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少妇躺在初恋怀里发生性关系

当时,林顺蹑手蹑脚地摸到了床上,想要用温存唤醒自己的老婆。因为明天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刚刚调任新单位,而且是第一天面对我的新同事。

我和林顺是8年的夫妻,之前的日子一直风平浪静。可是如今,我和林顺的感情出了问题。午夜12点,我们开始吵架。

当时,林顺蹑手蹑脚地摸到了床上,想要用温存唤醒自己的老婆。因为明天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刚刚调任新单位,而且是第一天面对我的新同事。我知道林顺当时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他就是希望他的缠绵能够带给我无边的柔情和动力。

可是,结果不是那样的,没等林顺近身,我已经冷冷地转过身去,还顺手丢了一个枕头过去,不偏不倚刚好砸在林顺的头上。原来兴致高昂的林顺,顿时火了,一把便把我从床上拎了起来,狠狠地问道:“你发的哪门子神经!”

是啊,我发的是哪门子神经?莫非真的只是因为小亦?

混乱中,床头柜上的玻璃像框和水杯光荣牺牲。混乱过后,林顺“咣”地一声摔门而去。拥抱我的,只剩一张空空的床。我突然想起和林顺刚结婚的日子,那时候,我蜷在林顺怀里说话的时光多么温暖。可是,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生活出了变故?莫非真的是因为小亦?

这是一套三居室的房子,是我和林顺用五年的积蓄买下来的,推开窗子,便可以看见浮华城市一派繁荣景象。林顺其实是一个喜欢静的人,不过我更喜欢身居闹市,然而,对于这一切,林顺从来只有顺从。他无数次地拥着我,他无数次地希望我能切身回应他对我这种知冷知热的爱,并希望这种爱能让我们携手白头。林顺说,他只爱我一个。我以为我也是的。可是,事隔14年,我又见到了小亦。

见到小亦的时候,正是我婚姻生活最寂寞的时候。林顺刚刚荣升为他们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无数个深夜,我一个人辗转难眠。对此,林顺觉得他愧疚于我,那么多温暖美好的时光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所以,他自作聪明地做着他的补偿。可是,林顺错了,因为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婚姻不仅仅只是性的缠绵。所以,每次看到林顺倒头心满意足地睡去,我的心里便隐隐地升腾起不满。虽然我知道我是那样深爱着躺在我身边的这个男人,我也知道忙于创意和策划的丈夫其实早已身心疲惫。可是,婚姻中,有多少伤感与爱无关。

说真的,我真的不知道小亦的再次出现是否早就有了预谋。

认识小亦的时候,我才刚刚18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因为自小面容娇丽,所以,刚刚考到这所文科学校时,身边便适时出现了不少的护花使者,可我只是喜欢暗暗思量小亦。

小亦是我们校文学社的社长,绝对的风头人物,长我两岁,我入校的时候,他即将毕业。

我承认我见到小亦第一眼的时候便爱上了他:细长的眼睛、忧郁的面容、干净的手指……是谁说过,这样的男人,天生便是女人的克星?可是,小亦并没有注意到我。对于他而言,我多么像一株背对着阳光生长的植物,远远的也有人观望,却不能得到阳光热烈的爱恋。

那是一个文学社联欢的晚上,许多人都醉了,尤其小亦。我把手伸向他,他将胳膊软软地搭在我的肩上,嘴里呵出的热气让我心旌动荡,我们彼此偎依着前行,直到他在校外的单身宿舍。

那一夜,我没有走。半夜酒醉醒来的小亦,看到了我,一伸手便把我拉进了怀里。

对于这段往事,我发誓我会永远把它封存在内心最深处。因为我明白,我和小亦只是一段过眼烟云的璀璨,没有任何可以挽留的理由。小亦应该也是这样想的,或许,他已经习惯了这样转瞬即逝的风花雪月。所以,第二天,当我们在去食堂的路上相遇时,就如同两个陌路人,连一个点头和微笑都吝啬地不愿意给对方。可谁知道,我内心里有多么疼痛,表面的坚强,不过是刻意掩饰不愿意随波逐流的张惶。我害怕因为对小亦的感觉,最终迷失了我自己。

小亦毕业后去了西北,给他送行回来的师姐连声感叹:那样一个地方,怎么能让小亦疯狂成那副模样啊,可惜了可惜了。

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过客一样,不过是欣赏了一出一个叫小亦的人生戏剧的一个片断,看者与戏无关。因为,天注定,我们是两种不同的人生。所以,当我一遇到林顺投来的灼热目光,心底便泛起斑斓的涟漪,并心甘情愿地走进他编织的情网里。

寂寞少妇瞒着老公躺在初恋怀里发生性关系

虽然如今和林顺的生活出现了一丁点的小问题,可是我从来没有再想起过那个叫小亦的人,我以为我真的把他忘在了记忆里,连同那一夜,被他拥入怀里的温暖。

一次偶遇,我和小亦相遇在一个大龄同学的婚礼上。他有些害羞地盯着我看,问:“

江楠,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小亦。”

