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人间 患难夫妻

  那一年前往深圳。列车在黑夜中奔驰,我的邻座是一对穿着旧得已看不出本色衣服的中年男女,女人吃着馒头,男人嗑着瓜子。吃完一个馒头以后,女人趴在桌子上打起盹来,男人静静地看着她,一粒一粒地嗑着瓜子,似有满腹心事。

  突然,那女人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一边大声地唱歌,一边手足舞蹈。男人赶紧拉住她的手,把她往座位上按,同时轻声地劝她:“别闹,别闹,影响人家休息了。”“把你的手拿开,我不要你管!”女人怒目圆睁,一把推开了男人。“听我的话,快坐好。”男人还在低声地劝她。“你再拦我,我就跳车了!”女人莫名其妙地流下泪来,边说边往车厢门口走去。争吵声惊动了乘务员,乘务员跑过来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没事儿,没事儿,她老毛病又犯了。”男人搓着手,不好意思解释道。这时,有乘客悄悄对乘务员说:“我一上车就觉得他们不对劲儿,那男的是北方口音,女人是四川的口音,莫不是人贩子拐了这个女的吧?”

  于是,乘警很快就过来了,男人亮出身份证解释说:“我是河北邢台人,在一家工厂当工人。十八年前经人介绍跟她结了婚。后来她得了癔病。为了给她看病,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上个月,她非要回四川娘家探亲不可,我是怕她犯病走失,才跟着她来的。”

  乘警离去后,女人也慢慢安静下来,又趴在桌上打起盹。男人心疼地看着她,对身边的人说:“她不犯病时,很能干的,家里的田全靠她一个人种。”

  夜已经很深了,火车“哐当哐当”地响着。男人让女人睡在座位上,自己找来两张报纸铺在座位底下,用一个大矿泉水瓶子当枕头,躺了下去,很快发出了均匀的鼾声。夏日车厢里的空调不停地放着凉气,女人被冻醒了。看到男人躺在地上,衣裳单薄,她便站在座位上,吃力地从行李架上取下一个编织袋,东翻西找了一阵后,取出两件布褂,轻轻地盖在男人身上,并小心掖好。

  天亮了,乘务员开始推着餐车叫卖早餐。男人问女人:“饿了没?”女人点点头。男人从兜里摸出10元钱要买一份,女人一把拦下,不高兴地说:“不要买,这么贵,我们家里哪有钱?”

  男人说:“你饿了,要吃饭就不要怕花钱。”女人坚决地摆了摆手,道:“那我就不饿了。”“碗面!碗面!3元钱一碗,5元钱两碗。”待卖快餐面的小贩经过时,男人坚持买了一碗,小心翼翼地用开水冲泡好,放在女人面前。女人也不客气,很香地吃了起来。男人继续嗑着他的瓜子,看她吃。女人边吃边问男人:“你饿不?”男人坚定地摇了摇头。女人吃完后,心满意足地将碗推到男人面前,让他扔掉。男人拿着碗看了一眼,将剩下的一点汤卤一饮而尽。

  列车驶进一个大站后,停了下来。女人说,车厢里闷,想出去走走。男人千叮咛万嘱咐:“就站在车门口那里,不要走远了。”女人点点头。几分钟后,女人回来了,手里多了一个纸包和一瓶啤酒。她把东西往男人面前轻轻一放,柔声说:“快吃吧,都一天一夜了,我知道你很饿。”男人的眼眶,瞬间就变得湿润了。他默默地将双手伸到桌下,悄悄地握紧了女人那双满是污垢的糙手。

