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出的悲伤

  秋雨赶场似的,一场接一场地下个不停,女人的心却像火烧似的,越来越焦灼。男人马上就要回来了,她不知道该怎样把儿子出事的事告诉他。那还是两个月前的事。儿子掉进水库,再没出来。女人当时正在地里拔草,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一下子僵住了。她回过神来后,第一个想法就是不能让男人知道。男人在矿里挖煤,知道这事后,肯定不能专心干活,万一出点事,女人不敢往下想了。

  几天前,男人打电话来,说要回来。女人一边期盼,一边心慌,她怕男人受不了这个打击。男人就是为了儿子才下井挖煤的。儿子患有白血病,医生说,治好这个病得换骨髓,需要一大笔钱。男人听完医生的话,当时就决定去煤矿挖煤。男人才出去半年,儿子就出了这样的事,他怎么受得了!

  雨越下越大。女人想,这么大的雨,男人不会回来了吧。正这么想着的时候,男人已经进了门。男人没穿雨衣,也没打雨伞,就这么被雨淋着走了回来,像一只落水狗。女人说,你傻呀,怎么不穿个雨衣?男人说,从矿里出来时没下雨。女人忙拿手巾给男人擦脸,又去找干衣服让男人换下。

  男人换好衣服,女人才看清,男人黑了,也瘦了,脸上还有几分憔悴。女人一阵心疼,说,明天咱歇一天,看你累的;男人说,累点怕啥,又不会死,咱儿子的病要是不治,可是会死的。女人听了,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她想说,儿子已经死了,可是她没忍心说。她想等明天再说,今天男人太累了。

  提到治病,男人想起他进屋这么长时间还没看到儿子,男人说,儿子呢?女人愣了一下,说,上他姑家去了,他姑家的小宝不让他回来。男人说,小宝这孩子,叫他妈惯得太不像话,说啥是啥;男人叹了一口气说,矿长只给了我两天假,要不我就去他姑家看他了。

  男人的妹子嫁到了邻县,离家有二百里。女人说,怎么只给两天假?男人说,矿上人少,拉煤的车多,一般不给假,我因为一直没请过假,矿长才给我两天假,咱弟也想回来,矿长就没给假。

  男人说的“咱弟”是女人的弟弟。女人的父母几年前去世了,弟弟是她娘家惟一的亲人了。男人要去井下挖煤时,弟弟也要跟着去,女人不同意,说他还小。弟弟说,我都十八了,还小?女人知道弟弟要下井,是为了帮自己。三个月前,弟弟一个人跑回来看她,带回男人挣的钱,还有他自己的钱,都交给了女人,女人把弟弟挣的钱还给他,让他自己攒着。弟弟说,你收我姐夫的钱不收我的钱,是不是不把我当一家人?女人心里一暖,就没再拒绝。

  女人说,咱弟咋样?男人说,挺好的,挣的跟我一般多了。这小子,将来肯定比我挣的多,说着拿出两捆钱,一捆是他的,一捆是弟弟的,都交给了她。女人接过钱说,挣得再多,过完年也不让他去了。男人说,嗯,过完年高低不让他去了。

  女人问男人晚上吃点啥。男人说,吃点粥吧,稀稀的米粥,矿上天天吃馒头,我都吃腻了。女人煮了粥,炒了两个菜,男人可能太累了,没吃多少。女人因为有心事,也没吃多少。

  睡觉前,雨小了一些,女人靠着男人的肩膀,听着窗外的雨声,竟然一直没睡着!女人想,男人明天就走了,他又没有怀疑,那儿子的事,下次再说吧。

  第二天,女人没有说,男人也没问。吃完早饭,雨又大了起来,女人送男人到村口,女人一直望着男人,直到看不见了,含在眼里的泪才汹涌而出。

  在女人视线里消失的男人,忽然蹲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上个月,井下发生瓦斯爆炸,死了三个人,弟弟是其中一个。男人怕女人受不了打击,当时就没告诉她。这次本想跟她说的,看着她憔悴的面容,就没忍心,男人想,下次再说吧,

