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过去,又是新的一天

黄昏了,阿文朝夕阳落山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走进了一片深山老林。

夕阳彻底的告别了这个世界,林子里黑茫茫一片,阿文借着从树叶缝隙投进来的稀疏月光,在林间摩挲前行。

他要到哪里去,去干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他想能够尽快的了却一生更好,这个世界他呆不下去了,他看到任何一种事物都是恐惧的,都睁着一双狡黠的目光,长着一张狰狞的大口,瞬间就会把他吞掉。

他走进原始森林,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不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痛苦。

林中偶有小鸟的尖叫,声声的哀鸣和哭泣,凄惨而悲凉。

他想到他的腾讯QQ好友,他要给自己的好友说说心里话。这些好友都是不错的,每天在网上天南地北的聊,而且还海誓山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阿文摸出了手机,借着手机上朦胧的光,从电话簿里翻出了好友阿光的手机号码,轻轻的一摁键,拨了出去,老天有眼,通了,信号很好。

阿文带着伤感的声音说,阿光吗?啊,你哪位?阿文。哦,阿文啊。在哪里?我快要死了。好吧,你去死吧,我来给你收尸。阿光透身的冰凉。

阿文又拨通了阿蛮的手机。阿蛮,我快要死了。阿蛮正在搓麻将,大宽张叫嘴,心里正激动呢,手机放在桌上,打开扩音器,好啊,你死了是对社会的一大贡献嘛,地球也减轻压力……阿文狠狠的关掉了手机。

阿文攥着手机,还有几位好友打不打……管他呢,手机里的话费剩下也是浪费,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阿文抱着再试试看的心理拨通阿山的手机。阿山在电话里很开心,好啊,阿文,你他妈死了好啊,你那仙女婆娘老子替你接管了,你放心去吧,哈哈哈……阿文从鼻孔里冷冷的哼出一声,还好朋友呢,没好气地诅咒阿山一句,让你也有倒霉的时候!

林子里黑茫茫的,啥也看不见,阿文摸索着继续往前走,周身冷冷的发抖,四肢无力。阿文又想到阿毛,给他说说吗……哎,反正,反正是……这个世界不属于我,没什么可留念的。

阿毛,阿毛……

嗯,我是阿毛,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我快要死了,想和你说说话。

阿毛感到奇怪,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会死?急忙问,你在哪里?

我在深山,你听,有好多好多的鸟儿和动物的尖叫,好恐怖……

阿毛静下来,耳朵贴紧手机,确实听到了清脆的鸟儿鸣叫和动物的呼啸,风趣地说,哈哈,你小子真逗,深更半夜的跑到深山老林干啥啊,在动物园里享乐吧。怎么,找刺激啊,和老虎决斗?要是白天,我一定来当观众,为你加油……

阿文的心像冰一样崩裂。他强压住自己冷静下来,不再计较,不要让伤口再流出更多的血。继续往前走,没有终点,只有目的,自由的来,自由的去……茫茫黑夜,什么也看不见不是更好吗?高高低低,磕磕碰碰,不知跌倒了好几回。这次又跌倒,跌倒了他决定再也不爬起来了,原地坐稳,等待命运的安排。鸟儿也睡了,野兽也睡着了,一点儿动静也没有,深山里一片宁静,星星眨眼睛的声音也听得见……是什么声音,阿文警觉起来,他不想被凶恶的野狼吃掉,更不想做猛虎的美餐,他要干干净净安详的躺在深山里,灵魂爬上一棵高大的树,对,一棵高大的柏树或者松树。他摸摸身边的树有没有柏树或者松树,大不大,摸准了,他向那棵大柏树挪了挪身子,靠在柏树干上。阿文又听到了什么声音,咕咕的,不像是蛇虫,也不是鸟儿,声音好像就在他身边。他竖起耳朵,哦,是自己肚子里发出来的,爬了好一阵子的山,在林子里钻来钻去,有些饿了。他双手紧紧抱住肚子,不让肚子再发出声音来,他要好好的安静一会儿。抱肚子的时候,按着了手机上的键,手机屏幕上发出萤火一样的光,这光让她感觉到了一丝的温暖。这时,只有这唯一的光和他做伴,他感到特别的亲切。他不想让光消失掉,让这光永远亮着陪伴他,陪伴他走过一生中最后一段路程。

肚子终于安静下来了。阿文翻开屏幕对着自己的脸,呆呆的看着,这下人们都熟睡了吧,也许翻了个身……阿美,阿美大姐怎样?

