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婚姻,了却半个世纪相思

1995年冬天,上海虹桥机场。77岁的日籍妇人齐田喜美子对78岁的上海老人黄伯平深深鞠了一躬,用生硬的中国话说:“别送了,年纪大的人哭哭啼啼起来,让人笑话。”

  真的该走了。黄伯平眼光有点模糊,伸手揩了一下眼睛。10年前,他是用鲜花在这里迎来喜美子的;10年后,送别喜美子到同一个机场的,只有自己的两行老泪。50多年前的往事一幕幕浮现在了眼前……

  异国恋人一见钟情

  1936年夏天,19岁的黄伯平高中毕业后从家乡海门来到青岛,在一家高级女装店当店员,这在当时算得上是份体面的工作。一天,有两个穿着旗袍的年轻姑娘来到店里,黄伯平连忙微笑着迎接客人,热情地为她们介绍新来的货品。

  黄伯平见其中一位姑娘长得皮肤白皙,娇小可人,不太像本地人,便向她推荐了一匹绸缎:“小姐,你喜欢这卷黄色的绸子吗?”说罢,他“哗”的一声向眼前这个“外省姑娘”展开了一幅黄色的薄绸。

  没想到,这位姑娘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根本听不懂他说的话。原来,她不是中国人,而是来青岛旅游的日本人。这下,黄伯平有些局促不安了。该怎么交流呢?突然,黄伯平想到日文中有很多汉字,何不写出来试一试呢?于是,他便用手写的汉字加简单的英语会话同姑娘交谈起来。

  黄伯平的这一举动,让气氛一下子欢快起来。通过笔谈,黄伯平知道姑娘叫齐田喜美子,来店里是想做一件旗袍。而喜美子则注意到,眼前的黄伯平长着高挑的个子,身着合体的玄色西服上衣和米白色西装裤,显得斯文俊秀,心中的好感油然而生。在黄伯平的推荐下,那段黄色薄绸被裁成了旗袍。以后的50年间,每逢重大场合,喜美子都会穿上这件心爱的黄色旗袍。

  那天之后,黄伯平和喜美子用笔谈不断地加深着彼此间的感情。黄伯平渐渐得知,18岁的齐田喜美子是日本福冈名门望族齐田家最小、最漂亮的女儿,父亲是“西日本消息社”的副总编。

  这年夏天,初恋的心事不知不觉在两人心里渐渐舒展开。第一次郊游、第一次去海滨、第一次牵手……

  不过,两人确定恋爱关系却是因为一场打架。那天,一个油头粉面的小开在店里看到喜美子。清纯可人的喜美子立刻引起了小开的注意,小开放下手中的东西上前搭讪。见喜美子不搭理,小开便笑嘻嘻地伸手想要去摸喜美子的脸。黄伯平见状怒火中烧,冲上前去对着小开当胸就是一拳。一旁的喜美子见这个平日谦和的中国人居然为了自己不顾一切与人打架,感动不已。在这个年轻的日本女子心里,觉得只有爱得深切才会有如此举动,她对自己说:“嫁给黄伯平。”这场架,不但为喜美子解了围,更是让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

  旅行结束,喜美子要返回日本了。离别那天,黄伯平送给喜美子一张自己的照片。“黄伯平!”喜美子用生硬的中文叫着他的名字,然后在纸上向黄伯平流露了心底的秘密,告诉他一定要等她回来。黄伯平看了后,紧紧拉了拉喜美子的手,他的手心满是汗,冰凉冰凉的,而喜美子的手则热得发烫。这份奇异的感觉,很多年后,黄伯平仍然能够清清楚楚地记得。

  就这样,这对一见钟情的异国恋人订下了婚约,满怀着对未来的向往和盼望依依惜别。

  战争爆发,劳燕分飞

  回到日本后,两人靠书信增进着彼此之间的情意。喜美子每星期都能收到来自中国的情书,炽热的爱情越过大海传送到齐田家的古老庭院。

  齐田家族有爱好中国文化的家风,喜美子的祖父曾经创办过中国书院。对女儿这段“中国之恋”,父亲先是沉默,继而默认。1937年5月,父亲对喜美子说:“暑假时,请黄君来福冈。”得到父亲的许可,喜美子和黄伯平都高兴不已。黄伯平在回信中说:“这段时间我辞职回家乡复习功课,准备去上海读大学,暑假我一定来看你。”这封信的署名日期是1937年5月14日,没想到这竟是黄伯平寄给喜美子的最后一封情书。

