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灿烂阳光的受伤女人

  这是让我一生都会感到内疚、自责的经历,但因里面还有让我留恋的地方,所以就难忘,尽管这难忘里有着说不清的滋味。

  和婉婷认识是在网上,三年多的接触使我们之间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婉婷很聪明,为了证实我的真实,要了我单位的电话以“验明正身”。我们互相发过照片,在欣赏着婉婷发过来的玉照时我始终是在怀疑着,不过我也从未对她说过网上无美女之类的话,但照片上的婉婷显然不属于恐龙之流。

  去年的秋天,我因公出差来到了北京,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或许我真的能见上她一面,因为她就生活在北京。办完事我便给婉婷打了手机,知道我就在北京,婉婷似乎很惊讶,略一犹豫,便答应下班后来见我。她笑着回话说:期待着与你心灵的相拥。我在高德大厦附近找了一个叫怡情园的餐厅,找个靠窗子的桌子坐下后便打手机告诉婉婷我的位置,她说要晚上7点才能到,我看时间还早,便坐那儿想照片上的婉婷,想着网络与真实到底会有怎么样的差距。

  门口有一辆的士停住,下来一位女士,我猜那一定就是婉婷了。真实的婉婷和照片上的差不多,个儿不算太高,也就1。62米的样子,白的毛衫和深色的牛仔裤,齐肩的披发衬托的脸蛋略显瘦小了些,但那是一张恬静的脸,静静的样子很有特色,快三十的人了,眉宇间仍然透出一股青春的气息。

  菜上得很快,我给婉婷倒了一杯红酒,她说只能喝一点,谈笑间我们仿佛又找到了网络的状态,一开始婉婷还是很警觉的,渐渐地她成了我所熟悉的那个婉婷了。

  从怡情园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红酒毕竟是烈了些,我问婉婷家离这儿远吗?婉婷没说话,只是挽了我的手就走。第一次被妻子以外的女人挽住,我竟有点紧张,也有一丝莫名的幸福。婉婷说她今天喝得有点多了,但很开心,只是脚下软软的,像踩了棉花一般。我说你只要能找到回家的路就行,婉婷说喝多可不是喝醉啊,心里明白着呐。她的手有些凉,我用手握紧了她,她说这样很暖和。

  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婉婷在一座过街天桥上停下,指着对面的一座公寓说,我家就在那儿,二层最东面的就是了。我很有些不舍,便抚了一下她的秀发,婉婷也轻轻地拥在我身上,喃喃地说:“阿弟,抱我一会吧。记得我说过的心灵的相拥吗?其实,见你之前我是想了很多,如果你是我想象的、信得过的人,我会给你这样一个温馨的拥抱的。”“如果不是呢?”我也轻轻地拥着婉婷。“如果不是就让心灵相拥吧……”婉婷的声音很小,慢慢的像是睡着了一样。

  我轻轻抚摩着婉婷那纤细的腰身,渐渐地体内有了一股强烈的欲望,不觉地把她抱得更紧了,我低头去亲吻她的唇,婉婷却避开了。她轻轻推开我说:“阿弟,我今天已经是越位了,谢谢你的温暖,你也回去吧,我走了。”忽然间,婉婷又像初见时的神态了,笑着看我一眼便转身轻盈地去了。我望着这个可爱的女人的背影,感觉就要失去一件奇异的珍宝一样,竟跑着追了上去。看着她那婀娜的身姿,想着刚才她那温热柔软的身体,内心便有一种难以控制的欲火……

  快到楼梯口的时候,婉婷回头说你快回吧,我到家了。但我坚持要送她进门,此时的我已经被一种本能的力量控制着,我已无力摆脱。婉婷开门打开灯的一刹那,我像一条急红了眼的疯狗一样跟着硬挤进去。婉婷惊得呆住了,我反手关上了门,一把将婉婷搂抱过来狠命地去亲吻她,婉婷慌乱地摇摆着头,拼命地躲闪着,怒声呵斥着我:“你松开,阿弟,再乱来我就报警了!”我感觉全身都在膨胀着,我抱紧了婉婷硬是拖到里间的卧室。床上的她拼死命地挣扎着,我没想到她娇小的身躯竟会有如此大的力量,我则紧紧压住她不松手,我们争斗着僵持着,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撕脱下她的衣服,借着客厅映过来的光亮,我看到婉婷的脸上满是泪水,她紧咬着自己的唇,怒视着我:“你真让我失望,干吧,你这畜生!”婉婷终于喘息着吼道。

