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姐姐”深夜邀约

2008年10月11日。深夜。河北邯郸。一名男子,开着车,风驰电掣般地驶进丛台区大海花园里某栋居民楼。他仔细核对了门牌号,走上6楼,停在了602室前。正抬手准备敲门时,发现门上贴了公安局封条,正当男子吃惊不已时,对面邻居的门开了,一位太婆探出头来,悄声对他说:“年轻人,你来这里干吗?这里住的人已经死了!警察今天下午刚贴了封条。”男子闻言,吓得魂飞魄散,拔腿就跑。

  是有人恶作剧,还是另有蹊跷?这个深夜来访的男人跟屋内死者是什么关系?

  蹊跷的网友之约

  那个深夜造访男人名叫王君才,时年35岁,是邯郸某建材厂的老总,有妻有女。2008年10月11日晚上10点多钟,刚刚和客户吃完饭的王君才回到家里,这天,妻子带着女儿回乡下娘家了。他闲着无聊,打开电脑,登陆QQ,想找个人聊聊天。

  王君才刚登陆不久,就有一名叫“漂亮姐姐”的网友请求他加为好友,王君才通过验证。一上来,漂亮姐姐就迫不及待地表示,她有些无聊,想和王君才聊聊。

  聊了一会,王君才点开了“漂亮姐姐”的QQ空间,当他进入她的网络相册时,不禁呆住了,漂亮姐姐的生活照果然漂亮,且是一个身材苗条、气质不凡的淑女,王君才试探着恭维她:“这么漂亮的美女也会无聊?”

  漂亮姐姐说她刚离婚,有些落寞,所以上网打发时间。王君才一听,有些蠢蠢欲动,他热情似火地跟她聊了起来。

  聊了约一个小时后,漂亮姐姐主动提出了见面,她说,她生意失败了,现在一个人,希望有人个能开导一下她,她身边没有别的朋友,王君才害怕这是陷阱,迟迟没有回复。谁知,漂亮姐姐主动给他说,她真名叫霍秋丽,31岁,离异,独自做小生意,还提供了她的电话,并发来短信证明她所说属实。

  通过这一番诚恳的叙述,王君才放下心来,开着车火速驶向霍秋丽所说的小区:大海花园2单元6楼602室。

  半个多小时后,他就来到了霍秋丽所住的地方,刚要抬手敲门时,却发现门上居然贴有邯郸市公安局的封条,这不禁让王君才大吃一惊,难道自己走错了不成,他掏出手机里霍秋丽发来的地址,仔细核对了几次,都没有错。

  正在这时,住在隔壁的一户人家开了门,一位太婆探出头来,对他说,屋主死了,是被人杀死的,今天下午屋主的姐姐过来发现并报警的。

  死了?那刚才跟他在网上聊天,并约他到这里来的是谁?想到此,王君才毛骨悚然,仓皇逃离。

  正当他走在楼梯里时,他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拿起一看,竟然是霍秋丽打来的,那一刻,他的心提到嗓子眼儿上去了,他哆嗦着接通电话,电话那边霍秋丽娇滴滴地说:“你怎么还不来呀?”

  王君才努力按捺住心中的恐惧,问道:“你真的是那个漂亮姐姐吗?你说的这个见面地点,已经被公安局封了,听说里面死了人。”

  霍秋丽似乎并不惊讶,而是平淡地说:“哦,估计走错了吧。那算了,今天就不见面了,以后再说吧。”继而挂断电话。

  手机上的时间显示为:零时07分。王君才感到后脖颈一阵阵发凉,打电话的人,到底是人还是鬼?

  谁在冒充死者?

  当天回到家里,王君才一夜都在噩梦中度过。

  第二天一早他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开门一看,门口站着三名警察。进门后警察询问他昨夜零时左右在什么地方?王君才联想到昨晚的奇遇,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警察拿出一张协助缉拿公告,说:“这是大海花园2单元6楼602室屋主霍秋丽,她于2008年10月11日被其表姐和同事发现死于家中。据法医推断,死者死亡时间为2008年10月7日10点左右。而昨晚零时左右的社区摄像头里显示,你车曾到过那个小区,而且在死者家门口停留。”

  王君才仔细一看,吓得魂不守舍,因为,死者,正是和他在网上聊天的漂亮姐姐,他看过她空间的照片,记得很真切。

  警察接着说道:“2008年10月11日傍晚,我们查封了死者的家,随后走访了死者的邻居、亲友,据邻居讲,自2008年10月8日以来,有不少男人来找过死者。死者离婚独居,有男人造访无可厚非,奇怪的是,大多数男人都是敲门良久,却无人应门。那些男人来去匆匆,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我们的调查一时之间陷入僵局。而你昨夜出现在死者门口时,正好被对面的王婆婆看到,你慌张的脸色引起王婆婆的怀疑,她随后报警。我们通过你的车牌号,找到了你。请问你跟死者是什么关系?为何深夜造访?

