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至深的五个亲情口述情感

  【口述情感一】未上锁的门   有一个苏格兰小女孩,因厌倦了枯燥的家庭生活和父母的管制,离开了家,一心想做世界名人。   可离家不久,她在经历多次挫折后日渐沉沦,开始出卖肉体。许多年后,她的父亲死了,母亲也老了,可她依然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这期间,母女从未联系过。一天,母亲听说了女儿的下落,就开始不辞辛苦地到处寻找。每到一个收容所,她都哀求把一副画像贴在那里——画上是一位面带微笑、满头白发的母亲,下面有一行手写的字:“我仍然爱着你……快回家!”   几个月后的一天,女孩懒洋洋地晃进一家收容所,排队等着一份免费午餐。她心不在焉地四处观望,在目光扫过告示栏的瞬间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那会是我的母亲吗?”她上前观看,不错,那就是母亲!她站在母亲的画像前,泣不成声……   于是,她不顾一切地向家奔去。当她赶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站在门口,她迟疑了一下,该不该进去?终于她敲响了门,奇怪!门自己开了,怎么没锁?!不好!一定有贼闯进去了。她急忙冲进卧室,却发现母亲正在安详地睡觉。她摇醒把母亲:“是我!是我!女儿回来了!”   母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擦干眼泪,果真是女儿。娘儿俩紧紧抱在一起,女儿问:“门怎么没有锁?我还以为有贼闯了进来。”   母亲柔柔地说:“自打你离家后,这扇门就再也没有上锁。”   【口述情感二】雪地上的血迹   冬季的一天,喜爱运动的母女俩相伴去滑雪。   她们在雪地上嬉戏欢闹,把都市的繁芜全抛到了脑后。她们时而在山坡盘旋,时而冲向山顶,最惬意的是从顶向下的冲刺,腾空而起,飘然落下。她们在忘我的欢快中。全然不知死神已悄然逼近他们。   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大的闷响,可怕的雪崩发生了。所幸的是,她们距雪崩发生地较远。望着被松软的雪填平的山坡,母亲马上意识到事态严重,紧紧抱着惊恐万分的女儿。   夜幕渐渐降临,死亡一步一步向他们走来。母亲显示了异常的冷静和果断,因为她知道,虽然山下会采取积极的措施,但黑暗会给营救工作带来极大的困难。这样,她们很有可能要在山上熬过整个夜晚。她们不敢合眼,担心睡过去了就再也不会醒来。   营救的飞机不止一次的从他们上方飞过,探照灯一次次扫过他们。她们竭力呼喊,但她们身穿的银灰色羽绒服,使她们错过了被营救的机会。   黎明的曙光升起,挣扎了一夜的母女俩终于盼来天亮。可她们的体能已消耗到生命的边缘。飞机又一次掠过,还是没有发现她们……飞机飞过一次又一次,终于发现雪地上有一道醒目的红色印迹。这红色的印迹,火焰般地跳动着生命的希望。当营救队员来到母女面前的时候,大家都惊呆了:穿着两件羽绒服的女儿已经奄奄一息,而在她身边不远处,母亲已经死亡——鲜血凝固在手指的母亲,是一种竭力向女儿方向爬动的姿势!   那跳动的火焰,是母亲用鲜血和生命点燃的。这就是母亲!在灾难来临的时候,母亲一直安慰着自己的女儿;当需要付出的时候,母亲毫不犹豫地献出了一切。正是这位伟大的母亲,把自己的羽绒服加在女儿身上,护住了女儿的生命;正是这位伟大的母亲,毅然割破自己的手指,用鲜血为救援的飞机划出一道着陆的地标线。     【口述情感三】温暖的棉被   她一出生就被亲生父母丢弃。一个四十多岁的穷光棍男人将她捡回家。   男人給她起名叫“丫丫”。丫丫5岁的时候,他将自己好一点的衣服改了给她穿。丫丫7岁了,该念书了。他开始帮人做更多的活计为丫丫准备学费。一年后,他把丫丫送进了小学。丫丫的成绩果然很好,班主任“丫丫”不像个名字,就给她起名叫王水仙。   他计划着把女儿送进镇上的中学。为了给她挣够上初中的钱,男人开始砍柴烧炭。不幸的是,他在砍柴的时候摔了一跤,在家里躺了3个多月,最后腿也跛了。这3个月里,水仙放了学就回家给父亲做饭吃,劈柴、洗衣服。那时,她才11岁,艰辛的生活和贫寒的家境令她过早地成熟起来。   第二年,她考上了初中。学习成绩仍然不错。