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痛的回忆:还记得8年后的约定吗——赵小亭男友

2010年7月21日,武汉大学电气工程学院大三学生、支教志愿者赵小亭被山上滚下的石块砸中,不幸遇难。小亭的离开也让一个叫沈迅的男孩痛彻心扉,因为小亭曾与他一起走过最美的青春岁月……

大眼睛姑娘叫“小默”

在我的手机里,小亭的名字是“小默”。相恋的日子里,我一直这样叫她,这个亲昵的称呼见证了我们爱情的甜蜜。可如今,我却不敢再轻易提起这个名字,“小默”,这两个字刻在我心里,每念一次,心就痛一次。

我叫沈迅,出生在湖南省临湘市一个工薪家庭。2008年7月,我考入武汉大学电气工程学院。在新生军训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一个眼睛大大的女孩,轮到她所在班级休息的时候,她就会和其他女生一起看我们训练。如果哪个男生不小心走错了队形,或没有按口令转身,很多女孩子就会笑得前仰后合,唯独她在那使劲憋着笑……

是怕出丑的男生不好意思吗?如果是这样,那该是一个多么细心的女生啊!一个小小的细节,轻柔却有力地将我的心触动了。

此后,不知为什么,只要她在场,我就格外紧张,生怕在她面前出丑。

军训结束后,我开始寻找这个女孩,可她却一直没有出现在我的视线中。直到10月的一天,学院举行新生歌唱大赛,我竟然在舞台上看到了她,她唱的是赵薇的《一直下雨的星期天》,歌声清亮、纯净而富有穿透力,我不禁听呆了。

颁奖的时候,我才知道她的名字——赵小亭,我同时还得知,她竟然与我同院系同专业,是电气工程与自动化专业4班的新生。

不久,机会之门为一颗年轻的爱的心灵打开,我进入校学生会体育部当干事,而热心公益的小亭被选为副班长后,也进了学生会。从那以后,我们学习之余,经常一起参加院篮球赛、校运动会等活动,一起为队员服务。在学校的一次拔河比赛中,我们忙前忙后,等到比赛结束后,我们坐在一起有了第一次长谈。我了解到小亭来自江苏如皋的一个农家,爸爸赵松高是个水电工,到处帮人做零活,妈妈在一家太阳能厂做临时工,家境不太好。因此,小亭早早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每当放假回家,她不是下地干活,就是洗衣做饭、整理家务。在寝室里,她是最节俭的一个,虽然爱美,却从不乱花钱打扮自己,她用的洗面奶都是超市里最便宜的。当同学们出去聚餐、唱歌的时候,怕花钱的她总是一个人呆在寝室里看书……

说起这些时,小亭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我感到心疼极了——在她的笑容背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隐忍和坚强啊……

小亭告诉我,她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小默”,寓意默默学习、低调做人。我特别喜欢这个名字,每次在心里默念,都感到无比甜蜜。而小亭确实就像这个名字一样,特别爱学习,无论是炎热的酷暑还是数九寒天,她那略显单薄的身影总是最早出现在教室里。随着进一步地了解,我对小亭的好感也与日俱增。小亭就像一个“开心果”,脸上也永远挂着灿烂的笑。而我一遇到她,就有一种倾诉的欲望。心情不好时,我就约小亭到操场散步,一圈一圈地走,把自己的烦恼都说出来,而小亭总会安慰我、鼓励我,推心置腹。每次和她聊完天,我就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2009年1月13日,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当时同学们都在收拾着行囊,准备离校回家,而我和小亭相约在工学部体育场的看台上聊天。月光下,宁静的小默像一朵微微开放的雏菊,连空气中都弥漫着菊的芳香,我看着,看着,心里又暖又热,忍不住牵起她的手,向她表白了心迹。小亭眯上眼,羞涩地靠在我肩头……

就在这个晚上,我们约定一起考研,等到研究生毕业,再一起打拼两年,然后就牵手走进同一片屋檐下。我在心里算了一下时间,这需要8年。8年时间很长,但我相信,有了小默,又会很短。到时,我将她长发盘起,给她我做的嫁衣,一切的一切,会是何等浪漫、幸福啊!