  楚云和前夫离婚后,独自带着儿子小强来到另一个城市。楚云开了个馄饨摊,摊子就在小强学校附近,小强每天放了学就直奔馄饨摊,楚云做生意,小强写作业。

  这天,放学的时间早过了,还是迟迟不见小强回来,楚云想着可能是学校补课或者他直接回家了,也没往心里去。这时忽然开来一辆城管车,从车上下来三个人,为首的一个男人说楚云是占道经营,要收楚云的摊子。楚云一个劲地说好话,说明天一定换地方。男人看了她两眼说:“我也知道你们不容易,可明文规定道路上不能摆摊。你的东西被扣了,明天去城管队接受处理吧。”男人边说边同另外两个人把楚云的东西搬上车扬长而去。楚云的心一下跌到了谷底。可没想到的是,还有一件更糟心的事等着她呢。

  小强放学出来晚是和同学打架了。看着小强脸上、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楚云顾不上心疼倒先发起火来:“我是怎么教育你的,不要跟人打架,为什么总是记不住!”楚云反应这么激烈是有原因的,前夫是个好勇斗狠的人,动不动就跟别人打架,两人就是为这事离了婚。她不想让小强有这个坏毛病,而离婚之后迁到这个城市也是出于这个考虑。可现在小强小小年纪就爱打架,她能不担心吗?

  “你说,以后还跟不跟人打架了?”小强脖子一梗:“打!”楚云怎么也没想到小强居然这么倔强,她抬手狠狠给了小强一巴掌:“我让你打,我让你不听话!”小强的泪下来了:“同学说我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下次他要是再敢说,就是打不过我还打!”楚云一下子泪流满面,她一把搂过小强说:“小强,对不起,妈妈错怪你了,今天妈妈给你做一顿好吃的,孩子别哭了。”

  晚餐果然很丰盛,每个菜都是小强最爱吃的,可小强心不在焉,吞吞吐吐地说:“妈妈,学校开了个英语补习班,同学们都报名了,我也想报,可学费……”一说到学费,小强的声音像蚊子叫。楚云心里一阵酸楚,她知道小强体谅自己挣钱不容易,想了想,还是把报英语班的钱给了小强。

  第二天,楚云去了城管大队。接待她的是头一天收缴她东西的那个男人,他要楚云交三百元罚款才能把东西取走。三百块钱,卖多少份馄饨才能赚回来啊。楚云直央求:“这次能不能不罚我,我一个人带孩子,全指着这个摊位生活呢。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占道经营了。”可男人毫不通融:“对不起,这是规定,我们也是照章办事。”

  楚云只好乖乖掏钱,可接下来的事却让她始料不及,那个男人将开好的罚款收据交给她,又一并递上五百块钱。楚云一下子懵了,不知道他唱的这是哪一出。男人平静地说:“刚罚你的三百块钱是法理,这五百块钱是人情。一个单亲妈妈带孩子不容易,这五百块钱就算我个人的一点心意吧。”楚云一听觉得过意不去,平白无故怎么能要人家的钱呢。她执意要把钱退回去,可男人风趣地说:“你也别推辞了,听说你的馄饨很不错,大不了这些钱就算我预付的馄饨钱喽。”楚云知道今天是遇到好人了,她仔细看了看男人胸前挂着的工作牌,姓名栏里写着“吴江”。楚云只好对吴江道了谢,然后推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

  没过几天,吴江就再次光临了馄饨摊。他给楚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我已经给你物色了一家门面房,客流量大,房租还不贵,生意一定比小摊强。”楚云心里这个高兴,提出要请吴江吃饭以表谢意,没想到吴江摆摆手拒绝了:“外面的饭哪有你的馄饨好吃,你要真想谢我,就给我来一碗馄饨吧。”

  很快,楚云的新门面开张了,吴江成了这里的常客,隔三岔五就来店里转转,帮着楚云干活。这天,吴江又来了,作为过来人,楚云感觉到,吴江这是对自己有意思了,但她知道,自己的心门已经彻底关闭,就明确地向吴江表明了态度:“我已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不再相信任何男人了,现在心里只有一个男人最重要——那就是小强,只要把他培养成材,我这辈子也就别无他念了。”楚云的话让吴江极其失落。正在这时,楚云的手机响了,是小强的班主任王老师打来的,王老师的口气很严肃,要求楚云尽快去学校一趟。楚云一听忙请吴江帮忙照应小店,自己火急火燎地到学校去了。

