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网络的爱

他赶早起来,破例勤快起来。物归其位;整洁庭除;下厨。她说好不容易熬到周六,要多懒会床。他把早餐摆上餐桌。她却出了卧室,去了洗漱间。不是要多懒会床吗?她没解释,边进洗漱间边背向反问:你要去哪儿?他没回答,去阳台擦皮鞋。

夫妻俩相对而坐,吃早餐。他不喜喝牛奶,拿起一个熘热的馒头,先抹了些辣椒油,后夹了片摊鸡蛋,又抹了些辣椒油,双手捏着吃;趁她喝牛奶瞬间,瞄了她一眼,仍没回答她。她吃了半个馒头,喝了一杯牛奶,尝了摊鸡蛋,赞了句厨艺高了;看他还没出门的意思,说:

    先送我吧?

    哪里?

    她说了地名。

    放佛末日到了;他做了个鬼脸,一脸惊愕。

    她转身去洗漱间,没发现他的表情。

    他不急换鞋,急着要打手机。

    她出了洗漱间,却说:走吧。

    他只好合了手机,说:走吧。

    随咣得一声,防盗门被抛到身后。两边已褪色的红对联,也被高高抛到了身后。

    三年前,孟大理父母倾尽积蓄,买了这套商品房,要贴对联,紧接着筹备婚礼,就由着他们了。花蕊爸爸求人,把女婿安排进城建局下属的事业单位,老两口也喜好对联。结果,屋里装修布置的颇新潮,门口的对联,老套套、没新意。

    认认真真做人,高高兴兴度日;横批是:白头到老。

    对联罩着小两口之家,做人度日,都印证了两个重叠词。花蕊不愿早要孩子,在外做人与回家度日都顺利,三年后仍没孩子,未免淡了激情。俗话说的七年之痒,莫非在他们这提前了?于是,都在网络上寻找激情。还真心想事成了。各玩各的,互不干涉,有口头君子协定,两人相安无事。当然也有矛盾:源于那台电脑。后来,大理调整时间,把网络活动尽量放在八小时内,晚上在家,主要守电视荧屏。习惯成自然,矛盾化解了。孟大理八小时不忙,工作量大都在基层,回到办公室一般没事,网络活动时间充足。花蕊一周就上十二节课,学校管得严,网上活动都在家里,除了有时不去学校,上网一般在八小时以外。

    初夏的晴朗天气,不冷不热。出了城北行,路两边高大的水杉树刷刷迎面扑来,又刷刷移去。郊外凉爽的风,带来怡人的田野气息。副驾驶座上的花蕊,人本来就漂亮,这会更神采飞扬,念着要和网友小赵登黄花山,洋溢不可名状的欢乐。

    她和打酱油路过的网友网聊大半年后约见,得知他姓赵,就改称小赵。小伙子黑红脸庞,胖胖的,活泼开朗,很会找乐子,一起很惬意。虽然同城,两人时间难凑到一块,加上今天,一起才玩了三次。一次是去诸葛墓看汉莲开花,一次看油菜花。今天周六,恰巧小赵得空,喜爱的小弟伴自己登山,一定激发青春活力,他一提出,花蕊便满口答应了。一切从简,甩打两手。她一身过早的夏装,除了手里的提包内容杂乱,携带的,都是欢乐。

    大理手把方向盘,被妻子欢快情绪刺激着,油然想起心事。

    一开始接触,他就发现花仙子是个率性的女孩。熟识了视屏,竟比想象的还漂亮。她那颗芳心,早就不满足虚拟世界了,得知两人同城,一直约见。漂亮的女孩子,哪个男性不喜欢见面呢?何况,还是惹人喜欢的率性女孩。可大理得知她比自己结婚还早,已经有了一个两岁的儿子,毅然放缓了飞流直下的速度,依然停留在虚拟世界。不料,花仙子说她的婚姻,已经到了崩毁的边缘。她的老公很能干,自己办有公司。问题是人生的快乐幸福,不取决于金钱。寂寞的她,庆幸在网络遇见了孟大理这样好的哥哥。她提出在网上以夫妻相称,他答应了。她是情种,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网络老公,急切要和他走出虚拟世界,在现实里享受人生欢乐。孟大理也动情。好好的一个家庭,却不愿拆散重组。当他委婉劝她认真对待家庭和孩子时,她的心脏仿佛被针扎了,抹着眼泪,竹筒倒豆子,给大理哥抖落出一个瞩目惊心的事实:老公在现实里吃喝嫖赌仍嫌不够,竟然在网络结识了一个绝色女子,一天天掉了魂似的,一心想见面呢!大理地一次次劝说,均显得空洞无力。花仙子绝情地说:你要再这样,总是没有质感和温度,不能牵手和拥抱,虚拟的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往死里折磨我,那我们一口气好怄,干脆忍疼割爱,一刀两断吧!孟大理留恋网上的妻子,她虽然言过其实,却不能漠然置之,便只好答应她,一起去古栈道玩。听到一个嗯字,花仙子乐得甩给他数不清的飞吻,又是鲜花又是啤酒,面对视屏还撩起衣衫,让他看她的小蛮腰。孟大理怕她出格,回了紧紧拥抱你吻你的泡泡图,连忙定下了时间与接头地点。

