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情怀抱得美人归

  2007年10月,凤凰卫视主持人陈玉佳为了充电,到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深造,恰和被誉为“钻石王老五”的商界才子江南春分在同一个班。江南春一眼就认出了她。可是,陈玉佳对江南春的印象并不好,觉得他不够帅。

  然而,江南春却不管不顾地向陈玉佳发起了爱的攻势。他们所在的EMBA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谁看到有值得推荐的好书,都要买几十本送给全班每一个人。江南春在送给陈玉佳的推荐书里,还会特别写上一些缠绵的诗词,可陈玉佳看了却不以为然:“一个大男人,写这些肉麻的东西,让人感觉很别扭。”陈玉佳无法把那些诗词和他这个人联系到一起。

  一天,两个人慕名到学校附近的一个胡同里去买油炸豆腐干,江南春先买了一袋,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不动声色地等陈玉佳也买了一袋。回到胡同口,江南春才说:“又干巴又涩嘴,好难吃,你的也扔了吧。”说着就把豆腐干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陈玉佳很诧异:“干吗现在才说,害得我也买了一袋。”江南春说:“也许那个店主刚刚下岗,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摆了这个小摊,如果我当他面说不好吃,他肯定会很难受,说不准连做生意的勇气也没了,这不是断了人家的生活来源吗?”

  从此,陈玉佳对江南春的印象好了起来,这真是一个宅心仁厚的男人。2009年8月,奥运一周年纪念日前,他们共同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善良才是真正的才子情怀啊。

  “你很需要钱吗?”问出口伍柯就后悔了。他想道歉,却听见她说:“现在,不需要了。”

  1

  伍柯又看见了那个女人。夕阳映红她的唇,栗色的短发稍显蓬松,长长的耳坠,白衬衫松垮地扎在腰间,修长的一双腿,走在人群里,宛如一只鹤。伍柯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三十年,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么美的女人。

  朋友小井比伍柯更具有冒险精神,信心十足上前搭讪。女人脚步不停,直接越过小井走了,连目光也不曾有片刻停留。小井气急败坏,这女人也太傲了。

  小井家世比伍柯优渥,人长得也比伍柯帅,一双桃花眼天生会放电。小井女朋友很多,对于伍柯空窗三年,他难以理解。伍柯是个正常男人,自然也懂得扎在女人堆里的逍遥快活,只是那样的快乐太浅淡,丝毫不能填补他内心的空虚。但伍柯从不为自己辩解,也不反驳。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多说便是越界。

  那女人过了马路,小井还在张望。当他看到她走进一个小区,眼里瞬间燃起了斗志。“那女人跟你住同一个小区?你有没有见过她?”

  见过,见过很多次,她在初春搬到这个小区,一个人独来独往。伍柯和她有过一次交集,在小区的理发店,他在理发,她推门进来说染发,那时候她也是短发,浓黑的。理发师们都在忙,她翻着杂志慢慢等。一个小意外,伍柯的耳朵被刮到,细小的伤口渗出血。伍柯并未在意,接受道歉。她注意到了,走过来拉开理发师,你还剪?不帮他处理一下伤口?你们这剪刀消毒了吗?镜子里,她瞥了他一眼,眼神平静如深海。那样的眼神,伍柯至今不能忘。

  远远的,他望着她,说:“    没有见过。”

  2

  小井告诉伍柯,那女的叫张丹卓,是卖的。朋友圈里有一个人新近发了笔横财,邀大伙聚会,那人带的女伴就是她,白吃白喝一顿竟然要价好几千,说不赔睡,八成是装的,图钱的女人还搞不定么。

  小井在“盛景天”订了位,要求伍柯必须到场。金光闪闪的包厢门被推开,一个女人出现在门口。她真的来了,伍柯望着她,霎时感到从头凉到了脚。

  席上,她不说话,替小井喝酒,一杯又一杯,喝得几乎站不住。小井不满意。

  “别他妈死气沉沉,热情点。”

  “怎么热情,要我脱给他们看?”

  “你他妈不就是脱给人看的?”

  张丹卓反而笑了:“除了你。”

  她搁下酒杯,转身往外走,姿态无比骄傲。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伍柯仿佛突然醒过来一般,起身追出去,脚步匆忙而又坚定。在会所门外,他追上了她。

  后来,伍柯在牵她的手拥抱她的时候,庆幸自己在这个晚上追了出来。霓虹映红城市,如幻境。伍柯闻见风里她的味道,清冷的香。

  “你很需要钱吗?”问出口伍柯就后悔了。他想道歉,却听见她说:“现在,不需要了。”