  王老师告诉她,小强最近一段时间经常迟到早退,后来干脆发展到旷课了。楚云很奇怪,如果小强不好好学习怎么会主动报英语班呢?可王老师告诉楚云,学校里根本就没办什么英语补习班。楚云一听当场就懵了。王老师语重心长地告诉楚云,小强现在这个年龄正是叛逆的时期,再加上又是男孩子,一定要严加管教才行。

  此时的楚云除了愤怒就是伤心,小强咋这么不懂事呢!一回到家,楚云就劈头盖脸盘问起小强补习班的钱干什么用了,小强始终一言不发。楚云气不过,狠狠打了他一巴掌,小强倔强地看了楚云一眼,捂着脸跑开了。更让楚云担忧的是,小强以后几乎每天回家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问他是不是和别人打架了,可每次小强都是沉默以对。楚云失望极了,小强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爱打架,长大以后还怎么得了?她突然想到,难道小强真的遗传了他父亲的暴力倾向吗?

  这一天,小强和同学小迪打起了架,还把人家的胳膊给打折了。楚云一听赶紧去小迪家里探望。小迪一看楚云来了,也顾不上胳膊上正绑着绷带,飞跑着回卧室喊爸爸。当看到小迪的爸爸时,楚云一下子愣住了——居然是吴江。吴江对楚云的到来显得很高兴,楚云不禁感叹,这个世界也太小了吧。她虽然不想与吴江产生更多瓜葛,但现在小强把人家儿子打伤了,伤筋动骨一百天,想不跟吴江多接触都难啊。

  小迪的妈妈早在几年前就去世了,从小没妈的小迪对楚云非常依赖,而小强也非常喜欢吴江,时不时,吴江和楚云就会带着小强和小迪一起逛街,一起吃饭。每每此时,楚云总是有一种感觉,如果这是一家人也不错啊。可每次想到这里,她又马上强迫自己收住念头,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自己一定要小心谨慎,万一这次再选错人怎么办?

  这天,吴江邀请楚云和小强去家里,一进家门却看到小迪活蹦乱跳的,胳膊上绑的绷带早已不翼而飞。楚云很纳闷,忙拉住小迪问:“小迪,你的胳膊根本没受伤?”两个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吴江从厨房走出来:“楚云,你不要怪孩子,是我的主意。”楚云这下更纳闷了。

  吴江解释说,因为小强和小迪是好朋友,自己早就知道小强拿了补习班的钱,其实是在外面学武术。学武术是因为家里没父亲,他怕被别的孩子瞧不起。吴江很担心小强学了武术会走上歪路,就告诉他,自己愿意担负起父亲的角色,何况自己一直对楚云有好感。可楚云一直不肯接受自己,没办法,才不得已让两个孩子配合演了这么一出戏。楚云这才明白,小强当初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哪里是和同学打架留下的,那是练习武术时摔伤的,可自己却误会他是叛逆顽劣。

  楚云正在发愣,吴江拉起她来到餐厅。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正中间则放着一个生日蛋糕。蛋糕上写着几个字:“祝楚云生日快乐!嫁给我好吗?”楚云这才想起,原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啊。

  吴江深情地拉起楚云的手:“过去只是一种经历,不能成为一种负担,给我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次机会好吗?”一阵暖流涌上楚云的心,她使劲点了点头,两个孩子顿时欢呼起来。

  人和人的缘分真是千奇百怪。比如杨嘉铭和李惠媛,前一分钟还是毫无交集的路人,后一分钟,立刻就有了谈婚论嫁的可能。

  事情源于杨嘉铭在同城论坛发的一个帖子——谁愿意接受一份合作婚姻?杨嘉铭的目的很明确,寻找一个可以结婚的对象,坚决不谈爱情。很多网友看到这个帖子,都以为是个玩笑,唯独李惠媛当了真。

