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阳光洒进心里

  早上醒来,带着淡淡甜味的阳光透过你散在空气中飘荡着香味的发隙洒到我的背脊上,我总能感觉我并不是像你所说的是个带着忧郁气质的文艺青年。刷牙的时候透过镜子我总能看到,那吐口气吹起垂在眉头头发的男孩,对着另一个自己做鬼脸时分明还有稚气的一面。所以我一直对你说:你不要被我的眼神蒙蔽,我那白色的长衬衣上满满的都是昨天晾晒的阳光的味道。

  读书的时候,你和我一起翘课,在初夏一点一点渐渐升腾起热气的学校天台上,白色衬衣制成的校服成了我俩的情侣服。我给你讲我丛书上读来的小肉麻小心疼小暧昧小男女的爱情,感觉却是那种荡气回肠誓死不渝感天动地的爱情,你就坐在一边托起红扑扑的腮帮,安静得像一首歌颂爱情的小诗。

  那个十字路口的肯德基,靠着窗的能够最后看到下山的太阳的两个座位,总是我们俩的专座。没有汉堡和可乐的我们的笑容总是影响着座位周围的其他人。我们各自一个耳机,在作业的空暇,一起转头看落日的余晖,又猛地一起转过头注视对方的眼睛:那么伤感的一首小情歌,你感动得泛起泪花了吗?

  我给你买衣服的时候,你总是害羞而不好意思不知所措。你说我的眼光灼热得像八月的阳光,燃烧着你内心的不安和焦虑。我看着这个在眼前羞怯怯脸上晕着红的妹妹而哈哈大笑,你更加不敢直视我的眼光,在走出店铺后,我的身上总是能够吃到你肉粉粉的拳头。

  我们在阳光下成长,也再阳光下相恋,我们抬头望望天空,一望无际的远得我们大喊一声都听不见回声的天空中,刺眼的阳光却指引着我们青春的方向。我们的白衬衣无论是在秋日的某些午后还是冬日某个暖阳下总是洋溢着浅浅的漂白粉味道,一经阳光照射就充斥着年轻和美好。

  阳光明媚的日子,我吹着口哨路过青春岔道,却毫无征兆的抑郁了。

  后来你说,我敏感得太像个孩子,柔软得像我被风吹起的头发。我的性格天生就像我俩爱穿的白衬衣一样,容不得一点点灰尘。后来在每一个关了灯的深夜,我像个孩子似的偎在你温暖的怀里,听你一遍一遍对我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她来寻找光明。

  我以为,从今往后我的生命里不会再有阳光。你却说,以前我是你的阳光,是给你快乐的源泉;以后,你就是我的阳光,是给我温暖的港湾。你说,我只不过是生命里多了一抹绿色而已,你会一直喜欢我这个带着忧郁气质的文艺青年的。

  我又再次触碰到了那久违的阳光的味道,干净而又带着成长过后的伤感。我明白,从此以后,我将多了一份叫做忧郁的气质。可是,当阳光和你的微笑洒进我的心里,当我穿起白衬衣,即使忧郁,我也是个忧郁的阳光男孩。

  神秘失踪

  夏璐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职员。这天,她在公司加班直到晚上九点多。她离开公司,准备在路边拦一辆出租车回家。最近她和男朋友在闹别扭,两人之间断断续续地冷战,因此这样的夜里她也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家。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给男朋友发了个短信,问问他这两天过得如何,也想借此缓和两人的关系。男朋友很快回复了夏璐,字里行间也透着想念和关心。夏璐心里一暖,又发出一条短信,一时都顾不上拦出租车,站在路边全神贯注地看着手机。这时,一个人忽然走到她面前,夏璐抬起头来,见到那人,吓了一跳,那人高高的,微微低下头朝她微笑。

  “你好,我是佟冬。没打扰你发短信吧?”对方温文尔雅地说。

  夏璐此时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佟冬!就是今年最热卖的畅销小说《舞蝶梦魇》的作者佟冬!就是那个让无数女孩着迷的佟冬!

  夏璐的手机响起了一阵悦耳的铃声,是她的男朋友见她没有马上回复短信,心里一急便直接打来电话。

  “不接电话么?不会是当着我的面不方便吧,那么我就不打扰了。”佟冬善解人意地说,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依然用热切的目光望着夏璐。在昏暗的路灯下,夏璐觉得佟冬更加英俊了,她轻飘飘起来,冲动地挂断手机。佟冬见了,温和地建议道:“不然,给对方发条短信?解释一下你为什么挂电话。”佟冬的笑容迷倒了夏璐,她飞快地给男朋友发了条短信:“我见到我的偶像佟冬了!先不跟你说了,再联系!”

