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蓝颜

在轰轰烈烈的城市大改造中,这一条老街能幸存下来,是个奇迹。据说有许多房产开发商打过这条街的主意,每次论证会,都出奇地遭到了百分百的反对。老街就这样继续生活在这个繁华喧嚣的都市里,成为有名的“商业一条街”,也经常冒出一些与生意无关但与生意人有关的故事来。

    阿尘在与女朋友分手后,来到了这条老街,从别人手里转得一个门面做水果生意。生意开张后两个星期的光景,紧邻他店子的这个门面也撕去了“门面转让”字条,一个长相很萝莉的女孩在门口挂出了一个“等依化妆品店”招牌,那天开张,来了一伙青年,在“等依化妆品店”店门口噼噼啪啪放了一阵子鞭炮,一时间硝烟冲进了阿尘的店子,鞭炮碎屑也铺落在摆设的水果上。还怎么做生意?阿尘气不过,跑到“等依化妆品店”门口叫了起来:“有点公德不?让别人遭殃的!”

   不想那萝莉女店主不但不道歉,还叉腰迎了出来:“怎么啦怎么啦,这城市又没禁放鞭炮,咱店子开张热闹一下,不行吗?”。阿尘本不善于吵架,尤其是和女孩吵架,一时竟无法接下一句话,只好悻悻地退回到自己店中,自认倒霉。

   因为第一次就吵上了,这紧邻的两个店子从此有些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阿尘每天一开门看到这个女店主,就有一种生气的感觉,很烦躁的。

   一个人在店子里经营有些枯燥,阿尘就买回一台电脑开始上网消遣,他给自己取了个“寻找红颜”的网名,开始通过QQ结识外面的朋友。有一天,一个叫“寻找蓝颜”的网友闯进了他的空间,一个“红颜”一个“蓝颜”,都是寻找的心情,竟一下子投缘,碰出了火花,热聊起来。本在情感空窗期的阿尘,在与“寻找蓝颜”聊了一段时间后,臆想着她很美丽很温柔很体贴,是自己喜欢的那种女孩,所以每次一打开电脑与她聊天,他都有一种特别牵挂的感觉。阿尘几次用暗示的方式提出见面,但“寻找蓝颜”总巧妙的回绝了。聊了快一个月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没有话题了,经常只靠“呵呵”两个字通通气。阿尘很苦恼,为了找话题,他不惜制造了一个谎言,他告诉“寻找蓝颜”,老家父亲得了癌症在住院,自己可能要去医院陪护一段时间,故会有一段时间不在网上了。“寻找蓝颜”相信了,赶紧安慰他,接着自然而然聊到了昂贵的医药费上,“寻找蓝颜”关切地问他:“还负担得起吗?”,为了圆谎,阿尘说愁着呢,正在向亲友们借。

   “你把你卡号发给我吧,我手头有点余钱,你拿去应急”。那边“寻找蓝颜”打出了这样一句。

   阿尘只当她开玩笑的,也假装说了一句客气后,把自己的卡号发了过去。他想纯粹调侃,没啥的。没想到第二天,突然有手机短信提示,通知他卡上新进账一万元。阿尘大吃一惊,赶紧打开电脑,果见“寻找蓝颜”在上面留了言:“已打进一万元,祝你父亲早日康复!”。