    孟大理万万没料到,昨夜网聊得很晚的花蕊,上了床和他爱得死去活来,今早要出去玩,让他先送她的地点,竟然也在河东镇。没有打电话更改的机会,只好开车前往。不好问她去河东镇哪里,更不好问事由,任她在副驾驶座上眉飞色舞,孟大理察言观色,不免深深思索网络活动,仔细预测和花仙子见面的种种后果,想方设法处理好这次意外的“撞车”事件。

    河东镇。一条镇街,不长。街这头的蔬菜瓜果市场,已经人迹喧嚷。街的那头,是三岔口。车行至市场口,她说:我就从这下啦。 我送你到三岔口吧。心想:那里,一条路通黄花山,一条路指向古栈道。她不会来这买蔬菜瓜果的。

    不了,就在这下。你回去吧!

    回来时打电话,我来接你。

    不用啦。

    那好,早点回家啊你。

    知——道——啦。

    望着她一身清凉,窈窕背影姗姗而去,他调了车头回转。

    面对田野停车,可以打手机了。他掏出手机,只看了下时间,又塞进了腰间的皮套。近处水田里,三三两两的农家男女,低头忙于插秧。悠然觉得初夏的迷离景色,都是插秧人一下下牵引出来的。水田里倒映的太阳,直晃人眼。远处,青山含黛色,恰似素描画。他凭直觉判断:她是去黄花山的,而且,一贯细心的她,没觉察出他的目的地。要是像以前和她一起游玩多好啊!那样,就可以带相机拍照了。估摸她已走过三岔口,他调转车头,缓缓行驶着。到了三岔路口,早没了花蕊的身影。疾驶一阵爬缓坡而上,车行至古栈道下。仿古门前,游人不多。大青石边,婷婷站着花仙子。是花仙子,她黑发胖圆脸,短花衫短蓝裤,胸脯挺起,修腿皙长,比视屏里更美丽十分。

    古栈道是沿袭刘邦明烧栈道暗度陈仓遗址重建的。起步处不远,一面连接水库大坝,一面逶迤于山腰,视线辽阔舒畅,景色养眼宜人。脚下略带惊险,相伴前行间,他讲汉时古人火烧水激修栈道,讲唐朝诗人李白诗写蜀道难等典故。她听得入迷,不时嘻嘻哈哈弹跳着问这问那;一会儿把菊花茶瓶伸他嘴边要他喝茶,一会儿夸张地哎呀着,示意他牵着她的手走。倚栏小憩时,俯视坝下远去的水波,她沉静了,埋下头不无忧虑地说:我看他是决意要和我......真的?真的。那你打算怎么办?我......又不是谁离不开谁,她甩了下手,斜他一眼,喃喃地说,只是那样,就苦了孩子。

    是呀,他避开她的目光,说,那样对孩子不好。

    从古栈道景区下来,一半是疲惫,一半是舍不得回城分手,在镇街停了车,进一家饭店共进午餐。

    饭店不大,装修颇新潮,顾客不是很多。一进门,他和她,却脚底生根,愣住了。

    这同时,坐临窗一方桌前,站起刷刷投来惊诧眼光发愣的,还有两个人——他们不是别人——一个是他的妻子花蕊,一个是她的老公赵小勇。

    愣了几秒钟,孟大理招呼小赵说:怎么,是你?

    花仙子嘬圆了红唇:怎么,你们认识?