  佟冬仍然微笑地看着夏璐,并邀请她一同吃晚餐。夏璐幸福地头脑发晕,她一边跟着佟冬,一边偷偷打量他,他真人比杂志和电视上还要帅气,有些鬈曲的头发,留着颇具艺术家气质的络腮胡子,右耳垂上戴着一枚粗犷的藏银耳钉。没错,这就是佟冬,真真实实的佟冬!

  夏璐一边乖乖跟着佟冬上了他的越野吉普车,一边脑海中重现出一幕幕她对佟冬的“追星”历程。她是佟冬最忠实和狂热的“粉丝”,每次佟冬签名售书,不管在全国哪个城市,夏璐都不惜任何代价千里迢迢奔赴现场,并会高举精心装饰的牌子。也正因为夏璐如此狂热,她甚至曾被媒体关注和报道,也上过几次杂志,还有一家媒体在报道中称她为“佟冬的影子”。当时夏璐为此还得意过一阵子,要知道,她长相不赖,身材也不错,这让她常常忘记了自己是个普通人。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有一个平凡的男朋友,过着平凡的生活。她对佟冬的“追求”让她工作业绩屡屡不佳,与男朋友的感情也出现裂痕,最让她痛苦的是,由于佟冬周围的花花草草太多了,她这个“影子”很快也就被人们遗忘了。

  这天晚上,夏璐的男朋友再也没有收到夏璐的任何消息。夜里九点十八分是他收到夏璐最后一条短信的时间,夏璐说自己见到了知名作家佟冬。此后,夏璐的男朋友又给她发了好多短信,都没有回复。他打夏璐的手机发现已经关机。

  第二天,警方接到报案:一个叫夏璐的女孩昨夜失踪。她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是畅销书作者佟冬。

  温柔审讯

  因为那个女孩在失踪前发给男友的短信中提到佟冬,所以警方将佟冬请来。

  负责这起案子的是刑侦队长苏强。因为佟冬是名人,开始时苏强挺客气,语气也很温和,他希望佟冬配合调查,说清楚自己昨晚八点后的所有活动,以及有何人能证明。

  佟冬坚决否认自己昨晚见到过那个夏璐,但他又含含糊糊地掩饰自己昨晚在哪里,在干什么。

  几个小时下来,苏强失去了耐心:“佟冬先生,如果你真连昨晚自己的行踪都说不清楚,那么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与这起失踪案有关。”

  “反正我昨晚肯定没有见过什么夏璐。”佟冬还是坚持。

  佟冬最终还是打电话把陶玛丽叫到了警局。他告诉苏强,昨晚他在家里,始终和陶玛丽在一起,一直到天亮。

  警方需要陶玛丽证明昨晚的情况。面对苏强的提问,陶玛丽没有马上回答。她回忆起昨晚的事,确实感到有些蹊跷。

  陶玛丽在犹豫,该不该将这一过程如实地向警方述说,最后她还是决定不说。因为她相信佟冬,佟冬决不会犯法。当佟冬和陶玛丽走出公安局时,天已经黑了。上了佟冬的车后,陶玛丽突然紧紧地抱住头,呜呜地哭了起来。

  陶玛丽,是当今小有名气的T台模特,曾在全国模特大赛上得过第十名。媒体一直关注她与佟冬的绯闻,并称她为“佟冬的女人”。她确实是这两年来佟冬身边最固定的女性朋友,但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也总是说不清楚。在此之前,媒体一直传关于陶玛丽的另一则绯闻,那就是多年来一直在陶玛丽身后支持她的男人,造型师陆辉,一度认为陆辉是陶玛丽的“地下男友”。陶玛丽甚至有一次也当众默认,她与陆辉的恋情确有其事。

  一次偶然的机会,陶玛丽在一个宴会上认识了佟冬。陶玛丽对佟冬几乎是一见钟情,在之后频繁的接触和交流中,陶玛丽和佟冬渐渐形影不离了。也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佟冬有了新的灵感,接着写出了小说《舞蝶梦魇》。

