怎么了,难道只有用钱才能拴住他的心吗?如果我不给他钱,他肯定会离我而去的。他就是那种专门吃女人“软饭”的男人。

你看我,很有个性的人吧,在爱情的问题上,却搞得自己这么狼狈。

经过几次这样不愉快的事情,我真的觉得他是个无底洞,理智上觉得必须跟他分手了,他对我也越来越直白——就象花钱买他一样。

终于有一天,他打电话告诉我:他要结婚了。然后他就不再理我了,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了。

虽然我也知道我应该跟他分手,但我想不到是他先提出来,而且这样毫无情面、毫无牵挂、毫无解释、毫无留恋。我成什么了?长期包了一个“鸭子”?我那么投入地爱过他,给予他那么多的关心和金钱,他就这样把我甩了?

那些天,我象发了疯一样,给他打电话,到他的办公室门口堵他,威胁他要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他的新娘,告诉他们单位领导,他好象根本不怕我的威胁,他太了解我了——虽然我表面坚强,但我其实是个非常心软而且非常爱面子的人,以前怕被别人知道我们关系的是我而不是他,因为我在当地还小有名气,是公司经理,是孩子的母亲,我更怕事情被别人知道后遭耻笑——一个老女人跟一个小男人鬼混,大家会谴责谁呢?当然是我,当然错误在我。

我越闹把自己弄得越疲惫,我想:他要结婚是迟早的事情,我有什么办法?难道他会跟我结婚吗?就算他会,我也不会愿意的。

终于,我闹够了。我想到了一个解脱自己的办法:又找了一个比自己小13岁的情人,他是我们公司下属工厂的会计,长得也蛮帅的。现在我们还经常在一起。对这个小东西,我不会那么投入,该给的给,不该给的坚决不给,他的个性也没那么坏,对我比那个家伙对我要体贴一些。

没办法,我已经习惯跟比我小的人在一起,看到我的同龄人,我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

我对婚姻的惧怕当然因为我婚姻的失败。也许我这个人就是运气差,有人说:很优秀的女人总是没有好的婚姻。我可能就是这样吧。

我们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结婚的。你看我的长相,不是很差吧,但可能我太傲气了,没有男人敢追我。

我上中专时,同学中有一个男孩子我很欣赏的,他后来自己又读了大学,还考上了研究生。我们两个都是班上年龄比较大的学生,我能感到他对我印象也很不错,但他连想都没有想到要追我。在我结婚以后,他对我说:“早知道你的标准这么低,我上学的时候就追你了。”他说我的样子太高傲了,把他都给吓住了。

我中专毕业后就分到工厂了,也还是没有同事追我。当时我的交际面很窄,认识的人跟我合适的不多。等全家都为我着急的时候,我发现我是该结婚了,因为我都三十岁了。

于是我开始接受别人的介绍,当时我觉得:反正是要结婚的。要是现在,我也许会选择单身了。因为这种凑合的婚姻,给自己带来的只有伤害。

当别人把他介绍给我时,我就有些疑虑,因为我们的生长环境太不相同了。我们家是干部家庭,他们家却是普通工人家庭,他是在贫民窟里长大的。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我们两人就是有夫妻缘,那天,约着去看一场电影,正好是我想看的,就去了。他的气质还是蛮不错的,很象那种有股闯劲的大男人。他比我大四岁,是学理工科的,大学毕业后到一个工厂当了工程师。

因为对他印象不错,他又多次约我,我们就交往上了。

我们了解了有三年,其实在了解过程中,我就觉得我们不合适,性格有差异,爱好也不同,我还说过分手,但他怎么也不同意。他说他们家的邻居都知道我们谈恋爱,我是高干子弟,假如我们分手,他的父母会觉得挺丢人的。我们家也给我一定的压力,我爸爸比较古板,他认为:你认一个就得成一个。

处于这种情况,我想:不是反正要结婚吗?那就结婚吧。大致这个人好就行了。本分,有一定的事业心就行了。

可是婚后几年,特别是有了孩子以后,矛盾就慢慢激化了。

首先,我也有我的事业,但他很大男子主义。我那时是在办公室搞文秘工作,对外的应酬也比较多一些,所以孩子由婆婆照顾,他呢,心胸挺狭窄,觉得我就应该在家多呆一些,外面太复杂。

为了照顾他的情绪,照顾家庭,我跟工厂的领导提出要到基层工作。当时,我们厂里很多人都不理解,我只能说孩子小。

领导劝说无效,就让我到厂里库房当一个库工。库工工作很单纯,而且按点回家,业余时间没有抄抄写写的工作,这样他很满意了。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后,厂里领导觉得我的工作能力很好,又要把我抽到供应公司去当业务员,我坚决不同意。那时候,他在他们工厂也很被领导重视,当了厂里的副厂长,我想:毕竟我是女人,我宁愿牺牲自己的事业。

但是,后来我们单位效益不好,大家都下海,企业搞了第三产业,需要一些人去充实。那段时间,刚好我的肠胃出了一点毛病,住院了,单位领导没有来得及问我,就做出决定:把我的档案直接调到第三产业的公司去了。

我只好回家做他的工作,他说:“没关系,我支持你。”

实际上,他并不支持我。

跑业务经常要出差,他就不放心,小心眼。

第一次出差,他就问:“出差几天?几个人去?是男的还是女的?”