  雨越下越大,男人用手擦了把脸,站起身,向车站走去。

  缘分

  李丹妮的父亲李树化,是祖籍广东梅县的泰国华侨。童蒙时期,李树化就返回祖国接受教育,在梅州中学读书期间,与同校学习的林风眠先生结为好友。辛亥革命后,林风眠组织了130位梅州青年出去看世界,李树化瞒着家人偷偷跑出来,随着同乡结伴远渡重洋到法国勤工俭学。

  1926年,李树化娶了一位法国女子为妻,同年一起回到北京,任北京国立艺术专科学校音乐系主任,与林风眠共事。1927年5月24日,李树化的独女在北京出生,起名李尘生,法国名字叫丹妮。后来,李树化又带上全家随林风眠搬到杭州,继续在西湖艺专音乐系任教。

  1953年9月,福建上杭人袁迪宝进入浙江医学院学习,成为新中国成立后首批公共卫生学科的大学生。他的俄文老师,就是1950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外文系、精通英、法、俄、德和中文的李丹妮。这位漂亮的混血儿,比袁迪宝大一岁。两人都有一双明亮聪颖的大眼睛,一见面,就彼此印上了友善和默契。李丹妮记得很清楚:“那是我这辈子当老师人数最多的一个班,120人!”身为班长和俄文课代表的袁迪宝,每次俄语考试都是满分。他的勤奋和优秀给丹妮印象深刻,而丹妮老师的专业精神也令他感佩不已。

  李丹妮说:“我们接触得很多了,无意中我常找他,我想当时是我比较主动吧。”袁迪宝则回忆:“我们宗教信仰相同。再加上她经常给我拿字典、借参考书给我,甚至还有生活用品……毛衣之类,她也织过给我,白色的羊毛衣。我是很感动啊,那个时候我们可是穷孩子。”

  不过她还是承认:“当时我们已经有一个什么感觉呢?我们两个很像,我们是一个人。”

  命运

  李丹妮身材娇小,可个性很倔强,认准了理就不会轻易屈服。有个例子:1953年3月5日,斯大林逝世,中国各地都隆重悼念。在浙江医学院举行的纪念活动,大家也都自觉戴上了黑纱,可是丹妮说:“我为什么要戴?我家里没有死人。”活动过程中,要多次举起手来喊口号,她感觉烦了,有同学怕她惹祸,拽着她的手举起来。

  1955年8月初,因为中国高等院校院系调整,袁迪宝所在的浙江医学院卫生系要并入成都华西医学院。临走前,丹妮隐约看出了袁迪宝有心事。

  李丹妮说:“那时我已经有一点预感,他有事不敢跟我说,也怕我难过,肯定是这样的。”花港观鱼的池塘里浮沉着七彩鱼群,坐在芙蓉花树下,迪宝忧郁地讲出了心事:原来在上大学离开家之前不到两个星期,迫于姐姐的压力,迪宝已经与匆匆相识的姐姐同事黄秀雪结婚。也就在同一时刻,丹妮还知道了迪宝马上要去成都。

  李丹妮的第一反应,是自己没有权利把幸福建筑在另外一个女人的不幸上,“去抢别人的幸福,这个结果我不能接受”。

  在袁迪宝快要离开杭州前往成都的时候,1955年8月5日,以三潭印月为背景,他俩在苏堤上拍了一张合影,这是青春容颜留下的最后相聚。

  等待

  然而,不论是言语上的“分手”,还是真正的分别,其实都没有冷却两人的感情。他们每天都给对方写信,每封至少两千字,为了省钱,攒足一周的信才一起寄出。

  “我正在热烈地爱着你,我正在热烈的爱着你,日夜思念正像你也爱我一般,假如我在为你郁闷,祈求得到你的爱怜,为了得到你的爱怜,我宁愿粉身碎骨……我祈求上天赋予我们,赋予我们,赋予我们。”这是1955年9月17日晚,袁迪宝在公园柱灯下写的信。

