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课了,牵起你的手回家

下课铃响了,学生们仍在津津有味地听着章明炽老师的精彩讲授,一位老人似乎毫无察觉,从教室后排蹒跚地走上讲台,孩子似的望着老伴微微笑着,静静地站在他的身旁。章老师一脸歉意地看向学生,牵起她的手,把她带到后排坐下,接着继续讲课。

  这一幕被学生定格晒在微博上,质朴的画面配上深情的解说,让众多网友红了眼眶,一时间转发过万。“一辈子教书育人,一辈子坚守爱情,这位老教师的故事直击我们内心的最柔软处……”

  章老师是江苏科技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副教授,带着老伴上课是从3年前开始的。那时候,老伴周素荷精神系统出了问题,有轻微的抑郁症,一刻也离不开人,她常常找不到回家的路,认人也有些模糊。这急坏了儿孙不在身边的章老师,无奈之下,他做了这件“不得已的事”——带着老伴去上课。

  上课时,章老师在台上讲,老伴坐在后面一直非常安静地聆听。或许,她已经听不出老伴在讲些什么,可记忆中的下课铃声却像一根剪不断的线牵着她走向老伴身边,铃声一响,老伴就会牵起她的手,带她回家。

  “老奶奶在我们身边坐着的时候,我们以为他们只是一对比平常老人更恩爱的夫妻而已,因为老师没有在上课的时候提及关于他老伴的一句话,只是认真上课。她也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老师。”上过章老师课的学生吴星星讲述着身边的感动。

  “课间的时候老师会走到他老伴身边,她不说话,只是微笑。我上课坐在教室后排的时候,老奶奶就坐我后面,但是我好像没有听她说过一句话,她只是微笑,那种幸福、那种安定真让人羡慕。”

  章老师在上世纪70年代从上海到镇江后与老伴相识,1972年结婚至今两人已携手走过40个春秋。在章老师眼里,老伴勤劳能干,以前在机械厂工作常常一个人操作5台机床,还会自己做衣服、做鞋子,甚至还给章老师理发。

  “以前是老伴照顾我,现在我应该好好照顾她。”章老师眼神坚定而温和。

  每天他们牵手上课,牵手下课,相互扶持着迈下一级级楼梯,登上校车,两位老人并肩而坐,傍晚的阳光照在他们宁静淡然的脸上。章老师不知道,身后的学生静静地看在眼里,生怕打破这一幕被岁月雕刻出的美好。  

当爱情的力量足够大时,连魔鬼都会被感化。

  劫匪手持一把尖刀,正午时候,闯进一栋大厦的八层。那是一家没什么戒备的公司,他在那里做过事,对环境很是熟悉。他没有蒙面,这说明他破釜沉舟的决心。得手后他试图逃出大厦,却在一楼窗口,看到楼下停满了闪着警灯的警车。他只好重新返回大厦八层,并且冲进了一间办公室。椅子上惊恐地颤抖着一个女人,劫匪走过去,用桌上的胶带将她紧紧地绑在椅子上。然后,他开始了与警察的紧张对峙。

  警察用高音喇叭对他喊话。他们说:“马上放了人质,然后举起手走出来,这是你惟一的选择。”

  劫匪说:“你们也只有一个选择——为我准备一百万现金和一辆轿车,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后看不见钱和车,我就杀掉人质。”

  他一直把自己称作魔鬼。他想他说到做到。

  劫匪的要求老套陈旧,没有任何新意。可是人们从他的语气中觉察出他的决心。假如他的要求得不到满足,也许人质真的将被杀掉。

  当然,警察不可能答应他的要求。

  那栋大厦的周围,没有任何高层建筑,荷枪实弹的狙击手根本派不上用场。劫匪把人质推到办公室的角落,警察们没有办法掌握更多的情况。他们只知道人质的脖子上架着一把尖刀,她随时可能被劫匪杀掉。那间办公室很大,假如他们强行冲进去,那么,谁也不知道将会有怎样的后果。

  他们只能暂时将劫匪稳住,尽量拖延时间。匆忙之中他们制定了很多方案,最终却只能全部放弃——所有这些方案,都没有安全救出人质的把握。

  随着时间的推移,劫匪开始焦躁不安。他握着刀子的手慢慢加着力气,他疯狂地向警察们喊叫:“还有四十分钟!”

