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婚外情感:一次偶遇爱上了美女编辑

一次偶然的经历遇到了她,那个美女编辑,让我无法自拔,。。。

进城的第二年,我偶然认识了她。

在单位负责校报的审稿和编辑工作中,惊喜地发现一个学习教差的学生,竟然连续投

了几篇我意想不到的好文章。

为了鼓励这个学生在写作方面继续发展,我几次找他谈话,对他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并准备把他的作品向报社推荐。

真没想到,这样的举动竟然使我原本平静的生活产生了涟漪。

一天下午,满怀热情信心十足的我,走进了报社编辑部。

敲了敲门,一个清亮的声音穿出来“请进!”

轻轻推开门,一个年轻的笑脸迎上来:“您好!”并主动把手伸过来。

(二)

“你好!”很自信的我忽然觉得有些不自在,握了握手,瞥了一眼找了座位坐了下来。

年轻的女编辑大约二十五、六岁,个子不高,一头批肩发略有卷曲。清秀的脸庞透露着智慧和高贵,不能说是10分的美女但也有8分的漂亮,而且很有一种莫名的气质。

我把来意说明,女编辑很客气地接过我递过去的稿子,看了几眼说:“这样吧,我抽时间再认真看看。为了孩子的自信心,我会尽量考虑发表。”

离开报社的时候,我把她办公室的电话记了下来,并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她,便于联系。

(三)

焦急的等待后,第二周的周一,刚刚到单位,电话响了。

报社的号码!急忙接通,对方的声音穿过来:“你好,你送来的稿件质量很高,我已经发表在今天的报纸上,在第三版。谢谢你对本报的支持,欢迎继续投稿。如果你有时间,下午可以到报社领取报样。”

中午11点,我来到报社。表达了谢意后婉言邀请她吃顿饭,可是被谢绝了。

(四)

戏剧性的转折在一个月后的一个下午。

很少进书店的我,给单位买些书来到书店。

在四楼,我在查看书目并挑选。忽然,一个似乎熟悉的面孔从眼前经过。

“哎!”我们几乎同时认出了对方。

她依旧是那头秀发,穿了一件白色西服上衣,黑裤子。依旧是那样尊贵的气质。

我们彼此寒暄后,她帮助我挑选书籍。

2点多钟,我们要同时离开书店。我试探着问:“晚上可以请你吃饭吗?一直想感谢你!”其实请吃饭是真心的,后一句话似乎多余。

她迟疑了一下,“不必了吧,让你破费。”

这口气分明就是答应了吗!我急忙说:“那样吧,我们一起打车先送你回单位吧,我把书送回家,也正好顺路。”

她并没有问我家在哪,否则“顺路”一说会被揭穿的。

车到楼下的时候,我是跑步把书送上楼的。并不是怕司机等时间长了多付车费。

(五)

车在飞速的行驶,电话打过去,她已经在报社楼下等候。

“喜欢吃什么?”

“随便吧!”她的回答让我很难决定去哪了。

“中餐、涮锅、烧烤……”我喜欢吃烧烤,但是在问她的时候却把这项放在最后说。

她转脸看了看我,问:“你喜欢吃什么?”“烧烤!”我回答。

“那我们就吃烧烤吧!”他把脸转了过去,眼睛看着前方。摇动的头不知道是得意还是习惯。

在烧烤店,我们对面而坐,点了菜。

酒杯端起来,“很高兴认识你,不知道是是否会喝酒,我干了,你随意!”她举起酒杯,“既然是第一次和你喝酒,那我就干了,谢谢你的邀请!”碰杯,一饮而尽。

我们从文学开始谈到人生,从人生谈到生活,逐渐接近彼此的生活。

那年她28岁,依然单身。我35岁,孩子已经11岁了。

她对我的孩子11岁感到很吃惊,笑着说:“你好早熟哦!”我也笑了笑,没有回答。

看着坐在对面的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欣赏?仰慕?喜欢?总觉得在她的身上有一种东西在吸引我。

桌上摆着8个空酒瓶,彼此都有些醉意。

(六)

给她添了茶水,望着她:“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她喝了口茶水,抬起头。微红的脸庞不知道的酒的作用还是略显羞涩。

“可以考你一下”

“怎么考法?”我来了兴致“服务员,来两瓶酒!”