怕她冷,父亲把家里仅有的两床被子都背到她学校。同寝室的女孩盖的被子是新的,被面也很漂亮。只有她的被子很破旧也很土气。她既担心父亲受冻,又宁愿自己冻死也不想拿出这两床奇丑的被子。但夜里实在是冷,她把被子偷偷拿出来盖上,然后躲在里面默默流泪……   一天,父亲忽然来到学校,他身后跟了一对激动的夫妻,说是水仙的亲生父母。那对夫妇要给她养父两万元钱,但被他拒绝了。养父对水仙说:“他们家条件好,你跟他们走,以后还可以上大学……”   从此,她成了一个富裕家庭千金,名字也改成“李楚楚”。她的房间摆着钢琴和电脑,房间还连着一个小阳台;她有了一张属于自己的床,床上铺着崭新而漂亮的被子和床单。她被送到了市里最好的学校,平时把父母给她的零用钱攒了起来。她惦记着已经改了称呼的“王叔叔”,惦记着他在冬天有没有一床保暖的被子。   她每到放假就回去看望“王叔叔”,每一次回去,都会轰动整个村子。走的时候,他总是会送她到村口。   父母告诉她,他们是在没有结婚的时候生下了她,不得已丢到了乡下的桥边。很多年后两人结婚了,却一直不能再怀孕了。父母对她是否亲生从来没有怀疑过。直到一天父母带她去注射疫苗,查肝炎抗体的时候,顺便查了一下她的血型。结果表明她根本不可能是他们的孩子。渐渐地,夫妻俩对她明显地冷淡起来。   她开始想念养父。虽然家里穷,但他从来没有嫌弃过自己。   一天,她忽然昏倒在地。被老师送到医院后,父母匆匆赶来。她脑袋里面长了瘤,需要做开颅手术。   父母动了把她送回去的念头。他们没有告诉她,只是默默地将她载到村子里,找到了她的养父。。   养父什么话也没说,就把她拉进了屋子。他拉着她的手,眼泪就叭叭地淌下来:“闺女,你不是他们的伢,他们不要你,爹带你去看病!”   从此,她又开始叫男人“爹”。爹带着她看病,医生说医疗费用至少要30000元。这无异于一个天文数字啊!走投无路,他决定去找那对夫妇——当初他们曾那样执意地要塞给他两万元。但是他们的回答是:“如果我们肯给钱,何必还把她送还给你?”   他不肯妥协,日夜坐在那对夫妇门前,对过往的每一个人讲述水仙的命运。为了救女儿的命,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最终,夫妇俩无可奈何地抛下两万元给他。   加上他的积蓄和乡亲们的帮助,他勉强支付了医药费。由于是良性肿瘤,手术做得很成功。他接女儿回去的时候,村子里放起了鞭炮。   他的背更驼了,腿也更跛了。可她开始相信,养父是世上最伟岸的男人。因为他给了她其他人都不曾给予的,她曾经以为并不那么重要的,像那两床被子一样卑贱微薄,却足以温暖一生的爱。   【口述情感四】神秘的耳朵   一天清晨,一个婴儿在美国纽约市一家医院里呱呱坠地。   她移开被布,看见了婴儿的小脸,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原来这个婴儿生来便没有耳朵。   他的父亲给他取名叫杰米。一段时间过后,杰米的父母很庆幸地发现孩子的听力没有什么障碍。杰米并没有意识到与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在父母的关爱下,他度过了快乐无忧的童年。   杰米7岁的时候走进了校门。有一天,杰米哽咽着向妈妈说出了在学校里的遭遇:“一个男孩,一个大孩子……管我叫畸形人!”妈妈叹息着搂紧了杰米,她知道这孩子今后的人生将会遭遇连续不断的打击。   杰米渐渐地长大了,因为没有耳朵,越发显得与众不同。同学们都很喜欢他,要不是因为相貌缺陷,他也许会当上班长呢。并且在文学和音乐方面,他也表现出了非凡的天赋。   “为什么我没有耳朵呢?”杰米经常问妈妈。妈妈安慰道:“不然的话,你会和别的孩子分不清的呀!”   终于有一天,杰米明白了自已实际上是残疾人。他感到自卑,再也不愿去学校了,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孤僻,甚至不敢走出家门。父母为此感到十分苦恼。   杰米的父亲来到医院。“如果能得到一双耳朵的话,我相信我可以给他做移植手术。”医生非常肯定地告诉杰米的父亲。可是到哪里去找一双耳朵呢?有谁肯为一个孩子作出如此巨大的牺牲呢?而且做这个手术也需要一大笔费用。   有一天,爸爸对杰米说:“孩子,你要去医院做个手术。妈妈和我已经找到了为你捐献耳朵的人,不过捐献人的身份是保密的。”   