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爱抚下,流出的液体打湿了一大片床单

我难以忘记那晚我倒在他的怀里的温暖即便是在他的爱抚下下面流出的液体打湿了一大片床单,但是我们都是快乐的,整个屋子都弥漫着体液的味道,灯光昏黄显得尤其暧昧……      他的自私让我很心痛,他为了不和我纠缠态深,还说自己已经结婚,这样的理由让我深陷痛苦中,而他却自私的享受着我对他的崇拜。他最后的话让我清醒,让我在爱情的傻子有了意识,我逐渐回到了自己的生活,避开和他有关的一切,将这个男人在我的记忆中彻底删除…      想南山的时候才喝咖啡,就喝蓝山,舌尖上萦绕的淡淡苦涩,常常让我想起那最后一季的影子情人。   原以为爱情可以淹没一切,其实不是。爱情是喝蓝山时,咖啡厅里的那架老式脚踏风琴,总有些很伤感的怀念,残存在那些忧伤的黑白琴键里……      和南山相识在一场婚礼上,我随前男友洪峰一同前往。洪峰是一个标准的好男人,是我父亲的学生。从我父亲收他做了研究生的那一天起,他就成了父母默认的准女婿。等我意识到的时候,一切似乎都已经成了定局。我不知道什么叫爱情,只知道洪峰对我特别地好,甚至比父母都要纵容我,但越是这样,我越是找不到爱的激情。      婚礼上,从小优越的生活让我学不会在一大群人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我在这场喧闹中有些无所适从。      终于,洪峰有空来问问我是否需要一杯茶,我仰起头看他,大声说:不要茶,我想要咖啡,要蓝山!这种要求对任性的我而言很平常,但在那一刻却很不合时宜,屋子里所有的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仿佛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洪峰的脸唰地一下红了,我的任性让他丢了面子。一时间,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难堪的局面。一个男人从门后闪了出来,他冲着我不屑地笑着说:要我吗?后来,我才知道他叫南山。   婚礼后,洪峰轻声地责备我,我无所谓地拂袖而去。路间,在一家咖啡厅的玻璃窗外,我看到南山正一个人坐在里面独饮。我就站在窗外怔怔地盯着他,看他小心地将一杯咖啡送到鼻子前细细地闻着,却始终没有喝。他做得很专心,好像是在做秀。南山似乎等到咖啡的香气散尽了,才从鼻尖依依不舍地放下,眼里已是雾蒙蒙一片,嘴角却还挂了那一副不屑的笑意。      回家后,我已经记不清南山的模样了,但他嘴角那一抹不屑的笑容却夜复一夜地出现在我梦里,我想,我是爱上了这个喜欢闻咖啡香的叫南山的男人。      我对洪峰提出分手,父亲为此对我大发脾气,我却早已认定了自己的心之所属,一味地沉浸在暗恋的喜悦中。我独自去了那家咖啡厅,希望能在那儿再次见到南山。      遗憾的是,我并没有见到南山,可我一点儿也不气馁,南山越是让我无法触及,我越是虔诚地向往。我开始经常性地光顾这间咖啡厅,终于在一个周末的黄昏,我等到了南山。