   阿尘一下子感动得双眼湿润起来,赶紧回复说自己是骗她的,赶快给个账号打回去。但“寻找蓝颜”只一味责怪他不领她的情,不肯把自己账号告诉他。

   阿尘由此夜不能寐,一直渴望见到“寻找蓝颜”,发了几次请求,“寻找蓝颜”总回复一个微笑和“会有机缘的”这句话。让阿尘倍感熬煎。

   为了圆那个自己解释过而她信以为真的谎言,接下来的几天,阿尘都将自己隐身,制造一种已经去医院陪病人了的假象,但他依然能看到“寻找蓝颜”每天会发一声问候过来。这一天,阿尘完成好隐身操作后不久,又接到了“寻找蓝颜”发过了的一朵玫瑰花的问候,他憋了许久,决定恢复上线状态,直诉衷肠。他刚敲出第一字的时候,突然“嘭”的一声,墙动地摇,接着就听见隔壁“等依化妆品店”那边传出一声尖叫。阿尘反应过来,是出事了!赶紧跑出去,这时附近的一些店主都跑了过来,原来是“等依化妆品店”天花板上挂着的一盏巨大的吊灯坠落了下来,砸得地板一团稀烂,所幸那个萝莉女店主是坐在角落里上网,只擦伤了背部,但已经疼得倒在地上痛哭。尽管对这个萝莉女没好感,出于同情心,第一个赶到的阿尘还是奔进去拦腰将她扶起来,在扶她起身的时候,阿尘的眼睛无意间扫在她那开着的电脑屏上,看见那个打开的QQ话框上赫然有两个正在对话的网名:“寻找红颜”、“寻找蓝颜”……阿尘一下子惊呆了。这时一只手臂搭在阿尘肩上的女店主又疼叫起来。阿尘回过神来,说:“我送你去医院吧”,萝莉女店主点了点头。阿尘拜托几位在场的人照看一下店子,背起她就往附近医院赶。

    第二天,两人的QQ个性签名改成了惊人的一致:最遥远的天涯,就在隔壁。

   不久,老街上多了一家“红颜蓝颜化妆品店”,而阿尘和他旁边的“等依化妆品店”,不见了。  

包括餐费、开房费、堕胎费等,坠入爱河的林浩明在热恋期间为女友共花费6万元人民币,分手后,饱尝失恋滋味的他想要讨回“恋爱投资”。可女友却觉得拍拖花钱是天经地义的,是恋爱的成本,她并没有伸手要一分钱,凭什么向她索要分手费?

  一份附带着发票的“恋爱账单”让昔日的恋人对簿公堂,“恋人消费清单”究竟该由谁买单?

  “恋爱账单”埋下噩梦伏笔

  一场网络邂逅让22岁的女大学生顾兰兰坠入爱河。

  那天晚上,与同学发生争执的顾兰兰,跑到网吧上网发泄,在聊天室见谁都发火,吓得网友们一个个抱头鼠窜,惟独一个叫林浩明的男网友不仅接招,而且想方设法逗她开心。顾兰兰觉得这个网友特别好玩,就和林浩明互相交换了QQ。

  随着两人上网聊天的深入,顾兰兰了解到,林浩明现年27岁,是深圳一家网站的编辑。两人越聊越投缘,经常聊到深夜才依依不舍地下线。令顾兰兰产生好感的是,林浩明非常细心。他听说顾兰兰希望买部收音机,第二天就寄去200元。没多久,得知顾兰兰父母双双下岗,顾兰兰读书的生活费捉襟见肘时,林浩明马上又汇给她400元生活费。

  收到两笔资助之后,顾兰兰心里热乎乎的。她觉得一个男人能够资助陌生网友,说明他是一个诚实、善良、有爱心的人。顾兰兰忍不住想一睹林浩明的真容。当打开视频后,两人同时都愣住了:只见林浩明英俊洒脱,脸庞有棱有型;林浩明也被顾兰兰俏丽的容貌和凹凸有致的身材所迷倒,两人一见钟情。

  随后,林浩明热辣辣的电子邮件和滚烫的手机短信,让顾兰兰脸上每天都荡漾着幸福的红晕。网恋三个月后,顾兰兰飞抵深圳,林浩明请了两天假,牵着顾兰兰的手进酒店、逛商场,还给她买了一部很时尚的数码相机,共花费5500多元。

  此次深圳之行,顾兰兰与林浩明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分手前一夜,顾兰兰半推半就,将自己的处女之身献给了枕边的白马王子。

  不久,顾兰兰发现自己怀孕了。林浩明寄去了500元堕胎费,顾兰兰独自到医院妇产科做了人流。

  随着感情的升温,双方都山盟海誓永不分手。林浩明除了给她购买大量的衣服、首饰之外,还定期给顾兰兰寄去生活费,资助她读完大学本科。更令顾兰兰感动的是,男友对未来的岳父母也慷慨大方。有一次,顾兰兰的父亲赌博输了近万元,被债主持刀追上门,放言如果三天内不偿还赌债,就砍掉他的两根手指。顾兰兰的爸妈吓得四处躲藏,有家难归。顾兰兰接到母亲的哭诉电话后,也提心吊胆、彻夜难眠,就将家里发生的事告诉了男友。林浩明二话不说,第二天就从银行取出1万元人民币,汇给顾兰兰父亲,帮助这个未来的岳父摆脱了黑道人物的追砍。

