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婚姻被愚孝一片片撕碎

  引导语:处理婆媳关系自古以来就是一件敏感而微妙的事,走进婚姻的男女,绝大部分要面临这样的问题。在这种境况下,同时扮演儿子和丈夫角色的男人,所起的作用至关重要。

  前不久刚离婚的蒋素琴,带着求助的心情来到报社。她希望通过努力,别让她的孩子长大后误会她,甚至不认她。蒋素琴说自己是一个虚荣心极强的女人,如果婚前不是那么容易被哄骗,她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经过比较,我选择了他

  和贾征的认识过程是一段不平常的经历。1999年,我无意中收听了湖北人民广播电台的一个征婚节目,刚好贾征参加了那期节目。抱着交友心态的我给贾征写了封信,贾征很快就回信了,我们就这样开始了书信往来。

  对贾征我并没有特殊的感觉,只觉得他是个老实本分的人,值得信赖。几次书信联系之后,贾征要求电话口述联系,而我拒绝提供电话口述号码。无奈,贾征将自己家的电话口述号码留给了我,希望我能主动联系他。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给贾征打了电话口述。从那以后,我们的电话口述联系增多了,书信也慢慢少了。

  两个月后的一天,我和贾征相约见面了。贾征身材瘦小,戴着眼镜,让人觉得挺斯文的。他热情地邀请我去民众乐园逛街吃饭,当时他的大方豪爽又增添了我对他的好感。在送我回家的车上,他竟然握住了我的手。我突然一怔:他的胆子真够大。虽没有拒绝他,但我还是挺害怕的,毕竟是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男子牵手。可我并不讨厌他。

  那时,工作上的压力使我急于找人倾诉,渴望有人陪伴我放松身心。贾征对武汉市比较了解,每次跟我在一起他都是侃侃而谈,让我感觉他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

  我是背着家人同贾征交往的。因为当时亲戚给我介绍了另外两个男孩。其中一个在广州打工,我们没有见过面,是通过书信交流。虽没见过面,但他似乎很喜欢我,在信中时常提醒我把握机会自修大专,除此就是表达那些只有情侣才会说出口的亲密话语。年少轻狂的我认为他只是个注重文凭,喜欢将情爱放在嘴边的人,没有身边的贾征实在。

  另一个男孩是建港的,虽然长相很不怎么样,对我却是实实在在地好。可他不善于讨女孩子欢心,每次邀请我去吃饭却从不主动接我,而且事先不作安排,总是临时通知,这让我觉得很没面子。而相比之下,贾征每次都提前安排妥当,准时来接我过去。女孩子的虚荣心在对比之中发挥了作用,我毅然拒绝了那两个男孩,坚定地跟贾征开始正式交往。

  婚后我领教了他的无情

  2001年11月,我和贾征踏上了红地毯。婚后我才知道,贾征是他妹妹出生前被父母抱养的孩子。从亲戚和邻居那里得知,贾征被父母管得很严,成长过程中受到的压抑,导致他形成了内向孤僻的性格,而且他对父母言听计从,做到绝对的孝顺。

  新婚几天后,贾征就让我领教到了他的孝顺。当时,他对我说:“你跟我父母关系破裂的那一天,就是我们感情决裂、婚姻不存在的时候。”这句话有明显的警告意味,我强忍着悲哀开导他:我还没有跟他父母关系不和,即使真到那一天了,我和他父母的关系也不应该影响我们的感情,父母毕竟不能跟着他过一辈子。

  我认为子女孝顺父母是应该的,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要求。我也很尊重贾征的父母,将他们视为我的亲生父母,所以在相处中,我坦诚地对待他父母,从不将话藏在心里。但我的做法并没有得到贾征父母的认同,他们认为我的坦诚是蔑视他们的权威,不尊重长辈。

  有时,我对贾征的母亲会有点小小的牢骚,但我从不因此而不尊重她。偶尔我也会在贾征的面前偷偷地抱怨几句,但贾征竟然将我抱怨的话全都讲给他母亲听,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传声筒。久而久之,本来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却形成了他父母对我的积怨,矛盾随之产生。(好文章阅读