你是莲花你是菊

甜蜜的爱情改变了我,我逐渐变得和小亭一样乐观爱笑了。“小默”成了我对小亭的专属称呼,独处的时候,我也常常叫她“小孩”——在我心里,她就像一个纯真无邪的孩子。而小亭总是用“小屁孩”回敬我,每当这时,我们就笑成一团……

和其他热恋中的学生情侣一样,我和小亭常常一起到图书馆看书、自习。有时,我想请小亭去看电影,她却舍不得让我花钱,只到我的宿舍里,和我一起看电脑里下载的电影。相恋的日子里,小亭最大的“奢侈”就是拉着我逛街,从街道口逛到中南。

2010年1月13日,是我和小亭相恋一周年纪念日。那天,我瞒着小亭,独自买下了一件她看了很久也没舍得买的针织衫。当我把那件衣服送给小亭时,她眼睛一亮,接着问我花了多少钱。我轻松地说:“打折后还不到两百元呢!”可小亭还是嫌贵了,心疼了半天,说:“我不能花你的钱……你自己也没穿过什么好衣服,还给我买这么贵的衣服……”

一个美丽的花季女孩,偶尔买一件一百多元钱的衣服,就心疼成这样,怎能不让人又爱又怜!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努力,今后让小亭过上好日子!

大二下学期,小亭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经人介绍到中北路的一户人家做起了家教,每周末上两个小时的课,给一名初三学生辅导物理。当时,武大的学生在外面做家教,每小时的报酬一般是50元,可小亭听说那家人家境不太好,就主动把辅导费降为每小时20元。即便如此,她还几次不安地问我:“我是不是收多了?”

小亭的善良总让我汗颜。我知道,刚入学,她就申请成为中国青年志愿者,为老教授义务维修电器、在老年大学教授电脑知识、到敬老院逗老人开心,只要有公益活动她都积极参加。在她的带动下,我也成为了武汉大学的注册青年志愿者。

2009年7月,我和她一起参加了前往湖南新邵地区的暑期支教队。这是我们第一次去偏远山区支教,在那个群山环绕、不通公路的小学,我们面临着极大的考验:吃住都在教室,没有地方洗澡,气温高达38度,却没有电扇,只能靠人手一本的作业本来驱散炎热,与此同时,我们还要忍受农村里泛滥的蚊虫叮咬……即便是这样,小亭也没有半句怨言,反而鼓励一同前往的队员们,不要放弃。当我看到她面带微笑地站在破烂不堪的教室里,声音嘶哑却仍然热情洋溢地为孩子们讲课时,我不禁被她娇小的身体里散发出来的,那种强大的爱心磁场震撼了。我常常想,一个来自江南水乡的姑娘,何以能适应这湘中大山的生活?分明是那种毫无杂质的爱在支撑着她愿意为孩子们做出一切啊!

支教的半个月里,我们白天给孩子们上课,晚上要去家访,只有在一切工作都结束后,我们才能牵着手,环绕着校园散散步、聊聊天。月如水洗,群山青黝,草虫鸣啾,这个时候,我告诉她我一直想给她一个比喻:“亲爱的,你就是这山间一雏菊,静静地开,默默地香……”

8年后还你嫁衣

新邵支教之旅,让我和小默的感情得到升华。

2010年7月,我在小默带动下,再次放弃假期,报名随2008级党支部前往贵州省贵定县马场河小学支教。这是一个苗乡,支教比起前一次的环境更加艰苦。马场河小学是一所留守农民工子女学校,位于距离贵定县城几十公里之遥的大山中,这里没有自来水,喝水只能通过学校里唯一的水管接山上流下来的溪水,并且还经常遇到断水的情况;这里没有宿舍,只能住在教室里,将课桌拼凑成床;这里吃饭要走十多分钟,到各个农家去吃。面对如此艰苦的环境,小默站出来为同来的同学们加油打气:“我们既然来了,就要好好教孩子们!再说,这里有城市里看不到的秀美风景,呼吸不到的新鲜空气,多好呀!”听了这话,我忍不住心中暗笑:再艰苦的地方,对于乐观的小默来说,都有独到的乐趣啊!

小默负责教安全课和音乐课。每次站上讲台,她就是一位严肃认真的老师,而下课铃一响,她就又恢复了笑嘻嘻的面容,和学生们一起玩耍。山里的孩子们都特别喜欢她,总是拉着她一起玩,以至于我都忍不住“吃醋”了,问她:“我怎么就不如你呢?为什么孩子们只爱和你玩?”小默扮着鬼脸说:“因为我比你漂亮呀!”