  都说爱情是自私的,但即使他们深爱对方,即使袁迪宝的婚姻更多是出于对姐姐的顺从,但他从来都没有离婚再娶的念头,李丹妮也从未想过要他离婚。

  1956年3月末,李丹妮决定去找浙江医学院领导谈一谈,此时她已经在学校当了六年助教,60元工资也一动不动领了六年。李丹妮是生活在新中国的青年,在一个热爱国家的氛围中长大,她也渴望进步。她想问问,自己的前途在哪里?但是领导一句“我们总觉得你这么一个人,真是没有一点儿政治觉悟”,让她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天主教信仰的背景,以及坚持自我的个性,使她与那个环境显得格格不入。原本是为了求一个期许和希冀,结果是,李丹妮带着一个突发的决定离去。回到家,她跟妈妈说,想离开这里回法国。只是她自己绝没有想到,这一走,55年后才能再见袁迪宝。

  李丹妮回到法国后一直没有恋爱也没有结婚。她说自己知道:“他一直没有忘记过我,就像我也从来没有忘记过他。写《混血儿》那本书时,人家经常问我,你这么一个女孩,我们不能相信,好像一辈子都没有人爱过你。我说,只有一个人住在我心里,只有一个男孩真正地爱过我,那就是袁迪宝。”

  坚守

  1956年7月12日,李丹妮和母亲到达法国马赛港口,她一心想着能见到从7岁开始心里就爱着的表妹了,没想到亲戚们却嫌弃从中国回来的她们。在上海离境时每人限带10美元,因此母女俩生活非常窘迫,而李丹妮的浙江大学学历,在里昂找工作也派不上用场。李丹妮为此一度常想自杀!她专门去一家药房穿了耳洞,借着皮肉的痛大哭一场,纾解悲伤。后来,远在泰国的祖母寄来了活命钱。此外,李丹妮用1年时间取得了速记打字的毕业证书,1957年7月1日应聘进一家公司,并在那里连续工作了17年。1960年,李丹妮获准入籍法国。

  扶助

  在中国,1957年7月,袁迪宝从成都华西医学院毕业,被分配到厦门市卫生防疫站工作。

  李丹妮到了法国以后,还密切地与袁迪宝保持通信,她的信一开始是寄到防疫站。“哎呀,大家都来看我的东西,在50年代还比较开放,到60年代的话,就牵扯着意识形态,说你里通外国,不得了!”于是袁迪宝就让李丹妮把信寄到姐姐家。

  1959——1961年,中国经历3年经济困难。恰恰在这3年里,袁迪宝的3个男孩子一个接一个呱呱坠地。李丹妮在与袁迪宝的书信来往中,知道了袁家的生活状况。虽然袁迪宝不肯,但李丹妮还是以法国公司寄商品的名义,不断地买奶粉、饼干、衣服、玩具等,寄到厦门。

  “我不能告诉他们这是谁。有时我爱人看到我拼命看信,看英文信,会奇怪,我才稍微透露一些消息:说这个是我的俄文老师,对我非常好,给我的羊毛背心还在那里。就是这样子,也没有说很热恋的关系。我也告诉她,李丹妮写信来,问孩子需要什么东西。她说:”不要不要,不要麻烦人家!“

  对此,李丹妮很坦然:”他后来还是很幸福的。几个孩子,你们看,都很好,是个很幸福的家庭。所以我有时候也想,如果当时我跟他结了婚,几个孩子会不会比现在更好。“

  波折

  1966年夏天,李丹妮和几个女伴相约登上阿尔卑斯山脉。她冒险从悬崖缝隙中摘了一棵火绒草,看起来像羊毛绒的白色小花,打算寄给袁迪宝。就在准备寄信时,收到一封从香港发出的匿名信。”信上说:‘不要再写信了,你害人。’“李丹妮一看就明白,这指的就是厦门的袁迪宝。她很害怕真的造成不幸后果,于是马上停止了通信。

