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知“剩女”的网络爱情

今年已经31岁的舒萍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自己怎么突然就成“剩女”了?然而,她两耳刚闻窗外事,就赶“潮”般地经历了网恋和闪婚、闪离,让她这个生物学博士有些招架不住了。

  从法院领回离婚判决,舒萍的婚姻状况又回到了原点。

  高知“剩女”

  舒萍出生在北京的一个教师家庭。受家庭熏陶,她从小就善于观察、勤于思考,尤其对自然科学感兴趣,26岁时就顺利地获得了生物学博士学位,并进入一家知名研究院从事科研工作。

  当同龄的女孩子享受着花前月下的浪漫时光时,舒萍却沉浸在实验室里,与各种生物标本为伴,乐在其中。那时的她只有一个信念:自己有限的青春只能挥洒在追逐科学的光辉大道上。经过不懈努力,舒萍的事业稳步上升,很快就开始在学界崭露头角。

  舒萍并不是独身主义者。但在她看来,周围有的女同事结婚生子后一心扑在家里,事业心明显锐减。因此,她认为婚姻恰似牢笼,会将自己完全束缚。然而,在周围人眼中,舒萍就像独自行走在智慧中的女神,高贵、幽雅,却难以靠近。

  2010年春节过后,舒萍回母校给导师贺寿。白发苍苍的导师在致答谢词时,给在场的学生三句箴言:“一是要把身体保养好,二是把事业打理好,三是把家庭经营好。这三驾马车只有并驾齐驱,人生才会完整。”

  导师的话让舒萍若有所思,原来家庭也是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天,通过和几位已经成家的同门师姐聊天,她惊喜地发现,原来美满的婚姻会让女人变得丰富而有活力。舒萍开始急切地憧憬未来,她相信自己的白马王子一定会手执玫瑰在灯火阑珊处等待她。

  在半年多的时间里,舒萍在母亲的陪同下,频繁地参加各种相亲活动,但一直没有相中合适的意中人。这时,舒萍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时光排在了“剩女”的行列,故而难免有一丝挫败感。为了给女儿增加相亲筹码,舒萍的父母将家庭两套房屋中的其中一套过户给了女儿。

  母亲建议舒萍对另一半的要求不要太苛刻。舒萍却认为自己已经将标准降到最低了,她的底线是:年龄相仿,物质相当,精神契合。可是,看似简单的要求,却无形中把很多男人排除在外。

  最终,舒萍将相亲阵地从现实转向了网络。

  闪婚闪离

   2010年11月初的一天,她在一家婚恋会员网站上注册,并填写了自己的真实信息。她的择偶关键词是“年龄:30~35岁;学历:硕士及以上”。网站迅速将与其相匹配的男会员的信息筛选出来。不一会儿,注册名为“懂你的心”的人就给舒萍留言。“懂你的心”开始侃侃而谈:“我今年32岁,2005年从北京某著名理工院校毕业,目前在一家国企的山西分公司担任技术总监。只因长期忙于事业,一直单身……”舒萍顿时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懂你的心”还向舒萍坦露了自己的理想和抱负:“我不甘心在中小城市,我打算去北京中关村实现一个计算机人的梦想。”此时,舒萍是多么强烈地渴望“懂你的心”立刻就出现在自己眼前。

  当晚,两人在网上敞开心扉畅谈理想和人生,互相换了照片、留了联系方式,一直到深夜。第二天清晨,睁开眼睛,手机上已有“懂你的心”发来的问候短信:“早安,宝贝!想你!”盯着短信,她反复回味了许久,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爱情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温暖。

  就在三天后的周末,“懂你的心”从山西赶到北京,舒萍特意去车站接他。

  “懂你的心”真名叫张涛,身材魁梧,看上去显得温文尔雅。舒萍坚定地认为,眼前的张涛就是曾经那个向自己回眸多次的人。经过短暂的相处,两个年轻人都沉醉在爱情的甜蜜中。

  2011年春节到来之前,相识了仅3个月的舒萍和张涛到婚姻登记机关领了结婚证,并选择了旅游结婚。结束了蜜月之旅以后,舒萍满心欢喜地回到了工作岗位,张涛则开始着手在北京找工作。他每天早出晚归,跑各种人才市场和招聘会。可是,三个月过去了,张涛依然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

  舒萍打算助丈夫一臂之力,她利用工作之余上网找各种招聘信息。最终,她得知一家事业单位招聘具有三年以上工作经验的计算机专业硕士后,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第一时间联系上了招聘单位,简要地介绍了张涛的情况。招聘单位让张涛本人第二天带上身份证、毕业证、学位证的原件去面试。

  回到家后,她兴奋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张涛。望着妻子清澈的眼睛,张涛忍不住道出了实情:“萍萍,我可能让你失望了,我压根就不是什么名牌大学的硕士,我只是大专毕业。”舒萍的满腔热情瞬间被突如其来的事实彻底浇灭。“其实,填写假学历也不是我的初衷,我只是想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机会。你能原谅我吗?”张涛辩解说。“不可能,你骗了我。这种欺骗已经触及了我做人的底线,把我的心都伤透了。”舒萍坐在沙发上,不断地用哭泣的泪水冲刷着内心的懊悔。