 

27岁才开始初恋的男人,可谓凤毛麟角。何东就是其中的一个。那时,他刚拿到北京户口,在社会科学院某研究所的资料室当临时工,每天弓着身子誊抄资料卡片,连续8个小时不停笔,希望通过努力工作尽快转正。

  在枯燥的生活里,一线阳光都是可喜的。何况,那位突然造访的女孩,美丽得如同整个太阳。她黑发披肩,声音柔和,姿态优雅地倚着门框,请他去办公室接电话。一见倾心,他费心侦查:女孩是阅览室管理员,出身书香门第,举止矜持,气质高贵。“一直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他,对这个瓷器般冰冷精致的姑娘动了心。即使是她随意撕纸的小动作,也让他着迷。从此,他每天必去阅览室消磨时光,坐在她对面,手里拿本杂志,眼睛偷偷瞄她。有时,两人也在一起聊天,聊文学,聊作家。

  有一天下了班,只剩两人,女孩去关窗子,何东看着她的背影,那三个字从心脏一下蹦到嘴边:“我,爱,你!”说完他的腿就抖,心也发抖。对比他的鲁莽无措,女孩却悠然自在,回头看着他笑,没说行,也没说不行。两人一路无言,关门下楼。

  他沸腾了,她依旧冷静。他在沸腾中又沉默了,他仍旧自在。他陷入了维特式的烦恼,独自一人时总是自怨自艾:没有学历,没有正式职业,长得不帅也不高,一无所有,无能无用!但如果她答应他的求爱,那么,他就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富有的人!于是,他频频用痛苦的眼神和欲言又止的深情,逼迫她表态。她有些不安,或者说两句无关痛痒的话,或者埋头看书,根本不予理会。

  他越发激动起来,甚至会加上手势,传达内心的焦虑。她看他一眼,冷冷地说:“你能不能学得文雅些,有教养些呢?”他只得克制自己,喜怒不形于色,故作从容地与她交往。被压抑的激情,在失眠的深夜,化作了一封封行云流水般的情书。

  从万籁俱静的夜写到人声鼎沸、红日初升,他再塞进信封,贴上最漂亮的邮票,然后送到相邻的那间办公室里。没想到那样火焰般的热情,也燃烧不了她。一天下班后,在他的苦苦哀求之下,她从办公室出来,靠着电线杆子,风轻云淡地说:“你非要逼我,那我现在只能给你10%的肯定答复。不过那些信,写得真不错。”

  为了那90%,他几乎掏心掏肺地写情书,晨昏颠倒,神思恍惚。她仿佛被打动了,但也仅此而已。某个夜晚,她仍然那样淡淡地说:“如果你太难受了,就吻我一下吧。”此语如同在他心空闪过一个霹雳。他发狠地亲吻她,记不清自己,是否流了眼泪。

  随后某天,她翩然而至,用纤细白净的手,把一封信放在他的桌上,又转身离开。他不敢拆,又急不可耐,最后看了,心如死灰。上面工整而又简单地写着:“感情的事,勉强不来。我收回肯定你的那10%”。心中的那个月亮,碎了。

  他几乎发狂,潦草地写了一封遗书去威胁她,她几乎被吓哭了……其实,他知道,她终究不是他的。两人最终各自走开。

  那晚,他独坐在玉渊潭的湖边,想一个鱼跃终结生命。当天色发白,他的心,渐渐冷静了下来。

  从此,他再也没有那样疯狂过,再没写过那样狂放美丽的情书。但他仿佛对爱情的第一次挫折念念不忘,在2008的情人节,他在博客上公开了自己的初恋,并总结道:“理想可追,事业可求。唯独爱情却是追不来也求不得的。人们常常会将‘追求’二字用在爱情当中,其实才是最不恰当的。真的爱,自然而然,情不自禁,身不由己,两情相悦,根本无所谓‘追’,更无所谓‘求’。”

  他,是凤凰卫视主持人何东,也是我一直欣赏的主持人之一。他的确不帅,也不懂搞笑,但他粗犷自然,从不端着架子、戴着面罩生活,快意恩仇,酣畅淋漓。若干年后,他依旧记得初恋的诸多细节,少年哀愁,透纸而出。我看到了他的纯洁和热烈,细腻和忧伤,也懂得了,那个明亮温柔的月亮,若干年来,一直高悬在他的心间。那个月亮,是那“优雅女孩”,也是一个男人高洁坦荡的情怀。  

 那天是周末,我正准备躺在床上睡个回笼觉,手机响了。迷迷糊糊地打开手机,立即感受到了丁丽丽那种焦虑和紧张:“潘炜,你,你快来呀,我的家昨天晚上让人偷了。”

  丁丽丽是我的同事,和我面对面办公半年多了。我们都是漂泊一族,我正在挖空心思寻找机会跟她套近乎,这机会来得正是时候。

  “怎么,你昨天晚上没在家住?”我一边询问一边匆匆忙忙地穿衣服。

  “真是见鬼了,昨天晚上我到朋友陈丽的公司去玩,陈丽非要我留宿,谁知道早晨回来便看到家里被翻得乱作一团,两双刚买回来的新袜子都被小偷顺手牵羊给拿走了。”丁丽丽的语速越来越快,我几乎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你别怕,我马上就过来。”我在安慰丁丽丽的同时,三步并做两步冲到楼下,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走,十分钟便赶到了丁丽丽的出租屋。