  3

  张丹卓搬进了伍柯的房子。她为他洗衣做饭,像一个温柔的妻。常常的,伍柯以为自己在做梦。

  夏天过去了,秋天也过去了,冬季来临,他们仍然在一起。伍柯终于忍不住问她,为什么愿意跟着我?他没有太多钱,供着一套房子,有一辆代步车,像这个城市的大部分男人一样,过着普通的生活,可她这么美,这么好,他不敢相信,她会一辈子属于他。

  她说,不对,伍柯,你是我见过最好的男人。你就像我家乡的天空,很纯净。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最快乐。

  我陪你回一趟家吧,我想去看看你家乡的天空,想去看望你的父母。她忽然愣住了,继而表情变得慌乱,甚至有点阴冷了。

  “我家太远了,我不愿意奔波,等以后吧。”她沉默。他再问,她仿佛瞬间被激怒了,“你到底想说什么?你什么意思?”

  伍柯感到难过:“丹卓,我们之间隔得太远了,我似乎从来没有走近过你。如果你并不是真的爱我……千万别勉强自己。”

  4

  那天,伍柯回了父母家。他在自己刚刚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夺门而逃。他害怕她说,对,我不爱你,我没有爱过你。那样他会万劫不复。

  他叫上小井出来喝酒。自从他和她在一起,已经很少和小井见面了。小井骂他窝囊,为了个女人不顾兄弟之情,还弄得自己一副鬼样子,她不就是长得漂亮点,值得你这样?她说她丢了身份证你也信,搞不好她杀了人畏罪潜逃,到时候你就是包庇犯。伍柯很后悔叫小井出来喝酒,越喝越烦。

  他回家躺了三天,整整三天,他没有去见张丹卓,也没有联系过她,当然,她也没有。

  第四天的时候,他想到他可能真的要失去她了。他坐卧不宁,从家里一口气跑到了街上,跑回去见她。

  她不见了。屋子里空荡荡的,她的行李也不在了。他简直恨死了自己,为什么要逼她,为什么要怀疑她,她一定对他失望透了,什么纯净的心,都是假的。

  5

  小井说,你别找了。实话跟你说吧,我猜的没错,她就是犯事了,有个男的托了全国各地的朋友到处打听她的下落。我看过那人提供的照片,就是她。小井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

  就在伍柯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张丹卓的时候,他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让他去接自己的女朋友。他去了派出所,见到了张丹卓,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安安静静的模样。

  派出所民警告诉他,五六小时前,张丹卓拖着行李来到这里,问他们能不能保护她?问原因,她也不肯说。问她有没有家人,她也是耗了半天才说有一个男朋友,叫伍柯。民警问伍柯,她为什么需要保护?

  伍柯领张丹卓回家,一路上,她一句话也不说,他们都不说。其实伍柯是有很多话想说的,想告诉她他有多么害怕失去她,想问问她这几天去哪儿了,怎么过的,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想牵她的手,想拥抱她,却也只能沉默。经过这件事之后,他们之间似乎隔得更远了。

  客厅里,他们各居一端,空气像凝固了一样。终于,她先开了口,她说:“我饿了。”只是这一句话他的心就软了,她是在向他撒娇,她放软了语气,低垂着眉眼,她连撒娇都含着矜持的意味。

  6

  张丹卓承认有人在找她,所以她不敢再住在这里,也不敢去找他,怕会连累他。

  她将自己的故事讲给他听,她的家在大凉山,她十六岁跟随乡友走出大山,见识到了外面的世界,认识了宏哥。宏哥是当地娱乐行业的老大,他有很多钱,可以让她和她的家人一辈子锦衣玉食。可是她发现自己无法爱上他,她决定逃走,她成功了,带走了宏哥放在她那里的一笔钱,给父亲治病,给弟弟存了全部的学费,她是打算挣了钱就还给他,但宏哥不肯放过她,他派了手下的兄弟轮流到她家蹲点等她。

  伍柯问,你挣钱是为了还债?

  陪酒吗?是为还债。但因为遇见你,我想我可以晚点还,慢慢还。

  宏哥终于找来了,比他们想象得更快。宏哥问张丹卓跟不跟他走?张丹卓一言不发地走出门,上了宏哥的车,至始至终,她都不曾看伍柯一眼。伍柯无能为力,他阻止不了她,更阻止不了宏哥。

  宏哥临上车前,又折了回来。宏哥向伍柯讲了故事的另一段:那天张丹卓拿着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逼宏哥放她走,否则她就死。宏哥以为她只是耍性子,伸手去夺刀,情急之下,她胡乱挥刀,削掉了他的右耳耳尖,她几乎吓疯了,丢掉刀拼命跑了出去。消息传到她的家乡就变味了,说她杀了人,畏罪潜逃。她母亲经受不住打击,在一天夜里投了井。等张丹卓回到家,母亲已经已经去世半年。她始终认为是自己害死了母亲,无法原谅自己,不敢再回家乡。

