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猛到让我震颤 全身在高潮中颤抖着

我抓住她的手放在我的小弟弟上,她知趣的握住,轻轻的抚摸套弄。她显出爱恋的样子,温柔地吻着我的胸口,一阵阵的刺激让我的欲望之火越燃越烈。我开始疯狂的进攻她的身体,她在我超强的功夫下,不断高潮。在她第三次高潮时我也忍不住输精管的脉动,强烈的喷射将她送上了无比的快乐颠峰。同时热烫的精液使她全身在高潮中颤抖着,嘴里已经发不出声音,只有粗重的喘息······       我散漫的性格使我从来不参加朋友公司入股的董事会,只有年终的分配董事会我才会出席。      这天参加完朋友开的一家中介公司的年终分配会和另一个董事说着话走出会议室,正准备去董事长穆辉的办公室办有关的手续,走到门口就见穆辉正在训斥他的秘书,听了几句才知道他的秘书在办公桌上打盹,在大家的劝说下穆辉警告她再发生就让她走人。   这是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女子,看年龄大约二十四、五岁,身高有一米七左右,长得不算精品,但也很漂亮,一头披肩的长发,一身得体的职业套裙,胸前鼓起两团高耸的曲线。此时低着头,不停地认错,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一下动了心,走过去对她说:“你叫什么?”“对不起,请叫我马建玲。”她抬头看看我,想必也知道我董事的身份,尊敬的回答。      “去冲杯咖啡喝,提提神。”说完便随其他人进了穆辉的办公室,手续很快就办完了。我的帐户里又多了六位数的进帐,大家又聊了一会就彼此分手,干自己的事去了。      晚上和中学同学加死党的李建国和徐新建一起在一家海鲜馆吃了饭,从饭店出来,三人都没事,徐新建说:“走吧,到我那里坐一会。”三人各开各的车。      将车停在徐新建开的夜总会后面的停车场,三人走进最好的vip包房,坐下之后徐新建说:“你们先坐,我去安排一下,阿白你先狼嗥一会,这两天来了几个不错的,我去看看到了没有。”说完走出了包房。   徐新建的父亲是该市的公安局长,他开的这家夜总会我可是大股东。当初徐新建把想法告诉我,只是资金问题,我知道他搞这一行有他父亲的关系一定不会有事,便投入了二百万,让他搞成俱乐部性质的高档会所。因此他对我很感激,虽然每年的利润一般,但对我来说就有了玩女人的好地方。      他这里从开始就不允许客人和小姐在这里发生关系,谈的合意就带走,这一则既安全又少了很多麻烦,二则来此消费的都是些腰里有钱或是有身份的人,到目前这里也不过只有十几个固定的会员。      我才唱了两首,李建国大叫受不了时,门开了徐新建带进来六、七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可又不俗气的女人,我扫了一眼,令我心中一跳,那个苗条的身影不是上午才见的马建玲吗?她也看到了我,吃惊之下转身就要走,我冲徐新建一指她,徐新建不由说:“玲玲你干什么,进去坐下。”她转过身看看我,显得很为难又很害怕的样子,无奈的走过来坐在我身边。   徐新建又留下一个女人后说:“你们先坐,我那边来了个朋友,出去应酬一下。”说完离开了。      我不再理会李建国,因为此时大家都干自己的事。我问马建玲:“这就是你白天打盹的原因吧?”她害怕的说:“白老板,求求你千万不要告诉穆老板。”      “告诉我为什么要做这个,你在公司的收入应该不少的,怎么还来这里,晚上不睡,第二天你不瞌睡才怪,”我严厉的说。“我是才出来的,只因最近有点事,手头有点紧,没办法。”她焦急的回答我。      “什么事?告诉我,你不想失去工作吧?”我为了达到淫虐她的目的,威胁着说。“不!白老板,我……求求你千万不要解雇我,你要我作甚么都行,千万不要解雇我。”她担心害怕的说,眼睛里已经开始流出泪水。