  直到1976年,李丹妮按捺不住焦虑和牵挂,再次往防疫站的旧址寄出了一封信。此时,防疫站已经搬走,信很快就因”查无此人“被退回。这是李丹妮保留的唯一一封自己写给袁迪宝的信:”……展开在我眼前的是你一九六五年五月十二日的信,那似乎是我们的最后一次通信,将近十年的沉默,你还在厦禾路住吗?迟疑了很久,终于决定给你写这封短短的信,但愿你能读到它……“

  李丹妮也曾经在1980年、1986年、2000年3次回到中国,但均未找到袁迪宝。此后,李丹妮也就放弃了:”当时我想也算了,他的生活一定很好,孩子也大了。如果我突然又出现,他会怎么想呢?“

  重逢

  袁迪宝在70年代也写了七八封信给李丹妮,都被退回来。”我就以为她会不会到马赛、巴黎去工作了,地址变化了。我不相信她是短命鬼,她一定还在,一定会写信给我“。

  1994年3月,袁迪宝的妻子黄秀雪患上了牙床癌,8个月后去世。从此,袁迪宝在厦门市兴华路卫生局宿舍的小房子独自生活了13年,自嘲已经成了”三等公民“等吃、等睡、等死。”我那个时候身体还很健康,游泳、走路都好,同事、姐姐、嫂嫂都劝我再找一个老伴。但是我坚决拒绝了,我还有一个亲人在法国。“

  2010年春节,袁迪宝姐姐的儿子无意中提起袁迪宝年轻时与俄文女教师的一段情缘,袁迪宝的儿媳欧阳鹭英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我问爸爸,你为什么没有再和她写过信啊?他说,80多岁了,不知道还在不在,而且之前寄的信都被退回来了。我说,你再试试看吧。他没有说要不要写,就上楼去睡觉了。“其实,儿子袁维群看到,父亲的房间整晚都亮着灯。

  2010年3月31日和4月1日,袁迪宝寄出了试探性的两封信,写着同一内容,寄给了不知道还在不在世上的李丹妮。里面有4句话:”亲爱的丹妮,愿上帝祝福你健康长寿,愿上帝保佑你健康长寿,就是要你健康长寿,请给我一封信。永远思念你的袁迪宝。“这一回李丹妮收到了!

  李丹妮的笑发自内心:”在机场,老远就看到他,捧着55朵玫瑰。我心里面开始紧张,后来自己说,向前走吧。他也走向我,当时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就抱在一起……“

  这是一次相隔55年之后的再度牵手:1953年9月,李丹妮与袁迪宝相知相恋,当时风华正茂;1955年8月,劳燕分飞从此隔洋相望相思。2010年的春天,袁迪宝从厦门接连寄出同一内容的两封信,只有四句话,让一直独身的李丹妮从法国里昂飞到爱人身边,重续前缘。这份穿越半个多世纪,流连欧亚大陆的深情,直到晚霞满天,终于驶进了家的港湾。

  10年前,因为他一无所有,在长辈的坚决反对之下,初恋情人离他而去,成了别人的妻子;10年后,他飞黄腾达,拥有千万身家,成了江西景德镇一名拥有千万资产的瓷器商人。而他曾经的初恋女孩却已离婚,并身患绝症。

  当他们再次重逢时,他是选择给她一笔钱,在经济上帮助她;还是选择转身离开,以报复她当年的冷漠?……然而谁也没想到他却对她说:“我娶你!跟我走吧,我给你治病,给你最好的生活!”面对他的真情和财富,初恋情人却不为所动,果断地拒绝了他。

  那么,身为千万富翁的他,是继续追求内心永恒的爱情,还是再一次受伤之后,彻底死了这份心?

