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那些情窦初开的男生

17岁时,我刚念大学,一个喜欢我的男生千里迢迢从另一所学校来看我,却发现我心有所属,很伤心。

  19岁时,还是那个男生,知道我和同校的男生分手,如今是一个人,又来找我。我让他走,说:“你怎么这么死缠烂打呢?”他红着眼,说因为喜欢我。我说:“喜欢又有什么用呢?我喜欢的可不是你。”当着很多人的面,我让他走。“我喜欢男人成熟、稳重并且有事业,能教给我很多东西。你什么都没有,我怎么会喜欢你呢?”

  他再也没有在我面前出现过。我也不在乎,哪个女生没有被几个男生喜欢过?我们就像公主,被人捧在手心宠着。我22岁了,那些男生照样围在我周围。

  毕业了,工作了,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身边的好男生越来越少。我25岁,开始交往那些27岁以上的男生。我发现这个年龄段的男生都滑不唧溜的,不知道他们说的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不知道他们和我交往,投入了几分心力……我觉得很难过。我想起那个男生,那个深深地、纯洁地、无私地、一往无前地爱过我的男生。我给他打电话,然后我们见面了……我发现,如今他也是一个滑不唧溜的男生,他不过是想见见我,圆一个梦,然后奔向他自己精彩的人生。吃饭时,他主动要求AA制,哪怕只是快餐厅的一个汉堡。

  后来,别人告诉我,在我以后,他好不容易喜欢上另一个女生,把自己兼职赚的钱都寄给她,但是她花光了他的钱,就不再和他联系。从此以后,他学会了保护自己,不再专情,只和女生AA制。

  这就是属于我的那摊狗血,羞于提起,只是和闺蜜们坐在一起,埋怨男生自私,骂男生没有一个好东西时会想起。

  一天,看到亦舒的小说《阿修罗》。书里说,每个少女都是阿修罗,对男子有着无法解释的魔力,当少女渐渐长大,不再年轻,也就失去了魔力,变成一个平凡人。

  我突然明白,原来,不仅是我,每个女生年少时,因为青春,是强势者;而男生,除了萌动的荷尔蒙,什么都没有,是弱势者。

  弱势的男生一开始都爱得真挚、无私、忘我、不计回报,偏偏他们情窦初开,最应该品尝感情的美好时,遇到的却是最浅薄、最自我、最不懂尊重和珍惜别人的女生。

  岁月流逝,那些受过伤的男生渐渐学会保护自己,学会无所谓,学会游戏感情。他们变成女生们口中的坏男人,反过来伤害此时已经弱势的女生。

  亦舒小说的最后,伤害过很多男生的女主角发现自己已没有让别人迷恋的魔力。每个少女阿修罗都会老去,都会失去自己的魔力。

  女生们,善待那些情窦初开、对你好的男生吧,为他们保留一颗没有受伤、对爱情依然纯真向往的心,其实是为了你自己。  

  梁子比我大一个月,那年我们17岁。

  在那个总以为世界不对、恋爱很美的年纪里,他拉着我的手叫我丫头,时常陪我在学校后的操场上疯跑,在我和父母吵架后给我温暖的怀抱。我第一次踮起脚尖吻他,他竟然比我先红了脸。看着他害羞的样子,我忽然想和他一辈子走下去。

  一天晚自习后,我们在大操场上手拉着手散步,不知怎么就谈到了拥抱接吻之外的事。天色很暗,谁也看不清谁脸上的表情,我俩扭扭捏捏,却假装很坦然地谈论着那些对我们来说很朦胧的事。

  那天,我们聊到很晚,直到回宿舍后,我的心还在怦怦乱跳。我小小的心里似乎埋下了好奇的种子,拼命想出土发芽。我想,梁子或许也是如此,只是他腼腆,一定不会说出来。

  第二天,我和他像往常一样一起吃午饭。面对面坐着,我们都有些不好意思,不约而同笑出声来,又同时问对方怎么了。片刻的沉默后,是心有灵犀的对视。我心里忽然冒出个想法,小声说:“我18岁生日时,我们一起过夜吧。我想请你帮助我,完成我的成人礼。”

  他的脸腾地红了起来,从耳根一直红到额头。我看着他,心里暖暖的,对18岁的到来充满神圣感。

  高考前三个月,我的18岁生日。我在家认认真真洗了澡,套上新买的衣服,打电话给梁子,问他准备好没有。他一个劲儿喘气,说话都有些结巴。我到达约好的见面地点,梁子已经在等我,他也是一身新衣。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都很不自然地笑着。我们谁也不说话,把各自带的零用钱拿出来凑在一起,一张张展开、理好,一切显得无比庄重。梁子紧张地埋头数钱,我看着他额头上渗出的汗珠,心脏突然像触电一般,加速跳起来。

  梁子一手握着钱,一手拉着我,我们俩像小偷一样溜进一家旅馆。他的手在不停地出汗,我的手心也湿了一片。

  开房时,我背对着柜台躲在一边,生怕服务员从身份证上看出梁子才刚过18岁。终于顺利交了钱,拿了房卡,走进暂时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房间。一进房间,梁子就冲进卫生间,随后传来“哗哗”的水声,十分有力地冲击着我的耳膜。