  屋里的确十分凌乱,丁丽丽紧张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虽然眼睛里有泪,可是她非常努力地不让它落下来。

  “丢了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吗?”我进门便问。

  丁丽丽轻轻地摇了摇头:“也就被小偷偷走了80多块钱,另外就是一些小物件。”

  “那你报警了吗?”我又问。

  “这种小事警察会管吗?我要是找警察还用得着给你打手机?”丁丽丽似乎有些不高兴了。

  “既然没有被偷去什么值钱的东西,那就当破财消灾吧。怎么样,中午我请你吃饭,给你压压惊。”我看着丁丽丽的眼睛说。

  “你们男人就知道关心金银财宝,可是钱再多又有什么用呀?我的初恋丢了,你能替我找回来吗?”丁丽丽的话音刚落,眼里的泪便叭嗒叭嗒的往下落。

  “什么,你的初恋丢了,小偷怎么会偷去你的初恋呢?”我不知道丁丽丽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就是,就是我的初恋情人写给我的信,我放在一个精致的皮夹子里,结果被小偷盯上了。”我终于弄明白了丁丽丽的意思,不就是丢了初恋情人写给自己的信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现在不是正好可以重新开始吗?虽然心里感到幸灾乐祸,可我又不敢表现出来。女人是一种特殊的感情动物,谁要是给她的伤口上撒盐,她没准会记恨谁一辈子,于是,我尽量装出一副非常关切的样子:“丽丽,那些信对你真的很重要吗?”

  丁丽丽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你知道的,虽然他悄悄地离开我去了澳大利亚,可是我还是没有办法忘记他,恨和爱总是形影不离的,我爱他却更加恨他。”

  “那你留着那些信有什么用?”我还是不明白。

  “我也不知道,可是我知道那些信里有爱,我真的没有办法忘记那份爱。”情到深处,丁丽丽已是以泪洗面。

  “你,你不要太难过,虽然那些信是再也找不回来了,可是值得你珍藏的东西还有很多。比如,我就可以给你写信,写你非常喜欢看的信。”我开始柔声细语地安慰丁丽丽。

  “你,你的信能跟他的信比吗?”丁丽丽一点面子也不给我,她简直是疯了,明明是她请我来的,却不动声色地侮辱我,你说我能咽得下这口气吗?“丁丽丽,你的初恋情人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对你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痴情,我,我就不信我感动不了你。”我将丁丽丽独自一人扔在屋子里,气冲冲地转身就走。

  只是,我还没有下楼便悄悄地又折了回来,男子汉大丈夫,有多少咽不下的恶气。

  小偷风波之后我向丁丽丽展开了疯狂的进攻,几乎每周一封情书,动不动就是洋洋洒洒几千字,比起马克思写给燕妮的情书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丁丽丽很快就成为我爱情的俘虏,并且答应“十一”跟我结婚。

  结婚请帖刚发下去,丁丽丽又嚷着自己的小屋被小偷光顾了。“小偷这回又偷走了什么?”我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你写给我的情书,我原来准备送出版社出版的,没想到居然被那个可恶的家伙连锅端了。”丁丽丽一本正经地对我说。

  “算了吧,你又蒙我,我可再也不上你的当了。”我猛地将丁丽丽搂进怀里,恶狠狠地对她说。

  “你要是不把那些情书找到,这婚我不结了。”丁丽丽不甘束手就擒。

  “你敢!我就是你一辈子的珍藏,以后你只有珍藏我的份了。”我笑着和丁丽丽一起倒在沙发上。

  “你们也实在太开放了吧,是不是生米早就做成熟饭了?”陈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丁丽丽急忙推开我,匆忙整了整额前的乱发。

  “是不是又被贼惦记上啦?”陈丽故意绷着脸问丁丽丽,丁丽丽笑而不语。

  “陈丽,谢谢你的大媒。”我朝陈丽深深地鞠了一躬,这回轮到丁丽丽傻眼了。

  原来,陈丽和我姐是大学同学,偏偏丁丽丽又喜欢上了我,可是又不愿意当面向我表白,于是跟陈丽商量,陈丽就出了那个馊主意。事情发生两个多月之后,陈丽又忍不住告诉了我,我才知道自己被两个女孩骗了。只是,有句话我却没有告诉陈丽,她们其实是弄巧成拙,我巴不得这戏越演越逼真呢。

  当着陈丽的面,我故意问丁丽丽:“告诉我,那次小偷到底偷走了一些什么?”

  丁丽丽狡诈地笑了:“你真的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小偷偷走的是我等待你的怯懦。”

  我突然明白了,爱情原来也是可以这样略施小计的呀……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