  他直直走向窗边的位置,向侍应生叫了一杯蓝山咖啡,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我的耳边一直回荡着。我抬起头看着他,这是我第一次看清他的模样,他很俊朗,有些偏瘦,大概是因为瘦的缘故吧,眼睛显得特别大,非常清澈。在灯光的照耀下,黑色的眼睛成了深蓝,一闪一闪的,直让我深陷下去。      由于我看他的样子太直白了,他终于注意到了我。他扬了扬眉毛,眼睛里在说:怎么了?我径直走到他面前坐下,手里还不忘握着那杯蓝山咖啡。      “我要过你,蓝山,还记得吗?”      “哦!”他记起来了,嘴角不屑地笑了笑。   “喜欢喝蓝山吗?”他盯着我手中的蓝山咖啡问道。      “蓝山是用来闻的。”我端起咖啡送到鼻子前。他听到我这句话的时候,身子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好像被吓了一跳,虽然他的脸上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      我意识到我的这句话已经打动了他,接着说下去:我喜欢巴西山度士的厚,也喜欢特级哥伦比亚的回味,但我最爱蓝山的香,不要去喝它,只是深享其香便已足矣,若是喝了,品其中之味倒是让人有些失望,反而是美中不足了。      南山浅浅地笑了,嘴角还隐隐地现了一个酒窝,在这个深幽的咖啡厅里,他的笑容仿佛一颗流星在夏天的夜空中闪耀着光芒飞驰而过。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发自内心的笑容,像是一个天真的孩子,我激动地握住了他冰冷的手。      我和南山开始频频约会,总相聚在一片弥漫的咖啡香中。我们谈论优雅的古典乐,谈论深妙的古文学,还有我们共同钟爱的咖啡文化。南山是个非常优秀的男人,对很多事情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他的一言一行让我深深倾倒,我对自己说,他就是我今生等待的最爱。   然而,最美的东西总是消逝得最快,就在我欣喜地感谢着爱神的眷顾时,南山却告诉了我一个非常不幸的事实:他是一个已婚的男人!也就是说,我是在向另一个女人乞讨爱情。      我被南山的坦白打击得不知所措,脑子里仿佛电闪雷鸣般暂时和世界隔绝,生活和我开了一个大玩笑。      理智让我开始刻意地回避南山,还有蓝山。每天上班下班,两点一线,甚至还再次接纳了被父亲说服而来的洪峰。我还是喝咖啡,只是再也不会寻觅蓝山的醇香。可尽管如此,每天的午夜时分,我仍然会被记忆中蓝山的醇香惊醒,还有南山嘴角那一抹不屑的笑意。      许是南山注定是我生命中避不开的缘分吧,我的辗转反侧、犹豫徘徊终还是敌不过刻入骨髓的思念,我终于还是又去了那家咖啡厅。老板已经认识我了,他告诉我南山每天晚上都来,而且总是点两杯蓝山咖啡,“他是在等你吧?!”老板笑着问。我的心一下子被纠结到一起,撕心裂肺地痛到不能自已,我真怨恨自己竟然让南山独自一人等候了那么久。在那片包围着我的咖啡香里,我知道,我已经选择了对爱妥协。   晚上南山如期而至,看到坐在临窗的位置上的我,他的嘴角绽出了笑容,虽然还是带着一点不屑,我却相信他是愉悦的,因为我看到他的眼睛里也偷偷地藏了笑意。虽然只隔了数日,但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我的眼里仍然聚满了泪水,如果可能,我真希望能存时间入瓶,将他的笑容永远保存。侍应生端来了两杯蓝山咖啡,迷人的咖啡香,在我们的面前弥漫着,一点一点扩散开来。      我们再没提及南山已婚的事情,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我知道已经不一样了,虽然我们仍像当初一样继续交往,但我会很自觉地回避在公众场所和南山露面,回避在不适当的时间给南山电话,我已经心甘情愿地蜷缩在第三者的身份里。咖啡豆磨出的香味像麻醉剂,让我在浓浓的咖啡香里迷失了自己。      尽管我将一切隐瞒得很小心,但洪峰还是发现了在我的生活中有另一个男人。他没有生气,只是搂着我痛心地说,虽然我们之间没有爱情,但他只愿我能幸福,他愿意像哥哥一样存在于我的生活中。洪峰低声地问我那个男人是谁,对我好不好。他的话像一把钥匙,打开了我心底里深锁已久的痛楚。和南山在一起的日子里,虽然我从来不说,但不完整的爱情像刀子一样无时无刻不在心底里刻下伤口。泪水决堤而出,我哭着倒在洪峰怀里,告诉他我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是南山。   “南山?他并没有结婚呀!”洪峰一脸的惊讶,他告诉我,南山并没有结婚。他确实曾一度筹办婚事,可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新娘不告而别,婚礼并没有如期举行。虽然后来他也交过一些女朋友,但并没有再谈及婚嫁。      在电话里,南山对我的质疑只是久久地沉默,最后,他约我到他家去。我来到了这个我从来无缘进入的家——南山的家。家里大大小小地摆满了另一个女人的照片,他告诉我,这就是他的妻子。      “可你们并没有结婚!”我愤怒地打断他的话。      “虽然我们并没有注册,可是在我的心中,已经没有人可以替代她的位置。她曾经对我说过,蓝山咖啡深蕴着醇香,她只愿闻着,却不愿去品尝,因为品了其味就会损了其香。你很像她,也这样对待蓝山咖啡,所以,我才和你交往。”南山说得淡淡地,好像在说着别人的事情。      我的目光越过南山,远远地望着沉向远处建筑物后面的斜阳,最后的一缕余辉泛出如血的色彩。南山的话让我第一次从爱情的盲目迷恋中清醒过来,原来,自己所爱的竟是一个如此自私的人,明明是不愿意对爱情负责,游戏人生,却还在用这样苍白的借口来粉饰自己的爱情。其实,南山就是一杯蓝山,只能远远地闻着它的醇香,却不能品尝它的味道,因为它的芳香之后藏的满是失望。

     我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真实世界,开始试着把南山从我的记忆中删除,虽然奶精和糖的芳香有时还会让我想要自甘堕落,但每每这时,我就会喝一杯蓝山咖啡,和着咖啡香一口一口地喝下去,让那种不够醇、不够厚的失望在心底里一直一直扩散开来,直到暂时忘记南山。      曾听人说过,这世上有一种花,一开放就意味着凋谢,我想,蓝山,也是一样,一入口,就会失望。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