  这时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是一个男人。虽然长得魁梧高大,却戴着眼镜,文质彬彬。他在距劫匪很远的地方站下,他说:“你不用紧张,我不是警察。我更不会伤害你,也请你不要伤害她。”

  劫匪问:“那你来干什么?钱呢?”

  男人说:“没有钱。我来,是为了交换人质。”

  “交换人质?”

  “是的,我愿意代替她做你的人质。我知道你根本不想伤害我们,你的目的只有钱。既然如此,那么,我和她谁做你的人质,其实都一样。”

  “你以为我是白痴?”劫匪说,“你肯定是警察。只要我放开她,你就会掏出枪或者冲过来。现在你马上离开,并让他们准备好一百万现金……”

  男人没有离开。他说:“既然如此,我只好让你相信。”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子,那刀子很长,很锋利。他举起刀子,狠狠地扎进自己的左腿;然后,拔出,再扎进自己的右腿;然后,再拔出,扎进自己的左肩。

  劫匪目瞪口呆。他说:“你想干什么?”

  男人从肩膀上拔出刀子,扔到一边,人同时栽倒在地。他说:“现在,我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对你来说,换成我当人质,肯定会更加安全。求求你放了她……”劫匪说:“你太夸张了吧?”

  男人说:“那人质,是我的妻子。”

  男人的血流得很快,他看着劫匪,目光中充满乞求。有那么几个瞬间,劫匪几乎被男人感动。可是他咬了咬牙,终将自己说服。他说:“办不到。我决不会冒这个险。如果我的要求得不到满足,那么,我肯定会杀掉她。”

  男人说:“警察不会让你逃走,更不会为你准备钱和车子。你现在放了她,走出去,不过是抢劫未遂,还有机会;当然,如果你要坚持,那么,请允许我做你的人质……”

  “不要再说了!”劫匪打断他的话,“马上爬出去!”

  男人没有动。他知道即使自己留在这里,劫匪也不会对她下毒手。他已经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劫匪的目的,只是为钱。

  距劫匪规定的时间,只剩二十分钟。现在他开始了倒计时。他的表情绝望并且恐怖。

  男人在不停地流血。也许是没有经验,也许是太想让劫匪相信自己,他把自己伤得很重。他的胸前全都是血,他更像飘浮在自己的血水里。他的嘴唇蜡一般白,他的目光散乱游离。显然,男人已经失血太多,他在死亡的边缘挣扎……

  椅子上的女人突然撞向劫匪的刀子!是用脖子。她用脖子向刀锋撞去。她只求速死。

  她知道,如果自己死去,警察们就会马上冲进来;警察们冲进来,她的丈夫就会得救。她不能亲眼看着自己的爱人慢慢地死去。她必须救他,用自己的生命。

  劫匪感到女人的脖子撞上了尖刀。锋利的刀锋划破她的皮肤,惊天动地的切肤之痛传到他的手上。可是,也许那刀锋本就是偏的,也许那一刹那,他迅速将刀锋偏移,总之女人只是受了点轻伤,刀子并没有割断她的颈动脉。

  女人连同椅子,一起摔倒在地。她开始了绝望的哭泣。那是无声的哭泣,她的嘴巴被胶带封得很紧。

  劫匪还在倒计时,只是声音越来越小。终于,他扔下刀子,举起了双手。与此同时,警察们冲进来,将他摁倒在地。

  男人得救了。可是医生们说:“如果再晚一点点……”

  劫匪的突然放弃,让男人保住了性命。可是,是什么力量,让一个自称为魔鬼的人,最后选择了放弃?

  “是爱情。”他说,“为使对方活下来,他们甘愿舍弃自己的生命。那一刻,我被他们深深地震惊和感动。”

她现在能给你的都是十年前我给过你的,你就折腾去吧!等你折腾够了就会发现,你只是把我们走过的路又重复走了一遍而已。

  我正专心地看电视,他突然说:“我们离婚吧。”他很严肃,不像是跟我开玩笑。浮上我脑海的第一个念头是:他肯定炒股亏大了,或者是得了绝症,怕连累我。我坚决地摇头,油然而生一股要跟他共患难的豪情。

  他的第二句话将我打入地狱:“我爱上别人了,对不起。”

  “什么时候?”我努力沉住气。

  “半年了,是旅行认识的,她是导游,很单纯,人又热情。”也许意识到自己赞美的词语用得过多,他刹住了,愧疚地看着我。

  “有多爱?”

