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要幸福

  天微雨,你在篮球场上狂奔着,留着刘海的你此时此刻显示出你平常没有的固执与狂傲。   那天,我刚路过篮球场回宿舍,看到你在雨中狂奔的傲气,心底一颤,下雨天怎么打得了篮球?而你却依然在那固执地投着篮。   也不知我在那里站了多久,身上因为下雨没打伞的关系而湿了一大半,我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站在何处。   “银枫。”   一个声音在我左边响起。   我别过头去,看到一个清秀的少年打着伞在那里。同样是留着刘海的头发,但他的眼睛好黑,好亮,就像天使。虽然他没有你的狂傲,但他的高贵的气质和从心底散发开来的那种寂寞很让人心疼。   “银枫,不要打了,这样你会生病的。”   他的声音很好听,犹如钢琴乐一样,淡淡的却挤满了温柔。   “没关系,你先回去。”   你依然不理会他的话,在球场上使了劲的投着篮,好像篮框就是你的敌人似的。   他转身,直朝宿舍走,寂寞慢慢地侵蚀他。你停止手中的动作,回过头去,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忧伤,那丝忧伤有我读不懂的语言。   从此,我习惯每天在篮球场上寻找你的影子,习惯每天下午站在远些地方,看着你在球场狂奔的身影。然后又看到他坐在旁边为你喝彩。   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靠近你,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对你产生这种感觉,但是我知道,这是我们的缘份,是缘份让我认识了你。   再一次,我靠近了你,站在球场边缘静静地看你打篮球。尽管你没有发现我的存在,尽管这种安静的喜欢不会长久,但是我并不奢望长久,我只希望能在这一刻看到你。   他是个很乖巧的男孩,修长的手指在你打完篮球时给你递水、递毛巾。曾经我以为你们是同性,后来我才听说你们俩是兄弟,一个叫银枫,一个叫晨风。我第一次为我这样荒唐的想法感到可笑。   两个都是“枫(风)”,一个是枫叶的枫,一个是清风的风,两种是截然不同的物质,虽然我不明白他们父母为什么要取这两个名字。但是我想,他们父母取这两个名字的时候,一定藏着些定义吧。   晨风是学钢琴的,每天他那修长的手指在黑白键上游动着。淡淡的忧伤便从他的琴中蔓延开来,到最后化成花瓣飘落下来。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用花瓣来形容他的琴声,也许是当花瓣离开花朵的时候,也是带着这种淡淡的忧伤吧。   我喜欢雨,喜欢在下雨天来回行走于欧式风格的校园中,感觉我穿过了你,也穿过了他。我喜欢独自一个人漫步在微暗的校园里,想着你、我、他的世界。   朋友多次劝我放弃这种念头,可我不想,我不想就这样把他们从我的生活中剔除,也不想让自己的生活就这样画上一个句号。   偶然的一次机会,拉近了你我的距离,同时也拉近了我和他的距离。   那天,天下着大雨,你和他站在学校中厅安静的侯着,而我就站在你们旁边,手中捏着一把伞,在脑子里犹豫着。最终,我选择走向了你们。     “你们没打伞吗?”   声音很低,但感觉脸上却热辣辣的。   “嗯。”   你没有回过头来,只是他轻微回过头来,浅浅一笑。   “给,这把伞先借你们,但要帮我保管好。”   “不用了。”   你短暂的回答让我犹如跌入万丈深渊般难受。而他,却保持着脸上的笑容。   “没关系,我…班里还有一把。”   我快速走过去,把伞放在你手里,然后转过身,朝高二级的教室走去。   朋友说我这样下去只会让自己伤痕累累。   是嘛?真会这样吗?我不晓得,我只知道我习惯有你的日子。   一次,我去逛街,在市场上看到一双很好看的护腕,黑色的,上面还绣有“李宁”的标牌。我想你是打篮球的,应该需要一双吧。所以当时我并没有像太多就决定买下那双黑色护腕,当那双护腕真正在我的手里之后,我的心情却是异常的欣喜若狂。   但我始终没勇气把它送给你,护腕依然被我藏在抽屉里,心中始终牵挂着。   也许是朋友真看不过眼了,硬拖着我直奔篮球场,来到你身旁。心跳声越来越快,好像整个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一样;呼吸声也越来越急促,犹如空气缺氧一样。   我朋友告诉你说,我有话要对你讲。   但你却不理会,转过身,拿起你最爱的篮球,继续投着篮。   我拖开我的朋友,把护腕轻放在你的水瓶底下然后压住,上面还留有一张我曾想了好久才写出来的纸条:我希望你在打球时能够带上这双护腕,因为里面有我对你的祝福,尽管你从来没有发现过我存在,尽管你刻意忽视,但我不在乎,我只希望你幸福。   晚上站在班上的窗台边,清风很凉,朦胧的夜色尽在眼中,远处的霓虹灯有秩序地闪烁着。   “我希望你能够为我保留一只护腕。”   眼光突然被一只黑色手腕吸引住,这不正是…   我惊讶地别过头去,你神奇般的出现在我的眼前。   “可以吗?”   “可以…”   呆愣了片刻,我才回过神来,接过你手中的那只护腕,你手心很冰,让我不禁地打了一个寒颤。   “你的手…”   我再次呆愣着看着你,却始终说不出接下来的话,而你却毫不在意转过身,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这么走了。渐行渐远的背影却深深的映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承认当时的我除了有些惊愕,心里还有些兴奋,毕竟我们又靠近了一点点,那么一点点。   之后的每天,我都会准时在篮球场边缘看你打篮球,虽然你不曾看我一眼,但我还是很开心,因为至少这样,我能感觉出有种暧昧的情愫正在我们之间缠绕着,并连绵不断。   但我真的想不起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为你递水、递毛巾,只记得有一天,晨风来找过我,说想拉近你我的距离,便把这个唯一靠近你的机会让给了我。我当时特别兴奋,毕竟这是我认识你之后最梦寐以求的事,而你也并不排斥我这样,我也因为你的不排斥而有了无尽的幻想,甚至我还会偷偷地想,某一天你站在我面前跟我说,我喜欢你,那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   可事实并非这样,你看向晨风的眼神还是那么令人心疼,我这才知道,我并没有走进你的世界,而是始终徘徊在那道门前,看着你独自一人慢慢地被悲伤吞噬,然后暗自神伤。   或许是我太过于贪婪了,一直以来,我总是那么轻易地忽视了另一个人的存在,那个始终带着天使般笑容的男孩晨风,他就像消失了一般,不曾出现过。   也许是因为愧疚,也许是因为其他原因,我不得不趁着你喝水的空余时间,问你,他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我的关系。   你听了,只是沉默地看我一会,然后转身,继续打篮球。而我的心却像是被什么划了一刀,狠狠的痛,无法呼吸。   为什么站在你面前,我总像是个局外人一样。无论自己怎么努力,怎么靠近,最后还是一样被你拒绝在外。或许是因为是赌气吧,又或许是因为心底某处突然间涌出了我无法抗拒的愤怒吧,我转身就跑,我想就这样跑下去,继续无止尽的跑下去,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觉得痛,更不会觉得累。   在那之后,我再也没去那个让我留恋到疯狂的篮球场了,而是更喜欢一个人躺在草地上,听着伤心的歌,放空自己。朋友说,我这样就好像是一个失恋的少女,而我觉得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朋友还说,银枫已经有好一阵没来篮球场了,就好像忽然间人间蒸发了一样。听了这个消息,我原本的安定的心却又开始慌乱了,是不是以后再也看不到他打篮球的模样了?   夜很美,唯独空荡荡的篮球场是那么的让人心慌,我闭上眼,过去的片段犹如被某个人手滑按了重播键一样,不断的在脑海里倒播着。   银枫,你到底在那里?   瞬时,眼泪忽然从眼角滑落,最终,自己还是逃不过自己的那颗心。   “谢谢你,”一个很好听的声音忽然从我后面响起。   “银枫…”我快速的转过身,正好对上了那双天使般的眼睛,记得那时他好像笑了,而且他还跟我说了声谢谢,可是…当我晃过神来时,银枫却早已离开了我的视线,多日不见,他好像憔悴了许多。   真的犹如朋友所说的一样,银枫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篮球场上再也没有那个让我留恋的身影了。   也许是思念吧,我第一次踏进了音乐室。   晨风坐在钢琴前,修长的手指在黑白键上来回游弋着,一首忧伤美妙的曲子便散发开来,我像是着了魔般,久久伫立在那不动,可是眼泪总是那么轻易地夺眶而出。   晨风好像是能够感知到我的存在一样,手指停止弹奏,回过头来,天使般的笑容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呵,我现在连我自己都弄不明白,为何老是用天使来形容他们兄弟俩。   晨风告诉我说,“银枫是他哥,但他从来都不喜欢叫他哥,银枫也是。”他的笑容里隐藏着我解不了的忧伤。   “你知道嘛,昨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自己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没有痛苦,没有悲伤,更没有别离,只有永远的快乐…”他修长的手指再次轻轻跃起,那首忧伤的曲子再次蔓延开来,而我能做的还是只能静静地聆听着。然而他脸上的那丝丝笑容逐渐失去了颜色,忧伤更是贪婪的占据着他整个人。   我不知道他说的这个梦意味着些什么,但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的那份痛楚正慢慢地吞噬着他。   