移植手术非常成功,杰米终于有了一双耳朵。他高兴极了,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他又重新回到了学校,他的各项潜能不断地开花结果,迅速成长,成功接踵而至。大学毕业后,他结婚了,并且如愿以偿进入了外交官。工作在富丽堂皇的政府大楼里,出入觥筹交错的外交场合,回到家里有娇美贤淑的妻子相伴,杰米幸福之际常举手抚摸着耳朵,他真想当面好好感谢那位神秘的捐献人,正是因为这双耳朵,重新给了他生活的勇气和信心,他才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   “我必须得知道!”他急切地催问着爸爸,“是谁给了我如此慷慨的捐助?”   “孩子,根据约定你不可以知道……至少现在还不行。”   岁月静静地流过。虽然他也私下里进行了长时间的调查,但仍然没能找到这位神秘的捐献人。然而,揭示谜底的那一天终于到来了。那是杰米一生中经历的可能最黑暗的一天。他和爸爸一起站在妈妈的遗体跟前。慢慢地,轻轻地,爸爸向前伸出一只手,撩开妈妈那浓密、灰白的头发……他惊讶地发现安卧在那里的妈妈居然没有耳朵,他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我终于知道了妈妈为什么说她很高兴自已永远都不用剪头发。”早已泪流满面的杰米对爸爸低语道,“没有人觉得妈妈不如从前美丽,是吗?”   【口述情感五】母亲的呼唤   口述情感发生在豫南光山。口述情感的主人公是母子两人,母亲没有名字,儿子叫大木。   那天,大木犯下重罪被抓起来的时候,他终于后悔地哭起来——他不是为自己哭,而是为他的母亲哭。守寡的母亲就他这么一个儿子,自己坐了牢,谁来照料母亲谁来?   母亲没有哭,只是在大木真的要被带走的时候,突然“扑通”一声给警察们跪下,堵在了门口。   但大木还是被带走了。大木被塞进警车的一刹那,还回头哭嚷着:“妈——你没有儿子了!”这喊声像鞭子一样抽打着母亲的心。   大木被带走后,母亲就去看守所看大木,可母亲每次都看不到。   在看守所的大门外,母亲对看守所的警察说,我想看看我的儿子大木。警察说,现在还不能看。母亲说,那啥时候能看呢?警察说,再等些时候。母亲就围着看守所的高墙打转转,泪水在看守所的高墙外湿了一地。结果不到三天,母亲的眼睛就哭瞎了。而这一切大木都不知道。   瞎了眼的母亲每天仍然坚持在看守所的高墙外摸索着打转,甚至连天黑了都不晓得。后来,有人对她说,在看守所放风的时候,爬上看守所旁边的小山坡,就可以看见大木了。她信以为真。   母亲终于找到了那个小山坡。刚爬上山坡,她就感觉到山坡下有很多人。   母亲坚信儿子大木就在里面。她在山坡下摸索了一块平整的地方坐好,就激动得开始一边哭一边喊:“儿子你在哪儿?妈来看你了!”   母亲就这样一遍一遍地喊着。就在她流不出泪喊不出声的时候,突然从山坡下传来声音。大木跪在人群中,拼命地磕着头,并撕心裂肺地喊着,不停地叫着:“娘——!”原来,在山坡下放风的大木真的发现了母亲。   母亲一听到大木的声音,就颤抖着站了起来,喊得更勤。   母子呼应的场面,高墙内所有在场的囚犯历历在目,也让他们的心灵在震撼中悔恨。   就这样,日复一日,母亲都准时地在大木放风的时候坐在山坡上,大木也准时在山坡下举着手臂对着山坡不停地挥着喊着。大木不知道母亲根本看不见他的挥手,母亲也不知道山坡下的人,哪一个会是她的儿子大木。   大木在看守所被羁押了一年后,就要被执行枪决了。临赴刑场那天,大木哭着对同监舍的人说:“我妈妈每天都要到对面的小山坡上呼唤我的名字,我走后请你们请替我回应一声给我的妈妈……”大木未说完便泣不成声了。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母亲又要到山坡上看大木。许多人都劝母亲不要去了,可母亲坚持要去,说大木还等着她呢,说见不到她大木会难过的,说听不到她的声音大木会难熬的。   雨越下越大。等母亲艰难地爬上山坡的时候,她的衣服鞋子全湿透了,浑身都水淋淋的,可母亲却无比高兴。她整理好雨披,就坐在山坡上开始无限怜爱地喊着儿子的名字。   母亲的呼唤在空旷的山坡上回旋着……风一直刮,雨一直下。此刻,尽管母亲看不到,山坡下已有几十名服刑犯齐刷刷地跪在雨中……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