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轨后带秘书出游,追踪而至的老婆在飞机上做出让我后悔的事

我的老婆小清是个古灵精怪的女人。她喜欢恶作剧。从我们恋爱开始,她对我的恶作剧就未停止过。虽然有时我也很生气,但我从没因此骂过她,因为她在我落魄时嫁给我,陪我走到今日。我成为一家近千人公司的老总。

至今还记得上学时候的一件小事。

那天她把自己给了我,猩红的处女血染红了旅馆洁白的床单。那是每个男人的幸福,每个女人的痛苦。可能是出于这种怨恨心理吧,她又开始恶作剧我。

清楚的记得,我们从旅馆出来。不时地有路人用怪异的眼光盯着我。而小清则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小媳妇摸样,苦大仇深似的落后我一步牵着我的手。我以为她是因为昨晚的激情有些害羞,所以也就没理她,享受着她难得一见的娇羞样子。

老实说我是个有些木讷的男人。感情上的事都是走在小清的后边,有种被牵着鼻子老牛的感觉。就是昨晚也是小清先提出来的。而初试云雨的她,兴奋地压在我的上面逞凶。

路人忍不住发出戏谑似的笑声。可是,我却一点不知道这笑的因由。

直到我们快走进校门时,小清才愉快的跑掉了。而我没有去追她,享受着成为真正男人惬意的成就感。

然而,昨晚所有的美好都被那嘲笑声打破了。校园里,不时地有男女生盯着我看。然后是不绝于耳的笑声。让我很是抓狂。

谜底是哥们吴强解开的。在合堂教室里,引发上百人哄堂一笑之后。

原来小清在我背后贴了一张偌大的纸条。上书:我男友性无能,我好痛苦。呜!呜!呜!

毕了业,我们结婚。经历材米油盐精打细算的小日子,经历一年四次搬家的寄居生活。到现在,家里顾着保姆衣食无忧。连体别墅里住着甜蜜的一家三口。

然而,我们都已过四旬,女儿彤彤也已经念高中。

人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我从来不相信。因为我深爱着我喜欢恶作剧的老婆。哪怕她经常让我在下属面前出丑,哪怕她经常让我在朋友面前丢脸。但我只当那是一种爱的甜蜜。只在晚上回家时,在她经历20多年岁月已经走形的臀部重重打上那么几下,以示惩戒。

男人儿时都有一个梦。希望有朝一日能娶自己的母亲。那是不懂事孩子的一种幻想,无关道德。只是孩子对母亲疼爱的心里反哺和怀念。然而,小清从未给过我关爱的感觉。生活中的我们,更像是慈爱的父亲和调皮的小女儿。

或许是这个原因吧,她出现的时候我陷落了。

她,于丽,我的秘书。青春年少,刚毕业不久的小姑娘。

我刚给她过完26岁生日。我送了她8万块的钻石项链。她只收下装项链精美的礼盒作纪念,而把项链重新包装,转送给了我老婆。于丽是和我初恋情人容貌相似的小丫头,她给了我母亲般如沐春风的感觉。

我不知道和于丽是怎么开始的。只知道我意识到自己是有家的男人时,我已然上了她的床。

你只是犯了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无奈的我用这般借口安慰自己。

我开始了两个家奔波的生活:一边是早已赋闲在家做着全职太太小清留守的豪华别墅,另一边是韶华青春的于丽自己租住的小公寓。

我也曾提出过给于丽买一套房子,让她不要工作,像小清一样由我养着她。我是个对自己女人从不吝啬的男人。可她严词拒绝了,梨花带雨哭着对我说:我给不了她做妻子的名分,至少给她能日夜陪在我身边的权利。

就是那晚,她真正走进了我的心里。我爱上了她,无可救药。

我开始有些厌烦小清的恶作剧,那让我在下属面前丢了尊严,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来。二十多年没红过脸的我们开始吵架,而从前公司和家两点一线的我也开始找各种各样的借口不回家,留宿于丽的小公寓。

唯独在女儿面前我们还是和谐的一家。我和小清都不愿意伤害我们的女儿。加之正值高三的彤彤也即将面临她人生的第一道坎。我们实在不想因我们自己的问题耽误了孩子。所以每当彤彤从全封闭式教学的高中回家度周末,我是无论如何也会在家的,小清与我更不会争吵。我们在彤彤面前扮演着我遇到于丽之前的角色——夫唱妇随的幸福夫妻,一团和谐的老两口。