  “十分爱。”

  我没有再问下去,问得太细只会让自己伤得更深,不如给自己留点颜面。

  回忆跟他在一起的日子,我们很幸福。可是,既然人家已经喜新厌旧,我干吗死不放手呢?我长长吐了一口气:“一切就按你的意思办吧。有人能将你这个祸害从我身边领走,我真是感激不尽。”他惊讶地看着我,他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心胸豁达的女人。

  “其实我对你也有审美疲劳。”你把我看得轻如鸿毛,就别指望自己还是我心中的泰山。

  他深感愧疚,决定把家里的一切留给我和孩子。

  离婚前,他约我一起吃饭。几杯酒下肚,他的话多了起来,他说,他希望得到我的祝福,他还主动说起那个女孩,她朝气蓬勃,跟她在一起,他有被点燃的感觉。想起自己曾经也年轻漂亮、朝气蓬勃,也曾经那样吸引他,我与那个女孩,只是隔了几年的光阴,却被明显贴上了旧爱与新欢的标签。

  “她很天真,一点小事也能让她感到满足,跟她去购物,抽奖得了一块香皂;带她去吃北京饺子;送她一块20元的电子表;给她买一个土渣儿饼……她都会欣喜若狂。跟她在一起,我很放松,我可以抽烟抽得屋子里一股烟味,我可以玩通宵麻将,跟朋友拼酒……”他陶醉在自己的幸福里,满眼的温柔。

  而我,像所有的黄脸婆一样,精打细算,过问他的每一笔开销,买双袜子都要货比三家。我不许他抽烟,禁止他喝酒,更反对他吆三喝四地赌博。

  “和她在一起,我感觉心跳加速,干什么都充满力量。”他显然已有几分醉意。

  我打断他:“从此以后,我不再是你的黄脸婆,不再是你不用支付工资的佣人。我可以节省为你熨衣服配领带的时间,来打扮自己;我可以节省下为你买衣物的钱,给自己挑几件拿得出手的时装;我可以不用绞尽脑汁地搜索鱼的N种做法,不用讨好你的胃,想吃饭我就做,不想做饭,我可以去吃快餐;我可以不再担心你抽烟伤了肺,喝酒伤了肝;我不再为你洗吐得一塌糊涂的被单;不用在你醉了酒,睡在街边某个角落时,一边哭一边满大街地找;我可以不用再操心你老家的亲戚今天谁做寿,明天谁娶媳妇,不用再每个月给你爸妈寄生活费;我不用再每年跟你坐半天的车,提着大包小包走十多里山路,只为陪你父母吃顿年夜饭……是啊,离婚,真是太好了!”说完这些,我泪如泉涌,而他则愣愣地看着我。我一直都表现得很冷静,可是,一点酒精就把我的内心出卖了。三十多岁的女人,谁不在乎自己经营多年的婚姻?

  我又笑起来:“离吧,离了看你能得意多久,你十分爱她,她也十分爱你是吧?走到一起后,一起生活几年,看你还会不会见到她就心跳加速。她现在能给你的都是十年前我给过你的,你就折腾去吧!等你折腾够了就会发现,你只是把我们走过的路又重复走了一遍而已。”

  “你醉了?”他有些紧张地看着我。

  “我没有天真单纯过吗?我没有年轻美丽过吗?我把你送的一只铜戒指、一本书、一枚书签视若珍宝,冒着严寒为你织手套。我也十分爱过,可是走进婚姻,女人的角色就复杂了,在爱的同时,有了很多责任。她不可能再十分专注地爱一个人,她要从这十分爱中分出一分爱公公婆婆,又要从中分出一分来爱自己的父母,还要从中分一分来爱孩子。十分的爱经过婚姻的洗礼,就只剩下了七分。当另一份十分的爱袭击她的幸福时,她就无以抵挡……”

  拉着小姐的手,一股暖流涌心头;拉着情人的手,酸甜苦辣样样有;拉着老婆的手,等于左手摸右手。左手右手都是自己的手,老婆毕竟是自己的左右手,用刀划破自己的左臂右膀时,痛的不正是自己吗?

  最终,他坚持不要离婚。

  我问:“原因呢?”

  他说:“你清醒的时候没有醉酒的时候理智,也没有醉酒的时候聪明,你把我骂醒了。的确啊,这个家是来之不易的,不会有人比你更了解我,也不会有人能代替你在孩子心目中的位置。努力打拼了这么久换来的美满家庭,我差点亲手毁掉。老婆,对不起!原来最爱我的人,一直都在我身边,原来不能没有对方的人,是我。”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