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小子的恋爱日记

她怎么知道我的呢?她为什么来这儿呢?她……

门开了,她站在门外,如出水芙蓉,亭亭玉立。她的眼睛在室内搜索。

我呆望着她,直到她含着脉脉秋波的目光抵上了我的眼神,我的脸腾地红了,偏转了头不敢看她,手指不安地拧着床单。

“你能出来一下吗?我……”天籁般的声音从门口飘来,我的心口一颤,浑身的力气好像被抽走一般虚无:天下竟有这么美的声音。

突然床板一震,原来是高长河在下铺用拳头打了一下:“喂,快出去,人家在等你。”

我这才反应过来,一阵狂喜,骨碌地就跳下了床。

她的脸又是一红,慌忙转过身,和那天一样。

“怎么啦?”

“喂,衣服!衣服!”高长河在后面拽我。我一看,呀,只有一条内裤。

急急忙忙穿好衣服,迎了出去。

啊!是不是她被我的行为感动了啊!是不是她开始对我有意思啦……许多的想法一下子涌进我的脑门。

我一骨碌从床上蹦了下来,感到心跳也加速了很多,不行,不能以这样的形象去见她,得给她留个好印象。我开始翻箱倒柜起来。啊呀!我那条牛仔裤到哪儿去了?那件T恤呢?……换来换去总觉得不满意,又拿起一把平时被室友梳得缺了齿的梳子,在头上来回了几趟,啊!怎么脸上长出了几粒红痘痘啊!我把它们搓了又挤,挤了又搓,完了,怎么更大了,我怎么去见她啊……

咚咚咚!响起几声敲门声。“会不会是她找上门来啦!”我环视了寝室一周,怎么这么狼藉,而且还散发出一股臭鞋子气。“赶紧又是扫地,又是叠被子,一阵下来,我忙得已是大汗淋漓,还有一股异味。有了,我拿起高长河的香味定型水,在各个角落喷洒了一阵。站在一旁的高长河已被我的举动惊得目瞪口呆,我快步走到门前,手刚放在门把上,心跳一下子加速到了126次/分,“怎么对她说第一句话呢?……”

咚咚……敲门声又响了几声,我赶忙打开了门,“这儿有个包,门卫叫我顺便带给你。”竟是班长!我倍感失落。

高长河接过包。“喔!是衣服,还有张纸条。”是那个女孩子写的:

那天把我吓坏了,我认为你是……还有赤裸身体是不良行为,不过谢谢你的衣服,现在洗了,我在楼下等了20分钟,没见你下来,估计你不在 ,就托人带上来了,下次见到你再表示感谢!

十六岁的年纪,总会充满梦想和冒险精神。夏朵朵也一样,不过,在认识佟晓飞之前,她的“冒险”最多在语文课上肆无忌惮地睡觉,或是在物理课上做超时空转换的神游。直到佟晓飞成为她的同桌,才更新了她的“冒险”版本。

为了躲避功课,躲避大人的责骂,佟晓飞说,要不咱们走吧。没有习题,没有课文,佟晓飞和夏朵朵,坐上开往苏州的火车。

夏朵朵喜欢苏州,两个小时的路程,刚好迎上潮湿的雨。站在破旧的小旅馆前,满地泥泞,佟晓飞故作老成的讨价还价。

见他们都是孩子,房东小老太开价30元给了他们两个单间。所谓的单人间,就是用木板分出的格子间,除了一张窄小的床,几乎没有转身的余地。

木板的墙壁传出“笃、笃”的声音,佟晓飞说:“你那边还行吗?我这里好小啊。”声音没有遮拦地响在耳边,反到让夏朵朵有些安心。

佟晓飞有讲不完的冷笑话,在穿越了1463公里之后,仍然层出不穷,填进悠长空白的时间。夏朵朵第一次知道,原来时间可以这样长!没有做不完的习题、背不完的单词,更没有父母的唠叨和老师刻板的脸。之后,他们又到了北京,游遍了大小景点。

他们到达大连正值三月,清晨还是冷的,阴郁的天边缘泛着一点细弱的白。突然,天空翻起隐隐的雷声,大雨顷刻落了下来。佟晓飞拉着夏朵朵躲进一家店面的红色雨棚,雨一直不停地下着,店面却翻开了营业的牌子。

“怎么淋成这样还站在外面,快进来吧!”说话的是个中年阿姨。店里很暖,是家小小的裁缝店,滚热的炉火上,熨着香气四溢的汤锅。他的儿子刚睡醒,惺忪又好奇地看着夏朵朵和佟晓飞。阿姨翻出几件衣服,让他们换上,随后给他们端上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你们家大人呢?自己跑出去来玩啊?”