  宏哥说他派人去她家并不是蹲点,而是替她照顾家人。宏哥说,这一次,她不会再离开我了,她知道她欠我的。我会送她到国外去,让她远离大凉山。

  7

  伍柯独自一人去了大凉山,他找到了张丹卓的家。不为别的,他只是想看一看她出生长大的地方,看一看她家乡的天空是不是像她描述的那样纯净。

  她的弟弟告诉他,她回来过,给母亲上了坟,又走了,和一个男人一起。

  伍柯又独自一个人回到了城市,回到了他和张丹卓一起生活过的家。屋子里静悄悄的,他呆呆地坐着,犹如大梦初醒。忽然有人敲门,他下意识地起身,走过去打开门,他好像又在做梦了,不然张丹卓怎么会从天而降呢?

  她穿着家居服,手里拎着一只鸡和蔬菜,眼神柔软。她说:“我把头发留长了,我知道你肤浅,最喜欢女人留长头发。”她紧紧环住他的腰,“伍柯,我不会再逃了,不逃开大凉山,不逃开你。”

  那只最初的纸玫瑰,就这样拉开了我们相爱的序幕……

  第一朵玫瑰

  我第一次遇见许安的时候,很伤心。那天下着大雨,我一头冲到那家小小的音像店。在伤心的人,怎么意识得到自己的狼狈和卑微?水不断从我发间脸上落下,落得我视线模糊,其实很难分清是雨还是泪。

  在六月荷花开的时候,阿略轻轻牵起了我的手。他说,他久远前已恋上那个一路疯跑的女孩,他说他爱微微脸上的阳光。于是我脸上的阳光更炽。

  我以为这是生命里深刻的爱情,夹杂着命运不可阻挡的来势。可是就在今天,我亲耳听见那个会腼腆笑着露出淡淡酒窝的男子,用极其轻浮的口吻向电话那一端索要赌赢的MP4。赌约的内容——是我。

  再美的琉璃,碎了,也只得一地的狼藉。

  音像店里流转的是蔡琴波澜不惊,低回婉转的歌声:“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 ”我无意识地拿起眼前的碟,是岩井俊二的《情书》。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在我哭得最伤心的时候,一枝花悄无声息地递到了我的眼前。我刚想迁怒,却意外地发现那支同真花几乎一模一样的玫瑰竟然只是用纸叠成的。绿色的茎细细地撑着繁复的花瓣,斜斜里伸出片叶子托着那欲开的苞,没来由的我竟觉得连空气也芬芳起来。我不由自主接过,也留意到递花的手纤细修长,洁白干净。但一抬眼,却只看见一个同样挺秀的男生的背影。

  玻璃橱柜里是张红肿的,失意的脸,脸上的泪还没干,哪里还看得见半分的阳光。我微微一怔,终于对自己说:我要好起来,我一定会好起来。

  那枝纸玫瑰被我摆在了床头的花插上。

  你看你看许安的脸

  那段时光我变的很沉默,每天死力地加紧背各种法律条文,准备迎接即将而来的司法考试。只是时时会无意间转到那日那间小小的音像店。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离开时却总会带走一两盘CD和自己的怅然若失。

  再次遇见许安时我并不知道自己遇见过他,那是九月,司法考试刚刚过去不久,我最好的死党叶儿撺掇着非拉我去参加她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那个朋友其实是她暗恋已久的男生,像所有青春年华的秘密一样,既需要一个守秘者又需要一个同盟军。

  叶儿的笑像银铃一样又清脆又快速,纷纷扬扬地洒落在碧绿的湖上。游船是叶儿包的,游船里大大的生日蛋糕是叶儿买的,上好的翅膀是叶儿亲手卤的,连那微酸的葡萄酒也是叶儿酿了很久的。这样像月光一样透明的女孩子的心事其实我不信那个叫许安的看不出端倪。

  但,他只是笑,他笑时清秀的脸庞上也是距离。

  拿出生日礼物时,叶儿的是条很好看很温暖的围巾,我知道她为了挑这个颜色的线就跑了十七家毛线店,她织了很久,一针一线织进的都是她的情和她的梦。但许安如同接其他人的礼物一样只是彬彬有礼地说声谢谢,并没像叶儿所期待那样立即戴上。

  我之前根本就不认识许安,他的生日又来得仓促,我带来的不过是日日里对着那枝纸玫瑰揣摩的自己无聊练手的折花。七八枝同样的花摇曳不同风情斜斜插在花插里送过去,合做蛮漂亮的一束。

  本不曾多看过我一眼的许安接过那束纸玫瑰时,突然抬眼看向我很久很久,我不由诧异望向他,他的脸竟然悄悄地红了。

  突如其来的吻

  游完湖吃了饭,有人一声提议,集体去了唱K。叶儿的情绪显然受了下午的影响,收敛了笑,一向唱歌最好听的竟推说嗓子疼,坐在角落里,一声也不肯出。许安则远远坐着,手里拿着一张纸,不知在做什么。直到朋友圈里有人起哄要寿星唱歌,他才随手搁下。