  其实昨天晚上佟冬确实和陶玛丽在一起,不过,大概到晚上八点多,佟冬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接着就出去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佟冬回来了,随后就在她身边躺下了。

  陶玛丽不相信佟冬和夏璐的失踪有关。她想如果她对警方实话实说,会给佟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东窗事发

  几天来,警方对夏璐失踪一案展开了周密的调查,苏强反复回忆陶玛丽录口供时候的表情,他觉得有一种迟疑和不自然在其中。他叫助手沈薇约陶玛丽在一家茶楼见面。

  在茶楼,苏强、沈薇与陶玛丽见面了。

  “陶玛丽,现在你能不能放松地谈谈,那天晚上佟冬是不是始终和你在一起,一步也没离开?”苏强问道。

  陶玛丽的情商不高,不知道这个刑侦队长是厉害角色,没一个小时,她经不住心理压力,说出了真相。

  攻破了陶玛丽的心理防线,苏强马不停蹄地着手下一步工作,他立马告别陶玛丽,转而去佟冬家拜访。

  佟冬看见苏强,明显有些紧张。苏强开门见山地说:“陶玛丽已经说了,你在那天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曾经离开,之后很晚才回来。”

  佟冬只好如实说出那天晚上的情况。

  那天晚上八点多,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问了一声“冬冬哥,还记得我吗?”佟冬听到这句问候,吓了一跳。这熟悉的声音以及“冬冬哥”这个久远的称呼,让他并不愉快。没等他说话,对方忽然冷笑一声:“哼,你早就忘了我了吧,我是姗姗。”接着又用强硬的口气说:“我现在在你家附近,你马上来见我吧。否则……你现在也是名人,记者一定会对你多年前强奸少女的事感兴趣的!”

  佟冬知道无法回避,只好硬着头皮去见姗姗。

  佟冬认识姗姗是在十年前,当时他年少轻狂,二十出头,一无所有,总觉得自己有才华却无用武之地。郁闷之下,他一个人来到一座沿海小城散心,刚下火车,一个长相和声音都甜甜的小姑娘上来搭讪,她说她叫姗姗,刚刚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很郁闷,离家出走来到这座小城散心,没想到钱包在火车上被偷了,现在她身无分文。佟冬打量着姗姗,他对这个小姑娘有几分好感,便仗义地让姗姗跟着他。当天,他们一起看了海上日落,晚上,佟冬没有多想,找了家小旅馆,跟姗姗一同住下。

  就在那个晚上,佟冬犯了这辈子最大的错误,他喝了几罐啤酒之后,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强奸了十八岁的姗姗。

  第二天早上,佟冬清醒过来,他一个劲地向姗姗道歉,请求她原谅。姗姗见佟冬也并非一个恶棍流氓,最后原谅了他。两人尴尬地在小城又逗留了几天。最终,姗姗要求佟冬负责任,做她的男朋友。

  一段懵懵懂懂的初恋就这样展开了,姗姗和佟冬煞有介事地谈起了恋爱。然而,当时姗姗年少,佟冬又处于人生低谷。姗姗带佟冬去见自己的父母,面对姗姗父母不客气的猜疑和指责,佟冬无法忍受。两人又闪电般地分手了。

  十年过去,佟冬现在是青年俊杰,他都快忘了姗姗,没想到那段让他尴尬和怀有负罪感的“初恋”重回他的视线……

  姗姗对佟冬说,自己家里现在情况不好,她父亲病重,需要一大笔钱治病,自己之后也一直事事不如意,如今事业爱情都没有着落。她向佟冬索要二十万,算是对当年强暴她的精神补偿费。

