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最爱你,却也最爱不起你

  在所有人都看好的时候,我们分开,天南海北各留一头。   你说,我们败给时间,你等不了我。   旧时,我无言以对。   彼时,在失去你的两年后,我终于可以回答你——   让我们败得不是时间,而是我的幼稚和自以为是,不是你等不了我,而是那时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追上你。   可是这个答案终是不能告诉你。   “韩琳,祝你新婚快乐,永远幸福。”   这是我最后的话。   1   国庆之后,大志来成都找我。   阴雨绵绵,他一身黑色风衣,风尘仆仆,立在机场前,像旧电影里的许文强,满脸沧桑。   他的眼眶通红,“老周,你有酒吗?老子要喝酒,好多好多的酒。”   我将他带回我的小旅馆,拿二锅头和花生招待他。   三杯酒下肚,他问:“老周,你还写东西吗?”   “偶尔。”   “认识你这么多年,总算觉得你活得像一个人了。”   敢情他大学四年一直是跟狗过得?   他连忙解释道:“那几年你写东西,张口闭口都是梦想,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的,让我感觉你特不真实……”   我知道,他想说的是,不切实际。   “现在看着你,心里可算踏实多了。”   他心里踏实了,可是我横听竖听都感觉是在讽刺我。   “你当年要是有现在一半踏实,韩琳也不能跟你散。”他喝得满脸通红。   “我草你妈。”我拿筷子指着他,“你心里不舒服,非要给老子添一把堵是吧?”   “没有,没有。”他连连摆手,“我就是实话实说,你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不出去工作,就靠女人养着,满口理想主义,不是我打击你,你写得东西真的没法看,再写十年,你也成不了韩寒。”   “……”   我有些犹豫,到底还要不要继续收留他。   “不过,你们分开也怪我,当时韩琳跟汤月诉苦,要不是我多两句嘴,你们也不能散。”   我瞳孔一怔,“你说什么了?”   他拍着我的手背:“我就说她长得又不丑,工作又好,就算找不到富二代,找个有车有房也没问题,干什么非要守着一个吃软饭的家伙。”   当年,他的多说两句,散了我和韩琳。   如今,他的多说两句,让他失去了最后的落脚地——   我将他赶出小旅馆,关上了门。   2   任他在屋外哭天喊地,我点燃一支烟,坐在屋里纹丝不动。   空旷的街道上,他将门拍得砰砰作响,“老周,现在我不也遭报应了吗?丢了媳妇,连工作也没了。”   我一听也是,又将他放了进来。   做回饭桌,他喝了一口酒,“但还是比你强。”   我将烟熄灭,“大志,喝了这杯酒就回去吧,别联系了。”   他仿若未闻,拽着我的手哭了起来,“老周,当年韩琳离开你情有可原,但是汤月为什么还会离开我啊?”   什么叫情有可原?在他眼里,我得差成什么样?可是看他哭得跟条狗似得,心狠如我,也不忍心赶他走。   我情不自禁想起想起我和韩琳的第一次见面,那是在大志和汤月确定关系的一个月之后,我们起哄让大志请客,大志心一横,“行,我让汤月把她们寝室的妹子也叫上。”   正合一群色狼心意,顿时欢呼声一片。   现在想起来,当初我就是在寝室喝自来水都不该吃这顿饭。   因为我就是在这场饭局遇上韩琳。   她个子不高,相貌普通,却满身匪气,一上桌,就喊了两箱啤酒,“我今天失恋,你们别管。”   然后,伶仃大醉,趴在桌上说胡话。   大志赶着带汤月去开房,其他人等着泡其他妹子,其他妹子也等着让其他人泡,于是,她归我管。   常言道,百无一用是书生。   我一米七七的个子,体重不足一百二十斤,背着她走一步,能摇三下。   第五步的时候,我把她摇地上了。   灯火辉煌的街头,她坐在街上,“拉我起来。”   我伸手扶她,她整个身子挂着我,“小哥啊,你长得挺眼熟啊。”   “一个学校能不熟?”   “不不不,长得很像我下一任男朋友啊。”   然后垫脚在我嘴上亲了一下。   从此,我的大学时代除了大志浓郁的脚臭味,还有飘着酒香的吻。     3   那时,所有人都不看好我们,大志说:“韩琳那长相,配上不你。”   汤月说:“韩琳就是拿你当过渡期,别太认真。”   可我和韩琳还是在一块了,我欣赏她雷厉风行,一身匪气,她说,我性格沉稳,压得住她。   我一度认为她这句话是一语双关,别有深意。   这三年我们基本没有吵过架,我嘴贱,她也不差,汤月和大志说:“你们真是瘸子遇上瞎子,天生一对。”   我俩沾沾自喜,当作褒奖。   大学毕业之后,汤月和大志选择北上,我和韩琳选择南下。   那时候,我俩窝在小胡同的四合院里,厨房厕所都是公用的,兜里揣着父母补贴的三千块钱。   我们躺在床上,望着高高的房梁,幻想未来的日子。   她说:“以后,我们生两个孩子还是一个?”   我说:“只要是你生的,都行。”   她靠在我怀里大笑。   我们都相信,日子会越来越好。   