  我怀孕7个月时,贾征为了一件小事,痛打了我一顿。那时考虑到孩子发育,我比较讲究卫生。一天,我对贾征的姥爷说外出回来要洗手,被他母亲听到。她厉声责问我:“我们家从来没有嫌弃姥爷!”我感到很委屈,就出门去了同事家,也没有回来吃饭,贾征家也没人来找。晚上同事将我送回家时,开门看到的是贾征全家人都绷着脸。压抑的气氛让我窒息,没坐多久我就又想到外面透气。我到小区的小副食店坐到晚上10点多,贾征直到被店老板叫了四次,才出来接我回家。我被连拖带拽拉回家,关上房门他就质问我在外面说了他家什么坏话,随后他抽出皮带打我,说我在外人面前丢他的人。我的手臂被他抽得青肿,这场景让我想到了电视剧《不跟陌生人说话》中的女主人公,没想到女主人公悲惨的遭遇就真的在现实生活中上演了。

  按理说,这样的事情是不可原谅的。但当时贾征拿出一副绝对真心悔过的样子向我道歉,保证以后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乞求我的原谅。想到平时他确实是个勤快的男人,对我还是真心的,只是在孝顺父母的问题上过了头。再则,怀孕期间情绪波动对胎儿的发育不利,我尽量克制自己不发火。因此,我原谅了贾征对我的暴行。

  小孩出生后,贾征对孩子的照顾尽心尽力,他忙前忙后,从没一句怨言。每天晚上,贾征就负责给孩子冲奶粉,换尿布,乐此不疲。

  看着贾征的表现,我很欣慰。

  可孩子出生不久,贾征又因为小事而对我大打出手。我伤心地提出离婚,经过贾征家人和我姐姐的劝解,考虑到孩子的原因,

  我退却了。而且贾征的父亲也担保贾征以后不再打我,否则他就打断贾征的腿。于是,我留在了那个家,可他父亲的保证并没有终结贾征对我的暴行。

  都是“孝顺”惹的祸

  我和贾征的离婚就完全是他家人促成的。

  一天晚上,我叫贾征去煮奶瓶,之前他曾答应过做这件事。当时他却不动手,我就生气地唠叨:“男子汉答应的事就应该做到!”贾征的父母听了不仅不劝解,反而火上浇油:“别人家男的没用,女的还不是一样做得很好。”最后我和贾征之间的争吵激烈了,贾征的父亲以嫌我们太吵闹为名,将我和贾征当晚赶出了家门。

  贾征不想离开他父母,当晚他什么都没拿就出门了。没有去处,贾征居然手足无措,惊恐茫然地问我该怎么办,完全没有一点男子汉的魄力和勇气。那一夜,我带他去了旅馆。

  第二天,我们去了我姐姐家。我在楼下听到了贾征在楼上对我姐姐讲的话:过不好就离婚,趁大家年轻,别耗着。语气坚定果断。可到楼下时,对我却只字不提离婚,说等他父母气消了再回家。

  我和贾征就在外租房住。贾征一直往返于他家与我的租住屋之间,他对我说他会劝说他父母让我搬回家去。一个月后,贾征说准备将我接回家。

  约定的当晚,贾征来了,但他却支吾着要我还在外面住一段时间。其实他父母根本不同意我搬回家。我劝贾征彻底离开那个家,也许过段时间他父母想通了,就会接我们回家。但贾征坚决不同意。我提出:要么他搬出来,要么离婚。贾征最终选择了离婚。

  我们办理离婚手续时,工作人员进行了调解,贾征当场语气坚定地表示要离婚,没有挽回的余地。可走出民政局的大门,他居然恳求我不要离婚,还是回家跟他父母认错。贾征的这副嘴脸让我彻底失望了,我发现,跟他生活了这么些年,我居然今天才真正认清他。

  我绝望地离开了这个孝顺的男人,成全了他以放弃婚姻来报答他父母养育之恩的壮举。 (文中人物为化名)

  [记者手记]

  处理婆媳关系自古以来就是一件敏感而微妙的事,走进婚姻的男女,绝大部分要面临这样的问题。在这种境况下,同时扮演儿子和丈夫角色的男人,所起的作用至关重要。

  贾征和蒋素琴本应有个幸福的家庭,但贾征扮演双重角色的失败,最终导致了婚姻的失败。贾征在这个大家庭里,一方面要孝顺父母,尊重父母意见,另一方面他也应该体贴妻子,引导妻子与母亲和睦相处,消解彼此的矛盾,而不是一味地倾向某一方,激化婆媳关系中的不和因素。

  贾征的孝顺最后导致的家庭破裂,给父母留下的也只是伤害,相对于兼顾妻子与母亲,营造天伦之乐 的孝顺,贾征的孝顺只能被称为愚孝。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