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亲姐夫,不是我的错

  引导语:爱情没有对与错。

  农村新报讯 倾诉人:小蕊    女 27岁

  嫁给他,姐姐不甘心

  “又快到月底了,你这两天抓紧去给咱爸妈把钱寄了。”上个周六的下午,店里的客人渐渐走完了,正在擦地的晓勇突然抬起头对我说。

  我心里泛起一阵酸涩,难为晓勇一直惦记着我家中的老人。说真的,我的父母直到现在都不认晓勇这个女婿,甚至非常恨他,因为晓勇曾经是我的姐夫。

  我的老家在洪湖,姐姐结婚那年我17岁。

  那是2006年5月的一天,在双方父母的安排下,22岁的姐姐嫁给了和她同岁的晓勇。

  我一直记得,那天穿着嫁衣的姐姐满脸伤感,临出门前搂着我的肩膀,怅然地说:“小蕊,姐就这样嫁了,真不甘心啊。姐想走出这个小县城,姐想嫁个英俊的男人……”

  结婚第二年,姐姐和晓勇有了孩子。孩子一岁时,姐姐将孩子交给父母,和晓勇一起到了武汉。

  一开始,他们四处找工地打工,日子过得很苦。后来,晓勇开始在一家面馆后厨干活,姐姐也在汉口找到了替人看摊的工作。经历了许多波折后,两人的日子慢慢好了起来。

  晓勇是个能吃苦、肯钻研的人,在面馆打工的日子,他一边给师傅帮忙,一边认真学习,后来,晓勇学会了拉面的技术。有了手艺,心思活络的晓勇不甘心再给别人打下手,他换了家面馆当起了大厨。

  一年后,有了一些积蓄的晓勇萌生了自己开店的想法,这个决定得到了姐姐的支持。那段时间,两个人一有空就去跑市场,找店面,了解进货渠道,忙得不亦乐乎。

  2010年年底,他们真的在汉口开了一家自己的小面馆。晓勇掌勺,姐姐帮忙,忙完厨房忙前厅。

  面馆的生意慢慢走入正轨,店里人手不够,姐姐和家里商量,想让我过来帮忙。那段时间,我刚刚失恋,心情很差,也想走出令我伤心的家乡换换心情,于是,我也来到了汉口。

  面馆在汉口铜人像附近一条比较繁华的街上,那里每天人来人往。不忙的时候,我就坐在落地窗前,透过明亮的玻璃,看窗外穿着时尚的女孩,看行色匆匆的行人,常常会看得出神。

  这时候,我发现,姐姐变了。我出神的时候,总会被姐姐的一声大吼吓得惊慌失措,“发什么呆?厨房那么多活,你看不到吗?”而以前的姐姐从不会这样对我说话。姐姐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常常听见她在后堂里对着姐夫怒斥:“肉放那么多干嘛?客人都是你家亲戚吗?”有时候,在灶台忙碌的晓勇会忍不住回一句:“你懂什么?我们靠什么吸引顾客?”“你就是脑筋不会转弯,像你这样做生意啥时候能赚钱?”姐姐不依不饶。

  生意好了,他们的吵闹多了

  在小面馆里呆得久了,我发现姐姐和晓勇的生活其实很不和谐,两个人常常从早晨开始就争执不休,有时仅仅因为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转眼,姐姐的女儿到了上学的年龄。姐姐对晓勇说:“武汉的教育不错,接女儿过来吧。”姐姐的女儿过来后,我除了在面馆里帮忙,平时,还帮姐姐接送孩子。

  面馆生意越做越红火,尤其是到了中午,客人爆满,门外还有排队等座的客人。晓勇索性将隔壁的店面也盘了下来,扩大了面积,同时还增加了饭菜品种。姐姐在面馆附近的小区里租了套一室一厅的住房。按说,姐姐一家的日子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令人头疼的是,姐姐和晓勇两人不断升级的争吵。

  有天傍晚,上一年级的外甥女拿回一张数学考试卷,一脸怯懦地去找姐姐签字。看到试卷,姐姐的声音一下变得尖利起来,她揪着女儿的头发吼叫:“你咋就这么笨,你丢不丢人,上小学就不及格!”我赶紧上前护住外甥女说:“姐姐,她才上一年级,还要有个适应的过程。”没想到我话音刚落,姐姐立刻将怒气撒向了我:“你也有责任,我把孩子交给你,你给我咋管的?我不是让你来吃闲饭的!”“你说话太伤人了。”我哭着反驳。“你哭啥,你还觉得委屈了是不是?要不是我带你出来,你还在那个小地方瞎混呢。”她并没有收敛自己的蛮横态度。(人生格言