    花蕊瞬即明白了一切,她眼睫下扫,招呼老公和花仙子坐下,扬起塑料花似的笑脸说,我们也刚到这儿。

    都落了坐,陷入尴尬。冷场。一时间,和周围气氛极不协调。孟大理和花蕊的眼光先热烈起来,赵小勇夫妇的眼光,也随之温和了。递烟劝茶,互问险不险、累不累,彼此的称呼都不约而同的变作:孟哥、嫂子、赵弟、弟妹。一人两样,荤素热凉搭配着点吧,你先来,孟大理将菜单推给弟妹——他至今还不知她的姓名呢,她没推辞,四个人依次点喜吃的菜肴间,话题多起来,很快分了叉。两男人说的是,那座旧桥拆除的活,你要价20万,高了,你只计算着收获的旧钢筋,正好抵住人工和机械租赁费,欲净赚20万,肯定要被人家出10万的比下去了,不过别急,还会有机会的。小赵急了,凑近大理说:我心里不是不冷静吗?我也不是因为没中标才......又悄声细语咬耳朵说,你没见她每天那凶样,说带孩子无聊,把孩子送回乡下让我妈带,她整天玩,还是无聊,竟猪八戒倒打一耙,给我头上乱扣屎盆子......弟妹仄耳,沉默一下,顾不了和嫂子聊啦,笑脸晴转阴,锐声带火,直冲小赵说:整天呆在家里,活守寡,你呆几天试试看,你呆几天试试呀!服务员上菜了,及时岔了过去。小赵要争辩,被大理碰了胳臂,没言语。凉热菜一样样端上来,顾不上争辩了,动起筷子,话题转向菜肴的色味香。一会儿,两女人成了说笑的主角,你说黄花山美,她说古栈道险,嘻嘻哈哈越吃越香,说笑越热火。

    事后都有走出了网络的感觉。提起走出网络的感觉,两家人好像全忘了餐桌上险些燃起的战火,分别举例说古栈道,连接哪里和那里,说黄花山多么高,攀登上去看得多么远......一次聊得投机,孟大理在网上问花仙子:弟妹,直到如今,我还不知道你的真实姓名呢?

    孟哥,叫弟妹不很好吗?

    孟哥说:以后出外玩,一辆车,四个人,一路尽兴。

    不!弟妹说。

    怎么啦?

    我要抱上儿子。

    抱上孩子?

    对,让他从小大开眼界,不知孟哥你,嫌不嫌麻烦?

    好啊!带上小侄子,更有温馨情调呢!

    不知嫂子嫌累赘不?

    她呀,先体验下孩子的乐趣也好,再带上相机,让她面对小侄子的照片,想想我们的两人世界,要坚守到何时呀!

“网上一个你,网上一个我,网上的情缘也卿卿我我……”?

  每当我聆听这首网络歌曲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你。因为这首歌曲是你做成了场景发给我的。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就被深深地打动了,我才明白网络虽然是虚拟的,但是人的感情是真实的。那如诉如泣的委婉的歌声就好像在说我们的事情。?

  “爱一场梦一场,谁能躲得过?接受吧,接受吧,这爱的花朵……”?

  你总是问我还记得我们是怎么交往的吗?你说我肯定说不出来了。我笑而不答,其实我记得非常清楚。我们是在一个文学聊天室认识的,我是那里的管理员。你的网名是“军魂”,也许是我从小就崇拜军人所致吧,我对你的名字感到好奇??

  我点击你的名字问你:“你怎么来了从不说话?”?

  你回答:“我喜欢做个默默地欣赏着你的男人。”?

  “你欣赏我?我们不认识呀!”?

  “可我认识你,你写了不少小说呢,我一直是你忠实的读者。”?

  然后你要求加我好友,我加了你后就大吃一惊,我发现你那聊天窗口个性签名写的是“奔月,我喜欢你!”?

  “你怎么把这写上了?你的网友会笑你的。”?

  “他们笑就去笑吧,我自己喜欢谁不用他们管的。”?

  我明白喜欢谁是你的自由,你有喜欢别人的权利。可你写的是我呀?我想对你说,我们刚认识,我对你还没有感觉呢。可我又说不出口,因为我在我的作品里常写:“尊重别人的感情,特别是不要去伤害爱你的人。”何况,你不过只是喜欢,离爱还差老大一截呢!算了。随你吧!?