她看了看我,没有拒绝叫酒。“我姓罗,第三个字是敏,你来猜中间的是什么字?”

这个可太难了。我倒了杯酒,独自喝了一口,大脑在急速地运转。

想了一会儿,我说:“中间这个字,你一定不喜欢,而且不适合你的性格……”我在猜啊,在急转弯啊……

她的目光似乎很欣赏地看着我,甜甜地笑了笑。

我知道一定是说到她的心理去了,便接着卖关子。“一定是那些很土的字……听着象傻妞!”

她显得有些生气的样子,“你才傻呢!告诉你吧,中间那个字是玲,和敏连在一起是一个别扭的词。我很反感,现在我们的同事都知道我叫罗敏,知道我真实名字的人不多。”

(七)

夜,很深了。我们还在叙谈!~

应该回家了,心里在告戒自己,可是始终没有开口。

对唱的歌曲里,倾诉着缠绵,我拉着她的手在歌厅OK。

分手的

出租车,显然比往常快了。怎么一会就到了她家呢。

月夜里,暂时分别。

(八)

一直几天,脑海里都在回忆她的样子。

她是个可爱又调皮的女孩。在我们短信息的联系里,我总用玩笑的形式发给她。回复的时候在责怪我,让我等着,要削我、揍我。

她时常透露着天真。看见一个小虫子,吓了一跳。竟然在信息里发过来,让我替他“报仇”。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一直想找一个恰当的理由,约她出来。想了几个都觉得不妥当,我们就这样通过信息沟通着。

(九)

一次同学聚会,大约七、八个人。我用信息告诉她,她竟然要参加,我为难了。

最终还是没有拗过她,我答应了。其实心里很想见到她的。

下班后,静侯在报社门口,象是在等待“恋人”似的。我怎么了?

已经是秋天了,偶尔吹来的风有些许的凉意。

有些冷,呵呵起手机。打通了没有人接听。“喂,你好……”我急忙回答:“你好……”不对啊,手机没有接通,哪来的语音啊?在我疑惑的同时,肩膀被拍了一下:“干嘛呢?”天,她什么时候转到我身后去了。

她笑着看我,冲我挤挤眼。好可爱的样子,好得体的装束。

走进天天渔港,我的头脑在急速运转,如何象同学交代她的身份。不好说明啊~!

推开2楼包间的门,已经有几个同学在那里开心地笑谈。

和大家打过招呼,同学门在看着她,都不认识啊。我介绍说:“这是我的朋友,罗敏,报社编辑。”并把同学一一介绍给她。

那天的聚会,气氛十分热烈。还好,她就乖乖地坐的我身边,一直没有言语。只是我在给她倒酒的时候会瞪一眼或者偷着掐我。

K歌的时候,在同学们的强烈要求中,她也唱了一曲。唱的非常好听,只是声音小了点。

一直闹到12点多吧,我送她回家。

拉着她的手,彼此无言。她家是六楼,送到五楼的时候,她转过身,松开了手。目光在示意我:不要再送了。

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哪来的勇气。我拥抱了她,她没有拒绝。

(十)

原本按时回家的我,现在经常很晚回家。只能用撒谎来隐瞒自己实际在做什么。

她有时会拒绝我的邀请,有时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闹着让我见她。

冬日的夜晚,我们吃过饭走在大街。天空飘着雪花,这样的情景很浪漫的。我们牵手同行,丝毫感觉不到冬的寒冷。

她问我:“你是不是感觉自己在谈恋爱?”我反问:“你说呢?”

其实我们彼此都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何必说出来呢!

心情好激动,我突然问她:“你可以嫁给我吗?”一个有家的男人,说出这样的话其实很荒唐。

答案是否定的。于是我很疑惑,心理涌上一股伤感。

(十一)

第二天是周六。我处理完一些事情,想到她也在家里休息,情不自禁地拨通了电话。

不知道想去哪里,也不知道找她做什么。

胡乱地聊了一通,我突然说:“现在外面的雪景很美的,出来玩啊?”