阿美在他认识的QQ好友中年龄比较大的一个,他一直尊敬地称她大姐。但他不知道,阿美一直都是在和病魔抗争,在病魔制造的痛苦中顽强地坚持了八年。她患的是白血病,丈夫因她患病久治不愈三年前离她而去,只身一人蜷缩在不到20平米的小屋里,过着孤单而平静的生活,从没有人来打扰,她也不去打扰谁,只是在心情高兴的时候上上网,在QQ里和好友聊聊天,打发时光,消除病魔带来的疼痛和生活中的悲伤。

八年病魔的折腾,阿美面黄而不憔悴,苍白而不失血气,虽没秀发而同样秀丽。她知道阿文婚姻上的不顺利,都过而立之人,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女友。生意上不错,经过十多年艰苦的打拼,有了六七百万家产。

阿文在QQ上认识了阿敏,谈得很投缘。阿敏非常关心体贴他,时常劝他注意身体,不要太累;按时进餐,不要范胃病;天凉了加衣,感冒了看医生吃药……阿敏说她不放心,要来他身边帮他,照顾他。阿文心里甜,觉得阿敏是自己需要的人,和她生活在一起,一定会幸福一辈子。很快他们甜甜蜜蜜一起,同甘共苦,共谋发展,扩大经营,生意越来越红火,阿文脸上也添了光彩,精神得意,让他身边的人好羡慕!

……

喂,是阿文吗?手机里传出阿美的声音。

是阿文,我是阿文啊,大姐。

哦,你在哪里?

我快要死了,大姐,想和你说说话。

别,别乱说,阿文,好端端的,怎么说死啊死的。

真的,大姐,我真想死。我太痛苦,太伤感……

不要胡思乱想,怎么啦?给大姐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你。

我完了,彻彻底底的完了,我成了世界上最穷的穷光蛋。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阿敏,阿敏她……

阿敏怎么样?

太歹毒了!罪恶的女人,她,她……

慢慢说,别激动。

财产全部被她卷走了。

真的?

真的!我想死,真想死!

别胡来啊。

我决定了。我现在在深山老林里,我要在这个世界消失。

你不能这样,大姐要你好好活着。

我活不下去了,我要解脱。

那好吧,你等着,别挂机。阿美走出房门,迅速从六楼爬上八层楼顶,打开手机视屏通话,对着昏暗的楼下,对阿文说,喂,阿文,你听见吗?要死我和你一同死。我现在在八楼楼顶,大姐陪你,一同消失在这个世界。

你要干什么?

我决定从六楼跳下去,我也不想活了。

不要,不要啊,大姐,你怎么能……

你能那样,难道我不能吗?

要活着,你要好好活着……

好啊,我不死,你也不能死,我们一起活着,一起好好活着。

我不想活了,真的不想活了……

我也不想活了,我痛苦了八年,太疲倦了,想和你一起死,减轻我一生的痛苦。

你,你怎么……

……

那好,你给我下来,慢慢的下山来。你什么时候下山,我什么时候下楼。

你先下来。

你先下来。

你先。

你先。大姐命令你!不然,我跳了。我数一、二、三,一直数到十,你不下山,我立马从这楼顶上跳下去。

好好好,大姐,我听你的,听你的。

快,快,在网上我要看到你,看不到你的头像,我一定到阴朝地府去找你。

别别别,大姐,我下山就是了。

阿美慢慢下楼来,穿戴好服装首饰,已是凌晨五点钟了。她打开电脑,连接网络,登陆腾讯,等待阿文的消息。

早晨六点整,阿美看到了阿文发来的消息:大姐,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她认识他,是在那个转闲置的网站。

   广告打得铺天盖地,你有不再需要的东西吗?你家的衣柜需要清空,放下新的漂亮衣服吗?你还在为储藏室无立锥之地苦恼吗?亲,来转闲置的网站吧,这儿能解决你所有的问题。

   她便去了,她有太多不需要的东西,一路走,一路丢,不如放到转闲置的网站去。

   当他给她发短信,问转的那套书多少本的时候,她正在网上看八卦,问,你也喜欢这套书啊,就聊起来了。他说是啊,这个版本,从前自己也有一套的,不过被朋友弄丢了,这些年一直很遗憾,这次在网上看到,惊喜得不得了。他也问她,这么好的版本,你怎么舍得转呢,要是我,会一直珍藏,珍藏一辈子。

   他的话震撼到她了,这个大家都匆忙,餐具筷子面巾纸都是一次性的时代,谁还会轻易提到一辈子呢?