  我们就这样交往了。交谈中,我们发现有那么多共同之处。我们都酷爱文学,谁读到好的作品都会复制给对方,然后两人一起慢慢来品味。我们不知道对方在哪里,也从不打听对方的职业和家庭。除了一起欣赏文学作品,我们还喜欢一起听音乐。我们最喜欢听古筝,有时是你放给我听,有时是我放给你听。那天,是我们聊了几句后,你说你好累好累。我说别聊了,我们听音乐吧!我给你放的是古筝《高山流水》。不一会儿,你把你的感受写了发给我。你是这样写的:?

  初听古筝,只觉华丽优美,清脆委婉,如听山泉潺潺,醉在心间。曾以为,这就是天籁之音了。?

  及至听琴,方才悟出什么才是真正的“天籁之音”。?

  初听古琴,只觉声音细小,寡淡无味,如饮白开水,实在感觉不出哪里好听,不明白为何称其为“大雅之音”。?

  再听,竟于平淡中品出些许滋味,琴音袅袅,缥缈悠远,让人想起孤崖上的傲梅,空谷中的幽兰,浮云下的竹海,清溪旁的水仙。?

  静心细听,如听万壑松,陶醉其间,至则物我两忘,清静无心,方能理解其深邃的思想意境,方能悟出“大音希声”的境界。?

  听琴的过程,犹如悟禅宗之“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的过程。?

  琴如高山,筝似流水。流水潺潺,人人易解;高山寂寂,惟己能悟。筝悦耳,琴悦心,筝的妙处说得出,琴的妙处说不出。弹筝,须是佳人白衣胜雪,容颜绝伦,素手轻移,使人随其音漂浮情海,心思荡漾;抚琴,则要君子净手焚香,心静如水,超然物外,使己心神合一,定心定意。?

  筝如闺阁伊人,思之者众,琴如山中隐士,知音难寻。故此,才有伯牙遇钟子期,一曲《高山流水》传千古。?

  琴为君子之音,意义不在于技巧和感人,而在于心境和自然,“天人合一”才是琴的最高境界。?

  你写得太好了,你能悟出这么多的情趣来,我被你的文采折服了。就是那一刻,我突然明白我也喜欢你。因为我们虽然相隔很远,但是我们有共同的感受。你写的正是我心里想说的,什么是心心相印,我们就是心心相印。?

  后来我们聊的话题越来越多了。我知道你曾经是军人,你对那段军旅生活念念不忘,所以你的网名叫“军魂”,而我现在就住在部队大院里,我的老公是职业军人,我们对军人有着共同的感情,我知道你的年龄比我大,你的女儿都上高中了。你每天晚上九点半就会下线,因为你女儿快下晚自习了,你要亲自给她做夜餐。也许是我从小失去父亲的缘故吧,我对疼爱女儿的你感到特别亲切。我喜欢听你聊你的女儿如何如何,你每当聊起她来,就会滔滔不绝,你把女儿的照片发给我看,那是个可爱的阳光女孩!我想女儿一般都像母亲,你的妻子一定很漂亮。你说:“是的,她很好看。”?

  你特别喜欢让我聊我们部队大院里的事情,你开怀大笑,满足了你的军人情怀后,你会把一个一个笑的表情给我发过来。你让我把我的照片发给你看,我说我空间里有,你自己去看。你说你不知道怎么去空间,还是直接发到你的QQ上比较方便,我说:“好,你等着。”然后把我和老公最近的合影发了过去。你看了说:“真是天生的一对,你老公好帅!”然后你祝我永远幸福,我祝你全家快乐。?

  那时候我真是聊得好开心,我感觉你就像是我远方的亲哥。我不开心了就对你说,我有了牢骚找你发泄,我有了快乐也要告诉你,那一阵不管你多忙,你都是我义不容辞的感情接收站。我们每天在网上见面,如果谁哪天不来就会在QQ上留言。?

  你知道我喜欢音乐,为了我喜欢听的歌,你学会了做场景。那首《网上的情缘》是你为我做的第一个场景。?

  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听着“网上一个你,网上一个我,网上我们没有过一句承诺;点击你的名字发送我的快乐,你真真切切地闯进了我的生活,不见你的时候我情绪低落。接受吧,接受吧,这爱的花朵……”?

  我们都不说话,就那么一遍一遍地听着。临下线时候,你突然在QQ上连着发给我“月儿!月儿!月儿!我……”?

  我困惑了,你欲言又止想说什么??

  你为什么送我这首歌,你在暗示我什么吗?难道这就是网恋吗??

  我告诫自己,不可以网恋的。因为网络是虚拟的。?