  顾兰兰为男友的真情付出而动容,因为林浩明的薪水并不高,至今尚在租房。他节衣缩食资助自己及家人,更加坚定了顾兰兰非他不嫁的决心。然而,就在顾兰兰与林浩明爱得天昏地暗时,一个色狼的出现一下子重创了她的爱情。

  一天晚上顾兰兰逛街后,在一条偏僻幽静的小巷里,一名持刀歹徒将她劫持到一间出租屋里。就在色狼准备施暴时,顾兰兰灵机一动,对歹徒说:“大哥,我刚从医院出来,被检查出患了妇科病。你还是用套吧,否则,把病传染给你老婆,你就麻烦了。”顾兰兰说着从包里取出一只避孕套递给色狼。

  原来,顾兰兰听说男友这几天准备到郑州看望她,为了免受堕胎之痛,她特意悄悄买了一包安全套,想不到第一只安全套居然让色狼派上了用场。

  被色狼蹂躏之后,顾兰兰当晚就打电话向男友哭诉。第二天,林浩明提前飞往郑州,不是安慰女友,而是质问顾兰兰:“你什么意思?为什么不大喊大叫?为什么还温情脉脉地送安全套给色狼?”

  一连几个“为什么”让顾兰兰委屈的泪水奔流而出。“当歹徒明晃晃的尖刀架在我脖子上时,我整个人都傻了!”顾兰兰说,“我当时没大喊大叫,是因为我觉得生命比贞洁更重要。要是歹徒捅我几刀,你今天只能到殡仪馆或医院太平间见我了。”顾兰兰还诘问男友:“如果我当时不给歹徒避孕套,被他传染上什么性病、艾滋病怎么办?”

  自己遭遇歹徒劫色,男友不仅不安慰,而且还兴师问罪,这让顾兰兰感到心寒,半个月都没理林浩明。顾兰兰没想到,随着爱情的骤然降温,几个月后,比劫色更可怕的事件再次降临到她的身上。

  网上剥光“内衣”无路可逃

  “劫色”事件后,顾兰兰重新审视男友,林浩明的形象大打折扣。就在这时她发现了一个重大秘密:男友患有严重的遗传性眼疾,而且一直瞒着她。顾兰兰觉得林浩明人品出了问题,便委婉地提出了分手。

  林浩明却怀疑女友在校园有了新恋情。为了驱赶“情敌”,林浩明使出绝招。他在顾兰兰所在高校的网站上发帖:“我和顾兰兰情浓意蜜,她傲人的双峰让我入迷,她醉人的体香让我销魂,她腹部的那块胎记美丽得就像一朵绽开的肉花……”林浩明从头发写到脚趾,几乎把顾兰兰的每一个细胞都搬上了网,这看上去是一封赞美女友的情书,但明眼人一瞧,就知道这封肉麻的情书背后包藏祸心。

  “你混蛋,为何要用这种方式羞辱我?”顾兰兰怒不可遏,并再次明确提出解除恋爱关系。林浩明慌了神,立即采取两条措施挽救爱情:一方面他给顾兰兰的爸妈寄去了一封长达6页的信,表白了对顾兰兰的一片真心,恳求未来岳父岳母劝说女儿回心转意;另一方面,林浩明飞抵郑州,泪流满面地向顾兰兰道歉。

  经不住林浩明的软磨硬泡,顾兰兰同意继续保持恋爱关系,但提出了一个条件:林浩明必须治愈眼疾,否则就分道扬镳。林浩明表示同意。为此,两人还郑重地签订了一份协议。

  然而,尽管林浩明四处求医,但他的眼疾仍然没达到满意疗效。为了挽留住女友的芳心,林浩明恩威并施,他一方面不停地恐吓、威胁、骚扰顾兰兰和她的家人,一方面又帮助顾兰兰联系到了深圳一家单位,期望女友毕业后就过去与自己朝夕相处。