她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并且带了相机。

车上,我准备带她到东风湖去玩,她没有同意。后来我们决定到郊区去登山,到超市买了些食品、饮料。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又飘起了清雪。出租车司机一定很奇怪的,这么两个怪人,跑到没有人烟的地方受罪。

顺着上山的小路,我们携手攀登。

积雪很深,走起来很吃力。在半山腰,我们停下来休息。

轻轻掸去她身上的雪,她温柔地望着我。

一小时后,雪越下越大,天,灰蒙蒙的。

下山更不容易,不小心就会摔跤。我们相互搀扶,一路走的很艰难。

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我忽然想了一个坏主意。

她走在前面,刚迈起一条腿。我伸出脚,瞪在她的另一只脚跟。

“哎呀”她仰面朝天跌卧在雪地。

我急忙坐在地上,关心地问:“你太不小心了,跌到了没有?”

她表情严肃地看着我,伸手掐在我的腰部“你以为我不知道啊,让你玩赖,让你玩赖!”

公路上,一辆车也没有。

顶着漫天大雪,我们走了一个半小时,才遇到了班车。

(十二)

回到市区,已经五点多了。

头上、身上熔化了雪,很脏。一起洗了澡,找了个烧烤店吃饭。

她第一次和我喝了好多酒。先喝白酒,再喝啤酒。我有些吃惊、害怕。

衣服还是潮湿,她显得很冷。我要送她回家,她执意不肯。非要再找个地方继续喝酒,而且必须喝白酒。

已经接近半夜了,很多饭店都已经打烊了。只能到站前昼夜不停的餐馆了。

饭店里人很少,叫了两道小菜、半今饺子,两瓶北京二锅头——这可是她点的。我又叫了两瓶啤酒。

菜,没有吃。酒,喝了一口。饺子,一个没动。

她的表情很忧伤,注视着我好久,说:“你为什么不等我?”

我诧异地思考了一下,没懂她说话的含义。

“知道你不懂”她的表情看起来很随意。

(十三)

“你现在有老婆了,是吗?”她在问我。

我更疑惑了,孩子都有了,怎么没有老婆呢!

她显得很激动,表情中有责怪和恼怒。“你已经属于别人了,不会属于我了!”哦,我这才醒悟。她的音调突然提高“你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

我无言以对。头脑中一片空白,我应该怎么办?

“你走,你走吧,你不是我的,你已经是别人的了”她的话语里带着嘶哑和愤怒。

那夜,我抱着她,整夜未眠。也是我第一次夜不归宿。

(十四)

她很闹人的,经常耍小孩子脾气。

一次和哥哥的家人聚会,两家人在一起热闹热闹。她知道了,非要参加。我的天啊,这不是要命吗?往枪口上撞啊,我敷衍了她几句,怕她再打电话来,干脆关机。

另一次是下班和她吃了饭,她说有事情急着回家。天还没有黑,我试探着问:“送你回家吗?”回答是:“这样的美女自己回家,你放心吗?”

8点多钟,正在看电视。她的电话来了,意思是忽然闹心了,让我出去见她。找什么理由出去啊,我压低了声音和她对话。没想到脾气来了,“不用了,你在家陪老婆吧”“啪”电话挂了。

(十五)

倒霉的事情发生在第二天。

信息里的责怪、斥问。闹的我情绪十分低落,工作起来无精打采。

哄吧!有时候发现自己很没骨气的。

下午正好没有事情,请了假,把她约了出来。

吃饭,没有心情。就在商场里闲逛。

没有什么话题,随意问到她的包多少钱。这下问着了,她说早就不喜欢了,让我给买一个。买吧,终于找到一个她中意的,打折后六百多。很慷慨地买下来,她的表情马上有了转折,挽住我的胳臂晃动着说:“饿了,想吃好吃的!”

象一个调皮的小孩子,吃饭时让我为她做这做那。好吧,开心就好!

(十六)

突然接到你邀请我的消息,兴奋的我直接奔向你家。

当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走上楼梯,你已经笑在在门口等候。

我问:你家谁在家啊?想知道怎样和他们打招呼。

你说:没有谁,就是我家的亲属,一个小妹。

刚走进屋里,一双冷漠的眼睛便盯住了我,打量了几眼。

我楞了,看对方的年龄,明明是你的父亲啊?

