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浴中心小姐用肉体接客偿还债务的

  我提着一袋水果赶到医院的时候,正好看到吕哥在给66号削苹果,病床上的66号散落着头发,虚弱的她脸上没有什么血色,我第一次看到没有化妆的66号,除去了胭脂水粉的她安静的躺在床上一口一口吃着吕哥递来的苹果,就像普通的热恋的小姑娘一样满脸洋溢着幸福。   我本不想打扰他们,就静静的站在门口,却被66号看到了。她冲吕哥歪了歪嘴,吕哥一回头看到了我,立刻又转了过去。   我傻愣愣的提着口袋走到66号的床前,她对了我笑了笑,说:“来啦?”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说:“好些了吗??”   “好多了,没什么大事,死不了的!哈哈!”66号出来好几年了,说话之间充满了江湖气息。   “对不起。。。。”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抚她的情绪,只能说出了自己最想说的一句话。   “没事,其实都怪我自己。。。。”66号 摆了摆手,轻轻的说:“吕哥,你们出去聊聊吧,我想睡觉了。。”   “没什么好聊的,你快走吧。。”吕哥头也不回的对我说。   “快出去啦,你在旁边我睡不着,快快快。”说罢,她居然想起身推走吕哥。吕哥犟不过她,只好站起身来,看都没看我,就往病房外面走去,我急忙丢下水果跟在了后面。。   医院里面有一个很大的花园,花园里面长长的走廊里稀稀拉拉的坐着一席病人,吕哥点着烟,慢慢的在前面走着,我则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两人都是一阵沉默。。   “对不起。。。”过了许久,吕哥小声的说了一句话。听到这句,我差点眼泪都要落下来,急忙走到他前面,说:“吕哥,是我不小心,明知道有问题还安排66号的。。”   “别叫她66号了,她叫菲儿。”吕哥打断了。   “哦。。好名字。”菲儿,多么动听的名字,拥有这个名字的女孩,应该跟66号一样,活泼可爱中又带有一些小性感的吧。   “菲儿跟我说了,是她硬让你不告诉我,带她上钟的。。”吕哥诚恳的看着我,眼里充满了歉意。“是我的错。。。我太计较。。。”   “吕哥。。。”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其实,从33号走的那一天起,我才算是彻底明白,为什么你那天在会所门口对我说,不能爱她,只能恨她。。。其实,你也是一样的吧。。”   吕哥点点头,苦涩的笑了笑。“爱得再深也不会有结果的,要不然就是一定会经历一场劫难,就像昨天那样。”   “万幸,好事多磨。你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的结局吗?”   “但愿是吧。。”吕哥长长的叹了口气。   “有什么打算??”   “我被撵走了,菲儿也不干了。她存了些钱,我也还有一些,可能要做些小生意吧,我也不知道。。”   “还在成都吗??”   “不知道。。”吕哥摇了摇头,“或许不在这里了吧,待在成都就容易想起往事,离开这里去一个新的地方,或许对我们要好一些。我们这些人,本就是没有根的漂泊着,哪里都可以安家。”吕哥努力的挤出了一个笑容。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祝福,亦或是不舍。或许从此吕哥也会跟33号一样,去一个崭新的地方,开始一段周围人都不知道他们过去的生活,从此再也不与过去的一切产生联系,甚至是我这样容易勾起回忆的故人。吕哥站在花园的走廊上,仰头看着天上漂浮的云朵,或许在想象着自己跟它们一样的命运。   许久,他才回过头,看着我说:“你回去吧。菲儿明天就出院了,我们也就走了。转告小李,我就不去跟她道别了,帮我照顾好她,她真的太可怜了。”说罢,拍了拍我的肩膀,看着我的眼睛郑重的说了句:“保重。。。。”   然后转过身,头也不会的大步往病房走去,只留下我独自一人,强忍着眼泪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这是一场离别,还是永远的再见。当时的我,真的很害怕去思考这个问题,吕哥每一个远去的步伐,都切换着我脑子里从一开始的相遇到昨天发生的那些事情的记忆片断。   “干不干?干就去换衣服。”吕哥抱着一套西装,不耐烦的看着落魄的一个找不到工作的我。   “小吴,来给这个哥开个会员。”吕哥一边对我挤着眼睛,一边悄悄指着对那胖子大声的说。   “很多事情,没有办法的。”满脸泪水的吕哥,站在楼道里教会我活下去的代价。   。。。。。。。。。。   还有很多,很多。。。我努力的回忆着,生怕永别之后许久不见,自己会忘掉这些生命中本应该无法抹去的画面,一直想,一直想,一直都再也看不见吕哥的背影。。。   口述情感讲到这里,本应该结束了,因为我真的不想再提起小李。但是讲口述情感,最好还是有始有终,没有一个完整的结局,不能称之为一个完整的口述情感。  吕哥走了以后,小李的状况更差了,经常看到她,要么就是红着眼睛在角落里发呆,要么就是丢了魂魄一样的在走廊上行走。她后来只跟我说过一句完整的话,“吕哥还会回来吗?她说过会带我重新回到阳光下的。”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答案。