     “你老实告诉我怎么回事,不然你就会失去工作。”我不放过她。      “我赌钱输了,借了点高利贷,限期不还他们会要我的命。”她开始哭泣。   “你借了多少?”我不由动了帮她的念头。“我将积蓄输光了,又借了十万也输了。”她哭的像个泪人,使得李建国俩人直往这边看,我冲他们挥挥手说:“你怎么会一下输了这么多,为什么到那种地方去。”      “我丈夫经常去外地的工程工地,我一个人无聊便和朋友去了几次,起先只是玩玩,后来就收不住了,他回来知道了我就完了。”马建玲有点泣不成声了。      “行了别哭了,我想办法帮帮你。”正说着徐新建和他的相好,夜总会的女领班走了进来,一见我们的样子便说:“阿白你把玲玲怎么了,你个大色狼她这才第二天,你别太难为她。”“就是,白哥你可别欺负玲玲。”徐新建那漂亮年轻的女领班柔柔说。      “哪有啊?你们问她吧。”我委屈的说。      马建玲马上说:“老板,不关白老板的事,是我自己不好。”完了就把事情的经过一说,听完徐新建就问:“是不是宏都的蔡卫东?”我一听其实我早就想到了。我在宏都也有玩过,那里的设备有手脚,表面是一个打牌玩麻将的娱乐会所,其实是一个地下赌场。为了能有效的控制马建玲,我忙向徐新建使眼色,死党就是死党一下就明白了。   得到马建玲肯定的回答后,徐新建说:“你先别急,柔柔在这里陪陪玲玲,好好招待李兄,我和阿白去想想办法,”我和徐新建出来后上了车直奔宏都。      到了那里徐新建和蔡卫东本来就熟,况且徐新建父亲的关系,蔡卫东爽快的将欠条给了徐新建,他将欠条递给我说:“阿白,蔡老板够意思吧?”我明白场面上的事,便说:“蔡老板明天晚上六点,银都鲍翅馆一定要来啊,”“哈哈,白兄客气了,其实你直接来就行了,不用把徐哥叫来,好的明天一定去。”      出来在车上我对徐新建说:“谢谢你了!”“你我还客气,不过我还是要说你,你怎么了,原来的浪子性格变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现在怎么会花这么大的代价?”他不解的说。      “大概是年龄关系吧。”我自嘲的说,看看他不以为意的样子接着说:“过一段时间让你见识一下,浪子还是浪子,这个马建玲有一种做性奴的潜质,我要把她变成人尽可夫的淫奴。”   徐新建看着路头都不动的说:“你可真够狠的,她有老公的,你不怕他找你么?”“怕甚么,不过是女人偷情,再者说有你呢,而且我不会强迫她,只是让她自愿而已,难道你没有和柔柔玩过sm,那她手腕上的手铐伤痕是哪来的?”      “你这家伙真是属狼的,好吧,你我都有此好,我也不瞒你,我在城郊有个场所,你可以去哪里,大部分东西和设备都有,”很快到了夜总会,我们走进包房,马建玲立刻站起来,期待的看着我们。      徐新建没有说话直接坐在了柔柔的身边,我招手示意马建玲跟我走,然后和他们打招呼先走了。到了停车场上了车我问:“你要不要回家取点洗漱用品,我想这几天你就不要上班了,公司那里我和穆总说怎么样?”她看着我:“你不嫌弃我吗?我一身的麻烦。”她有点哀怨的说。      “嫌弃你就不会要你,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的。”我安慰她。“如果我丈夫知道了一定会打死我,就算不打死我也会不要我了。”她心中害怕,用恐惧的眼神看着我说。   “他经常打你吗?”我有点同情又有点酸酸的问。“也不是,就是每次喝了酒,怀疑我对他不忠而打我,可我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他,白老板我陪你做什么都可以,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不然我就完了。”她又开始哭泣。      “怕甚么,他知道也没什么,你这么漂亮,我给你介绍更好的,行了,再哭我就不管了,要不要拿东西?”我有点不耐烦了。对杜文英我可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杜文英的故事见拙作《四十岁的处女》)我带马建玲取了东西,顺便在二十四小时的小超市买了些食品,两人来到我的住处。