  我一惊,接着看到婉婷的唇慢慢地浸出了血来,泪止不住地往外涌。我燥热膨胀的身体突然一下子软了下来,神经像刀刺了一般的痛,那尘根也兀地变得像面条一般了。我缓缓从婉婷的身上下来,拾起地上撕扯下的衣物一一放在床上。

  “对不起,婉婷……”一种罪恶的感觉充满了我的脑海。

  “滚!”婉婷冷冷地挤出一个字。

  我丧家犬似的走了,经过过街的天桥,我看到婉婷家的灯还亮着,已经是快凌晨的光景了,大街上的车很少。我慢慢地走着,思想着。如果出现了警车,我定会跟了去了……回到东北的一段日子,我始终感觉自己像个在逃犯,给婉婷打过几次手机,她都不接。我不住地暗自忏悔,我知道她是不会再理我了,我不停地写着忏悔书,赤裸裸地剖析自己,哪怕婉婷不看,我就当是责骂自己。

  中国人是相信报应的,这没错!接下来同妻子的几次房事中,我发现自己那曾经坚挺的尘根失去了往日的灵性,无论妻子如何的体贴,诱导,那东西如同废了一般,看到妻子裸露的身体,便会想起婉婷那张惊恐愤怒的脸。这不是报应吗?我把这些统统写在伊妹儿给婉婷发了过去,最后也总忘不了写上“罪有应得”!其实,这四个字对我挺合适的。

  婉婷终于回了一封邮件:“相信你,是我的错!我为自己不经意的牵手而自责。所谓心灵的相拥,除了觉得有点可笑再也想不出别的意思。你伤害我的同时也伤害了一段本应很美好的情感!你的妻子是无辜的,忘掉过去吧。凭你色狼的本性应该还会好起来的,别再伤害另一个女人了。”

  婉婷的邮件让我的心境好了许多,她的话愈是尖刻,我的心才会舒服一点,但我仍然无法忘记那一幕。半年多过去了,我真的成了个“废人”,婉婷也不一味地刻薄我了。

  奥运会前的一天,婉婷发来邮件问我还去不去北京,她说有话想当面再说一次。我立即回复说去,周末就去。

  到北京已是上午十点多了,婉婷打手机告诉我她在家等我,如果还记得路就打的自己来吧。我当然没有忘记她的家,我轻轻敲了婉婷家的门,心里突突直跳,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婉婷开门让我进去,依旧是那张恬静的脸,我坐下才发现客厅很整洁、素雅,而那晚的记忆里一直是模糊的。婉婷穿了一身白色的休闲装,看上去比第一次相见时消瘦了一些,但静静的样子依然很迷人。

  “一路又脏又累吧?”婉婷说,“你先去冲个澡吧,我去做饭,今天不出去吃了。热水器你应该会用吧?”我答应着去了卫生间,边冲着澡边思想着婉婷的意思。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好了菜和红酒。

  婉婷又叫我阿弟了!阿弟是我的网名。

  提起那晚,婉婷说现在想想还后怕着呢。“你一出门,我就想报警的。”婉婷说,“可情理上我是说不清楚的,也许一开始我就不该牵你的手,况且我一直就没把你当成什么坏人,如果你不那么暴力;如果你懂得尊重女人;你还应该算是个不错的男人,但你确实是侮辱了我。”“心灵上的惩罚或许更能让人体会得深一些,”我说,“你不怕我再坏吗?”“如果那样的话,我一定会把你绳之以法的,我已付出过代价了。不过,我还是愿意信你一次,有些事情我也说不清楚。”

  我们渐渐地又开心起来,婉婷的脸有些泛红了。“真的没想过我为什么让你来?”她低着头问。“想过。”我坦白地说,“但我想不出什么理由,即便你是想报复我也是应该的,负罪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婉婷放下酒杯:“跟我来吧。”我不安地随她走出餐厅,婉婷走到卧室门前,让我进去。我犹豫着,她便一把拽我进去关上了门。“阿弟,我们躺在床上说说话吧,我有些累了。”我有些窘迫,呆呆地望着婉婷。“来啊,你以为你还行吗?如果你还有负罪感的话就上来陪我一会。”我一时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木然地上床躺下,婉婷拿了毛毯把我们盖上。她替我脱掉了衣服,然后用命令的口吻让我吻她。我的手有些抖,头上也有了些汗。婉婷说你别紧张,非要我反抗着你才有胆量?我依她而行,每当手触摸到她滑润的肌肤时,我的心都在颤抖,这曾经是我多么想抚摩着的肌肤啊,我对她说我真的不行了,婉婷没有理睬我……