一、 和末是在一个Q群里认识的,她是群里的活跃分子。 某个节假日,大家开始起哄来一次群聚会。目的地是A市的游乐场。二十岁左右的人,总还是会保留一些纯真幻想,比如在欢快的尖叫声中,遇到爱情。我和群主强是现实里的好友,这个吊儿郎当的男子却对未来女友的要求颇高,按他的话说,身高起码168以上,体重不能超过三位数。 他开始盘点聚会的人数。末说,她会去。 记得那天,天气有点灰灰的,我赶到游乐场的时候,他们已经几乎聚全,我横扫了一下,只有七个人。十一点四十五分,说好十二点集合的,他们还真早。我不知道哪个是末,那个每天都很闲,语言犀利有时候喜欢发很多可爱图片的女孩,有时候隔着网络,我能听见她的手指寂寞得敲在键盘上的声音。 我走到群主强的身边,我和他击掌打了招呼。他的身边早已有两个身材高挑面容不凡的女子围绕着他,“你小子,厉害哦。”我微笑着,我仿佛能看到我似笑非笑得样子。 “这是巧,这是微。”他看着我,眼睛往微挤挤,他想让我陪微。 我走过去,说微,你好,我是白。 “哇,白,气质不错哦。”她微笑着和我握了手。我说微你果然是个大美女。我不怀好意的讪笑着,然而。我却清楚看见她脸颊上廉价的粉扑有微微抖落的痕迹…… “嗨,各位,我来也。”一个女子从一辆出租车里跳出来,迅速的冲到我们面前,“你们可真早,特意迎接我呐,哈哈”。她傻傻的笑着,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有点灰蒙蒙的长裙裹到了脚裸处,一双有点脏的白色板鞋很不对称的出现在脚上。她的瞳孔是灰色的,看上去很疲惫。可她的脸在笑着,眼睛也在笑着,没有化妆的脸颊有点苍白。她走到我的面前说:你好,我是末。她的头发很黑,随意的披散在脖颈处。

二: 从游乐场回来的时候,强刚巧有事要离开,临走时说白,可得把微安全的送回家哦,如果有什么懈怠我可不饶你。我说好好,微,我送你回去。 微笑着,那张脸,很温暖的看着我。 末一直玩的很开心,她狡黠的看着我,眼眸淡淡的泛着光。她说小白同志可别被微巫婆给吃掉哦,可怜的小白送末回去吧,微是巫婆哟,她会吃了你。她突然的粘过来,我闻到她身上某奢侈品牌的香水味道,这种闻到一次就很难忘记的味道。我想起母亲曾经一直对某奢侈品牌的香水深深的迷恋。她用着同母亲一样味道的香水。 那个行为疯狂最后终于被关进精神病院的女人,末和她使用着同样的一款香水。我开始害怕,害怕她们的这种相似。我能猜到末是一个寂寞的女子,因为很多的时候她总是凌晨三四点开始睡觉,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又开始出现在群里疯狂叫嚣。 “那么,我送谁好呢?”我假装很愁的样子,微是A市人,游乐场离她家很近,而末似乎并不是本地人。我说末,你哪儿的呀。她黏在我的怀里,B市B市、、、她像及了某种动物。猫。 那么我们一起送微回去,然后我再送你回去行不。她终于松开我的手臂,然后走到微的面前拉住她的手说微,你不会介意吧。微点头说没关系,白怎么说就怎么做吧。 送走微后,末说她饿了,她说她定了晚上九点的火车票,现在才七点,我们去吃饭吧。我带她到离火车站不远的速食餐厅吃东西。她要了两杯可乐,一个汉堡,她说她不喜欢薯条,不喜欢番茄酱。我点了一份套餐。她很快喝完了两杯可乐,可见是渴坏了。 “白,你是我见过最英俊的男人。”末突然抬起来,一张脸天真的看着我。  “难道,你也是一个对爱情充满幻想的小女孩?” “白,你真的很英俊。” “末,你和我想象的一摸一样。” 她抿了抿嘴角的水渍,轻声的笑了。“那么?是你喜欢的摸样么?”。 “你的世界里注定存不下我,当你从出租车上跳下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 “那么,那个满脸涂满廉价的化妆品的女人呢?”。 “她比你漂亮。” “你不一定非要喜欢漂亮的女人。对不对?” “我喜欢漂亮的女人。”