  第二章      进了房间我对马建玲说:“你先去洗个澡,想喝点什么?”      马建玲有点担心和哀怨的,心里大概还在想着欠钱的事,一边往卧室走,一边说:“什么都行,你这里有什么可选的?”      我随她进了卧室,从半柜子为女人准备的睡裙里取出一件淡绿色的,递给她说:“喝咖啡吧,行吗?”   “好的。”她说完看着我,我明白她的意思,便走出来一边泡咖啡,一边想着她洗澡的样子,将一粒西班牙乌蝇放入她的咖啡里。      我脱了衣服,穿着一条短裤看着电视里的体育节目,正感无聊的等待时间好长时,卧室传来了她的声音:“白老板我洗好了。”      我端着咖啡走进去:“你先喝着,我去冲一下。”说完,在她红润的脸上吻了一下。      每天都洗澡,所以很快就洗完了出来,腰里围着一条浴巾,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上了床靠在靠背上,她主动地依偎了过来。      我放下酒杯,拿过她的那张欠条,一边递给她说:“玲玲,这是那张欠条,你的事已经给你办好了,接下来就要看你怎么待我了。”      马建玲打开确认了欠条之后,显得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主动吻了我一下说:      “谢谢你了白老板,我会好好……”她一下羞得说不下去了。   “怎么样?好好的什么?”我一下搂住她光滑白嫩的胳膊。      “我会好好的把自己给你。”她羞涩而又像是下了决心般的说。      “以后叫我哥哥,我要你答应我随叫随到,而且我要你做我的性奴,当然只在床上。”我用不容她反抗的眼神看着她。      她听了我的话,显得有点意外和惊慌,但还是认命的说:“只要哥哥不讨厌我,我一定听你的,只是我不想他知道,哥哥,只要他不在,玲玲就是你的,哥哥你要我吧。”      我看着她由于春药烧红的脸,显得那么的妩媚,我搂着她让她的脸躺在我的胸口,她的脸火热柔软细滑,我抚摸着她裸露的胳膊,另一支手在她的头上轻轻的抚弄说:“你只要听我的,我当然会对你好的,但是若不听话,我可会惩罚你的,我会打你的屁股。”   “嗯!”她被我的话刺激得扭动了一下,我抓住她的手放在我的那物件上,她知趣的握住,轻轻的抚摸套弄。“好大,哥哥你好健壮。”她显出爱恋的样子,温柔地吻着我的胸口,一阵阵的刺激让我的欲望之火越燃越烈。我开始疯狂的进攻她的身体,她在我超强的功夫下,不断高潮。在她第三次高潮时我也忍不住输精管的脉动,强烈的喷射将她送上了无比的快乐颠峰。同时热烫的精液使她全身在高潮中颤抖着,嘴里已经发不出声音,只有粗重的喘息,本能的调节着大脑缺氧的生理现象,然后像死鱼一样瘫在那里。

  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十点多了,马建玲还在周公在梦的睡着,脸上露出高潮后满足的微笑,盖在腋下的被子,露出了一个丰满高耸的乳房,显出诱人的样子,一条出水鲜藕般的手臂,奶油色的肌肤在阳光下显出一片金色的绒毛,由于胳膊夹紧而造成的腋窝前后突出了两团长形的肉团,令我产生了在上面咬一口的欲望。   我轻轻的揭开她身上的被子,她扭动了一下,继续着半醒半梦的姿态,我不知她是否在装睡。我就侧身看着她侧卧的样子,一只手曲起来在头侧的枕边,另一支手伸张出纤细修长的手指放在身前的床上,两个丰满的乳房由于侧卧向床上微微的坠着,使得两乳之间产生了一条样子很怪的乳沟。      两条并拢的双腿弯曲着,看不出臃肉的白嫩大腿散发着令人冲动的气息,苗条的腰身使得胯部成了侧卧的最高点,两团不显肥胖的臀肉,使得神秘的股沟更加深邃。小腹上一个显眼的黑色三角,使男人都会发挥想象去感觉下面的性道会是什么样子。      我笑着抽出手,将手指上她的体液和我昨晚留下的精液伸到她的面前,她羞红了脸,嗔怪着我坏,脸上确却是幸福的样子。      女人的矜持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听了我的话,她一下变得清醒了,立刻羞耻心使她的脸变得绯红,迅速的起身,难为情的一手捂住自己的骚处,一手抓住我湿湿的手指一撸,扭动着白嫩丰硕的屁股冲进了卫生间。   我看着她性感的屁股,不由冲动的下了床,轻轻地打开卫生间的门,就见她低着头,看着手上的体液和精液,同时传来小便冲出阴唇发出的“哧、哧”声和水冲击便器的声音,我靠在门边欣赏着她坐在便器上的曲线,不由拿她和杜文英比较起来,她没有杜文英白皙,气质也差了许多,只是身材比杜文英略瘦,可能是身高的原因。