   见面交易的时候,她对他好感倍增,他是自己喜欢的样子,白衬衫,短头发,高个子,手指骨节均匀干净,说话的声音也好听,她说不要钱了,这套书送给你。“这怎么行,我请你吃饭吧。”

   就这样认识了。他的屋子里,有很多他珍藏的东西,井井有条,其实都用不上了,但是他也不愿意学她转出去,他说,东西都是有灵魂的,曾经属于某个人,怎么能轻易易主呢?跟过自己的东西,就要跟一辈子。

   他追她的时候,她接受了,心欢喜到埋得很低很低,想他连物品都那么珍惜,一定会珍惜爱情。但他对她,却不是那么珍惜。

   分手是在恋爱3个月的时候,为他打扫房间的时候,她弄丢了一支钢笔,那支钢笔很久不用,闲置而已。告诉他的时候,他暴跳如雷。她曾经以为,自己和他恋爱这么久,为了他辞掉城西的工作,为他搬了家,只为到他这儿方便一些,自己怎么会比不上一支钢笔?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能聊天,能笑,能照顾他,对他好,甚至,还会和他结婚,过一辈子,她怎么就比不上一支钢笔呢?

   钢笔在沙发下面找到的时候,他们分手了。

   她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到底向前走了。

   不再在网上转闲置了,因为转闲置的时候总会想起他,就不上那个网站了。

   两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有一天,在商场,她遇到他了。

   她和自己的男朋友在一起,他不是,他一个人。

   看到她,他走过来,和她打招呼。

   他说他过去不是不爱她,他也想和她在一起,也想让她开心,但是在一起的时候,偏偏又表现冷淡,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该怎样和她相处,怎样让她开心。如今他隐隐觉得,是自己的问题,如果那时伤害了她,对不起。

   她晚上回家,上闲置网站。

   网站的论坛上,很多人在讨论不愿意转闲置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结论是:不愿意转闲置的人,并不一定对什么都珍惜。有的人惜物,却不会惜人。有时候恰好是那种特别爱惜物品的人,困为缺乏安全感,对物反而比对人有感情,因为物品不会背叛他们,人会。

   她想起他曾经说起,他小时候颠沛流离,父母并不爱他。从小,他就是没有接受过别人的爱,在情感方面缺乏安全感的人。

   看着电脑屏幕,她眼里渐渐凝出泪水。

   她突然明白,转闲置和珍藏闲置的,是两种人。一种认为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一种死死守着拥有的,不肯放手。其实是两种人生。

   转闲置的人更注重接纳新事物,将沟通融洽和交流视为必须;守闲置的人缺乏安全感,更愿意封闭自己。

   她和他,恰好是两种不同的人生观,两种不同的人生。

   如果早一些明白这一点,她会不会对他更耐心,更宽容;他会不会更愿意和她交流,让彼此真正走进对方的内心。

   她把这些感悟发到他的信箱里。

   一段时间后,在转闲置的网站上,她看到他的帖子,他说自己有很多闲置,愿意转一些出去。

   那一刻,她笑了。

   她知道,尽管他们的爱情失败了,但是,这段闲置网上的爱情,并不是没有意义。

   她是真的爱过他,他也是。

   他们是两种不同的人,也是对方生命里温暖的星星。

 

雨过天晴,阳光很暖,天空似盛满了水的湛蓝,明净,遥不可及,贝妮站在小小的阳台上晾衣服,想到一个男人。关于天空,这个男人有更多的表达,特别是西藏的天空,当这个男人怀着神圣的感情叙述的时候,贝妮抬眼微笑,似乎也看见了那片辽阔的土地。这个男人叫同同,贝妮清楚,同同当然不会是他的真名,但贝妮叫同同的时候也是充满亲切的。

贝妮的房间里全是自己的印迹,墙上的画是心血来潮时临摹的水墨画,两枝白荷花袅袅娜娜,桌上有两个牛奶瓶,装满了干花,连插头发的簪子也是自己找来木块一刀刀削成细长的钗,贝妮喜欢自己的空间,埋头做自己想出来的玩意儿,可是现在,贝妮羡慕的是同同的生活。

