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拔掉了荆棘,种下了玫瑰

A

  林莫第一次在我面前喊出安心这个名字时,尽管我早有准备,可还是忍不住悚然心惊。他自知语失,道了歉。我淡然一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然而那个名字却是熟记于心。

  只是,没想到此后他常常把我唤作安心,虽然心有不悦,却一直隐忍着,只因我爱他。直至那次缠绵,他的语误让我再也无法忍受,一把将他推下床,起身穿衣摔门而去。

  他匆忙之间追出来抱着我,说:“别走,苏然,给我时间遗忘……”这是他第一次跟我说起那个叫安心的女子。

  他们相恋了八年。她家境优越,他平凡无奇。他一直努力打拼,希望有所成就,给她好的未来。可事与愿违,至今他仍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设计师。她倦怠了无望的等待,终于决然转身,嫁作他人妇,享受荣华。

  这房子里的一切都是按她的喜好设计的,还有这些家具也是她亲手挑选的,那时他们差一点就结婚了。

  女人的直觉没错,第六感曾告诉我这里一定有女人生活过。如我和林莫这样奔三的大龄男女,哪个心中没有前情往事,没有一两个珍藏了又珍藏、不舍唤出的名字。可那仅是一种记忆,而且会越走越远,直至消失不见。但安心却像刺入林莫心里的荆棘,痛苦不堪地折磨着他。

  忽然后悔不清楚他的过往就轻易把自己交付,时至今日,我又能如何?

  B

  与林莫相识在一次商务酒会上。觥筹交错,人声喧哗,林莫干净的面孔、淡淡的笑容,让人感觉舒服。瞬间,心动如水,我踏上了他的车。我们行至郊外,坐在草地上看了半晚星星。临分手时,他说:“苏然,你的眼睛是今晚我看到的最亮的星星,以后我们能不能再见面。”我回望,如梦般给他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如我所想,林莫是个性格温和懂得体贴的男人,我们很快陷入了热恋。他告诉我上次感情结束至今已经三年了,一直没有遇到心仪的女孩子,那晚遇到我竟觉得似曾相识,便斗胆相邀了。我说:“别谈过去,过去是无法把握的,我们只要相守幸福的未来就可以了。”

  现在想来,抹掉过往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林莫一直克制着自己,直到我们同居后,他才毫无掩饰地显现对过去的依恋。他拜托我给他时间,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他还不能遗忘,那我们怎么可能有新的开始呢?

  环顾这所房子,安心的影子无处不在:他们缠绵过的大床,相拥看星星的窗台,厨房里,她挽起长发为他做早餐留下的余温……联想到的一幕幕让我几近窒息,心想不如就此分手吧,我争不过他放在心上的这个女人。然而泪流过,心又有不甘,凭什么,苦苦等来的金玉良缘说放就放,与其再去寻寻觅觅,遥遥无期,不如将眼前人改造,将那个女人彻底从他心里赶走。

  C

  一次缠绵后,我躺在林莫怀里,假装不经意地指着窗帘说:“亲爱的,紫色让人感觉太压抑了,我喜欢粉色的,我们换掉好不好?”他还沉浸在刚才的欢愉中,拨着我贴在脸颊的头发说:“随你吧。”“把床也换掉好不好?”他“嗯”了一声,“只要不换我,换什么都行。”

  只花了一天的时间,从窗帘到床,再到衣柜,全都换成了新的。林莫回来,淡然一笑,轻吻我的额头,说:“苏然,我爱你的利索。”我的心瞬间尘埃落定,不管怎样,我看到了他与昨天道别的决心。

  接下来换沙发,换餐具。为了节约成本,我跟闺蜜们进行了换物,把安心的影子一一移除,贴上自己爱的标签。对于我不动声色的更新换代,聪明如林莫怎能不明白,但心照不宣,他任由我折腾,这说明他也是爱我的吧。

  改造完家里,我又把目光对准了林莫的衣橱,将一柜子的正装,用我的私人精选挤压到了角落。林莫渐渐接受我为他做的每一次挑选,我用心地打理着关于他的一切,小心翼翼地维护这份和谐,也仔仔细细地寻觅可能遗漏的痕迹。

  林莫偶尔还会唤起那个名字,我忽略不计,因为我曾听说,要真正忘掉一个人,需要七年的时间,七年的时间才能让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更新。我爱林莫,我愿意等,等他的焕然一新,等他适应我的不同。安心喜欢长直发,我就把长发烫成了卷发。安心让他养成了喝咖啡吃蔬菜沙拉的习惯,我让茶和炒菜代替了咖啡和蔬菜沙拉。为此,我甘愿在厨房里忍受烟火熏烤,为他做出一道道可口的饭菜。在这些饭菜的滋养下,他变胖了些,越发有型有款。一次他晚归,我在厨房为他热饭,他过来从身后抱住我,将脸埋在我的发间,许久才说:“她从不肯为我下厨,怕烟火熏了容颜。”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听他说起安心的不是。他说他喜欢这样的人间烟火日子,平淡而幸福。