  我们静静地躺着,婉婷轻轻地说:“我老公也是这样,只不过是有钱去嫖,被人算计了吓得也是一蹶不振,比起你来也光彩不到哪儿去,可女人呢?我们是无辜的,也是最可怜的。我是系铃人,但愿能给你解开,那样你的妻子就不必像我这样了。”

  端详着婉婷那张静美的脸,我心里涌过一股暖流,我对身边这个可爱的女人又多了几分敬意与同情。“抱抱我吧,阿弟!只这一次……”婉婷的眼里有泪流了出来,我抱紧了她,用深情轻轻吻去她脸上的泪,我觉得心中又有火在燃烧,这欲望之火带着真爱,再没有一丝的猥琐、邪恶……

  婉婷没有去车站送我,临行前她要我答应不要再和她联系,永远不要。她说人的一生是承受不了太多的伤害的,特别是女人。

  我走了,带着被医治好的灵魂!带着婉婷淡淡的忧伤……

  “进入十月以来就没有见过太阳。”人们对连阴天厌烦至极,冷不丁对这逼仄的潮味发出了共同的感叹。霉气重容易引发流行性疾病,我仔细一回想还真的没有见过太阳,这日子过的有点儿颠三倒四,只觉得有种压抑、别扭,对这鬼天气失却了敏感。怎么啦?肯定是心事重重惹的偏症。

  十·一期间,有一个陌生的电话在最后一天响过,我没有来得及接就挂断了。会是谁呢?因为我一直用一个号,朋友同学又多,说不准是熟人,可瞧瞧没有显示名字,也或许是人家挂错啦。自然内心翻江倒海,是不是我那命中注定在视线外的初恋,又想回念?可能是她,想想假期已结束,不应该放在心上,就没在意。不意第二天午夜,铃声又振响,深更半夜懒得去接。天一亮一打开手机盖,又是这个号,我用座机拨过去却是打不出去。长途还是遇上了骗子,当然对是不是我那久违的初恋情人也有点儿怀疑。

  坐在办公室闲下来就觉得不安生,惟恐是熟人误事。于是我发出短信“半夜惊魂鬼叫门。遇上我喝多啦,在梦乡里感觉不到惊恐,你是那路路神仙?勾起了我超越生命对往事的留恋。”有接收的返回信号,等了一天也没有回音。心想肯定是人迷了道。不意到了深夜,铃声又在子时振响,我虽然没接,心却六神不安,因为看过一篇半夜惊铃的现实报到,不是真的遇上麻烦了吧。我一个人在心里掖着,不想无风起风浪。

  又是一天啦,我心里多了桩沉甸甸的心事。只得再次发短信“你是个陌生的世界,你是个天外来客,没有日光时,月色也是美好的,人有一脸灿烂的笑容才是生活幸福的绽放。为什么总在黑夜里徘徊?我是个透明的人,不希望无礼伤了你情怀。也希望你别将半夜的铃声馈赠。我是个唯物者,既不惊惧,也不为诱惑所动。如果你不是好朋友在开玩笑,那么你是寻错了目标,大道朝天路条条,相信各有各的道。”

  夜里会不会再发生了呢?总算恢复平静。可我却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多年前的恋人,离奇的梦境虽然不值得叙述,但那阳光般的灿容却锁在脑中。思念如云却盼风吹去。构思了一个题目,却于恍惚中忘得一干二净。

  如果不是微博,陈吉与王琳还是默默无名的两个恋人。

  而在“520”(谐音我爱你)网络情人节的前两天,新浪微博博友陈吉用700多个日夜的苦心经营,在13∶14掐点示爱,发出中国微博求婚的第一声。120分钟的忐忑等待中,1000多位微博网友“答应他吧”的呼声中,王琳终于从犹豫不决变成点头答应。

  草根的“微爱情”在幸福的簇拥中修成正果。陈吉也成为中国第一个在微博上示爱、求婚并成功的幸福博友,被载入微博史。

  “微薄”爱情,给你我给得起的幸福

  2008年,上海的春天桃红柳翠。男主人公陈吉1983年出生,地道上海人,两年前毕业于复旦大学法律专业,现在一家跨国航运公司,从事物流管理工作。繁重的工作之余,陈吉喜欢上网,尤其喜爱可以晒心情、晒工资、晒老板的微博。

  4月12日傍晚,陈吉正沉醉在MSN space音乐播放器中英格玛的美妙歌声里,一个叫“白蝶弥香”的博友上传了一篇博文,表达了对这首曲子的喜爱:“我不甘心说别离,寻觅已逝去的传奇……”文笔很美,对跳跃的音符描述得很贴切,陈吉感觉觅到了知音,一阵激动。