  那天下线后我想了很多,人是感情动物,尤其是男女之间,遇到自己欣赏的人就会互相吸引。如果不把握好也许就会越轨。我们彼此都有幸福的家庭,当然不应该让网上的情缘破坏了现实里的幸福。?

  我想我们不可以再往前走了,就保持现在这种兄妹加好友的关系吧!?

  于是我开始有意识地少和你聊天,即使上线我也隐身。突然的冷淡让你惶惑了,你给我留言“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不理我了?”我说我太忙,有事情我会给你留言。我每天都能收到你发来的问候。?

  我害怕了,我怕你会对我说出那三个字,我承受不了“我爱你”这三个字,我明白我的拒绝会伤害你。我就只有躲避,躲避!我不想伤害你。?

  突然,一天你告诉我你要出差,而且恰恰经过我住的城市。我只是“哦”了一声。我明白你告诉我的意思是什么。你很有修养,你没有勉强我什么,你还说“我不会去打扰你的,你别怕。”我回复“你真好,你知道我是不和网友见面的。”你却不高兴了,你说“我不是你那么简单的网友,我们是很亲近的人。”我回复“那也是网友,网上的多亲也是网友。”?

  那天,我感觉我们聊天很不愉快。?

  我对你说过的,我和老公有过约定。他不反对我上网交友聊天,但是他要求我不和网友视频,不和网友见面。我答应了老公我就得做到。如果我瞒着老公去和别的男人约会,我会对老公有犯罪感。我不想那样,因为老公信任我,我得对得起他的信任。你曾经很赞成我的观点——网上的朋友牵心不牵手,我的资料上写着:网友是永不见面的朋友。你是看过我的资料才加的我。?

  你出差了。看不见你的头像亮了,我感到失落。习惯了每天上线你在那里等着我。突然你不在了我才明白你对我的意义。你是我的知心大哥,你是我的蓝颜知己。你不在,我有话无处倾诉,感觉对网络一下子没有了兴趣。我盼望你早日回来,我们还像以前那样聊天。?

  你走后第三天给我手机发来短信“月儿,火车就要到你的城市了。告诉我,我下车吗?”?

  我呆住了,你在给我出难题,你在等我的选择。我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我斗争着,自己和自己辨论着。?

  最后,我明白我别无选择。?

  我回复你:“我们只能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可能交叉的。”?

  你没有再回复我,我明白你是多么失望和伤心地离开了。我计算着火车离开我的城市的时间,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

  我明白,我从此失去了你,我再也找不回那个呵护我宠爱我的大哥了。?

  果然,你出差回来不久,我的QQ上没有了你的头像,你已经黑了我。你不是恨我而黑我,你是太爱我,才和我再见!?

  我终于明白了有人说过的那句话——网络买不起爱情的单。?

  爱的正面是伤害,爱的背面是淡漠,用空洞的没有灵魂的文字,记叙没有灵魂的心情,在没有灵魂的网络里,思念不代表任何人。网络只是一个免费的交际所,买不起爱情的单,买不起幸福的单,也养不起爱情。  

他和女友相恋了很多年,可近一段时间两人经常出现意见分歧,吵的很凶谁也不肯让步,到了已经要分手的边缘,可是谁也不敢提分手这两个字。

       他焖着头吸着烟,跟女友说,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让大家冷静冷静,等我们头脑清醒了,再回来找对方,好吗

       就这样他搬离了两人同居的地方,回到了单位的宿舍里,现在没有人管着他了,他可以无休止的在网络上游走,一边开着Q,一边听着音乐,这生活他已经好久没享受过了。

       他在同城的聊天室里遇到了一个女孩,一个很特别的女孩,他发现她没讲过一句话,有人跟她讲话,她就用一个笑脸来回复,他对给那个女孩发了一个秘聊:“能用QQ,跟你聊吗”

       同众多网络恋情的发展一样,由最初不经意点击,到倾心交谈,既而互生相见恨晚之慨,最后到互传各自的相片,如此,在恰当地时间,恰当的地点,互相对上了眼。

       他和林都喜欢看漫画书,曾经他们在网上都取笑对方:“这么大人了怎么跟小孩子一样喜欢看漫画”他说,喜欢看漫画的人,心里充满了童真,充满了快乐,于是他们把见面的地点书店。

       林是个很安静的女孩,她静静的坐在角落的凳子上他站在不远处望着她,望着这个瘦弱的女孩,心里有些疼,他走过去对林说:“能让我牵你的手吗”