我很接受不了,但还是老老实实跟他说:“是一个人。”

他又反问:“是真一个人还是假一个人?”

为了证实我确实是一个人出差,他非得要去送我。我就让他去送了。那时候,我很不理解他为什么老要怀疑我,后来,我想明白了:他自己就喜欢偷鸡摸狗,所以“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

有时候,因为工作关系,不得不跟一个男同志一起出差,他去送了,回来就得跟我闹。我出差回来,他没有给我留吃的,还挑拨孩子不理我,说我是“野妈妈”、“不要家”、“不管你了”。

对于他这样的作为,竟然挑拨小孩不理我,我很接受不了。

他也要出差的,每次他出差回来,我总是热汤、热饭、洗脸水、洗澡水都给他准备好,衣服也给他洗干净,特别热情。他为什么跟我的反差这么大呢?

我出差回来,锅里没有饭,就对他说:“能不能给我弄点饭?”

他回答:“没长手?自己弄!”

我跟孩子说话,孩子把脸撇一边说:“爸爸不让我理你。”

你说气不气人?真是接受不了。

结婚前,我就说:“我们都是知识分子,不要为了钱吵架。”

婚后,我们两个人的钱都丢在抽屉里,结果老是超支。后来,我就试着记帐。我们两个人那时候的工资加起来是八百多块,八十年代初那是相当高的工资,我记了一年多的帐,累计起来,我们超支了六、七千,这些钱从哪里来的?实际上都是我们家给的,我们家认为我们比较困难,经常贴济我们,让我们的日子过得好一点,他们似乎已经觉得我们的婚姻维系不久了。

对家里的情况,他根本都不闻不问,大手大脚地花钱就是。

1990年,他们企业因为合资时被外商欺骗,从家里拿去集资的六千块也没有了,他的工作也丢了。

他每天在家发愁,不说话,抽烟。

我安慰他说:“你可以出去找同学、朋友玩一下,放松一下。”

我没有想到:这一下就不堪收拾。他开始把一切精力、把一切时间放在

麻将桌上。

我们那边的这个风气非常不好,我非常反感:打麻将、赌博。

在我的书包里,经常有公款,有时候不可能马上送到银行去。我带回家去后,他会在我睡着以后,叫人来打麻将。等我第二天上班后,会发现书包里少了两、三千块钱。这个空缺我怎么填?我不可能贪污公款。怎么办?只有求助我家里给予我帮助。

他打麻将到了什么程度?我们家住六楼,一上三楼,就能听见麻将“哗啦、哗啦”的声音。有时候,我的孩子听见了,马上就会叫:“哎呀,不得了了。爸爸又在打麻将。”都

有些神经质了。

每次,孩子都要先冲上去看,要是看到门前一大堆的鞋,就跑下来告诉我:“妈妈,不得了,今天晚上又会是一个不眠之夜。”

那时候,他可以从星期五的白天打到星期天的晚上,不睡觉。一群人在我家里,还要吃,还要闹。他们打麻将,急了还要吵。

他们的吵闹影响我孩子的学习,使我也形成严重的神经衰弱。

有一天,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就从房间里冲到他们玩牌的

客厅,对他们说:“你们都是厂里的负责人,不把精力放在搞好企业上,反而在这里消磨时光,影响别人。为了几个小钱,在这里闹翻了脸。你们不觉得自己象社会垃圾吗?我请你们快走!”