     第四章      吃饭时我一下想起了在银都鲍翅馆订的座位,看看表让她放下东西穿衣服,她吃惊的看我的样子,心中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多问。我从家里的一个小保险柜里取出十万块钱放在手包里,一边往外走她才问我:“哥哥什么事?”我一边走一边告诉她请蔡卫东吃饭的事,但没有提还钱的事,我之所以要把钱还给他,一是钱的数目不小,二是为了省去以后的麻烦,而且我不想欠他人情。      到了银都进入包厢,看看表,时间还有一会,便拉过马建玲,看看她经过刚才的紧张,她无边的情欲有所缓解,我便伸出手隔着衣服揉弄她丰满的乳房,一边说:“一会不论我们说什么你都不要出声,只需打过招呼就行了。”说着,带位小姐敲门,徐新建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柔柔,一见面,徐新建就说:“阿白你太不够意思了,一天都不开手机,打家里也没有人,你们在干什么?”   马建玲听了他的话,羞得低下头,脸色变得嫣红,我知道她是想到自己身上的装束,泡在自己淫水中的下身不由令她感到羞愧难当,不好意思的看看柔柔,低下头不敢直视二人。柔柔还不放过她说:“哟,玲玲和白哥一夜就变成害羞的大姑娘了,白哥你怎么欺负玲玲了,她连话都不敢说了。”      马建玲被说的只好抬起头,但还是不敢直视只是说:“哪有啊,你别取笑我了。”徐新建和柔柔笑着坐下,我正准备点菜,蔡卫东和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走了进来,我一看,不由和徐新建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个女人我们都认识,是一家规模不小的练歌厅“金喉量贩”的女老板,一个见了就想吐的主。      寒暄过后,菜上来了,我端起一杯红酒,说:“蔡老板,谢谢你!我代玲玲敬你。”      蔡卫东倒是没什么,站了起来,那个女人显出一脸的不满意,两眼盯着马建玲说:“白老板真是护花使者啊。”      我心中有点不快,没有理她,和蔡卫东干了之后坐下拿过手包,说:“蔡老板的心意我和玲玲领了,但大家都是生意人,我想钱还是要还的。”说着,将十万块钱推到了蔡卫东的面前。我的举动使徐新建和马建玲都很吃惊,徐新建是认为没有必要,而马建玲没有想到我为她还债,昨天她一定认为我们得到那张欠条就没事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得到的。   “白老板,你看你这是干什么,昨天我们都说好了的,徐兄也在这,你快收回去,不然,以后在道上的兄弟会骂我的。”蔡卫东还是清醒的,他明白,不要这钱以后有什么事求徐会好办很多,当然拿了也没什么,只是将来一旦有麻烦就不好开口了。      “蔡老板,亲兄弟明算帐,你就收下吧,我想利息就不算了怎么样?”徐新建很快就明白了我的用意,也帮腔的说。      “老蔡,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就收下吧,你又不是开银行的,况且白老板怜香惜玉,也该有所表……”      那个女人作出女主人的样子,但还没有说完,就让蔡卫东堵住了,说:“住嘴,你别在这里胡说,徐兄、白兄都是朋友,我拿了这钱会让人骂的,白兄,就算兄弟送你和玲玲的喜钱。”      “哈哈,蔡老板、汪老板说得对,你我都明白个中的事情,大家既然是朋友我也就把话说明了,汪老板损失了一棵摇钱树,我怎么也该补偿一下。”我一说完,在场的人都一下愣住了。马建玲抬头看看我,我笑着将刚才蔡卫东推过来的钱推了回去。   我一开始带钱来只是为了省去以后的麻烦,还没有想到别的,当我见到金喉的女老板汪素云时,猛地意识到我带钱来是对的。蔡卫东和汪素云是联手套这些良家妇女,等马建玲还不上钱时,汪素云就会出现,让她去金喉做卖淫女,以马建玲的条件,应该会很吸引客人的。      正在大家都不知该如何时,菜上来了,我忙打破沉寂,招呼大家吃菜,众人各怀心事的吃着美味,想必嘴里不会有味。      蔡卫东不时地用眼睛看汪素云,他心中明白,汪素云的金喉开到头了,但他还想挽回,看吃得差不多了,他端起酒杯说:“徐兄、白兄,实在是对不起,小汪不太会说话,我替她向白兄和马小姐道歉,自罚一杯,望两位海涵。”说完一口喝光了。      汪素云心中不明白,正想说话,蔡卫东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出声,同时示意徐新建那边,当她看到徐新建铁青的脸时,一下明白了蔡卫东的意思。      “徐哥,你看我这嘴,我是在和小马妹妹开玩笑的,谁知说错了话,我道歉!”汪素云毕竟在场面上混迹有些时日,个中的道理还是明白的,因此收起贪婪之心,说着软话。   “蔡老板,真没有想到我徐某今天开眼了,钱你收下,阿白说得对,大家都是生意人,至于其它的事我就不多说了,我今天有点累了,要不是阿白,我是不会来的,我就先告辞了。”说完,给我一个眼色。      我便说:“那好吧,今天就到这里,我知道蔡老板今天没有尽兴,改日我再补上,蔡老板我们后会有期。”说完,拉着还没回过味的马建玲走了出来。      身后的门还没有关上,就听“啪”的一声耳光,接着是蔡卫东的声音:“你他妈就知道钱,你的金喉准备关门吧!”      我和徐新建相视一笑,结帐走出了银都鲍翅馆,各自道别上了车,马建玲才说话:“哥哥这让我怎么谢你,我一辈子都还不清欠你的。”      我看了她一眼,一下搂住她疼爱的说:“你明白了。”      “明白了一些,不全明白,总之,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哥哥我一辈子都是你的女人,不论将来你怎么对我,我都愿意做你的女人,愿意伺候你,等他回来我就离婚。”她已经哭得满脸都是泪水。      “好了,别哭了,我并不要你离婚,我不愿有人拴着我,告诉你吧,你若真被卖到金喉去,你就完了,那里可不像徐总的夜总会,金喉的卖淫女是没有选择权的,什么样的客人都要接,那里的小姐很惨,所以,我不愿意将来他们会再找你。”我怜惜的吻着她脸上的泪水,她紧紧的靠在我的怀里,大概是后怕使得她浑身发抖,泪水不停的流出来。   回到住处,她已经好多了,脱光了衣服看着我,撒娇的说:“哥哥,让玲玲去洗澡吧?”      我看着她娇媚的样子说:“不想陪哥哥坐一会?”她毫不犹豫地走过来坐在我身边,当我揉搓着她丰满的乳房是,她主动的解开我的裤子,掏出已经勃起的阳具一下含在嘴里。我用手按了按她充溢淫水的骚处,手感软呼呼的,我将她的一条腿放在沙发靠背上,用手拍打着包着一包淫水的裆部,由于强烈的震动,使她的情欲更加高涨,她激烈的扭动身子哼叫着。      我有点怜惜的看看她,拉起她进了卫生间,我吻了她一下,双手用力地揉着她被我揉搓发红的丰满的乳房,她无力的靠在我身上,任我在她身上抚弄。就这样我们尝试遍了所有的姿势,简直爽到无法用言语形容!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身边没有人,看看天色,强烈的阳光射进房间,我坐了起来,她围着一条浴巾从卫生间出来,见我醒了说:“哥哥你醒了,让玲玲帮你洗澡吧?”      我睡眼迷离的看着她,觉得幸福极了······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