我依稀从岁月的缝隙里找到了青春的模样。跟随小亦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那一天,我知道小亦其实过得不算很好,生活一直奔波,而妻子,也早早随了别人而去。小亦说他现在有些落寞,很想找一个人陪,于是,那个叫江楠的女子便总是跳出来,让他心生疼痛。小亦还说,他给不了我长久的幸福,但他可以给我短暂的快乐,一种关于缠绵的快乐。

我有些鄙夷,岁月怎么将那个不羁的男人变成如此的模样。可是,不知为什么,我拒绝不了他。

记得新婚那夜,林顺发现了我的秘密,一脸坏笑地问:“是不是年少时的单车事件。”我笑笑,不语,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正沉浸在新婚甜蜜中的林顺温柔地对我说:“没有关系,因为你是我的妻,我人生下半辈子全部的幸福。”

林顺就是这样,天生具有男子汉的大气,不管是对工作还是对爱情,他总能顾及到合作者的感受。所以,和林顺相处的每一天,我都有如沐春风的舒适。我一直把我们的婚姻形容成合作关系,既然是合伙人,那最重要的便是彼此的平等。恰恰是这一点,林顺给足了我。所以,不管我回家有多晚,他从不会追着我问是否发生了什么事。

这样的婚姻都会出问题,那一定是上帝打起了瞌睡。所以,我是真心地,毫无保留地

忘记了小亦。可是,人生能有几个第一次?

咖啡馆小亦无助的模样一直留在心里。对于小亦的突然出现,我没有对林顺提及任何一个字。其实没有必要提及,那是一个与他无关的人。他的妻,不是还好好地活在他铺陈的幸福婚姻里吗?

可是,小亦或许真是为了我才在上海停留。那一天,他从遥远的地方打来长途电话,说:“江楠,我想你,我要去看你,等我。”

这是多么危险的信号,可是……是的,小亦马上就要来上海,语气急切。

小亦还问我:“江楠,我去找你,你会陪我吗?”“会。”我说。“那晚上呢?”小亦语气更加急切。“会。”我还是没有犹豫地说。

后来,小亦真的就来了,一扫前一次阴霾的感觉,整个人似乎神采飞扬。

“江楠,我的第一本诗集就要出版了,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你知道我现在有多么快乐吗?江楠,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还没有等我回答,小亦突然安静下来,似乎是鼓足了勇气,低低地对我说:“江楠,让我抱抱你。”说着,对我张开双臂。

那是极尽雍容华贵的2011房,白色及地窗帘掩住所有的落寞。那一刻,我以为那个叫江楠的女人是属于小亦的。

小亦从背后整个环抱住我,温柔地说:“江楠,我想,我们做爱的感觉一定会十分美妙,是吗?”

林顺有多久没有这样对我说过了。我突然有些伤感。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坏女人,林顺对我那么好,我却还心存侥幸,渴盼寻找一份和承诺无关的温暖。

“我只想抱着你睡,可以吗?”小亦低低地对我说,语气中全是落寞。

我执意离去。一抬眼,便是小亦满脸的哀伤,“江楠,别走!”可是,林顺还在家里等我,那才是我的归途。我突然觉得我不能再作任何耽搁,2011是一个危险的地方,真的,危险到即将爆炸。

婚姻才是我最踏实的归宿

在楼底下,遇到又是加了一个夜班的林顺。他眉头一蹙,有些不快地问我:“一夜没有回?去哪了?一个女人家!”我挽住林顺的胳膊,打了一个呵欠,故意不满地说:“还不是那帮同学,累死我了,在卡拉OK里还非要唱到天亮。”林顺爱怜地摸摸我的头发,深深地印上一个吻说:“老婆,我心疼你,别熬出鱼尾纹啊。”

一切相安无事。我突然有些鄙夷自己,是谁说过,婚姻开始有了谎言,便到了危险的边缘。可是,我和林顺的感情危机有那么严重吗?

第二天,还是忍不住给小亦打了一个电话,可是,他人已经离开了上海。之后,整整一个月,没有他的任何消息。我在邮件里对小亦说:“小亦,我想你,给我回个电话吧。”可是,小亦还是没有消息。那一刻,我才明白,其实初恋的疼痛一直还在心底,这也是我这次为什么这样执着意欲出轨最初始的原因。

那天中午我收到了林顺的短信:“老婆,我们有多久没有出去走走了?我已经申请了年假,什么时候我们一起看看旅行社,你不是一直都想去澳洲吗?”

看完短信,我已是泪流满面。原来,婚姻才是我最踏实的归宿。而那所谓的爱情,不过是一场缠绵的游戏,还没开始,便已永远结束。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