  唯美初恋夭折

  倔强男孩立志出头

  阿武,1979年出生于江西省景德镇市,家里一直靠制作陶瓷谋生。从念小学开始,阿武就喜欢待在瓷器作坊里跟大人一起制作陶瓷,渐渐练就了一手好手艺。捏土、塑型、雕花,阿武样样拿手。

  1996年9月1日,阿武上高中了。报到那天,因为自行车坏在半路他迟到了,等他赶去学校时,班上其他同学已经分好座位了。班主任对他说:“你是阿武吧?你迟到了,刚好有一个同学还没有来,等她来了你就跟她一桌吧。”第二天早晨上课前,一个束马尾、笑容甜美的女孩坐在了阿武旁边,她说:“我叫刘娇萌。”看到女孩的第一眼,阿武的脸不由自主地变得通红。

  很快,因为彼此都有好感,阿武和刘娇萌悄悄地恋爱了。1997年9月19日,是刘娇萌的生日,下晚自习后,阿武交给刘娇萌一封信,上面写着:现在我一无所有,但是,将来我一定会把最美好的东西给你,相信我!生日快乐!刘娇萌非常感动,第二天她答应阿武,只要两人都考上大学,就带他回家见自己的父母。

  1999年7月,高考成绩出来了,阿武被景德镇陶瓷学院录取,刘娇萌则考上了上海同济大学。刘娇萌遵守诺言,带阿武去了她家见父母。

  然而,刘妈妈和刘爸爸并不喜欢阿武,刘妈妈问阿武:“说说看,你有什么东西可以来配我的女儿?”突如其来的问题把阿武问住了,他沉默了很久,才红着脸,怯怯地吐出几个字:“我的心……”这样的情形,让一旁的刘娇萌急了,想开口为阿武争辩,却被爸爸严厉地喝止了:“你什么都不必说,我和你妈就你这么一个孩子,我们做什么都是为你好!”那一刻,20岁的阿武觉得像被人扇了耳光一样难堪,眼圈抑制不住地红了。

  回到家,阿武仔细回想了刘妈妈的话,最后他理解了——所有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过上好日子,他们要求自己女儿的男友让她过上好日子,这没有错!可是,自己如今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对爱承诺呢?……那一夜,阿武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让刘娇萌的父母相信,自己有能力让她过上幸福生活!

  太年轻的爱情,因为对生活有太多的不确定以及太多的不自信,而总是很容易放弃。

  8月的一天,阿武和刘娇萌约在明清园见面,决定分手。柳泉湖边,刘娇萌满脸泪痕地说着家人的反对,最后掩面痛哭。阿武紧紧拥住她,苦楚地说:“我会好好奋斗的,如果我有成功的一天,一定会去再找你……”

  那年9月,阿武和刘娇萌来到各自的大学,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大学期间,两人偶尔会写写信,诉说一下近况。因为空间和时间的分离,大三时,刘娇萌告诉阿武自己有了新的男友,阿武忍住心中的万般失落,在电话里祝福了刘娇萌。此后,两人之间写信越来越少,阿武将更多的精力用在了学业上。

  成功时

  昔日恋人却已成为他人妻

  2002年6月,阿武大专毕业了,经学院推荐,他来到广东省佛山市东鹏陶瓷股份有限公司,做了一名陶瓷设计员。2002年9月,阿武从东鹏辞职,开始由陶瓷设计改为陶艺设计。同年,在佛山市政府和《佛山陶瓷》杂志社联合举办的艺术陶瓷创意设计大奖赛中,阿武设计的作品“残春”获得了二等奖。

  其实,优秀帅气的阿武不乏漂亮的异性追求,阿武也试着谈了几次恋爱,然而都没谈到半年就分手了。大家都说阿武太挑剔,将来只怕要找个仙女做老婆……但是,只有阿武心中清楚,自己在潜意识里还是觉得刘娇萌会成为自己的妻子,他还在等着她!

  有时候,因为思念刘娇萌,阿武经常独自跑到车间打发时间,坐在拉坯机前捏土、塑型……他将失去恋人的痛苦转化成工作动力,把所有心思都投入到陶艺创作中,很快成为工厂里出类拔萃的设计师。

  2006年,27岁的阿武带着9万元存款回到家乡景德镇,开了一家自己的陶艺作坊。由于他生产的产品都是自己独特设计的、带有灵异气息的特色陶艺,因此产品一出窑就被顾客抢光了。渐渐地,一些商家开始找阿武批发陶艺,他从原来的零售商迅速转变成供货商,订单不断。作坊的面积扩建到500平米,工人也由最初的3个增加到30多个。不到两年光景,他的个人总资产竟过了千万。