然而,职场上的尔虞我诈,同事们之间的勾心斗角,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这里没有肝胆相照的朋友,没有不厌其烦教育你的老师,只有将你随口一句话翻译成一百个意思散播出去的同事,只有变一个脸色,都能让你揣测半天的老板。   这和我理想中的日子相差甚远,于是,我选择辞职,窝在家里,梦想着用我的文字成为百万富翁,最后,我成为了一位网络作家,成为千万码字工的一员。   现实总于梦想背道而驰。   没有人看我的书,每个月辛辛苦苦写几十万字,却只能靠几百块的全勤度日。   我越来越穷,而性格开朗的韩琳,在职场越混越好,不到一年,月薪已经过了五千。   她从来没有抱怨过,可是我的性子却越来越暴躁,她坐着是错,站着是错,回来是错,不回来更是错,甚至连呼吸都能是错。   我疑神疑鬼,老是问她,“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她总说没有,而我从来不信。   终于,在一个深夜,我在巷口看见一辆白色的小轿车送她回来。   我说:“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想找有钱的,早点说!这顶绿帽子老子不戴!”   她最终爆发:“我他妈要是图钱,最开始就不会选择你!可是,这些年,你到底做什么了?你要追梦,我支持你!你有情绪,我忍!可是,我加班到现在,你不闻不问就算了,还怪同事送我?你不爱我就直说!找什么借口呢?”   “对!我他妈就是不爱你了!就是烦了!”   “姓周的!你他妈再说一句!”   “韩琳!我不爱你了!看着你就烦!”   她踩着三厘米的高跟鞋转身就走,我在屋里骂:“你走!有脾气一辈子都别回来!我求你一句!我不是男人!”   后来,她说,她就坐在四合院门口,但凡我有一点儿追她的意思,出门就能看见她。   可是整整一夜,她靠着柱子都睡着了,都没有等到我。   她那时候一定很难过,因为,时隔多年,提起这件事,她的眼睛依旧一片通红。   4   大志听完之后,一拍大腿,“你俩分开,还是怪你,怪不得我。”   我将酒一饮而尽。   少顷,我们两个人都沉默了。   良久,大志突然笑了,“你知道汤月为什么跟我分手吗?我那么努力工作,就想养着她,不让她在外面受委屈!后来,她想拥有自己的房子,我就去找公司借首付!她想要的,我全都给她,可是她居然跟我说她家里人给她在当地的银行找好了关系,就等着她回去。”   “我由着她,因为我这边离职手续多,时间长,就让她先回去,结果呢?等我把房子卖了,什么都准备好了,她居然不跟我了。”大志气得浑身发抖,“什么耽误我,一堆屁话,结果最后,她说她前不久认识一个公务员,稳定,前途光明,而我,辞了工作,没了房子,一无所有!我草她大爷!”   如果往前推几年,我定然会和大志一样破口大骂。   此时,我只是平静地掏出一根烟递给他。   “大志,你给的,真的是她想要的吗?”   大志的手一颤,“我知道她在怨我,工作忙,陪不了她,可是我能怎么办?不工作,我拿什么养她?”   “或许她并不想让人养她,只是想让人陪着她。”   大志拳头握紧,不知想到什么,酒一杯又一杯,最后,他趴在桌上睡着了。   我站起身,坐在门外抽烟,飘着雨的夜晚,冷得刺骨,想起在四合院门口最后抱着韩琳那个夜晚,她像一个孩子缩在我怀里,脸上还有着未干的泪痕。   我说:“傻姑娘,我爱你啊,可我爱不起你啊。”   可那时候的我,是一个比你更手忙脚乱的孩子,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事情,非要用最壮烈的方式去解决。   后来,韩琳离开了,大概心灰意冷。   我再没有打听过她的消息,身边也有了别的人,她们有得和我睡,有得不跟我睡,有得聊理想,有得聊生活的苦楚。   就是没有人跟我谈未来。   那时候,我才幡然醒悟,再也不会有人对我说,你要追梦,我支持你。   让我们败得也不是时间,而是我的幼稚和自以为是,不是你等不了我,而是那时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追上你。   明知自己一无所有,却不曾想过要如何改变现状。   一个男人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穷得那么理所当然。   我不再写文,在父母、朋友借了钱,开了现在这家小旅馆,韩琳,在失去你的两年,我终于长大了。   却为时已晚,晚到只能看着你身旁的别人,说一声——   “韩琳,祝你新婚快乐,永远幸福。”   我感觉此时眼睛里有东西掉下来,可想起这个月的贷款还没着落,哪有资格哭?赶紧擦了擦眼泪。   婚宴的最后,她拿酒敬我,“如果时光倒退,那天,你会不会出来追我?”   我没有回答她。   因为这个假设没有任何意义。   在我最幼稚的年纪,遇上最好的她。   在我可以扛起风雨的时候,她已经嫁给别人。   而我所有的成长,却又都是因为失去她。   我端起酒杯回敬她,一饮而尽。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