  为了自己如日中天的事业以及名声,佟冬答应了姗姗的要求。

  这一切,佟冬本是绝不会对别人说的,但他如今对苏强不得不说。说完这些,他便瘫倒在沙发上。

  浮露鱼腹

  佟冬所叙述的关于姗姗的事情似乎与夏璐的失踪没什么关系。但为了证实他所说,苏强几经周折找到了姗姗。问过姗姗后,发现佟冬说的都是实话。苏强警告姗姗,向佟冬索要二十万元有敲诈嫌疑。谁知姗姗竟然说,她也知道这么做不好,可是她父亲确实需要钱救命。她还告诉苏强,她从电视上早就知道佟冬出名了,有钱了,但她一开始没想过要找佟冬。后来实在救父亲心切,才千里迢迢跑来找佟冬。佟冬的出版商拒绝透露佟冬的联系方式,姗姗灵机一动,她发现媒体经常报道陶玛丽这个模特和佟冬的绯闻,她便想,能找到陶玛丽就能找到佟冬。而女模特有可能会心软一些,能够见她这个一名不文的姑娘。姗姗后来打听到陶玛丽所在的模特公司,陶玛丽那天出席活动去了,不在公司,她却遇到了模特公司的造型师陆辉。陆辉得知她来找陶玛丽,很客气地给她倒了杯水,以为她是陶玛丽的“粉丝”,就好心告诉她陶玛丽今天出席活动的地点。姗姗觉得陆辉是个好人,便将她来这里的缘由告诉了陆辉。陆辉十分同情姗姗,他给她安排了住所,给了她一些钱。姗姗大为感动,在安排好住所之后,她一下子打开心门,将自己与佟冬的往事全部倾诉给陆辉……最后,陆辉一句不经意间的话提醒了姗姗,他感叹一句:“你父亲治病需要十万……唉,你少女的第一次,难道不值十万么?你现在还要忐忑不安地来求佟冬,跟他借钱,我看他其实欠你的是十万的十倍啊!”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满腹委屈的姗姗由此才生出勒索的念头……

  “也就是说,这些事陆辉其实也是知情者。”苏强思索着。

  “对。”姗姗说。

  告别姗姗,苏强与沈薇开车回警局。苏强问沈薇:“看过《舞蝶梦魇》么?”。

  “这么畅销的小说,当然看过了!是讲婚外情的,一个风情万种的有夫之妇,爱上了别的男人,但又舍不得自己的丈夫。于是,她在两个男人之间徘徊……”

  沈薇正说得起劲,苏强的手机响了。紧急通知,市郊高速公路附近发现一具女尸。女尸是一个孩子放学后在附近玩耍发现的。苏强立即赶往现场。

  这是一具衣衫不整的女尸,经辨认是已经失踪多日的夏璐。这里并非作案现场,而是凶手作案后将尸体抛在这里。经尸检发现,夏璐是被掐住咽喉导致窒息死亡的。她在临死前挣扎过。

  当天晚上苏强通宵没睡,他连夜查看有关夏璐的资料,知道夏璐是佟冬的狂热崇拜者。在网络上搜索关于夏璐崇拜佟冬的信息时,他同时也无意中查到,最近和佟冬传绯闻的漂亮女大学生陈月,这个女孩简直是另一个夏璐,只是比夏璐年轻,漂亮。苏强感叹,崇拜和迷恋佟冬的女孩真不少啊,其中不乏美女。看着这些八卦新闻,苏强忽然眼睛发亮,有了头绪……

  第二天,苏强给几个手下布置了任务。然后他带沈薇前去找陆辉。

  刚见到陆辉,苏强眼前一亮,陆辉的身材和脸型也算得上帅哥了,他小声对沈薇说了自己的看法,沈薇奇怪:“你一个大男人注意什么帅哥啊!”

  “打扰你了。为了一个案子,想问你几个问题。”苏强迅速展开审问:“那个姗姗,你应该知道这个人吧。她向佟冬索要二十万,你知道这事?”

  “不,但我能想到她会这么做。”陆辉很干脆地回答,“我认为她向佟冬要二十万元并不为过。她告诉我,当初佟冬因为喝多了酒强奸了她。”

  “这就是说,你知道姗姗那天晚上一定会去找佟冬,是吗?”苏强继续提问。

  “她是说过。”陆辉面不改色。

  苏强不想浪费时间,他站起身来和陆辉握手道别。

  陆辉送苏强上车。苏强说:“再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你可以不回答。你是不是非常爱陶玛丽?”

  陆辉看了苏强几秒钟,他没有回答。

  驱除梦魇

  这几天佟冬都联系不到陶玛丽了,问她的经纪人,他才知道陶玛丽去国外散心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最近百事缠身,佟冬心烦意乱,正在这时,他接到电话:“来海蓝酒店1612房间见我,我想你!”说话的是陈月。

  陈月就是最近和佟冬传绯闻的女大学生。反正自己心烦意乱,去见见陈月,也能排解一下忧愁。

  海蓝酒店的1612号房间,陈月穿着雪白的睡裙迎接佟冬。陈月是个富家女,她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追星,佟冬这样的大帅哥,正是她喜欢的类型。