  杨嘉铭有个特有钱的父亲,10年前,父亲和发妻离异,娶了一个年轻的女人,不久又添了一个小儿子。那之后杨嘉铭和父亲就很少联系了,可前不久,父亲又重新找到了他。原来,他的小儿子夭折了,杨家的产业需要继承人,杨嘉铭无疑是唯一人选。没有人会对送上门来的财产不动心,杨嘉铭决定重新回到父亲身边。但父亲有个要求,那就是杨嘉铭必须在结婚之后才拥有继承权。可杨嘉铭自从目睹了母亲被弃,一直抱着不婚的念头。想来想去,他萌生出一个想法:既然必须结婚,何不以合作的形式找一个女孩儿来共同完成这个任务?当然,他的条件是对方不仅婚前要接受财产公证,婚后还要接受家庭经济AA制。除了一纸结婚证书,他们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帖子发出去第7天,李惠媛主动找到了他。她开门见山地说:“咱们可以合作。”杨嘉铭开始很担心,他不敢相信真的有女孩能接受这种条件,不过等他一见到李惠媛,便全都明白了。

  李惠媛对他说得很清楚:“我和你结婚,就是想让肚子里的孩子有个名分。”接着,不用杨嘉铭问,李惠媛就详细说了有关情况:她被一个隐婚男人骗了,有了身孕后才得知真相,坚决跟对方分手后,却始终舍不得肚子里的孩子。“只要等我生下孩子,你想马上离婚都可以,我甚至可以付给你报酬。”李惠媛说得情真意切,杨嘉铭彻底放心了。他想,这买卖划算,买一赠一。

  当然,所有这些都是瞒着父亲的。杨嘉铭的瞎话编得很圆:我和李惠媛恋爱很久了,现在她有了身孕,正好奉子成婚。杨父见了李惠媛一次,对这个儿媳妇很满意。于是,一场盛大的婚礼很快举办了。

  婚后,杨父给他们小两口买了一套240平方米的精装修房子,还拿给杨嘉铭10万元,让他请个保姆好好照顾李惠媛。杨嘉铭当然没有将那10万元拿给李惠媛,自从结婚后,哪怕买棵白菜,他和李惠嫒都会各出一半。杨嘉铭心想,如果李惠媛过分,大不了找个借口离婚。谁知李惠媛一点都不过分,她完全按照他们订立的婚姻合同做,怀孕七八个月了,还挺着大肚子早出晚归,像她承诺的,分娩所需的手术费她也将独自承担。

  看着李惠媛行动缓慢的样子,杨嘉铭也会有瞬间的同情,但也仅仅是同情。为了不让老爸察觉这场婚姻有假,李惠媛生孩子时,杨嘉铭还赶到了医院。“是个儿子。”医生笑着过来通报消息,杨嘉铭不动声色坐在那里,心想,儿子还是女儿,与我何干啊?但他没想到,老爸高兴得当天晚上就赶到医院,将一张10万元的银行卡塞在了李惠嫒的枕头下。李惠媛表现得很得体,杨父走后,立即将银行卡还给了杨嘉铭。杨嘉铭有点不好意思,想必刚才他焦急的样子让李惠媛全看到了吧?他一时有些尴尬,低头对睡在婴儿床上的孩子说:“宝宝,以后叔叔用这钱给你买礼物。”忽听李惠嫒猛地咳嗽一声,杨嘉铭一抬头,吓出了一身冷汗:继母正推门进来呢。受了这次惊吓,杨嘉铭再也不敢对着孩子自称叔叔了。

  孩子的小名叫鹏鹏,是杨父取的。李惠媛出院后,老人提出让他们搬到自己的别墅中居住,杨嘉铭再次被吓住了,这要真搬过去,没多久肯定就会露馅啊!好在李惠媛谢绝了杨父的邀请,带着鹏鹏回到杨嘉铭的房子里。