  D

  又一个春天到来的时候,我开始筹划我们的婚礼。然而,一天夜里醒来,身边却没了林莫的怀抱。我悄悄起身,只见客厅烟雾缭绕。可他从不吸烟,仔细看,是安心留下来的女士香烟。

  他抬头看到我,慌乱地想掩饰。我强忍眼泪,说:“想抽就抽吧,抽完早点休息。”他很快回到床上,从身后拥住我,说:“对不起。”原来,这天是他们相识的日子,看到小区里盛开的紫丁香,他忍不住想起安心,这是她最爱的花,会买这里的房子也是因为小区里种满了丁香树。

  他喃喃的诉说划落我心头的悲伤。我那么努力了,却还不能完全将他的心拉近我。丁香年年会开,我何以掩藏他的回忆。换房的念头瞬间在脑海里闪现,都说睹物思人,那么看不到,是不是可以心不烦了?

  可是,换房谈何容易,毕竟这不同于换套家具那么简单。既然没有能力另外购房,那么能不能像上述换家具那样同别人交换呢?那些天我如同着了魔,心心念念都是换房。

  说来也巧,住在另外街区的堂姐的儿子考上了高中,学校就在林莫家附近。堂姐为了照顾着儿子上学,想在这边买套房子,托我帮着留意。我一听就动了心思:堂姐的房子刚买了几年,面积和林莫的差不多,而且那边离我和林莫的单位很近,两个人上下班都方便。

  我带林莫去堂姐家做客,特意领他参观了那套房子,说实话房子比林莫的稍大一点,装修决不比他的差。我事先征求了堂姐的意见,堂姐求之不得,说这样还省下了买房子的钱。

  回到家,我郑重地和林莫谈了一次,问他有没有决心和我结婚,他说当然。我说既然如此,我们一了百了,搬离这套装有他旧爱的房子,开始新生活。他听后沉默了好久,说要考虑一下。

  那几天,我没有回去,想给林莫一个完整思考的空间。几天后,他打电话,说考虑好了,同意换房。搬家的时候,林莫悄悄地把珍藏着安心气息的小物件拿到楼下垃圾箱里烧毁了。我不禁落了泪,为了拔掉那一根刺入他心底的荆棘,我们都用尽了全力。

  那天夜里,我们紧紧地依偎着,他对我耳语:“苏然,我曾经以为这辈子不会再有爱情,你拔掉了我心里的荆棘,种下了玫瑰,你才是我最美的花朵……”

  所谓爱情,便是如此:一个愿意给,一个愿意受,如此便接近了幸福。

25岁的沈墨决定回到自己出生的小镇,开一家盲人影院。这个念头是在他处理完奶奶后事的第二天萌发的。所谓的盲人影院,和普通电影院并没有多少不同,只不过需要一个专门的电影解说员。因为观众都是盲人,没有对白的时候,沈墨充当解说员,解释背景和进程。

  当初沈墨还在镇上生活时,经常给双目失明的奶奶解说电影。后来沈墨一家要搬走,奶奶却怎么都不愿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小镇,直到去世。

  第一次放映非常成功,很多失明的老人前来观看,放映结束时沈墨松了一口气。他正准备收拾器材,突然发现中间一排的椅子上还坐着一个人。

  那是个年轻的女孩,有着缎子一般披到肩上的长发。她静静地坐着,眼晴还直直地看着屏幕,里面却一片空茫。

  后来他得知,女孩叫孙姣,是盲人孙大爷的孙女,才24岁,花一样的年纪,孙姣的个性倒很开朗,对什么都好奇。可她的世界只剩下了一种颜色。

  沈墨解释剧情的时候,她的头总是微微侧着,大大的眼睛一眨也不眨。有一次聊得晚了,孙姣突然一拍脑袋:“叔爷爷该等我吃饭了。”说完忙起身准备回家,却不小心撞到前面的椅子,一个趔趄。

  沈墨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女孩的手纤细柔润,让人舍不得放开。沈墨心中一动,情不自禁地说:“让我做你的导盲犬吧……”