我不知道怎样称呼对方,看了你一眼,似乎在询问。

你没有回应,我只有勉强笑了笑,对他说:你好!

他停顿了有10秒钟。突然发问:就是你在**我的女儿吗?

我奇怪地品味着那句话的含义,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其实我已经断定,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一定是你的妈妈。她说话了:我的女儿经常谈到你,她决定嫁的人就是你吗?

听了这句话,我幸福地看着你。感觉我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人了。

我终于提起勇气开始说话了。伯父、伯母,看您二位的意思是不大赞成你女儿的选择。那么既然我已经来了,可以让我坐下来,我们一起谈吗?

坐下来的我,没有了拘束感,语言也流畅了好多。

你的电话响了。接了电话,你说:我需要出去一会,对那个男孩把事情解释清楚。

我懂你说话的含义。那你自己去吧,早点回来,我在家等你。

也许这个“家”字用的太早吧,你的爸爸、妈妈同时看了我一眼。

后来,你和我一起到厨房做饭。晚餐和你的爸爸喝了酒。

看样子,你的爸爸、妈妈默许了。

……

做了个梦!

(十七)

忽然有一天,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她谈到了以前的男朋友。

一段辛酸和痛苦的经历,给她的心灵留下了永远不能抚平的伤害。

她现在也有男朋友,很少见面。心里不知道是不是爱他。

她曾经试探地问过她妈妈:可以和一个离婚的男人成家吗?她的妈妈极力反对。

我知道她很喜欢我,但是她要面对那么大的阻力和非议。

我特别喜欢她,可是我同样要面对更大的压力和责备。

一个想爱又不敢爱的人,一个想离又不敢离的人,在感情的旋涡里挣扎!

(十八)

这样的故事,缠绵中已经过去了三年。

别样的马拉松啊!

多少次甜蜜,多少次闹别扭,多少次和好,多少次想念。历历在目。

在游泳馆,第一体会到在水里背人是那么轻。我背着她,在水里走来走去,偶尔恶作剧向下一沉,她吓得尖叫。尖叫后我免不了被掐,即使如此我还是把你再次扔进水里,于是再次被掐。

在公园,在山村,我们尽情享受独处的意境。开心、惬意、浪漫、甜蜜。

(十九)

买了电脑以后,我们的联系就由手机转到了QQ。

每天下班,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然后我们聊无尽无休的话题。

偶尔她不在线,心里总觉得缺了什么,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兴趣。

我喜欢开玩笑,但是不一定哪句就把她惹翻了。这样我可就倒霉喽,请吃请喝不说,还会遭遇“暴力”报复呢!

(二十)

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很明白她矛盾的心情。很想理智地摆脱这种感情,很想回到原来平静平淡的生活。下了一百次决心推翻了一百次,说好了不见面了只是昨天,今天又见面了感觉完成了一项重要的事情,明天会怎样?

我在游戏人生吗?我自己没有相信。

我在浑浑噩噩吗?我确认自己很清醒。

我在信奉自己的追求和目标。

我的路,由我自己来走!

(二十一)

去游泳的那天,我们一起买了水果、食品还有饮料。本来我打算让你买几听啤酒的,可是忘了说了。

两个人在一起,没有其他熟人。对于我们来说,的确是两个人的世界。可是时间长了,如何疯闹也是两个人,觉得没什么意思。我们只能到休息座位吃东西。

你的泳装很特别的,就是与众不同。穿在身上突现着曲线美,散发高雅的气质。不然怎么有那么多男士偷着看你呢!

苹果好大,我们分开两瓣吃。酸奶好甜,我们一人两盒。你把脚搭在我的腿上,一边吃东西一边蹬踹我。我呢,应该是在享受一种意境吧!

餐厅的饭菜还可以的。我们点了两道菜:糖醋排骨、炝拌土豆丝。四瓶啤酒只喝了三瓶。剩的一瓶我拿回了旅店。

第二天应该是周日吧,我有事情的。于是早晨6点30,还没有来得及吃早餐,我们便乘坐早班车返回。

浓雾遮盖着山城。本来应该在小堡下车的。为了多陪你一会,我到了向阳山。

车消失在视线中,我伫立在雾里等车。很冷,我知道。很幸福,我更知道。

(二十二)

春天来了,春的气息里飘来花香,和煦的风里带来喜悦。

好的季节,好的时令。我却被丢在了烦恼中。

为单位办事,很顺利地完成了。下午到单位没有什么事情,这时恰好是中午休息。很自然地想到了她。电话打通,她刚吃过午饭。“我还饿着肚子呢!你下午忙吗?”她迟疑了一下,告诉我等一会!