小清应该不知道我外面有女人,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虽然和她吵架时她也质问过我这个问题,但我总是未等她说完就一口否认。她是相信我的,从前一直是这样。况且以她蛮横的性格,若是她真的发现了什么,我还真是不信她会像现在一样冷静,她肯定会发飙弄的四邻皆知。况且我有这个自信,对自己做事滴水不漏的自信。这是我多年商海沉浮养成的谨慎。

我想如果按照正常的轨迹,我最终会和于丽走到一起吧。因为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毛小子,而是社会上所谓的成功人士。而现在的年月,这种事已经不在是偶然的新鲜,而是成功男人走到我这一步的必然。

然而,事情不总是按照既定的轨迹运行。特别是我的生活中还存在小清这个永恒的变量。

小清她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不对,小清从来就没有安分过。

我每次从外面回来,小清都会殷勤地帮我脱西装,衬衫和裤子,换上她早已预备好的睡袍。而我的衣服她都全部抱走。我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是我从不担心。因为我对她太了解了,所以她每次买给我的衣服,我一定会去同一家店再买一身,放在于丽那里。每次从于丽那里回家,必须做的事情就是洗澡和刷牙盒换衣服。当然,沐浴露、洗发露和牙膏用的都是和家里相同的牌子。我对于丽的解释则是我有些洁癖。

小清的疑心病越来越重了。她的恶作剧更是变本加厉。譬如,她将安全套用胶条贴住我的钱包一起放进我西服的内兜里,我掏钱时无意间连带着一起掏出,引来周围围观者的嘲笑。譬如在我乳头上抹苦胆汁,让于丽恶心了好多天,再不敢轻易此般调情。更可恨的是她在我的命根子上也做了手脚,让于丽的下身瘙痒了好些日子。而她所作的这些事情,我又不能明着说,只能借其他由头不断地冲她发脾气。于是,我们的关系越闹越僵了。

我和小清早已是同床异梦,夫妻事更是没有。可能是这个原因吧,小清终于爆发了,而且她将这火气扩展到了我们公司。

那天,我在于丽的公寓过夜,又是一夜未归。

第二天一早,我和于丽按照早已协商好的约定,她先我五分钟进公司,而我则在车里再坐上五分钟。

然而,我刚打开公司的门,一个女人就与我撞了个满怀。我刚想发火,却发现掩面而泣的女人竟是于丽。她也看清了我,但却没有理我,闪身跑掉了。我刚转身准备去追她,公司里却传来了我最熟悉的声音。

“小狐狸精,你别走啊。勾引人家老公、破坏人家家庭这么不要脸的事都做了。还装什么可怜。”

我没有去追于丽,转身进了公司。因为我知道有些事情已然发生了,我必须做个抉择。

公司的员工们围着小清,有的劝解开导她,有的不忿地咒骂着于丽。而更多的则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在围观,围观这个发泼的老板娘。他们看到我走进公司,赶紧换了一副表情,识趣地回去自己的办公桌,开始工作。

小清看到我过来,咬牙切齿愤愤不平。我没有理她,转身看贴在我办公室门上的大字报。那是历数我罪状的宣传单,整整二十一条。我仔细的逐条看完,一颗心冷到了极点。原本还犹豫的决定,此刻反而成了坚决。

不由分说地抓住小清的手,将她拉进我的办公室,关好门转身。

“啪”一声脆响。

结婚这许多年,这是我第一次打她,也是唯一的一次。小清愣住了,她可能是从未想过我会打她吧。眼泪珠子像是断线的珠帘,一颗颗落下。我知道她的伤心,但是我顾不得这许多,硬起心肠说了让她彻底崩溃的话。

“我们离婚吧,具体手续我会让律师和你办。”

我说话一向很温和。结婚这么久,从未对小清恶语相向过。即便是吵架,也不会高八度来显示男子汉的威风,更像是会议桌上地激辩。

我离开的时候,小清傻在当场。她没想到原本为了挽回婚姻而作的努力,却成了家庭破裂的最后一根稻草。

于丽并没有离开,而是跑到停车场一个人哭。我找到她时,她梨花带雨地对我说,要和我分手。无论我怎么劝慰她,她都很坚持。我只好抛出与小清离婚同她结婚的重磅炸弹,才使得她回心转意重归我的怀抱。

那天的天气有些阴沉,还好空气的可见度不低,不至于影响飞行。于丽和我坐在飞往她老家南滨的航班上,甜蜜地挽着手,唇耳相抵地说着悄悄话。

我们都没有注意到那个身影,那个用仇恨的眼神看着我们的身影。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