  这天沈墨回到家,惬意地歪在大大的木床上,放了首舒缓的曲子。

  老板却突然打来了电话:“沈墨,有个新项目,国家拨款支持的,是大案子。兄弟们准备大干一场,你回来吧。”沈墨怔住了。

  第二天放的片子是周迅和金城武的《如果爱》,沈墨解说的时候,有点走神。耳边只有周迅低沉的歌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他送孙姣回去,在孙皎家外面。沈墨定定地看着孙姣,孙姣的眼睛也落在他身上,可是她并不知道,对面的男人眼眶慢慢红了。沈墨轻轻地抱了抱孙姣:“我就送到这里了,不然孙大爷又要留我吃饭了。”

  孙姣笑了:“没事,就几步路,我走惯了。”

  三年后的一天,他回到了小镇。他的眼睛在项目中受了重伤,三天后做手术。但是医生说恢复的机会只有百分之五十。

  沈墨走在街上,到处是过去的味道,突然熟悉的孙大爷的声音传来:“老刘,今天盲人影院放《铁甲钢拳》呢。”

  沈墨一怔,怎么还有盲人影院?孙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心慌的想躲开,孙大爷一把拉住他:“老刘,快点。”

  沈墨静静地坐着,热血的片头曲响了起来,,解说员的声音响起。

  竟然是孙姣!

  “她不是盲人吗?怎么能解说电影?”沈墨后悔了,孙大爷说不定认得声音。孙大爷不高兴:“说什么呢,我老头子是瞎子,你以为我全家就都是瞎子啊。以前有个小伙子,也给我们解说过……”

  沈墨僵住了。他突然想起,孙姣一次都没有说过自己看不见。

  听完电影,沈墨摸索着要离开。转身时,他忽然听到一个美丽得让他心动的声音:“这回,让我做你的导盲犬吧?”

深夜两点,许小年仍不舍得关掉电脑。QQ上,陶陶跳出来,“明天能陪我去坐旋转木马吗?”许小年盯着那行字足足有十秒钟,“好!”许小年心里一片沮丧,本打算明天玩游戏的,可是……陶陶让他陪她去坐旋转木马。没办法,谁让他欠陶陶一个人情。

那一次,许小年反对数学老师霸占体育课,全班同学都不敢吭声,只有陶陶跟许小年站在了一起。当然,最后的结果,陶陶陪许小年在走廊里站了足足一节课。

游乐场门口人山人海。许小年眼瞅着那个穿着桃裙的美女走到自己面前,才认出来那就是陶陶,但她的眼睛红红的。

坐旋转木马的人很多,许小年买了冰淇淋跟陶陶坐在长椅上等。陶陶吃得心不在焉的,冰淇淋一歪头,掉到了桃红色的裙子上。陶陶的眼泪汹涌而出,许小年赶紧拉着她去水池边清洗,可陶陶的眼泪还是很多。

许小年知道这丫头有心事。果然,陶陶说:“许小年,我奶奶过世了。”“啊?那你怎么没……”“我知道都已经一个月了,许小年,我奶奶都走了四个月了,他们才告诉我,他们说怕影响我中考……我每次给奶奶打电话,我叔都以各种理由搪塞我……我跟奶奶的感情他们不是不知道……”许小年一瞬间明白了陶陶的感受,“陶陶,哭出来就好受些了!”

陶陶扯着身上的桃裙说:“这是奶奶上次来北京,我们逛街时奶奶看中的。我不喜欢这么鲜艳的颜色,一直都没穿。可是奶奶喜欢,奶奶说穿上就像一朵桃花一样……”

旋转木马前人少了,许小年说:“走,我们去坐旋转木马!”许小年陪在陶陶身边,忧伤与思念从她的身上流淌下来。那天晚上,许小年在QQ上给陶陶留言:“奶奶一定不希望你掉那么多眼泪,快乐点,就像你穿上奶奶喜欢的桃红色裙子一样!”

日子过得风驰电掣。某一天,陶陶一天都没有来上学。许小年的眼皮一直跳一直跳,他给陶陶打电话,总是打不通。

临近放学,一个中年男人来找许小年,是陶陶的父亲。他很急切地问许小年:“陶陶离家出走了,你能帮我想想她会去哪儿吗?她留了张字条说就是想透透气!”许小年想了想,说:“叔叔,我去找找她!”

许小年站在游乐园里,旋转木马上只有陶陶一个人。秋天很凉,陶陶仍然穿着那条桃红色的裙子。他对陶陶大声说:“我们可以生父母的气,但也要体谅他们的无可奈何吧!”

陶陶的眼泪一点点溢出来:“我想奶奶!”“但是奶奶不想看到你这么不快乐,知道吗?”旋转木马轻轻地转了起来,许小年握住陶陶的手。或者,生活也会重新走入正轨吧……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