  一旁的晓勇听不过去了,指着姐姐斥责了几句,让她不要骂我。

  “你这蠢货,是我眼睛瞎了,结婚前咋就没看出来你这个没本事的男人。娃娃学习差,都是因为有你这个爹。我管教自己妹妹,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滚到一边儿去!”姐姐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晓勇穿上衣服出门了,姐姐的怒骂声、外甥女的哭泣声让家里乱成了一团。

  姐姐和晓勇的争吵越来越频繁。有时就一点点小事,他们直接就在面馆后堂里干起架来,暴怒的姐姐常常用摔盘子砸碗的方式发泄自己的愤怒。

  2014年3月,有天中午,正是饭馆里最忙碌的时候,我和服务员在大堂里忙着抹桌子、擦地,突然就听到一声巨响,我赶紧直起身,就看见晓勇拉开后堂的门,从里面跑了出来,紧接着,姐姐也跑了出来,手里还举着一把菜刀。在众目睽睽之下,晓勇拉开大门朝外跑去,姐姐眼瞅着追不上了,将手中的菜刀狠狠地掷向他。刀落在了玻璃门上,门碎了,玻璃渣落了满地,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后堂的师傅悄悄对我说:“小蕊,你姐太厉害了。”

  原来,晓勇和姐姐商量想再要个孩子,姐姐也没有反对。可当晓勇说他想要个男孩后,姐姐开始不悦了,说生男生女也不是谁说了算的,不依不饶。晓勇觉得,姐姐在师傅们面前不给自己留面子,两人互不相让,越吵越厉害,最后动起了手。

  这一次,两人都伤了心。第二天,姐姐收拾衣服带着女儿回娘家了。

  姐夫成丈夫,不被祝福心也甘

  姐姐走了,可生意还得做,姐夫就让我帮着收钱管账。

  开始负责收钱之后我才知道,面馆的收入其实很好,并不像姐姐平时给我说的那样。姐姐之前每个月只给我1200元工资,当时她还说:“咱们是小本生意,挣钱不容易,你大老远从老家出来,以后我也不会亏待你。”“没想到我们的生意这么好!”我感叹。“一直都这么好,你姐不让给你说。”晓勇回答。“为啥?难道还怕我嫉妒?”我有些不解。“她就是不想给你涨工资。你姐姐是个又贪婪、又险恶的人,连自己妹妹都骗,说实话吧,我和她这样的日子过着也没有什么意思。”晓勇说。

  原来是这样。

  姐姐为了自己多得一些,就克扣我的劳动所得;姐姐想留住做饭师傅,就用我当诱饵,许诺把我介绍给那个已经结了两次婚的大厨师,她常常让大厨师陪我最后关店门。听晓勇说出真相后,我伤心极了,我想姐姐也许因为做生意久了,太在乎钱,已经不在乎姐妹情义了。

  那天晚上,伤心的我和愤怒的晓勇,在只有我们俩的出租屋里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姐姐一直看不上的晓勇,我却很喜欢。晓勇勤劳、聪明、肯吃苦,对姐姐的蛮横无理都是一忍再忍。“即使没有你,我也不打算和你姐姐过了。”晓勇的这句话,让我坚定了爱的信心。

  2014年12月,在父母的哭闹声和姐姐的诅咒声中,我嫁给了曾经的姐夫晓勇。我和晓勇的结合不仅没有得到双方家庭的祝福,甚至被各自的家人扫地出门。父母对我说:“你让我们一家人在街坊邻居面前抬不起头。你们最好一辈子也不要回来,就当我们从来没有生养过你。”

  晓勇把所有存款给了姐姐和孩子,他觉得,这样做会让他心安一些。

  我有错吗?姐姐暴虐的性格,就是换了谁都无法忍受。之前晓勇和姐姐的婚姻就已经名存实亡,就算没有我,他也一定会离婚。唯一的错,就是他不该是我的姐夫。

  婚后,我和晓勇一切重新开始,我们重新找了店面,重新租了房子。日子如流水一般,如今,我和晓勇一起生活快两年了,我们相亲相爱,共同打拼,日子平静而快乐。

  从不被姐姐珍惜的晓勇,却是我手心里的宝。我深信,自己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芳芳的话:晓勇这双鞋,姐姐一开始就不中

  意,而小蕊觉得正合脚。在一起相亲相爱就好,平静而快乐就好,谈不上对与错,自己觉得值得就好。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