我们在大街、商场逛了好久,已经2点多了。我实在饿急了,要求他请我吃饭。

她笑着问:“面条可以吗?”我故意惊讶地回答:“很好啊,我就喜欢吃面食了!”

她瞥了瞥嘴:“你吃饭不喝酒可以吗?我还不知道啊!”

“那,那我们就吃大餐,标准不要超过200元啊!”

“美的你!”她用指尖戳着我的额头说:“跟我走吧,一定让你满意的!”

过桥米线的滋味不错的,还有特色的小菜。我们喝着酒,随意地谈论着各自单位的事情。

记得有一次到报社,一个年长些的编辑在和她笑谈。看到我去了,很知趣地退了。于是我便提到了这个话题。

“那个老头很风趣啊,平时你们总闹吗?”我问。

“是啊,不仅总在一起疯闹,而且我还很喜欢他呢!”说到这里她脸红了一下,这个表情我很敏感的。她急忙变换腔调补充了一句:“我还很爱他呢,可爱他了呢!”

我没有回话,端起酒杯干了。

停顿了好久,我问:“你刚才怎么脸红了?”

她的脸色马上便得非常严肃:“红?什么时候红了?温度高不兴脸热啊?”

一连串的反问后她接着质疑:“你什么意思?我刚才说的话你当真了,那我明天就追求他去……”

坏了,捅了马蜂窝喽!一直也没有哄好。最后在失落中送她回家,她下了车连头都没回。

第二天,不知道发了多少信息,没有回复。打电话,她设置了拒绝接听。

就这样,三天没有了她的讯息。失魂落魄的我吃饭不香,夜晚失眠。

郁闷的我似乎要发疯……

(二十三)

老婆看出了我的心情变化,问我怎么了。我敷衍说没什么。老婆非常肯定地说:“你心里一定有事,你不愿意说我就不问了。”

的确有事啊,我的情绪烦躁的很。在单位同事和我开玩笑,我气愤地大声地对付他。

结果对方很奇怪地嘟囔:“他怎么喝酒了?”

心,飘忽忽。,没有了一点着落。

持续的情绪低落,饮食无序。同事说我瘦了。

同学过生日,邀请我参加。去了。玩,没有心情。喝,才喝了2瓶啤酒,到卫生间吐了。只能说身体不好,到卧室休息。

同学和他的朋友都没有少喝,把我喊醒打

麻将。

一圈麻将没打完,接到一个信息:你在哪?我想你了!我现在心情很不好:(

这无疑于从天而降的信息,用丘比特的箭射到我的心脏。我急忙把身后的人拉过来,100元一拍,“你玩!”和大家说有事情。箭一般飞奔下楼,打车。上了车才打电话询问她在哪。

飘逸的长发,还是那么秀美。含情的双眸,还是那么迷人。微翘的略带责备的嘴唇,还是那么甜润。半袖圆领的白毛衫,笔挺的蓝裤子,是那么协调。黑色的高跟皮鞋,把她的身材比例调配到最美。想拥抱你,想对你说些什么,想恨恨地“骂”你。结果什么也没有做到,只是傻傻地看着她。

你笑了,我也咧嘴附和了一笑。手拉手,我们一句话也没有。大街上很静,连公交车都没有一丝轰鸣……世界真美好!

那夜,本溪应该是沸腾的……

(二十四)

万家灯火的山城,车流穿梭。

柔情似火的月夜,促膝倾诉。

一帘幽梦的火热,秉烛夜谈。

三生情缘的约定,信誓旦旦。

百年好合的誓言,期待明天!

(二十五)

一年前,她突然辞退了报社的工作到安徽去了。

当我知道的时候,她已经是在安徽接电话呢!

这期间,她曾经几次回到本溪。今年的情人节,我们是在一起度过的。

辛酸的思念,别离的苦酒。不想勾起那段往事。

……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