  许安的歌声飘入我耳朵,我不由得愣了愣。“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 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 渐渐地,回升出我心坎……”是蔡琴的《被遗忘的时光》。我的眼光悄悄地落在他刚才坐的沙发前的茶几上。那是一朵玫瑰的雏形,比我折得更流畅更优美,连叶子的末端微微地向外折的那道圆弧也似曾相识。

  那只握话筒的手纤细修长,洁白干净。我的心突然地像被谁猛然撞击了一下,抬眼却正对上许安晶亮的眼神。

  我去洗手间想稳定下自己的情绪。我刚开门出来突然被斜里一只手拉过,是许安。我愣愣地看着他还来不及反应,他的唇吻上我的。开始时我还推他,但渐渐不由自主勾上他脖子,心像春水一样化了,直吻得彼此面红耳赤,直吻得我两腿发软。直到听到一声哭音,我们迅速分开,看见的是同样来上洗手间的叶儿。

  是我先回的KTV包厢,叶儿已经先走了。许安再进来时,若无其事地远远隔着人群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我也不去看他,我的心很乱,很乱。

  那间小小的音像店

  回了家才发现自己没有许安的联系方式,许安也没问过我的。那个吻什么也不代表,而我和叶儿从此却做不成朋友。我懊丧得直想掐死自己。

  日子还得一天一天地过,意外接到阿略的电话,他问最近好不好。如果换了是一星期以前,我想我还会哭得唏哩哗啦,可如今,我的心里不是他。

  我镇定地寒暄,淡淡地说近况,淡淡地挂了电话,并没有反问一句他最近如何?那一场赌约,他可有解释?爱情和伤痛一样是有时效的。我定定地望着床头上那支最初的纸玫瑰,突然决定去把蔡琴那张被遗忘的时光买回来。

  那家店虽在闹市却同往常一样永远有岁月静好远隔烟尘的感觉。我刚一进店就怔住,看见许安,掉头就走。刚走出没多远,一只手已执住我的。

  “我天天在这等你呢!”他的眼睛里仿佛有星光,他说他第一次在这里看见那个傻傻的,从雨幕中冲进来一直在哭的女孩,他就暗暗对自己说他希望让她再不会哭泣。他说他送我纸玫瑰是希望我最不开心的时候知道这世界还是有惊喜,有人爱有人关注有人祝福。

  他说那个吻……他说着说着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又轻轻吻住了我。我仿佛听见心儿也在歌唱,仿佛百花在这瞬间全都绽开。

  你是叶儿我是花

  我和许安正式恋爱,他待我如珍宝,我心内却总有一角不肯向他打开。我们对此都有所觉,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更加倍用心地对我,我有些微的不安。但这不安在不久后叶儿的电话里化为灰烬。

  叶儿电话里的声音极冷,只是告诉了我一个时间一个地点。果然我在那间咖啡屋看见了许安,他和叶儿头挨着头肩并着肩,状甚亲密。直到他们离去,我还呆呆地在那远远地可以看见他们的角落的位置上,一动不能动。

  我出了咖啡屋就买了张火车票,当晚去了深圳,从此不再和任何人联系。

  一个人在深圳的日子极苦,我怀揣着我屡屡跌碎的爱情和悲伤的青春,再也不肯接受任何人叫我微微。直到悄悄在同学录上看见叶儿结婚的消息。

  我辗转打听到叶儿婚礼的地点,远远隔着一条街我迎风等着美丽的新娘,心疼的话也说不出。我还可以再见你一眼么许安?

  花车来得很慢,新娘是一脸甜蜜的叶儿,新郎却不是许安。原来当日许安是想向我求婚,他找叶儿是希望叶儿可以解开心结,作为我们的伴娘。我望着叶儿愧疚的脸,一句话也没说。游魂般回到我们当初的家。

  其实隔了那么多年,再深的爱也早应化了烟尘,我来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屋子的钥匙我虽没扔,可锁还是原来那把吗?我怔怔地站在门口。迟疑了好久,掏出了当初的钥匙。

  门竟然应手而开。扑面而来的是——满屋的玫瑰花。各种色彩的娇艳的纸玫瑰,那玫瑰就堆在正中的地板上,摆成两个字:微微。

  我随手抽起一支,绿色的叶子上写的是:微微我爱你,2007。07。12。我细细一看,每支纸玫瑰上都有同样的话,不同的日期,我的眼泪不断地掉下来。

  有人从门外奔过来,看见我,同我一起怔住,然后猛然一把抱住了我。我轻轻地闭上眼,许安。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