  这时,阿武从一个高中同学那里得知,刘娇萌已经在2006年结婚了,老公是个上海人。尽管早就预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但阿武仍然很难接受。那天晚上,他独自喝完一箱啤酒,喝醉后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2008年初,已经29岁的阿武开始相亲。一次,阿武遇到一个长得和刘娇萌有几分相似的女孩,他很惊喜,决定进一步和女孩发展。但是不久后,阿武约女孩去公园玩的时候,一只小狗跑过来嗅女孩的脚,女孩尖叫一声,拿起几块石头就朝小狗砸过去!这件事对阿武的触动很大,因为刘娇萌是一个非常爱狗的人,曾经耐心地劝阿武不要吃狗肉。阿武清楚地明白,谁都无法替代刘娇萌在自己心中的位置,思量再三,阿武果断地跟那个女孩分开了。

  一转眼,阿武30岁了,在景德镇这个小城市,属于大龄未婚的另类。此时家人似乎对他是否结婚已不再在意了,而他也觉得,此生如果能遇到爱人当然是幸福的事情,如果没有遇到心动的女孩,也不愿意将就着结婚。

  为了解除内心的烦闷,阿武爱上了旅游,只要一有空就背着行囊出发。2010年6月初,阿武来到上海看世博会,11日上午,他在沙特阿拉伯馆前排队进馆时。因为队伍太长,时间很难打发,阿武和排在他前面的女孩攀谈起来,一聊就聊了几个小时。

  女孩叫陈虹,是上海一家日资公司的职员,2个小时后,两个人把能聊的话题都聊完了。这时,队伍里一个小男孩突然大哭起来,任凭他妈妈怎么哄都无济于事。阿武见状,不由感叹道:“这位妈妈真辛苦!”陈虹猜测说:“可能是单亲家庭。我有个同事也是你们景德镇人,离异后带个孩子……”为了打发时间,陈虹又断断续续向阿武说起了她的那个同事。

  然而,阿武越听越觉得陈虹说的那个同事很特别,仿佛就像自己身边的熟人一样。当陈虹说起同事很喜欢小狗并且一直深深怀念初恋情人时,阿武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打断她问道:“你的同事是不是姓刘?”陈虹瞪大眼睛,诧异地望着阿武:“你认识刘娇萌?”刹那间,阿武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呼吸也觉得困难,他万万想不到眼前的这个人居然是刘娇萌的同事!

  原来,陈虹和刘娇萌曾经做了两年的同事,两人的关系还不错。据陈虹介绍,刘娇萌的老公是做钢材生意的,但是在2009年,刘娇萌却离婚了,之后就再也没回去上班。听完陈虹的介绍,阿武惊呼道:“她离婚了?”看到陈虹肯定地点了头,阿武的心百味杂陈,连忙向陈虹打听刘娇萌的手机号码。拿到号码后,他决定不再看世博,毅然走出已经排了6个小时的队伍,拨通了她的手机。

  请相信我

  再有钱再成功爱的还是你

  突然接到阿武的电话,刘娇萌非常意外,隔着电话泣不成声。最后,她答应当晚和阿武一起去外滩边的“厉家菜”一起吃晚饭。

  挂了电话,刘娇萌难以抑制自己的激动,拿出自己柜子里最贵的衣服,好好打扮了起来,最后又花了30元钱到门口发廊将头发吹了个造型。

  晚上6点多,当刘娇萌走进餐厅的刹那间,阿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10年未见,刘娇萌早已不是当年的美丽少女。她瘦了、黑了、脸上也长出了一些皱纹,然而,那眼神,还像当年一样纯净明亮。而如今的阿武,褪去年少时的困窘和稚气,已经是一位英俊成熟的成功男士。