我走上前,试着安慰着他,然而脑里的思绪有些凌乱,断断续续的语言却只能含在嘴里,那一刻,我真的有点恨自己,总是那么自以为是。   “不管怎样,那都只是一个梦。”   他没有理会,轻轻地挣开我放在他肩膀上的手,继续弹奏着那首忧伤的曲子。   “你知道嘛,这是我编的曲子。”晨风漫不经心的说着。“可惜我没时间给它附上歌词了。”   我不知道晨风嘴里所说的“没有时间”是属于哪种意思,可是慌乱的心,绞痛的胸口却又不得不外最坏的方面想。   眼泪更是无所忌惮的涌出来,我无力的靠着白色的墙壁顺延下来瘫坐在冰冷的地上。   难道我们就没有更好结局了嘛?   “啊…”放肆的哭声、忧伤的琴声杂交错乱的占据着整个音乐室。   “对不起,哥…”晨风忽然停止弹奏,转身看向门边憔悴的身影。   我泪眼朦胧地瘫坐在那,别过头去,闭上疲惫的双眼。这谁能想象,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番画面?   许久,你才慢慢地靠近我们,脸上也只剩下两行泪痕。你直接忽视了我的存在,直走到钢琴旁,手指胡乱的在琴键上乱按,发出一阵阵难听的乐音,像是在发泄你心中愤怒的痛楚。   “不管你是故意还是有意,我都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记住,最后一次。”低沉的声音,可你却用尽了你所有的力量。   “哥…”他的脸上挂着两行泪水,可是他的神情却是那么的渴望着。   “不要叫我哥,我讨厌这个称呼。”眼泪夺眶而出,你快速转过身,轻轻拭去你的眼泪,“不管怎样,我绝不允许你叫我哥,绝不。”然后你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音乐室,留下了早已泣不成声的晨风。   这一刻,我似乎懂了,你眼里的痛楚,还有你的沉默寡言,都是源自于造就这一切的凶手,命运,那个我们始终都无法逃脱的命运。   “哥…就让我叫你一声哥好嘛?就算你不喜欢,我还是想叫你一声哥,一声就够了…”已哭得泣不成声的晨风再次弹起那首忧伤的乐曲。   黑白键有规律地跳跃着,不知此时此刻的它是否真的明白弹它的那个人满载的忧伤呢?   忧伤的曲子疯狂地充斥着整个音乐室,而我像个木偶般,没有思想的聆听着。   一个月后,他离开了,真的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当我听到这个噩耗时,我像疯了一样冲出教室,也寻遍了校园每一个角落,却迟迟不见你的身影。那时,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这时候的你应该早已把自己给藏起来了。   在他的葬礼上,你像个躯壳般站在那,而我却在那哭的稀里哗啦的。我不晓得那时的你,是不是比我更加痛苦?   在他离开之后,你更像是封闭了自已一样,校园里,几乎找不到你的影子。后来我才听别人说,你为了晨风而偷偷让两人进行心脏更换手术,你想要他活下来,而你自己,则是离开这个曾让你无比眷恋的世界。   曾几何时,看到憔悴的你,我应该发现这一切,然而结局却像是早早注定了一样。   听说术后,晨风因为身体太差,无法承受术后身体对新心脏的排斥,而你也因此留下后遗症。   我的心再次绞痛着,害怕你会离我而去。   那天,遇不到你,我更是慌了,你是要走了吗?   是吗?   待我辛苦的找到你时,你已经安静的躺在他的墓碑前,雨滴打在你的脸上,留着刘海的你还是那么傲气,即使你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你,终究还是离开了。   那张被打湿的纸条整整齐齐的叠放在那,轻轻打开,我认得,那是我第一次给他写着纸条,然而后面的字体却是那么的让人心酸,谢谢你的祝福,而我早已配不上幸福了,原谅我的不告而别,也请你一定要好好活着,还有要幸福。   “啊…”我痛苦的哭出声。   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宿命嘛!可是老天你为何要如此不公呢?   我用手试着拨开你的刘海,这才清楚的看见,原来你也有一双很好看的睫毛,但是你的眼睛却是紧闭着,高高的鼻梁,深邃的轮廓……可是没想到,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你居然成了我最后一次看你。   我握着你的手,你的手还是很冰冷,让人不可触及。现在我终于读懂了你眼里闪过的那丝忧伤,挤满了对命运所有的无奈。   你的右手上还带着我送你的那只黑色护腕,但是上面却绣多了六个字:你一定要幸福。   这是你给我的祝福吗?   不,我不要,不要这种祝福,我要你回来,回来…   这天,天下着雨,很细,很密,空气呛得人难受。   幸福,你一定幸福   可是没有你   我谈何幸福   银枫   你的祝福   不是幸福   而是永远的痛   今生,来世…   在没有光明的日子里   带着你留给我的痛   过着只有一个人的独白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