看着他们支支吾吾地不说话,阿姨也就不问了。她一边洗熨着衣服,一年催促着儿子起床洗漱,昨天古诗背了没有……夏朵朵一直低着头吃面,原来天下的父母都是一样的唠叨,这是不是一种爱呢?

跟中年阿姨告别后,他们来到广场。迎面的阳光有些淡,夏朵朵第一次觉得鸽子在大朵的喷泉下走动,竟然那么动人。佟晓飞在一旁的石墩跳上跳下,薄薄的侧影沉在阳光里,微皱的衬衫仿佛说他们出门已久。夏朵朵抬起头,轻轻地说:我们回家吧!”

这个跨越了2251公里的“私奔”,其实只是场青春的叛逆。或许,真的有许多不可言状的委屈,又或是真的有太多不可避让的重压,但十六岁的羽翼,总要经过酸楚与疼痛的淬炼才会足够坚强。

  七月间,校园西北角上那棵树冠硕大的合欢树一夜之间开满了淡粉色的花儿,那些花儿毛茸茸的,像小扇子一般,颜色轻淡,若烟,若尘,似云,似霞。

  梁潇跑去合欢树下拣球,看见马缨花抱着书站在合欢树下看他们踢球,这个女生不大爱说话,笑容轻淡如水,目光平和安静。梁潇抱着球问她:“同学,这么好看的花儿,你知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啊?”马缨花看着汗水涔涔的梁潇,忍不住就笑了,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这是马缨花啊!”

  这个答案让梁潇大笑不止,他指着马缨花说:“虽然你是隔壁班的,但是我知道你叫马缨花,我没有问你的名字,我是问这棵开花的树叫什么名字。”

  马缨花的笑容慢慢收拢起来,就像那棵合欢树的叶子,用手轻轻一碰,那些叶子便合到一起,马缨花害羞起来,有些扭捏地说:“我知道你没有问我叫什么名字,这棵树开的花儿叫马缨花,也叫合欢花儿。”

  梁潇看着马樱花害羞的样子,心中温柔地牵动了一下,现在的女生比男生还生猛,这一款居然会脸红。他脸上挂着坏笑,说:“原来如此,马缨花=合欢花,那我以后可以叫你合欢花了?”

  马缨花给他一个卫生球眼说:“同学,你有没有搞错?是你向我请教这棵树的名字,我与你虽然只有一个名字之谊,但也有为师之名分,拜托你别这样胡乱开玩笑好不好?”

  梁潇赚了个大红脸,抱着球一边走,一边回头,看见马缨花抱着书,朝教室的方向走去。

  二

  高考之后,高三的学哥学姐仓促离校,旋风过后,梁潇他们被赶到了以前学哥学姐用过的教室,那些教室单独一个楼层,被单独监管起来,低年级的同学不能越界打扰和喧哗,被大家戏称“隔离区”,气氛比以前更加紧张了。

  这样的状态下,梁潇这个大男生居然迷上了吃冷饮,因为马缨花他们家开了一家冷饮店,梁潇一次次去马缨花他们家冷饮店吃冷饮,就为能与马缨花单独说几句话,或者什么都不说,只看她一眼,心下便满足安怡。

  那段时间,马缨花也很开心,她说:“梁潇,天天吃雪糕,当心吃成冰人,以后你再来,我不卖给你了。”

  梁潇知道,这是马缨花善意的提醒,马缨花因为要参加高考,所以他们家的冷饮店一直都是她妈妈在打理。

  大约是冷饮吃多了,有一天晚上,睡到半夜时分,梁潇腹疼难忍,被父母送到了医院,一检查得了急性肠炎,上吐下泻,一周没有去上课,人也瘦了一圈。

  马缨花来看他,红着眼圈说:“梁潇,你傻不傻啊?以后不要再去冷饮店了,也不要再吃冷饮了,你安心考清北吧!那不仅是你父母的梦想,也是咱们学校的梦想。”