那几个跟他玩麻将的人十分尴尬,就都站起身,从我们家走了。

这件事后,我们有半年不说话。一说话就吵。

后来,我也不管他,他爱出去就出去,爱去哪里就去哪里,放任自流得了。

我觉得: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知识分子,首先要做到心地宽阔,要学会宽容。但他绝对不是这样的,而且,到后来,他竟然又在我的家里演出了一幕那样的闹剧,实在是我难以忍受的。

你知道:离婚证书通常用“感情破裂”来宣布两个当事人婚姻的死亡,并解除原来的契约关系。但这么一句简单的词汇能说明那么多夫妻的婚姻情况吗?当然,我不知道别人看到这个词时是什么心情,我看到时,只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声。

5年前的那个上午,当我目睹那一幕,特别是那女人赤条条地以一个胜利者的得意姿态表演着人间最丑陋的闹剧时,我只觉得强烈的愤怒让我的脑门直跳,血液沸腾起来,似乎要把我的身体爆破,我大吼一声:“无耻!”就不知人事了。

那时候,我和他都已经当上了单位的负责人,他又通过关系,找到上面的主管部门批条,从银行贷了一笔款,把工厂给救活了,原来的厂长辞职,他当了厂长。我在我们公司也做得不错,大家都拥护我当经理,我们公司的业务也开展得很好。

我当然比较忙,经常出差,孩子就由他父母带着。

我不知道,在我为了事业、为了家庭奔忙的时候,有一个女人早已经进入了我们的生活,而且,他们居然就在我的家里偷情。她是他们工厂的副厂长,原来是什么公关主任,他当了厂长后就提拔了那个女的。

那天,我出差回家,比原来的时间早了一天。没有料到,我一打开家门,就听见了那种恶心的叫喊。可笑的是,到现在我的梦里还经常会听见那种声音。那完全是畜生发情时的叫喊,完全不是人类的作为。

当时,我连想都没有来得及想,就冲进了卧室。

我当然受不了这样的侮辱,清醒后唯一的决定就是:离婚!

这有什么犹豫的呢?我不可能有别的选择。当时压根儿就没想过挽救婚姻的问题。

进入离婚拉锯战以后,我才真正意识到离婚对一个中国职业女性、对于孩子意味着什么。

10年的共同生活,已经磨合形成一种惯性,把我们固定在一条轨道上,一旦出轨,一切都乱套了。而且,离婚本身的手续,可以说是对我最残酷的折磨。

那段日子,我觉得简直象死过一回了。也许若干年后,我会把离婚的过程忠实地记录下来,留给后人,让他们了解我们处在社会变革时期这一代人个人生活的悲剧。

离异后最初的日子,内心是无比的痛苦、焦虑和绝望。正好是梅雨季节,凄风苦雨的夜晚,我整夜整夜地睡不着。

对孩子的思念更是让我撕心裂肺。因为我当时着急离婚,他非得要儿子,我也就不去争取了。但离婚后,我后悔没有坚持要孩子,因为,法院把孩子判给我的可能性很大。

年幼无辜的孩子是父母离异的最大受害者。当我去看望儿子时,儿子思念与惊恐的眼睛望着我,我切实感受到什么叫做心如刀绞。甚至,为了孩子,我都有过复婚的念头。

但且不说我想不想复婚,那个女人就不容我再跟他有什么关系。她把我的家庭拆散后迅速与自己的丈夫分手,据说她对她的丈夫本来就没有感情,她丈夫比她大很多,原来她就是为了招工才跟他结婚的。现在有一个比她丈夫年轻、有作为的男人,她当然不会放过。

离婚后,他对孩子抚养所表现出来的不负责任,简直让我怀疑是否与这个人共同生活过。

虽然法院把房子判给了我居住,但为了让儿子的生活安定一点,我把房子让给他住。可是,房子并不能带给孩子安定。

听我的那些邻居说:他那一伙“筑

长城”,比上班还准时。他一打起麻将来,就根本不顾孩子的学习。那个女人比他更迷恋麻将,还招一些妖里妖气的女人到家里来打麻将。

一年不到,儿子就得了慢性胃炎,而且学习成绩急剧下降。

儿子是我活着的精神支柱。我知道:在这个世上,只有我才能完成好抚养教育他的职责。

我本来是再也不想见到他了,但为了孩子,我鼓起勇气主动去找他商量。

那个女人好象很害怕我跟他有什么牵连,总要与他在一起,阻挠我们之间的对话,在我的家里,以一副女主人的姿态自居。

因为那个女人的干扰,我找过他几次,都没有谈成功。那个女人信誓旦旦,保证带好孩子,他当然更不同意把孩子给我了。

事情一直到那个女人怀孕才有了转机。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那个女人觉得我的儿子成为了包袱,而且她要跟他过一辈子的目的也达到了,这时候,巴不得把孩子推出来。

我听说她怀孕后,就赶紧去找他们,他们也就顺水推舟,让我的儿子回到了我的身边。

好在他们工厂给他分了房子,也省去了为了房子又打架的麻烦。不过,原来我没有及时把法院判给我的家具搬走,这时候,他们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都给搬走了。我也懒得去计较了,反正,只要把儿子还给我就行了。