  几天后,舒萍向法院提出了离婚。

  去年的情人节他还在她的心里,他千里迢迢来到她所在的城市。他手中那一束红玫瑰没有999朵,而她已经感到了一千倍的欢心。她说网络也有真实的幸福。

  今年的情人节,她的世界里没有了他的踪影。他只给她一个快乐的情人节,还有那一束吐血的玫瑰花。而她却把女孩子的一切都给了他。半年了,他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她再也没有找到他,他在网络里消失了。她狠狠的哭得天崩地裂。

  大街上到处充满玫瑰花的香味。一对对情侣手牵手,捧着玫瑰花神采飞扬,缠绵嗔笑。而她一个人走在一年一度的情人节里,情人们脸上洋溢的幸福,就像一把把的嘲笑,剜割着她的心。其实,在她结了痂的心上,不想看到任何一对依偎着的男女,因为那是在揭她的疤,即使她是无意间的瞥见,也是舔食自己血淋淋的伤口啊。

  她常常在暗夜里痴痴的想,那么真实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她总期望着某一天,在小巷的拐角处,或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他会突然的向她走来,高声喊着她的名字,还捧着那束玫瑰花笑盈盈的迎面而来。而他再也没有出现过。她再也没有看见过网络上他的头像闪动过。

  大街上一遍遍的唱着<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她浑身上下都感到悲凉。一个人不知不觉的胡乱的走到了他们去年相约的公园。北方的公园里冷冷清清,不知哪里刮过来一张发黄的旧报纸,就落在她的脚下,她踏上一只脚,当另一只脚跨过的瞬间,她看到报纸上有一个人的照片。

  她蹲下身子仔细一看,不由得惊呆了,是他,真的是他。她一下子拾起旧报纸,认真的读着。原来他不是大学生而是打工仔,半年前他在和犯罪分子搏斗中英勇牺牲。这张报纸就是报道他英雄事迹的。

  她的泪珠滚滚而落,是天意吗?是他来和她相聚吗?半年了,他音信皆无,此时她终于一清二楚。

  她拿着那张旧报纸,在花店买了一束玫瑰花。然后回到家中,把报纸工工整整的放在写字台上,再把玫瑰花摆在上面。

她叫单单,23岁,走在街头,谁也不曾想到她已经是位有着两个孩子的老母亲。大女儿8岁,小儿子5岁。大女儿留守在家,小儿子随她夫妇在上海。

单单夫妇是我的老乡,去年认识的。单单算是位漂亮的女人,丈夫30多岁,长得傻傻的,在工厂上班,这正是要钞票没钞票,要人才没人才,要青春没青春,刚认识的单单就常常失眠,整天戴着个黑眼圈,她曾对我说:“自己睡不着的时候,好讨厌身边的男人却是鼾声如雷!”说这话时,她丈夫正在身边,她还狠狠横了丈夫一眼。那时候的她,脸上象少女一样长满了青春豆。

单单和我认识后就加了我的QQ,我们开始聊天。我是一位对别人夫妻床第关系比较好奇的男子,于是向她打听那些事。她生气地对我说:“你再胡说八道,我拉黑了你。”我一听也来气了,心道:“我加Q友,一不为追女孩,二不为找情人,为的就是胡说八道,不然加QQ做什么?”于是我立即删除了她。可是她仍然在QQ上与我保持了联系,只是我不再常与她说话了。

去年腊月,单单突然问我:“你回家吗?”

我一时不知道她是谁来,查了一下资料,见是恩施的,估计认识,便答道:“回啊,你呢?”

许多她才回复:“回啊。”

后来,我知道她正是单单。

那时候,我尚不知其实她已经离开了丈夫,正在网友身边。她想嫁给那位网友去。

农历腊月二十六日,她丈夫去利川接她,正巧被我朋友撞见,才得知与网友私奔的单单回来了。因为她丈夫把他收到的短信给朋友看了,我们才得知详情。

原来,那网友曾经坐了几年牢,所以未婚,他家庭条件不错,现在以放老虎机为生。单单在与网友网恋时,隐瞒了自己已婚已育的事实,腊月初,她在与丈夫小吵了一回之后,便扔下身边5岁的儿子,只身前去投奔那位网友了。正在厂里上班的丈夫没人带孩子后,只得回了老家。单单去到那边与对方同居十多天后,暗暗担心自己丢在上海的儿子来,就悄悄给丈夫发短信,被那男人发现,单单说出了实情。这下好了,那男人及其家人都决定把她送回丈夫身边,理由是你自己已经有一双儿女就舍得离开,将来某一天,如果我混得不好了,你也一定会弃我而去的。单单还在短信上对丈夫说:“我回来后你如果还是象以前那样对我不好的话,我还要跑!”她丈夫就拿出单单的短信向我朋友们炫耀:“你们看,她跑了又怎么样?还不是觉得我好?又回来了。古人说‘千嫁万嫁不如先嫁’是没错的。”

那一天,单单与丈夫和我朋友们一起坐车回到了老家。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