  王君才吓出一身冷汗,急忙向警察交代了昨夜离奇的网友之约。

  警方对于王君才提供的线索非常重视,王君才配合警方,调出了昨日与漂亮姐姐的QQ空间及聊天记录。

  在名为“漂亮姐姐”的QQ空间里,确实贴有很多霍秋丽的照片。值得注意的是,“漂亮姐姐”的QQ空间开通时间是2008年10月7日凌晨4点26分。也就是说,在真正的霍秋丽死去后不久,“漂亮姐姐”便开通了QQ空间,上传了霍的照片,并对QQ好友宣传她就是霍秋丽本人。这个“漂亮姐姐”为什么要冒充死者霍秋丽呢?还故意把陌生人往死者住处引。那么,“漂亮姐姐”是谁呢?这么做的目的又为了什么?

  警方拨打了王君才提供的“漂亮姐姐”的电话,提示已关机。

  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QQ号码了,警方在网上二十四小时密切注意这个自称霍秋丽的“漂亮姐姐”。可是,一连几天,漂亮姐姐都不曾登陆,手机也一直处关机状态。

  就在警察一筹莫展的时候,一条重要的信息传了过来:霍秋丽的手机在死前曾与这个名为“漂亮姐姐”的电话有过近一个小时的通话记录。

  这个电话号码的机主名为郭红梅。

  就是这个号码,让警方成功破获了霍秋丽被杀一案,也揭开了死亡之宅午夜相约的谜底。

  都是寂寞惹的祸

  警察通过郭红梅近段时间的通话记录,成功查到了郭红梅的住所。警方在郭红梅的住所,逮捕了郭红梅和一个名叫杨小杰的男子。并在其住所找到了死者霍秋丽的手机。

  在警方强大的心理攻势下,两名犯罪嫌疑人交代了案件始末:

  时年32岁的郭红梅,是邯郸市一家医院的护士,离异三年。2007年10月下旬,她在网上结识了杨小杰。两个人越聊越投机,很快网下见面,不久就打得火热,并同居在一起。

  然而,郭红梅并不知道,杨小杰口口声声告诉她是一个没有结过婚的单身男人,实际上,杨小杰不但结过婚,还有孩子。

  杨小杰高中毕业后,早早地到社会上打工赚钱,后娶妻生子。工作上一直不如意,赚不到几个钱,近几年,看到自己的同学都小有成就,他感到自己混得很失败,心理上极不平衡。极想暴富的偏执情绪一直让他无法释怀,他四处去找工作,但是,别人见他没有什么文化,也没有什么特长,都拒绝了他。

  这个时候他遇到了郭红梅,郭红梅的温柔体贴,让杨小杰有了与其厮守一生的想法。可自己一无工作二无存款,拿什么跟郭红梅厮守呢?

  接下来的几天,杨小杰失眠了,他脑海里一直在思索如何挣钱的方法。想来想去,他居然想到利用自己帅气的长相,到网上骗女网友的钱财。他在搜索女网友时,专门把年龄圈定在了35岁以上,他知道,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有钱,更寂寞。

  2008年6月3日,杨小杰在上网上跟一个叫“孤独天黑”的女人聊上了,这个人就是霍秋丽。聊天中,霍秋丽说自己刚拍了一套写真,趁年轻的时候拍下来,老了的时候拿出来看。

  杨小杰对她拍的写真不感兴趣,他只是觉得这个女的可能有点儿钱,于是,他热情地套取了她的详细资料,31岁,离异独居。

  杨小杰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因为,对于他来说,离婚女人更容易搞定。杨小杰展开浑身解数讨好霍秋丽,两人聊天的内容也一步步升级,语气越来越亲昵暧昧。

就在杨小杰为自己的初战告捷而高兴的时候,郭红梅撞破了他与霍秋丽的一次语音聊天。当郭红梅看见自己心爱的人,正与网上的另一个女人打情骂俏,说出无比亲昵的话时,她狠狠地打了杨小杰一个耳光,不顾他的苦苦哀求,连夜搬了出去。

  杨小杰很是郁闷了几天,躺在家里没有上网。没想到,霍秋丽却主动给他打来电话问候。

  杨小杰想,干脆等套到钱再去跟郭红梅解释,便假装说:“我到外地出差刚回来,你知道吗,我人在外,心却一直在你那里!”

  霍秋丽很感动,约了他在一咖啡馆见面,只一眼,霍小丽就为眼前英俊不凡的杨小杰所倾倒。

  当两人分别时,杨小杰打车送霍秋丽回家,到了她家后,杨小杰一把将霍秋丽按倒在沙发上,在半推半就中,一切都发生了。两人有了这层关系后,杨小杰便多次留宿霍秋丽家。

  有一次,杨小杰在霍秋丽家的立柜里,发现了一张五万多元的存折。那天晚上,亲热过后,他试探霍秋丽说,我股票被套了,如果我有困难的话,向你借万儿八千的,你会帮我吗?