  陈吉好奇地打开对方的微博,头像是个美女,眼风斜挑,似嗔亦喜又含情。两人开始了网络对话,从音乐谈到各自的生活。“白蝶弥香”叫王琳,也是上海人,1982年出生,两年前大学毕业,在一家外贸公司从事客服工作。

  因为一个留言,天秤座的陈吉认识了浪漫双鱼座的王琳。

  经过两个多月的交流,王琳凄迷缥缈的文字、琢磨不透的思想,给她笼上一轮神秘的光晕,吸引着陈吉。两人的爱好惊人的相似,同在久石让指下爱尔兰民谣中安静睡去;天真的《龙猫》音乐让他们忆起童年;喜欢讨论音乐色彩斑斓的《千与千寻》;喜欢旅游……

  “这个世界有60亿人,可是,只有那一个人陪在身边的时间最长,某一天,一个约定,一个人的生命变成一对。”陈吉在微博里写下这句话,忐忑地要求与王琳见面,对方用一个大大的笑脸来回应。

  初春,天空下着小雨,午后两点,在江边咖啡馆旁,陈吉早来了半个小时。远远的,一个穿着黑色滑雪衫的高挑女孩走来。“是她吗?”湿润的江风如同一块冰凉的面纱,敷上了女孩红红的脸颊。“你是ShadowEclipse(陈吉网名)?”“是。”陈吉不敢相信,《第一次亲密接触》里“轻舞飞扬”般娴静的女孩会站在眼前。

  半天陈吉才说:“你的头发都湿了,来躲雨吧。”王琳乖巧地走到他的伞下,两人倚在栏杆上都没说话,任凭一望无际的江面充斥视野。风中,他们互相偷看,四目相对的一瞬,她的脸红得像绽放的樱花……

  两个星期后,陈吉约王琳看电影。想起陈吉的朴素干净,王琳不由对约会生出美好的期待来。

  有段电影情节很恐怖,吓得她大叫着闭了眼。她希望他能握一下她的手,可他只是把手里的杂志不停地上下晃着,完全没注意到她的表情。电影散场了,她有些失望,“你走吧,我自己回去。”他却不放心,坚持送她。路上,她不时地挠胳膊,说被蚊子咬了,他带着歉意,“想到电影院里蚊子不少,才带了大页的杂志一直赶呢,到底还是咬了你。”

  王琳吃惊于他的细心,有了感动,话也就多起来。聊天中,王琳的家到了,陈吉急着说:“别锁门,我很快回来。”一会儿,他拿只小塑料袋回来,里面装着蚊不叮、风油精。他把袋子塞进她手中,转身走了。

  她有些不知所措,慢慢的,泪水却模糊了双眼。她觉得,眼前的贴心一幕,也许就是她最想要的幸福。

  不做房奴,“低碳爱情”动人绽放

  “因为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不论生活是否完美,不论此刻是进是退,都永远要有自己的华丽舞步。”陈吉在微博中记录着点滴思绪。

  2009年夏天,两个年轻人相约去厦门鼓浪屿旅游。陈吉在海边发现了一艘弃船,沧桑的船体在蓝天白云背景映衬下特别有美感。他突然来了兴致,要帮王琳拍照。在拍一个刁钻角度时,王琳不慎落水。被救上来时,她已经呛了好几口水。

  回程的小巴士很破,四处漏风,偏偏司机将车开得风驰电掣,王琳裹着陈吉的外套,瑟瑟发抖,陈吉不声不响把她揽进了怀里。

  由于落水受了凉,她当晚就发了高烧。她不肯去看医生,吃了退烧药,盖着两床被子躺在旅馆里打摆子。他不敢离开,整夜陪护。半夜,她一身大汗醒来,看见电视机亮着微光,他蜷缩着,蹲在椅子上看无声的球赛。

  王琳的柔情瞬间泛滥。这个平静温暖的夜晚,被她当成是上一次失败恋爱的补偿。她心里那朵枯萎的爱情花又慢慢复苏。只是这一次,她绽开得更缓慢,更抒情。

  恋爱一年多,陈吉送了一只戒指给王琳。王琳有些迟疑,该不该接这个造型是“9”、寓意长长久久的戒指?陈吉深情地拉过她的手,“如果我身上只有100元,我也愿意全花在你身上。我会努力,给你我能给得起的最好的幸福!希望你能嫁给我!”