       林抬起头,伸出右手放在了他的掌心里羞涩的低下了头,就这样他们恋爱了,六月,刚刚走进夏天,他对林的爱,如八月的似火骄阳。

       和林在一起他心里激起从未有过的陶醉,很想和林有个家,可是他心里始终有女友的影子,他放不下女友,更放不下温柔的林,那晚他从外面喝醉酒后去找林,他把林抱在怀里:“我们结婚吧”。

       林轻轻的推开他,给他倒了杯醒酒的茶:“喝了吧,清醒时再说”。第二天他揉揉发胀的脑袋,看到林给他留的条子:昨晚你喝醉了提出要结婚,虽然我很想嫁给你,可是你喊错了名字,我叫林,不叫小米。

       小米是他以前的女友,他跑去林的公司,给林打电话:“对不起,昨晚是我不好,给我时间好吗,我会忘记她”

       一天快下班的时候他接到了小米的电话问他:“我们分开这么久,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我心情不好,需要人安慰,可是找遍了通讯录,在这个城市,只有你和我最亲近,来陪陪我好吗”

       他第一次跟林说谎:“晚上要加班,会很晚,到家的时候打电话给你”电话那边的林轻柔的说:“加班会很累,你这些日子总说胃不舒服,要注意身体”

       他来到以前他们曾经住过的地方,心开始加速,站在门外,手抬起来放下好多次,正犹豫着,门突然开了,小米纵身一跃跳到他怀里:“我就感觉你来了,快进来”

       进房间后,看到屋里的摆设和以前一样:“呵呵,没变化吧,这里和以前一样的,我给你买了新的睡衣,新的牙刷,新的拖鞋。。。”小米带着他在房间里来回的走。

       小米看到他没反应,又把他带进了厨房里:“你看,我学会了做饭,我把你爱吃的菜都学会了,朋友们都说,爱一个人,首先要爱他的胃”

      “嗯?,你不喜欢是吗,那你等会”说完小米跑到了洗手间,等她出来后,换上了一件很透明的睡衣,头发松散下来。

       小米走到他面前,温柔的望着他:“你曾经说过,你最喜欢此时的我,我们从新开始好吗,我不会像以前一样任性了,我们忘记过去吧”说完她把衣服。。。。

       他推开小米,找了件衣服,蒙在了她的身上:“对不起,我有了爱的女孩,她人很好,很温柔,很体贴我,没别的什么事,我就走了”说完他转身要离去

       “不,不要走,我离不开你,”小米拉着他的手哭喊

       他狠心的把小米的手拉开:“她比你更需要我”说完他走了。

       关门的那一瞬间,他听见房间里的小米的大声哭泣的声音,他背靠着墙,泪流了出来。回去后他打电话给林:“林,公司要派我出差,可能会有一段时间”

       “嗯,在外面照顾好自己,明早我送你吧”林说

        他赶紧说“哦,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嗯,那也好,东西收拾好,早点睡觉吧,我挂了”

       “林。。。。我们分开吧,这句话我早就想说了,可是我怕伤害你,对不起,如果你恨我就恨吧,我不怨你”他轻声对林说

       林没说一句话,电话就轻轻的挂了,他呆呆的拿着电话,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声音,泪在眼窝里晃。

      一年后的六月林即将披上了嫁衣,新郎是追了林好多年的上司, 结婚前林和上司去照了婚纱照,这天上司有事,林独自一个人去了婚纱店,在街上遇见了他以前的同事

      那个女孩看见林很惊喜:“好久不见你,你好吗,怎么样现在”

      林温柔的一笑:“我要结婚了,就在下个月,有时间去看看,嗯。。。他还好吗”

      “唉,好人不长命”女孩重重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什么意思,谁不长命”林急着问她

      “他死了,就在半年前,被医生查出了胃癌晚期。。。。”后面的话,林已经听不到了,林飞开快的跑到他家去

      桌上有一封写给林的信

      林: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对不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那天晚上,我狠心的跟你提出分手,其实我已经知道自己的病,你还记得吗,有一段时间我总跟你说我身体不舒服,我以为就是吃饭时间不固定,胃口不舒服,可谁知道。。。

       我不想拖累你,我只有自己去面对,那晚你挂上电话,我发呆了好久,一直捧着电话到天明,我舍不得离开你,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原谅我。

      林看完信,抬头看见两人的相片,相片里的两个人开心的笑着,如今却阴阳两分离,六月的天骄阳似火,可林的心好冷好冷。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