  霍秋丽想都没想说:“我从来不借钱给外人。”“外人”二字让杨小杰很是不快,在那一瞬间,他决定把这笔钱据为己有。

  2008年10月7日,霍秋丽约杨小杰到她家见面,一番亲热后,霍秋丽沉沉睡去。杨小杰看着熟睡的霍秋丽,脑里乱哄哄的,他有些胆怯,可是,他太需要钱了。

  最终,他找来了一根尼龙绳,将霍秋丽的双手和双脚捆绑起来,霍秋丽在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被捆得结结实实,吓得面如土色。杨小杰逼她说出了存折密码。

  得知密码后,杨小杰拿起霍秋丽的电话给郭红梅打了一个电话,他在电话里详细地解释了自己跟霍秋丽的一切都是假的,只是为了骗她的钱。解释了一个多小时,郭红梅终于答应前来。也就是这个电话,为警方的破案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线索。

  郭红梅半信半疑地来到杨小杰所说的小区,当她看到捆成一团的霍秋丽时,吓呆了。她央求杨小杰放手,但杨小杰却说:“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将来。你现在快去把钱取出来!”说完,杨小杰把存折和密码交给她,让她拿着霍秋丽的身份证和存折去银行取钱。

  郭红梅居然信了杨小杰的话,她恨恨地看了一眼这个勾引自己男人的女人,便真的去取钱了。

  杨小杰在客厅焦急地等待着郭红梅,他没有料到卧室里的霍秋丽已挣脱开绳子。霍秋丽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联合其他女人抢自己的钱,气疯了的她,随手抓过一把水果刀就冲向客厅的杨小杰。

  事情完全出乎杨小杰的意料,情急之下,他侧身一闪,一手抱住霍秋丽,一手将她手里的刀抢夺了过来。杨小杰知道,即使现在不杀她,她报案后,自己也会面临长久的牢狱之灾。

  索性,他一不做二不休,手起刀落,疯狂地刺向霍秋利的颈部、腹部,霍秋丽叫了几声,倒在了血泊中。

  当郭红梅进来,看见死在地上的霍秋丽时,震惊得连连后退,杨小杰半威胁半恐吓地说:“红梅,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为了我们的幸福,你要帮我!”

  郭红梅帮他一起将霍红梅的尸体用床单包裹起来,藏在床垫下。

  他们清理干净地面的血迹,把霍秋丽扔在床边的衣服,以及刚才郭红梅出去取钱时穿过的衣服,叠好放在立柜里。然后拿着霍秋丽的手机,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了霍秋丽的家。

  不要和陌生人聊天

  2008年10月的黄金周过后,霍秋丽一直没有去上班,直到11号,既没有上班,也没有请假,手机也打不通。

  几个和她相交好的同事怕领导开除霍秋丽,商量后找到霍的表姐,霍的表姐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几个人决定先到她的住处看看,但一起来到霍秋丽独居的住处后,怎么敲门里面都不应声。不得以,她们找到开锁公司的人,才打开房门。

  进去后,大家看到房间里的茶几上一套杯子摆得很整齐,房子里的其他物品也都摆放得非常整齐,看不出什么异样。

  她们又仔细地环顾四周,忽然发现床板有些凸出来,几个人用力打开后,一具女尸出现在众人面前,正是失踪多日的霍秋丽。刺鼻的气味差点儿把她们熏吐了。

  霍秋丽的表姐和同事当场吓得尖叫起来,惊恐万状地报了警。

  警方到达后,在她的房间里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从尸体腐败程度判断,已死了三天。门窗完好,物品不失,分析这个人肯定和她很熟,可以自由出入她的住处。

  正在这时,王君才的出现使案情柳暗花明。

  双双落入法网后,两人死不承认,然而,在强大的心攻势下,他们最终不得不供出了犯罪的事实。

  原来,杀人劫财后,两人很是惊惶。但很快,两个人平静下来研究对策。

  杨小杰让郭红梅以网名“漂亮姐姐”来与陌生男人聊天,还开通空间,转贴了霍秋丽的照片,然后把见面地点约在霍秋丽家,以此来转移和混淆视钱。

  王君才之前,已有好几个男人来到这个地方赴约,他们均没有敲开门就懊恼返回。

  直到王君才的赴约让郭红梅他们得知,警方已经查封了霍秋丽的家,他们停止了网上约会,暗中观察着警方的举动。

  杨小杰和郭红梅这招转移视线,的确给警方破案增加了不小的难度。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要想不被法律严惩,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去犯罪。

   在审讯中,一个更让人意外事实震惊了警方。

  原来,杨小杰真名贾刚,但郭红梅却一直认为他叫杨小杰,她更不知道他有妻有子的事实,她就这样糊里糊涂地爱上了这个男人,又糊里糊涂地被拖入了犯罪的深渊。

  得知一直信任的男人骗了自己,郭红梅无法相信发生的这一切,她不相信,这个两年多来和她朝夕相处,对她呵护有加的男人,竟然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骗子,而且把她骗得这么惨。

  贾刚此时也追悔不已,他在写给自己妻子的信中说:“千万不要上网,尤其不能和陌生人聊天,也不是说网上的人都是坏人,但碰到一次就全完了,也许聊天99次都没有事儿,但第100次可能就会出事。”

  2009年3月19日,河北省邯郸市检察院对这起由网络一夜情引发的离奇惨案提起公诉,贾刚和郭红梅注定为自己的邪恶和可悲付出沉重的代价。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