  大胆热情的陈月让佟冬心情好了一些,他正要随手关上房间门,突然,苏强大步冲了上来。佟冬很是吃惊:“苏队长,你怎么来了?”陈月不解地望向苏强。

  “佟冬先生,我是来解开谜团的。”苏强回答。

  苏强走进房间,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两件东西,佟冬看了大吃一惊:那是一头酷似自己鬈发的假发和一枚与自己耳朵上一模一样的耳钉。

  “你认识陆辉吧!”苏强说,“他和你的脸型还有身高挺接近的。”

  佟冬一时还没明白过来。苏强看了看旁边的陈月,轻轻一笑:“小姑娘,劝你离这位大帅哥远一点,不然,搞不好会要你的命哦!”陈月吓了一跳,皱着眉头说:“胡说八道,你是干吗的?”

  “我就直说了吧,真正的凶手就是陆辉,那天晚上他化装成你的样子,骗了夏璐,并杀害了她,嫁祸给你。”佟冬顿时愣在那里。

  陆辉是一直默默陪伴在陶玛丽身边的造型师,她还没名气的时候,他就一直支持她。一路走来,他是真正了解陶玛丽的人,他也是她的医药箱和出气筒。

  佟冬的出现破坏了他的爱情,佟冬轻而易举虏获了陶玛丽的芳心。而陶玛丽为什么要紧追佟冬不放?其实那并不是一种爱情,陆辉看得很明白,陶玛丽在明星圈里混得不容易,她渴望名利,她从佟冬身上看见名利的光环,并渴望分享那光环。她也是充满了竞争意识,在模特圈里她就是靠不断的和别人争,当她发现佟冬也是个拈花惹草的人,身边不乏狂热的女粉丝,甚至主动献身,那些女孩也有高学历的,也有漂亮的,也有千金小姐,陶玛丽的嫉妒和竞争欲被挑起来,她要和她们比个高下,她才是“佟冬的女人”。

  因此,陆辉也恨那些狂热崇拜佟冬的女孩,他发现这些女孩在平凡的生活中也有自己的男朋友,却还去追逐佟冬,所以他认为她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阴谋逐渐成形。姗姗的出现让陆辉认为时机成熟了,他经过一番自作聪明的精心设计,安排了此后的一切……

  “陆辉是个优秀的造型师,在化妆方面他没得说,可是他在其他方面就缺乏考虑了……”苏强喝了口水,继续说:“我们在夏璐指甲缝里发现的皮肤碎屑以及在陆辉车上发现的蛛丝马迹,都是他的犯罪证据。”

  佟冬听完这一切,缓了缓神问:“苏队长,你们已经逮捕陆辉了?”

  “对,我手下的人已经逮捕他了……”忽然,苏强的手机响起,他接听了几秒的电话,马上转头对陈月说:“小姑娘,我手下的人刚刚告诉我,陆辉向他们说起,他正有谋杀你的打算呢!我不是胡说八道吧!以后,多花些时间在学习上,别当什么粉丝了。”

  陈月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这时,苏强又想起了什么,对佟冬说:“对了,顺便说一声,陶玛丽留给你一封信,不好意思,因为涉及案件,那信先被我们拆开看了,现在物归原主。说完,苏强把一封信递给佟冬。”

  佟冬默默地看着信,上面写道:“其实真正爱我的人是陆辉,可惜我明白得太晚了,无论如何,谢谢你以我为主角写了一本小说,我以后不会再与你见面了。”

  当曾经一切的往事,都被刻录在过往的历史书卷中后,剩下的就是那几分面对生活闲淡的心境。

  枫树大道上,一块修葺整洁的草地中间稳稳竖着的标牌吸引了我的目光,上面用哥特字体书写着“车库大甩卖”。

  走进卖场后我先快速扫了一遍,然后才开始仔细斟酌。我走到一个小小的雕花木书架前,上面堆满了落满灰尘的旧书,一共20本,最后我以10美元这难以置信的价钱买下了书架及上面所有的旧书。

  我把旧书中一本破旧的德语版《圣经》、一本卷曲污损的推理小说和一本《教你学格雷格速记》捐给了史密斯镇图书馆。剩下的书我就留着当天晚上在蜗居里慢慢地读。偶尔,我能在旧书中发现一些涂鸦的注释和留言,从中得以窥见旧书原主人的某些信息。