三: 她牵着我的手,她的左手无名指戴着一枚银戒子,手腕上戴着一根红色的线和一款黑色的表。表很大,淹没了她整个脉搏。我被她拖在路上奔跑。从她走到我面前,说你好,到我送末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没有办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除了爱情。 “白,你看,飞机。”她突然停了下来,松开我的手,指着天空。 “我从没坐过飞机,一直幻想有一天能坐一次。我想在飞机飞到最高处的时候把手臂伸出去。我想试一次, 我是否可以像鸟儿一样扑打着双臂飞起来。”她边说边把手臂抬到我面前,“白,你看,我这是翅膀,只是毛掉光了。”我忍不住笑了,“是天使的翅膀么 ?”我随意回应道。虽然我知道她并不是在讲笑话。但我不知如何以不是笑话的方式接应。我不想让自己陷于困境。 她微笑着,眼角突然有液体闪烁了一下,然后又突然消失。 “我该回去了。”她不再微笑。 “还有一个多小时呢”我继续随口回应。 “我不想再同你一起,你掩藏的太深。但我知道你在哪个层面里。” “末,你是聪明的女子,所以有些话。无需说明。” “好,那,再见。” “再见。”

四: 再见,并不是再也不见。 又是一次的聚会,大学同学于说他新交了女朋友,新女友在B市,今天是她的生日。作为好友,希望我能参加为他助威,这家伙貌似是要在女友生日的时候求婚。看来是煞费苦心了。 B市,我突然想起末,那个离开A市立马从强的交流群消失的女子末。她不想再看见我。 我们驾车来到B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于的女友打电话说她和她的同学在某KTV已经弄好包间,现在就等他大驾光临。 于买了一捧艳红的玫瑰和一枚精心挑选的戒子激动的走进包厢。那个寿星女人穿着粉色的麻布抹胸裙,清纯的脸上画着淡淡的妆。 她的旁边坐着一个女子,一头乌黑的长发,白色的衬衣过大的裹在身上,很深的锁骨处一抹苍白。我走到她面前,说你好,我是白。深蓝色的牛仔裤,一双有点脏的白色板鞋。我知道有些人的相遇是上天注定的。所以再见到末时,我没有一丝尴尬和措乱。她也一样,没有任何装束的脸颊,淡然的笑着。 于求婚成功了,在那枚昂贵的戒子面前,那个清纯的女子满脸害羞的躲在于的怀里。陆续散去的人群,里面有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我走到末地面前,我说我们出去走走好么。她说好。 “有火么?”她在我的右边走着,然后突然询问道。 “没有,我从不抽烟。”我看着她夹在左手间的烟。 “哦。”她把烟收回烟盒,随手放进裤子口袋里。 “我从未想过再遇见你。”她没有抬头,头发似乎比之前要长很多,一大半的发丝跌落脸颊,遮住了大半张脸。我看不见她的表情。 “或许这是宿命。”我看着她。 “白,我从未想过我会喜欢你。而且一直无法忘怀。” “你像罂粟,美丽,却有毒。” “罂粟么?呵呵,多巧。那是我喜欢的花 。原来我一直喜欢的都只是自己。” “末,如若我对你表现一丝别心。那么我们将会纠缠一辈子。无穷无尽的以后。一直纠缠。” “那么,你喜欢罂粟花么?”她抬起头。脸色苍白。 我不知怎么回答。只是心脏的某处开始剧烈疼痛。我走进她,吻了她冰冷的唇,她的唇开始慢慢温暖。我抱着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五: 我们会一直纠缠,不会有结局,你想要的,仅仅只是这一场过程。即便,你极力的想要改变,我懂你,当你从出租车上跳下来的时候 ----------------- “白,如何让你爱上我。” “其实我早以爱上你。从你从出租车上跳下来的时候。” “一见钟情?” “末,这大概是宿命。” “宿命?记得你问过我,问我是不是一个对爱情充满幻想的小女孩?” “如果可以,我是多么希望你是那样的女孩。” “你懂我?” “对,我懂你。” “白,我爱你。”她开始吻我,身体在我的怀抱慢慢的融化。我极力的想要她,就在她说爱我的那一刻。