你知道吗,我非常重视健康问题,因为我无法不重视。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一个还不太懂事的孩子,要是生病真的是很难以想象的。自从离婚尤其是把孩子领过来以后,我没有生过一次病,我生不起病。

呵呵努力的工作、忙得无法去思索的生活节奏,来填补心理上的不平衡,有的时候,找到外地的好朋友打一个电话,把委屈、失落和伤感一古脑儿地倾诉出来,我不用她说什么,我就是自顾自地告诉她。

我在本地也有朋友,但我不想跟本地的朋友说,因为,我觉得那太实在,他们可以到我的家里来,每当我说到什么,他们似乎都能够看到每一个细节。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我想:如果我见人就诉说自己的不幸,一回两回人家会听,说多了,就跟“祥林嫂”似的,人家也烦。不如用一种积极的精神面貌出现。

一个单身女人生活上、工作上、经济上各方面压力之大,不身在其中的人是无法体会的。

有时候,夜深人静,我突然醒过来,就很难以入睡了。孤独、寂寞的感觉实在难以排遣。

我把孩子带过来,按说他爸爸应该按月给我付一定的生活费的,但他从来没有付过,我也没有追究过。但有一天,我在街上刚好碰见了他们,那个女人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她那种幸福的样子让我气愤得够戗。

我很突然地当街拦住他们,对他说:“我说孩子他爸,你是不是应该给孩子付生活费了?”说完,我转身就走了。

我想,他们一定很恼火。

晚上,我又让孩子打电话给他爸。

他的回答很恶毒,他告诉孩子:“你妈妈要是嫌弃你,你就到爸爸这里来。”

那天晚上,我觉得特别对不起孩子。打完电话以后,孩子哭了很久,他还太小,不理解大人之间的这些事情。我再也没有用这种事情打扰过孩子,因为我明白这对他的伤害很深。

在钱的问题上,我不是很计较,为了孩子,我更不想去追究了。我想:等到他老了面对孩子的时候,他的良心一定会受到谴责的。

我儿子是很敏感的。从那次电话以后,他再也不提他的爸爸了,还经常用很亲昵的话来表达他对我的爱。

离婚5年来,我的孩子各方面基本正常,学习成绩在班里是前三名的,还参加了市里的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他的身体也变好了,还很积极地参加体育锻炼。有时候,我们母子一起去跑步,看到他又长大、长高了,我的心里特别感动,为孩子感到骄傲,也为自己感到骄傲。

尽管他的心理或多或少都会留下一些单亲家庭的阴影,但不管怎样,我为他尽了一个母亲全部的责任。而且,他也很认可我为他所做的这一切,用对我的爱来回报我。

我没有考虑过再婚的问题,因为我觉得我很难随便地再去接受一个男人,那确实很难。我对男人很失望,很难再对一个男人树立信心。

有一阵子,我们厂里有一个刚离婚的副总工程师在追我。

我觉得很可笑的是,他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可第一次到他家,他就对我动手动脚,我当即就给了他一个耳光,把他都给打懵了。他说我“神经病”。我连理都没有理他就冲出了他们家。

也许真的是我心态不对。独身久了,或多或少都有些心理疾病。

也许吧。

现在,我的性冲动总是跟小男人联在一起。有几次,在公共汽车上看见非常年轻的小伙子,我就觉得很冲动。但我知道,他们应该叫我阿姨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喜欢年龄大的男人,他们的老态简直让我难受。

但我自己在男人眼里会是怎样的呢?我显得比我的实际年龄要年轻很多,别人都说我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可不管怎么显得年轻,实际年龄这么大了,当然还是不如真正的年轻女人。我也折腾不了几天了,很快四十五了,到五十就是地道的老女人了,真可怕!所以我会有一种恐惧感,这大概也是我喜欢找小情人的根源——从他们身上,我好象能够得到一种自己还年轻的肯定。

你会说,我在自欺欺人。是的,我知道,我真的是有毛病了。

听完孟萍的述说,我不知该怎么劝她,对一个这么清楚地刨析自我的女人,除了理解她,还能说什么呢?

我很机械地说:“还是别一个人过了,再找个人结婚吧。”

她叹了一口气:“谈何容易呀。”

这次谈话之后,我们又通过几次电话。我很想问她跟新男友的事,但都觉得很难开口。最近,她自己在电话里说:那个小会计有了女朋友,所以也跟她分手了。这次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好象麻木了。而且,她又喜欢上了一个26岁的司机,居然是开公共汽车的,她打算把他弄到她的公司开车。

我听了更不知该做何感想,我问她:“你打算就这么下去?”

她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很久,然后很茫然地说:“不知道,看看吧。”

她要看什么呢?不知道。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