此刻,同同该是在画图纸了吧,同同是设计师,当他在电脑上敲出这三个字的时候,贝妮一下肃然起敬,设计师是要和艺术联系在一起的,而艺术又是浪漫的同义词,贝妮一向要找的人就是能在安静的环境里,听她说话的人,她有好多好多话想说,然而就只有日记本在听,现在日记本上了锁,仿佛一打开,回忆会像水一样泻出,贝妮不喜欢,贝妮想把所以记忆放在匣子里,沉到海底,千年后,偶然有人捡到却能读懂。

是在一个安静的夜里,贝妮下棋玩,同同出现了,贝妮一眼爱上了他的名字——比烟花还浪漫的男人,贝妮想到的是整个墨色天空绽开的花朵,凭感觉,这个人不会肤浅,不会空洞,贝妮从游戏里退了出来和他聊天。

网上,贝妮能言善辩,叶子说,你为什么那么厉害。叶子是贝妮的唯一好友,两人在网上如同疯狂开着的罂粟花,有毒而且甜美,她们偏爱诱惑,诱惑一条条滑溜的鱼上钩,她们的心理是不健康的,极其矛盾,希望男人露出狼的尖牙,又渴望所以男人都是正人君子。聊天也是寂寞,贝妮诚实地宣泄自己的感情时,没有人会想去了解,他们只要看她精致的五官和美好的身体,她愿意给他们看,每当他们发出赞叹时她才觉得自己的真实存在。

很早以前,贝妮就丢失了朋友,像沙漠里行走的人扔掉水一样,她不会经营友谊,既然是感情,为什么要去经营?既然是感情,感情不是东西,她固执到极点。于是她只有不停和陌生人说话,说话,才感觉到,其实朋友很多。

夜一天天过去,贝妮在网上流浪,流浪。同同说我是双鱼。贝妮惊喜,和她一样的星座,双鱼,那么容易破碎的一个星座!

过了几日,同同来了,在一个有雾的早晨。雾里透着阳光,贝妮穿着白色外套,戴了兔毛帽子站在桥上等着,他们头天晚上说好的,贝妮想看看同同是怎样的一个人。

同同按约定的时间到了,贝妮上车,打量了车内,后座上摆着一瓶红酒,看来是同同精心准备的,贝妮微笑,浪漫的男人!同同说话,好听的普通话,问,去什么地方?贝妮说,我不熟悉,你看吧!同同说,随你,今天听你的。贝妮隐约想到,双鱼都是没主见的,要是别人,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她想,要控制他,那么极好控制的人。

贝妮喜欢坐着车一路看风景,树木,庄稼,建筑,人群,同同一路滔滔不绝,他的人生没有一丝挫折,读书,考试,工作,一切都是他喜欢的样子,学了绘画,做了设计师,摄影作品也在几家杂志上刊登过,有了车,有一群搞艺术的朋友,成群结对一如既往朝西藏出发。这是贝妮想要的生活,现在眼前这个人就过着这种生活,不在梦里,不在幻想里,这么真实。

同同开车去了海边,海风微微,远处平静的海面朦朦胧胧腾升着雾气,贝妮一直微笑,微笑,贝妮满意这个男人,是别人,早已拉上她的手,搭上她的腰了,同同没有,他们坐在大堤上开了红酒,聊着天,和风月无关,下午一起吃了饭,回来的时候,同同留了电话号码。

某天,贝妮找了号码拨去,电话里一段旋律,深远,优雅,似梦回千里。电话通了,同同说在出差,一个月后回来,贝妮没说话,只抓着电话站着。

贝妮寂寞,打电话联系好久不见的朋友,突然间朋友来到她身边一起吃饭,逛街,喝酒,唱歌,一天一天,贝妮笑却寂寞。两个男人经过她身边,来了又走了,他们没有耐心等贝妮,或者说了解她,他们说,你好坏。贝妮坏,是的,她没有男朋友,只有情人,在身体寂寞的时候温暖一下,张学友唱着花花公子,情人多多,贝妮睁着醉眼笑,男朋友怎么了,我情人多多。贝妮摸摸电话,忍住了,只觉心痛。

贝妮开始发短信给同同,问早安,问心情,坚持不懈,双鱼是容易被打动的的星座,只要你对他好。

同同回来了,给贝妮带了香水,贝妮抱住他,闻见他身上的味道,似婴儿的气味。同同说,只为我用香水好吗?贝妮点点头。开车去了海边,周围还是安静,几乎没有人经过,同同侧身抱住贝妮亲吻起来,越吻越烈,座位放低下去,同同撩起贝妮的衣服亲着她娇小的身躯,贝妮不安地扭动着,此刻,两人享受着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