  “让我考虑一下好吗?”王琳有些犹豫,把事情告诉了父母。笑容在母亲脸上淡去,“陈吉是个好男孩,但我们也是为了你好,起码,房子要有吧。”

  求婚碰了软钉子,陈吉在博客上写道:“就像有人说的,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一样,天下也没有天生没出息的男人,只有不努力的男人。女孩们,眼光放远点,去抓住那些‘潜力股’吧。”房子是迟早要面对的一道难关,为此,他开始记账,严格计算着花销。

  2009年底,陈吉踏上了看房路。然而上海内环以内已无万元房。即便人迹罕至的小区房价也很“高尚”。置业顾问倒是客气,可陈吉感觉她们的脸像递过来的水一样冰冷。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活得像个悲剧,在微博上,写下了自己的失落,立即有网友跟帖:“你的出生决定了你不是富二代,但是你肯定能通过努力去做富二代他爹!”有了鼓励,陈吉决定曲线救国——在父母老家、太湖边上买一套可以栖身的房子。陈吉期待着,当人们的生活走向低碳环保时,爱情也能回归本来面目,走向最本真的淳朴、善良的相爱。

  网友助力,微博求婚成功

  在范晓萱的《数字恋爱》这首歌里,“520”这个数字因为谐音而被译成“我爱你”,之后变成了网络上常用的爱情符号。久而久之,网友自发选定了每年的5月20日作为网络情人节。

  想着“20105201314”意味着“爱你要你我爱你一生一世”,陈吉很高兴。这个网络情人节,他要不平凡地与女友度过。

  5月18日,陈吉看着自己886条微博的记录,灵光一现。888,是个吉祥的数字,如果在第888条微博上求婚,会不会成功?

  “送给女朋友白蝶弥香,亲爱的,嫁给我好不好啊?这里有那么多博友见证我向你求婚,很有诚意吧……大家帮我转一下吧,谢谢啦!”没有浮华的话语,没有重磅的礼物,这份灼热真诚的爱情,却立刻像幸福的空气一样感染了网友。大家在加入评论的同时,纷纷转发此博文。热心的网友说:“冬天接受了春天/天空接受了白云/大地接受了山川/河流接受了溪水/亲爱的,你快接受我吧。”

  抑制不住激动,陈吉给王琳发了一条短信,提醒她看看微博。当王琳看到这则已经被转发了1000多次的求婚帖,竟然想要流泪。想到相处的700多个日夜的点滴,看着自己时常摩挲的无名指上的“9”字型戒指,看着500多条屏幕上跳动的网友祝福,王琳回复了陈吉:“激动着,幸福着,羞怯着,也恐惧着,凝泪着……脑子里盘旋的,是那亦步亦趋的点滴,痛并快乐的时光,一句一伤的曾经……这份感情的艰难,只有我们知道,只有你和我。”

  陈吉一看有戏,继续展开攻势,“女朋友害羞了,大家再热烈些,给她再多点勇气吧!”网友应声而动,摇旗呐喊,“答应他,答应他”的呼声越来越高。像日本流行电视剧《电车男》里,热情网友为“电车男”追求“爱马仕”出谋划策一样,网络这一虚拟社区,因为这一对恋人,真实地沸腾了起来!

  在一片呼声中,王琳用颤抖的手,敲出这样的话:“从小,没有安全感,缺乏温暖,你是唯一见过我在睡梦中颤抖、看到我蜷缩着放声痛哭的人。用爱燃烧我们的未来,今后的日子紧紧拥抱彼此……”

  下班后,陈吉早早来到女友上班的大厦楼下。王琳透过窗户,看到器宇轩昂的陈吉,有着想一把抱住他的冲动。她知道,她刚刚做了一生最重要的决定。王琳决定把网友祝福的话语打印下来,带给父母看。

  晚餐桌上,王琳的母亲接过厚厚一叠纸,仔细看着,“都是网上的?都是真的吗?”“嗯,你看,多少人祝福我呢。”摘下老花镜,母亲笑着点点头,“现在的年轻人啊,与我们过去就是不一样。”父亲也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女儿。有了男友的爱,有了网友的祝福,有了父母的理解,此刻,王琳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电影《卡萨布兰卡》中说道:“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城镇,城镇中有那么多的酒馆,你却独独走进了我的。”一次偶然的遇见,真的成就了爱情,陈吉沉醉在幸福里,感到不可思议。他在微博里写:“别怪男朋友不够浪漫,别嫌弃男朋友现在没钱。爱的真谛是包容,是两个人互相扶持,携手一起创造属于自己的将来。”

  是的,去爱吧,像不曾受过一次伤一样;跳舞吧,像没有人欣赏一样;唱歌吧,像没有任何人聆听一样。在“许我一个未来”的爱情许愿中,只有真诚的携手,才会创造永远的美丽。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