  某天晚上,我信手翻阅一本图书馆的旧书,发现那本《现代罗曼史》的空白处布满了手写的字迹。第22页,“亲爱的:今天午饭的时候我很想你,我父亲说我们不能再见面了,可他不能阻止我。”匀称的字迹整洁流畅,“我很想念”几个字还圈起了一颗心。再翻几页,我发现后面也有留言。

  第50页,“安:昨天我在小店看到你了,你和你妈妈在一起。你站在收银处背对着我,我很想跟你打招呼,但不确定是否妥当。我不希望我们的友谊使你和家里人产生矛盾。放学后我在海滩附近的崖边等你。今天你去拿书,明天再带回图书馆。我爱你!布赖恩。”他的字迹粗大奔放。

  整本书都有留言,他们在图书馆来回地传递此书,难怪这本书没被还回图书馆呢。我感觉自己像在读一本日记,他们是谁?这对20世纪20年代不幸的情侣后来结婚了吗?这本书似乎不像是《现代罗曼史》,而更像《罗密欧和朱丽叶》。第101页,“布赖恩:我发现了一个见面的地方,湖边的汤普森小屋。去年4月汤普森先生的儿子移居到加州后,小屋就空置无人了。放学后我要去小店,我们3:15在那里见吧,我爱你。”

  有时候我得把书倒过来才能看见完整的留言,布赖恩字迹太大,书边空白只能写几个字,有时候他只能写上“小屋”和时间“4点”。他们两人一定经常在汤普森家那间几年前毁于火灾的老屋里见面。布赖恩的留言很简洁,但结尾都是一样:“我爱你。”

  第114页,“我问父亲是否能让你来家坐坐,希望他能对你有所了解,他却说‘有其父必有其子’。为什么父母们总觉得他们洞悉世事?你父亲有问题,但跟你没关系。别担心,布赖恩,无论他们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能阻止我对你的爱。安。”

  第202页,“安:我不得不退学了。父亲在监狱,我母亲负担不起生活,我得去工作。放学后见面也不太可能了,我得全职工作。”到这里还有大概20页就结束了,从这个留言的语气看来,似乎这段感情离结束也为期不远了。

  “布赖恩,布赖恩,布赖恩……我在梦里一遍遍呼唤你的名字。已经两个多星期没见过你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没有你的日子生又何欢?你再也见不到我写的这些留言了。我魂牵梦绕地想你。”在第210页和211页之间压着一封布赖恩大笔书写的信,信的背后有印上去的红色唇印和一些心形表示安爱布赖恩,时间是1932年9月。

  “亲爱的安:夏天过得飞快,你也要准备开始最后一年的学习了。我一直在布里斯托尔的海军造船厂工作,学习修理他们在船上使用的大引擎。我喜欢这工作,老板也说我干得不错。我想念你,希望有一天你父亲能明白我是个勤奋工作的好人。安,这一年对你意义重大,我不想搅乱了你的毕业典礼、毕业舞会和派对。如果你父亲仍然不允许我们见面,我希望你可以在高中做自己愿意做的任何事情。安,现在这种时候,请原谅我,也许我们有一天还能在一起,我仍将一如既往地爱你。布赖恩。”

  看到这里,我不禁想,可怜的孩子,这个世界怎么这样。我怀疑我们是否真的已经有了许多的改变。书中的留言没有了,当我翻开一些粘在一起的页面时,发现一张发黄的剪报,日期是1933年11月。

  内容如下:布里斯托尔的海军造船厂发生一起不幸事故,本地男孩布赖恩·卡明斯正在工作时,引擎忽然发生爆炸。布赖恩已被证实死亡。文章提到他身后留下了母亲和三个姐妹,却没有提到安。布赖恩在史密斯镇中学的老师也在文中赞扬了他的友善和对家庭的爱护。

  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次车库甩卖让我发现了两个年轻人的希望和幸福,却终究以如此的惊愕和不幸画上了句号。

  我暗自思量,后来安怎么样了呢?她嫁作他人妇了吗?布赖恩是否早已成了她的无痕旧梦?

  书的背后是图书馆用来放借出卡的小信封,上面盖着“史密斯镇校区财产,如有拾获,请交至办公室”的印章。

  借出卡上那同样整洁流畅的字迹我已经很熟悉了,上面的名字是安·马圭尔。

  这个名字令我猛然间呼吸急促,安·马圭尔,那是我母亲的闺名。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