  梁潇说:“考清北和吃冷饮相悖吗?若两者相悖,那我不考清北了,我不做人了,做人有什么意思啊?连支雪糕都不能吃,我还是当猪去吧!逍遥快活,最重要的是什么都能吃。”

  原本流着泪的马缨花被梁潇逗乐了,她说:“成绩好的学生都像你这么牛吧?生病,住院,吃错东西,什么都不能影响你,不像我,成绩平平,不会被关注,也没有人重视。”

  马缨花的语气里有淡淡的忧伤和消极,梁潇问她:“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马缨花摇摇头:“没事,能有什么事情?不过是庸人自扰之,以后你别再去我们家的冷饮店了,我也不会再见你的,你若再有什么意外,我还不成了元凶了?”

  那个下午,病房里很安静,两个人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话,后来,梁潇回忆起那天下午,那样安静美好的时光,那样心无杂念纯良美丽的时光,只怕今生再也不会有了。

  三

  梁潇出院之后,再去冷饮店里找马缨花,可是合欢树下的那家冷饮小店已经关门了。无奈之下,梁潇只好在放学的路上截住马缨花。

  马缨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冷冷地对他说:“上次在医院,我们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别说我们两个人还没有什么,就算真的有点什么,比如生死契阔,两小无猜,也得彻底斩断。”

  马缨花的表情和语气有一点点痞,有一点点狠,像戏弄一个孩子一样看着梁潇,马缨花的冷淡和无常让他很受伤,他看着路边的那棵合欢树,心中生出茫然和无措。

  圣诞的时候,他给马缨花送了小礼物。元旦的时候,他给马缨花送了贺卡,上面只写了一句话:好好学习,快乐安好!过春节的时候,他送给了马樱花一个漂亮的日记本。

  他期待马缨花的反应和回馈,可是马缨花那边却什么动静都没有,就如一颗石子扔进了平静的湖面,没有溅起半分的涟漪。

  四

  高考前夕,马缨花退学了。听说她申请到了留学的机会,梁潇的心中不是滋味,是自己害了她吗?高考之前去留学,多么荒谬,荒谬到了极点,是想避开什么吗?

  这些问题尽管很纠结,但他已没有时间多想,因为高考在即,最后的冲刺不能马失前蹄,否则功亏一篑。

  高考过后,他终于知道了真相。

  原来,学校里一直疯传他和马缨花早恋,梁潇的老师找过马缨花谈了一次话,非常严肃,让马缨花放过梁潇,因为像梁潇那么优秀的男生实在太少了,他有冲刺清北的实力,不能因为早恋而扼杀了一个优秀男生的才华。马缨花想解释,她和梁潇根本不像传说的那样,可是老师根本不信。

  梁潇的母亲也找过马缨花一次,她是一个优雅得体的女人,举手投足都有着不凡的魅力,在她面前,马缨花连大气都不敢出。梁潇的母亲掏出一个苹果手机,说:“丫头,潇潇这孩子自制能力太差,而且太感性,你帮我好好管管他,别因为其他事情影响了考大学。”马缨花哭了,她说:“阿姨,手机我不会要的,不过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

  梁潇的好朋友也找过马缨花一次,他说:“我是梁潇的哥们兼死党,你别嫌我烦,私事呢我原本不该管,但是我是受人之托,你最好的出路就是好好念书,争取和梁潇考到一个大学去。马缨花哭了,她说:“我和梁潇没有早恋,为什么你们大家都不相信?”

  马缨花是哭着离开的,很多同学都看到的。

  五

  又是一年七月间,校园西北角上那棵树冠硕大的合欢树一夜之间开满了淡粉色的花儿,那些花儿毛茸茸的,像小扇子一般,颜色轻淡,若烟,若尘,似云,似霞。

  梁潇站在那棵硕大的合欢树下,想起了马缨花,她的素淡的表情,她清冷的眼神,她朴素的衣饰,她开心的笑容,她说过马缨花=合欢花,她说过别再吃冷饮了,她说过……

  一颗泪爬上眼睫。

  有些人注定要别离,有些时光注定要流逝,所有的一切,什么都无法挽留,能够挽留的,只有内心依然如初的清凉和纯净。

  合欢树下,那些青涩的美丽时光,那些单纯的少年情怀,那些纯粹的青葱岁月,从此永远不再。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