五: “为什么选这家旅馆?” “你看不见它的名字么?” “如家?” “恩,如家。” 在身体融入一体的时候,我听见寂寞在她的血管沸腾的声音。她的眼角有一滴温暖的液体滑落。我说疼么?她微笑着,白,你懂我的,只有疼痛才能让我沸腾。如果没有疼痛,我就如死了一般。白,我想要个家。其实你并不懂我。对不对? 家? 我开始吻住她的唇,她说着胡话。她不懂的,这个女子,不懂自己。 很累,在她身边倒下,我紧抱着她,突然有一种将要失去她感觉。“末,晚安。” “白,晚安。”她回应着,声音是冷漠的。 天空微白,我醒来,她蜷缩在我的左手边, 嘴角轻轻吸允着流淌下来的泪水。究竟是怎样的梦境,让她如此疼痛,可她并没有任何表情。或许,这个女子,已经习惯了惊恐。她的疼痛,是一种需求。活着的需求。我开始想要离开她,我不会有能力改变她,也抚平不了她左手臂一道道深色伤口。她要的,我给不起。 “白,早安。” “末,早安。” 天亮,我们分离。在各自的城市,继续生活。

六:

我是个洁身自爱的男子,除了对她。那种欲望,仿佛无法自制。我开始在很多寂寞的夜里想起她。这个女子,我该如何忘怀。 一个平凡的日子,平凡的上班日。我打开电脑,习惯性收取邮件,然后一个署名宿命的邮件跌落眼帘,我突然想起我曾和她说起过的宿命。 “白,你好。 这是我第一次给你写邮件对不对。嘿嘿,我一直想写,一直没敢写。只是突然很想你。我不知道如何让你知道。我现在在吃麻辣粉丝,很辣很辣的那种哦。汗水从我的鼻尖沁出来。很热,这个鬼天气。真热。 白,B市这几天天气总是灰蒙蒙的。白,我以前研究过星座。你看,水瓶座的幸运色是灰色的。我这几天是不是该很幸运呢。呵呵。 现在电脑里在播放林宥嘉的自由。白,我开始了解自己。很多的时间里我以为我可以和一般的女子一般。爱上一个男子,为一个男子生一堆孩子,然后为一个家庭操持,然后一晃眼就是一辈子。呵呵,我不能,我天生不能,对不对?你看,你是了解我的。在你一言不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同你,总是要陌路。我不埋怨。对生活,对自己,对你,甚至是对于过去。 身体深处总是有淡淡的难受。我开始怀疑我已经怀孕了。有点想吐,最近总是脸色苍白。呵呵,你应当不会相信。呵呵,我也不想说明 。你说过,末,你是聪明的女子,有些话,无需说明。我记得你的所有,我在想,如若有一天我们在一个旅途相遇,只要是在一条路上,我大概都能闻到你的味道。你看,我是念旧的人,念旧又固执的人。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的生活里。永远不会。 总是提前同你说晚安,怕你熬夜。呵呵,很想你的时候我会听歌,很激烈的摇滚乐会融入的皮肤里,它们会变得饱满,你看,即便不被抚摸,它们也可以不用寂寞。白,你看,我试过,和那些陌生对我有意思的男子搭讪。我找不到安逸的感觉。在他们身边,我会更冷。我不如一个人,还不如一个人的时候安逸。 我想一个人,即便在想你的时候我依旧没有想过我是不是可以努力让你娶我。你看,我并没有那意思。我只是喜欢你,好像还爱上你。但,我从未想过同你一直生活,我觉得我配不上你,你该找一个美丽健康的女子为伴,过一辈子。你应该过那样的日子,因为你足够温暖。 我会一个人,一直生活很久很久,直到死亡,把我带走。我期待死亡,白,那样我是不是就不用这么固执,不正常。我要离开了,去另一个城市,一个很远很远的城市。那里没有温暖,更不会有你。白,你看,现在是白天,呵呵。我在矛盾和无奈里生存,一直都是一个人。现在对我来说我,我的世界属于黑夜……

看,这我第一次没对你说谎。白,晚安。我要休息了。好累。晚安!

                                                                     末。 七:

我感到眼角有液体流出,狠狠地钻进嘴里,从喉咙滑下,沉沉的打在心上……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