我只能安慰的说:“会的!一定会的!”可惜小李似乎看出了我眼神里的犹豫和欺骗,只是轻轻的说了句:“哦。。。”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我也无法取代吕哥在她心中的位置。我只能一天又一天,一次又一次的往她的上钟表上贴着图标,恨不得一口气就贴够她需要偿还的次数。   终于,难熬的日子还是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了。当我经过一遍又一遍仔细的确认以后,按下小李第286个上钟表以后,我兴奋的跑到休息室,一把拽住小李,激动的说:“够了。够了。所有的钱!终于全够了!”   小李冰没有我想象中的激动和喜悦,只是小声的回答了一句,“哦。”然后又自言自语的说:“那就好,确实够了。”说完,又默默转身孤零零的回到了休息室。   第二天上午,还在沉睡中的我被一阵尖叫吵醒,我急忙从床上爬起来冲出宿舍,这才发现走廊里面已经挤满了人,想到小李昨晚的冷漠反应,我突然觉得脊梁一阵发麻,一种不祥的预感再次涌上了我的心头。   我推开走廊里围观的人,直奔发生尖叫声的房间走去。就是那个平时基本不接客的豪华包房。推开门口的人,映入眼帘的画面让我永生难忘。   昏暗暧昧的包房里的圆形大床上,小李闭着眼睛安静的躺在那里,摇曳的水晶灯光不停的扫过,似乎是在安抚着她的身体。清洁阿姨的尖叫,以及周围的人发出的嘈杂,都没有能把她从梦中唤醒,她换下了上班时的那些暴露的短裙,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就像刚来会所上班做前台的装束一样。苍白的脸上,既没有微笑,也没有痛苦,只是一副安详的表情,仿佛已经完成了她来到这个世界上做需要完成的一切任何以后的那种平静。   我想要尖叫,却长着嘴巴完全发不出任何声音,想要痛苦,却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我拉扯着头发,挣扎的在套房里四处乱跑,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只是双手慌乱的在空中胡乱的挥舞,我挣扎,我要想呼救,我想要叫醒她。却发现自己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一个贫穷的家庭,10多万的巨额外债,100多个夜晚,200多个她从不认识的男人睡在她的旁边。她只是一个20岁的小女孩,却承受着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折磨,从事着她自己最不齿的工作。她说过,够了。真的够了。确实也够了,这个世界对她的折磨,真的是已经够了。   她最后留给这个世界的,只有手边那张纸条上短短的一句话。   “但愿有重生,能让我做回干净的自己”   会所死了人,这样的事情自然是瞒不住了,曾经和小李一起在这个套房度过那个罪恶夜晚的张队,带着一大帮JC把会所里里外外的翻了个底朝天。老王也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会所也是开不下去了,别说张队保不住他,就算是能保住,这里上班的小姐和经理,也都是完全没了心思。就在小李出事后不一会儿,已经有很多意识到这里完了的小姐们提着小包跑了,那些常常来这里光顾的熟客,还没走到会所就看到门外挺着的一排警车,吓得连会员卡余额都不敢来索要。   没有任何领导的宣布和安排,大家各自收拾着自己的行李,小姐们相互询问下家的情况,经理们打着寒暄留着彼此的联系方式。老王火急火燎的来回奔走在会所和JC局之间,安静的培训室里,东北大姐一个人孤零零的看着眼前那一排排空荡荡的座椅。   我看着会所里面忙碌的人群,突然想回到小李最后睡过的那间套房,我轻轻的推开门,小李当然已经不在那里。我打开了屋里的灯,飘摇的灯光扫走了房间里的黑暗,我一步又一步慢慢的走着,试图重复着那一晚小李的每一个脚印。希望自己能最后一次感受这个女孩承受的磨难,小李很细心,她在躺下之前,把床上每一个褶皱都清理的干干净净,我摸了摸床,仿佛还能感受到她没有完全消失的体温。看了看洗澡间的花洒,想象着她是怎样用混着眼泪的水流,冲洗着她再也没有觉得干净过的身体。   突然,我想起了一件事情,边起身走到窗前,一伸手,用尽全力的扯掉了挂在上面的窗帘,顿时,刺眼夺目的瞬间洒满了整个房间,仿佛要把会所里面所有的阴霾清扫的干干净净,我看着床上小李睡过的那一个痕迹,此刻也在阳关的照耀下一览无遗,洁白的床单就像小李纯洁的内心一样白皙,干净。   她说过,她希望这辈子还能再看一次阳光,吕哥说过,让我好好的照顾小李。对不起,我真的没用,我唯一能做的,只是扯下这个窗帘,让阳光重新回到这个肮脏阴暗见不得光的区域。   我在窗户那里待了很久,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再见了。”然后走出房间下了楼,再快步的走出了会所,一回头,没有开启的霓虹灯招牌上,那依旧清晰的四个大字仍然挂在那里。我只是轻轻的看了一眼,就这样头也不回的孤零零的离去,正如我孤零零的穿着那件很久没有换洗过的衣服孤零零的来一样。只不过比起那时,心头只多了许多的纠结和痛心。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