  阿武站起身,整理了半天情绪才轻轻喊道:“萌萌……”一声旧时的呼唤,让从前的点滴瞬间涌上心头,刘娇萌和阿武谁都说不出一句话,只是任由泪水从眼眶里奔涌而出。

  太多的故事,不知道从何讲起,最后还是阿武轻声地问:“听说……你离婚了……”因为触到痛处,刘娇萌哭得更厉害了,很久才擦干眼泪对阿武讲起了自己的过去。原来,生完孩子两年后,刘娇萌被发现患有“血友病”。一开始,丈夫还带着她四处求医,但“血友病”的治疗是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而且血友病会引起刘娇萌浑身疼痛,不能进行任何肢体运动,她变得非常逃避性生活。很快,丈夫便对刘娇萌失去了耐心,也不愿继续带她治病了。终于在2009年年底,两人协议离婚,3岁的女儿晓晓随着刘娇萌生活。丈夫留给刘娇萌一笔存款,刘娇萌在小区门口开了间小超市,一边照顾女儿、一边治病。

  听完刘娇萌的叙述,阿武心如刀绞,他不顾一切,一把牵起刘娇萌的手,真诚地说:“跟我走吧!我现在可以让你过上很幸福的生活了!”说着,阿武又替她擦去泪水说:“别害怕,以后,我替你治病,给你做饭洗衣!”

  刘娇萌却只是不住地摇着头说:“不。我……我不能拖累你。”阿武急切地问:“这么多年我一直没结婚,你一直还在我心中,现在,老天终于让我们再次重逢,我不会再与你分开!”然而,刘娇萌却始终态度非常坚决地拒绝和阿武一起生活。最后,阿武不再强求,他恳求以后两个人不要再失去联系。

  回到酒店,阿武怎么都睡不着,他在网上查了很多关于血友病的资料,他了解到:血友病是缺乏凝血因子而引起的血浆凝结时间延长,患者必须靠输血来凝结自身的血,如果不坚持输血,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6月12日一大早,阿武便给自己公司的业务主管打了电话,说自己要在上海多待一段日子,这段时间工作由他全权负责。接着,阿武又给刘娇萌发了条短信:我会在上海多呆段时间,我要好好陪你!……

  上午10点,阿武来到了刘娇萌家,她却躺在床上,一个小女孩怯生生地对阿武说:“妈妈的病又犯了。”原来,刘娇萌因为收入不多,又要养孩子,经常不能及时去医院输血。听完小女孩的话,阿武背起刘娇萌便朝医院跑……他带她输了血,并给医院缴纳了1万元输血费,要护士定期电话提醒刘娇萌来输血。

  走出医院,阿武跑到路旁的花店买了一大束粉色玫瑰花,他旁若无人地抱住刘娇萌说:“让我们在一起吧!”刘娇萌却没有收下花,并且叹道:“阿武,我们不是小孩了,有些东西不是说说那么容易的。”阿武不以为然地回答:“为什么不可以!我爱你,就是想和你在一起。”望着鲜艳欲滴的玫瑰,刘娇萌不再说话。这时,阿武牵住她的手说:“10年了,我也想找女孩子代替你在我心中的位置,可是我找不到!你知道吗?没有人可以替代你!”阿武的大声告白,吸引了很多路人围观,甚至还有人在一旁啧啧道:“这个男人这么帅,看着也很有钱,怎么会喜欢一个中年妇女?”阿武继续把玫瑰花递到刘娇萌面前,对着刘娇萌也对着所有围观的人说:“恳请你能接受我的爱!”刘娇萌再也忍不住了,捧住玫瑰花任泪水奔涌。

  此后,阿武每天早晨都会带着早点来到刘娇萌家,送孩子上幼儿园、陪刘娇萌打理小超市的生意、傍晚接孩子放学……刘娇萌经常半开玩笑地问:“你又帅又有钱,为什么不找个年轻姑娘结婚?”阿武却总是很认真地说:“因为没有谁有你一样纯净的眼睛。”听了这话,已经31岁的刘娇萌满面羞红,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6月15日下午,阿武要刘娇萌早早关了店门,他租了辆车,带着刘娇萌来到了漕溪路的宜家家居城,经过了一番精心挑选,阿武给刘娇萌买了床、衣柜和餐桌,又买了2套田园风格的窗帘。晚上,阿武一直忙到10点,刘娇萌和女儿晓晓望着焕然一新的“新家”,简直像走进了童话世界一样。刘娇萌眼角流出感动的泪水,4岁的晓晓则不停地拍着手喊道:“叔叔,你真棒!”