  我坐在床边,不由自主地捏着衣襟,心里像装了只小兔子一样乱跳。钻进被窝,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我的脸火辣辣地烧起来……

  但十几分钟后,我们退了房。事情并没有像我们预计的那样发展下去。梁子从卫生间出来时在哭,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慌忙冲过去。他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语无伦次地说:“阿烟,我们回去吧……我不想伤害你……我们……我们还要高考……”

  他背对着我,我在他身后默默地穿着衣服。穿好衣服,我们离开了那家旅馆。

  我的18岁成人礼,就这样戏剧性地收了尾。后来,我们依旧牵着手在操场上散步、嬉笑,只是谁也不再提那些事。

  很多年后,我忽然想起梁子在旅馆的那个背影。我穿衣服时默默注视过的那个背影,从那一刻开始,就不再是男孩的背影,而是一个男人的背影——梁子从等待我穿衣服的那一刻开始,就在用行动诠释着他对我的承诺,以及作为一个18岁男子汉应有的责任。

  原来,我的18岁成人礼,造就了另一个人的成长。

老人病卧床榻,自知时日不多。很多时候,他会轻嘱老伴为他播放一首曲子。那是上世纪40年代的流行歌曲,歌名叫做《梦中人》:月色那样模糊,大地笼上夜雾。我的梦中人儿啊,你在何处……

  老人的行为无疑有些怪诞。更为怪诞的是,他还让女儿为他买来南京的报纸,一版一版看得仔细。老人在南京没有任何亲戚,他是地地道道的四川人,很少出门远行。他的行为让家人百思不得其解。

  终于有一天,老人抖抖索索地摸出一张照片。他对着照片看了很久,眸子里刮起潮湿的暖风。照片上浅笑着一位清秀的女子,年轻得如同一枚青涩的果实。老人唤来自己的女儿,鼓起勇气说:“我想见见她。”

  那个上午,老人一直在给女儿讲他的往事:

  50年前,23岁的他在重庆的一家纱厂当学徒,在一次学生和工人的联谊活动中,认识了她。那时她是财经学校的学生,清纯,漂亮,羞涩。爱情似花蕾般在两颗年轻的心中绽放,芳香四溢……最终他们还是无奈地分手了。女孩离开重庆的那天,两个人在江边久久相拥,泪流不止。后来,无数个日日夜夜,老人无数次来到离别的码头,面对滔滔江水,暗自忧伤……

  女儿被父亲的初恋深深打动,也为自己的母亲感到一丝难过:母亲与父亲风风雨雨走过50年。50年里,父母从来没有吵过一次架、红过一次脸。母亲当然不会知道,50年里,父亲的心里,其实刻着另一个女孩曾经的青春岁月啊。

  最终,女儿还是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母亲。接下来的几天,母亲一直沉默不语。然后,她决定,远赴南京,为他寻找那个她。母亲笑着对家人说:“我不在乎什么。50年了,都过去那么久了,我真的不在乎了。”她说,“看到他痛起来的那个样子,我那心头就像刀在剁啊,如果能找到他的初恋女友,让他高兴一点的话,我也高兴了。”她用一位女性的善良、包容和大度,对她的丈夫,做出了世间最体贴的举动。

  寻找之路注定是艰难的。她先和女儿找到了南京市公安机关。公安机关通过户籍核对,找到她所居住的小区,可那个小区早已经拆迁。眼看所有的线索都断了,母女俩突然想起,老人曾经说过,她好像在无线电厂工作过。也许,去无线电厂,会有她的消息吧。

  颇费一番周折,终于在无线电厂找到一份封存已久的档案。的确,50年前,有一位女学生从重庆分来,并且,无线电厂的工作人员找到了她现在的住址。得到这个消息,母女俩激动不已……

  可令她们倍感意外的是,联系上后,对方竟表现得异常平静。不仅如此,她还礼貌地拒绝了见面的要求,说:“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再说我身体也不好,不便去四川。”

  事实的确如此,曾经的清秀女子,如今已是古稀老人。

  怎么跟自己的丈夫说呢?他肯定会伤心失望的。他失去的不只是一次与初恋女友相见的机会,他失去的也许是大半辈子的惦念与牵挂,埋藏在心底最隐秘角落里的神圣记忆会訇然倒塌。

  可是,正当母女俩无奈地打算回四川时,却惊喜地接到对方的电话。

  对方说,当初那段感情,其实同样令她刻骨铭心,她还曾经在20年前独自远赴重庆寻找过他。她是担心儿孙们无法接受50年前的这段感情,才对母女俩一再回避的。

  她说,经过再三考虑,她愿意与他见面。当然,这也是她跟她宽容的老伴商量后的结果。

  然而他们,终未相聚。与他一样,她的身体也绝不允许她远赴四川。最终,家人决定通过网络视频帮助两位老人见面。

  那一刻等待已久,那一刻注定忧伤和幸福、心酸和动人。那天,两位老人各自守着自己相伴了大半辈子的亲人,守着小小的屏幕,完成了他们50年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相见:

  “你还好吗?”

  “还可以……你好吗……”

  淡淡的语气,却充满着无限的关爱。只有饱经沧桑的老人,才会有如此淡定的表情。

   当天,老人陷入昏迷。四天以后,他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离开了人世。只是,那首情歌,还会在世间继续吟唱……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