  杨嘉铭对李惠媛的表现很满意,可渐渐地,他又有了新的不安。老爸对鹏鹏也太亲热了,每隔三两天就过来看一次,每次见面都乖孙乖孙地喊个没完。他突然担心,万一有一天真相大白,老爸受不了怎么办?而更让他害怕的是,父亲的律师暗示他,老爷子可能会将遗产留给鹏鹏一份。

  杨嘉铭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离婚。他想,只要离了婚,一切麻烦也就解决了。让杨嘉铭目瞪口呆的是,李惠嫒不离,坚决不离。不仅不离,她还哭哭啼啼抱了鹏鹏去找公公,让他向杨嘉铭求情。

  杨嘉铭这下傻了。他在家关起门冲着李惠媛吼,李惠媛抱着孩子求他:“我现在没工作,如果离婚,鹏鹏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求你了,暂时收容我们母子两个还不行吗?”更糟糕的是,知道他要离婚,老爸吹胡子瞪眼地教训他:“如果你离婚,我宁可要孙子也不要儿子!”

  万般无奈,杨嘉铭暂时打消了离婚的念头。不过,鹏鹏长久地留在家里,肯定会有麻烦。想来想去,杨嘉铭决定自己去找鹏鹏的生父,期盼着那个男人知道李惠媛给自己生下一个儿子后,会要回自己的孩子。

  他仔细回想了当初李惠媛说过的话,隐约记得鹏鹏的生父是北京新世纪公司一个叫天钊的部门经理。杨嘉铭奔赴北京,果然找到了新世纪公司,只是他问遍了整个公司,都没有人知道那个叫天钊的人。再问及李惠媛,公司前台告诉他:“李小姐两年前就辞职了。”

  故事是假的,再想到李惠媛坚决不离婚,杨嘉铭不寒而栗:难道当初她和自己的相逢不是误打误撞,而是蓄意而为?杨嘉铭真的害怕了。

  从北京回来,杨嘉铭追问了李惠媛结婚以前的事,这次他留了心,才发现李惠媛回答得很慌乱。骗子,李惠媛一定是个骗子!没有别的对策了,除了亲子鉴定。杨嘉铭想,等老爸看到亲子鉴定的结果,他就告诉老人是李惠媛背叛了自己,到那时,李惠媛想耍赖也没人帮她了。

  让杨嘉铭没想到的是,他和保姆带着孩子还没到亲子鉴定中心,李惠媛就追来了。她应该是想到了鉴定的后果,脸都吓白了。在李惠媛的坚决反对下,杨嘉铭和鹏鹏的亲子鉴定没有做成,不过杨嘉铭下了决心,这个亲子鉴定,必须做!

  没想到,还没等他再次找到机会,两天后,他正在公司上班,李惠媛披头散发地奔进来:“求你了杨嘉铭,我同意离婚,只要你能把孩子还给我。”杨嘉铭大吃一惊,她疯了吗?什么把孩子还给她?鹏鹏不是在家里跟着她吗?李惠媛撕心裂肺地哭着求他,杨嘉铭总算听明白,鹏鹏失踪了。

  保姆说她带孩子在楼下的小花园玩,一转头的工夫孩子就不见了。李惠媛认定了是杨嘉铭做的手脚,再三哀求杨嘉铭未果后,她跌跌撞撞地跑到公安局,指控杨嘉铭绑架了她的孩子。

  骗局揭穿,杨老爷子暴怒了,他给杨嘉铭下了命令:“行了,现在我知道鹏鹏不是杨家的后代了,你赶紧将孩子还给李惠媛,再把离婚手续办了。”

  李惠媛还在一个劲地哀求:“我真的知道错了杨嘉铭,我承认过去是在说谎,但我并没有觊觎你家的财产,我只是想给鹏鹏找个爸爸,让我的孩子有一个家呀!”杨嘉铭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可他确实没有绑架鹏鹏啊!