  有一次,刘娇萌做饭时不小心切破了手指,血友病因为无法自行凝血,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伤口,都会一直流血,直到死亡!虽然很害怕,但她还是不想打扰阿武,而是坚持自己打车赶往医院止血。等她止住血从医院出来时,才发现幼儿园早就已经放学了。刘娇萌又急又怕,心想女儿看她这么晚没去幼儿园,一定正在伤心地哭吧!

  当她匆匆赶到幼儿园时,却看见女儿正坐在操场旁边的秋千上,开心地吃着冰激凌。阿武在一旁一边帮她推秋千,一边情绪激动地讲着电话。刘娇萌听见阿武对着电话说:“我才离开几天,你们就流失了这么大一个客户,以后我还怎么放心让你们办事……”可看见刘娇萌过来,他立刻挂断电话,冲她微笑。

  这件事情之后,刘娇萌找阿武深谈了一次,恳求他赶快回景德镇去,生意要紧。在她的反复劝说下,阿武终于决定先回景德镇一段时间。

  2010年国庆期间,阿武打电话给刘娇萌,想接她们母女回景德镇过节,但是被刘娇萌婉拒了。阿武提出去上海陪她,也被她坚决地回绝了。阿武清楚刘娇萌在逃避这段爱,她不想拖累阿武。

  国庆假期的最后一个晚上,刘娇萌的女儿突然发高烧,导致全身抽搐,被120送往医院抢救。刘娇萌吓得魂飞魄散,匆忙中竟然撞伤了额头,顿时鲜血直流!当医务人员得知刘娇萌有血友病时,连忙转过来帮她止血。刘娇萌边哭边喊:“我没事,快先救我的女儿!”

  等待女儿抢救的过程中,无助的刘娇萌拨通了阿武的电话。这时她才发现,在自己的心目中,最可靠的人还是阿武。

  阿武接到电话后,马上飞到上海。凌晨2点钟,当他赶到上海明珠医院时,孩子已经脱离了危险,头上缠着纱布的刘娇萌趴在病床边睡着了……这一次,在病房里,阿武再次郑重向刘娇萌求婚,她没有理由再逃避,含泪答应了。

  然而,2011年春节,当阿武带着刘娇萌回到自己家,并告诉父母要娶她为妻时,阿武的父母完全无法相信,事业有成的儿子会娶一个30多岁、离异还身患血友病的女人为妻。

  母亲哭着骂阿武完全是想把父母气死,父亲则不住地叹气,放出狠话:“你敢娶她,就永远别进这个家门!”可是阿武却不为所动,他牵着刘娇萌的手说:“我已经32岁了,我不想再错过我一生中最爱的女人!”在家人的反对和朋友的嘲笑中,阿武积极准备着自己和刘娇萌的婚礼。阿武花了20多万装修自己的新房,他激动地对刘娇萌说:“我要给你一个最美的婚礼。”

  接着,阿武又按照当地的风俗,亲自挑了礼担去刘娇萌家提亲。刘妈妈为当年自己的言行惭愧不已,对阿武道歉,阿武却憨厚地笑着说:“妈,您别说了,虽然走了很多弯路,可是我最终还是和刘娇萌走到了一起,我知足。”

  2011年3月初,刘娇萌卖掉了上海的小房子,带着女儿回到了老家景德镇。

  4月28日,阿武在景德镇半岛国际酒店举行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而阿武的父母也终于接受了儿子的这份选择,喝了刘娇萌递上的媳妇茶。面对50桌宾客,阿武一直深情地望着身穿白纱的刘娇萌,刘娇萌抬眼望着深情成熟的阿武,泪流满面。穿过十几年的岁月,在爱的信仰下,当年那对少男少女终于牵手走到了一起……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