  李惠媛终于说出了全部真相,其实根本没有天钊这个人。她当初的谎言,只是为了让杨嘉铭相信她不会给他惹麻烦。而鹏鹏,其实是人工授精得来的。

  杨嘉铭震惊地看着李惠媛:“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李惠媛说,作为高龄剩女,自己一直顶着各方面的压力。30岁之前,她还对爱情抱着一丝幻想,30岁之后,她彻底绝望了。为了让自己不至于老无所依,她决定要一个孩子,所以才选择了人工受孕。可当真的怀孕成功,李惠媛发现如果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将会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就在这时,她看到了杨嘉铭征婚的帖子。为了给孩子找一个名义上的爸爸,她和杨嘉铭签订了合同婚姻。孩子降临之后,李惠媛难堪地发现,她和杨嘉铭虽然没有爱情,但她却无比贪恋家的温暖。源于此,她开始反悔了,但是,她没想到孩子会不见了。李惠媛抱着杨嘉铭的腿痛哭流涕:“是我太贪心,我知道错了,求你将孩子还给我,我立刻和你离婚。”

  尽管杨嘉铭一再否认,可所有人都不相信他。如果不是“微博随手拍解救被拐儿童”的一张照片让杨嘉铭发现鹏鹏,他真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看到照片,杨嘉铭第一时间通知了李惠媛,鹏鹏很快被解救了。李惠媛抱着孩子放声大哭,杨嘉铭也一阵心酸,正想悄悄转身,身后响起稚嫩的童声:“妈妈,我要爸爸抱。”杨嘉铭一回头,满脸是灰的鹏鹏正挥着小手向他欢笑呢。就在这一刻,杨嘉铭心里忽然涌起一种莫名的情愫。这几天,他只顾着解释和寻找,从未意识到,其实自己对鹏鹏的牵挂和惦记也很多。否则的话,现在抱住孩子,为什么他的眼泪会不受控制地落下来?

  当天晚上,李惠媛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向杨嘉铭道歉。经过这一劫她才发现,这世间最重要的事就是和儿子在一起。所以,她同意离婚。

  杨嘉铭呆呆地看着李惠媛收拾东西,鹏鹏的小手一直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孩子睡着了,杨嘉铭觉得心里满满的。当李惠媛接过孩子之后,他的心忽然就空了。这些年来,他因为目睹了爸爸妈妈的婚姻悲剧而拒绝进入围城,可现在,眼看原本温馨的家骤然空下来,杨嘉铭忽然觉得有点不能忍受了。也就在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虽然标榜着不婚的信念,可内心也和李惠媛一样向往着家的温暖,惧怕着孤单。

  李惠媛就要走了,杨嘉铭迟疑地看着她抱着鹏鹏出门,背影娇小瘦弱,再环视大大的房子,他突然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尤其是泪眼婆娑的鹏鹏,更让杨嘉铭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他默默地跟着他们母子俩下楼,出了小区,李惠媛就要上出租车时,他终于拉住了她:“别走。”李惠媛吃惊地回过头来,杨嘉铭红着脸从她怀里抢过孩子,故意说道:“我舍不得鹏鹏,如果你真想离开,就一个人走吧。”李惠媛又哭又笑地跟在杨嘉铭身后回来了。

  那天晚上,鹏鹏睡下之后,他们好像一对历尽劫难的患难夫妻一样拥抱在一起,李惠媛泪眼婆娑地看着杨嘉铭:“爸爸已经知道了一切,他不会怪你吗?”

  杨嘉铭眼中闪过片刻惶恐,不过,他很快又坚定了自己的心。爸爸确实已经知道了鹏鹏不是自己的孩子,但只要他能对鹏鹏视如己出,那么还怕他当爷爷的不会像当初那样爱鹏鹏吗?无论如何,父亲的初衷也一定是希望杨嘉铭幸福吧?经历这么多,杨嘉铭想清楚了,他这辈子的幸福,无法离开李惠媛和鹏鹏的成全。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