  7月7日,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让这对彼此相爱的有情人忽然间失去联系。无法相见的空白时空,更是加重了喜美子对黄伯平的思念。在爱情的驱使下,喜美子来到了中国,寻找她魂牵梦绕的未婚夫的下落。

  喜美子用尽了所有办法到黄伯平的家乡海门寻找他,可一无所获,此时的黄伯平已如信中所说去了上海谋生。当时战局混乱,无奈下喜美子只能惆怅地踏上了归途。

  1942年,在两人失去联络的5年后,战争愈演愈烈。在父母的反复劝说下,24岁的喜美子终于答应和一位新加坡日侨结婚。也差不多在这个时候,1943年初,黄伯平和家乡的一位农村姑娘结了婚。

  结婚后,喜美子很不幸,竟然从丈夫那儿感染了性病,丈夫更是无情地丝毫不为她辩解,任凭保守的公公把她赶回了日本娘家。从此,喜美子只能和惟一的女儿相依为命。而生活在上海的黄伯平婚姻生活比较平淡,婚后育有一儿一女。在文革中,他的生活比较凄凉。1981年,他的妻子病故了。

  这场抗日战争的惨痛,让黄伯平和齐田喜美子之间所有的海誓山盟都变成了梦。

  50年后再续前缘

  二战结束后,齐田家的山林、土地被无偿地分给了农民。父亲抑郁而死,作为出嫁女的喜美子几乎没有分到什么遗产。

  战败后的艰难岁月里,喜美子当过小贩、保育员,甚至为了生活用祖传的和服嫁衣换取美国大兵手里的罐头。直到上世纪70年代,她的生活才有了改善,在福冈经营了一家酒吧。虽然一直不知道黄伯平在哪里,但有种思念始终在她心头,她在酒吧招牌上用英文字母拼写了“Huang”,没人明白是什么意思,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是“黄”。喜美子在严酷的现实中,一次次用往日的温情温暖自己疲惫的身心。

  时间流逝,中日关系日渐改善。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签署后,埋藏在喜美子心里的爱情火种重新燃烧起来,她期待奇迹的出现,开始向四面八方查询黄伯平的下落。

  在她居住的福冈市,每年都会举行“中国物产展览会”。1985年春,喜美子和往年一样,盛装参观“中国展”的开幕仪式。多年来喜美子驻颜有术,并且始终保持着体重80斤的苗条身材,这天她穿上了那件淡黄色的中国旗袍,依照战前贵绅世家的化妆方法,用日本红泥点染了双唇,然后郑重其事地戴上一条项链,坠子是一枚象牙图章,刻着一个中国人的名字——“黄伯平”。这枚图章,是喜美子在战争结束后专门找人刻的。

  交易会上,喜美子偶然遇到了一位日本华侨。交谈中,喜美子向对方诉说了自己的苦恼。得知喜美子暮年的心灵里居然还珍藏着这么一份青春的感情,这位华侨感动万分,当即就打电话让在上海的弟弟帮助寻找黄伯平。

  半个月后,喜美子收到了一封来自上海的信:“已联系到黄伯平,他的妻子已于4年前病故,给他留下一儿一女,子女都在外地。”信中,还附上了黄伯平的住址。

  奇迹真的来临了。这些年来,失望一次次刺痛喜美子的心灵,如今终于有了昔日恋人的消息。这晚,喜美子无法入眠。自己真的能与那个“中国青年”结合,实现18岁之夏的约定吗?真的要以垂暮之年适应一个陌生国度吗?真的要和那个叫黄伯平,但也许已经很陌生的人朝夕相处吗?  当确定自己的回答是肯定时,喜美子起身连夜提笔给远在上海的黄伯平写了一封长信,陈述了分别后自己波折坎坷的经历和对黄伯平的殷殷期待,信的末尾写下了自己的夙愿:“得知尊夫人已仙逝,鉴于目前你我都是单身,可否在年近古稀之年再行婚礼,以践前约?”

  放下笔后,喜美子似乎感到一封信还不足以表达自己对黄伯平的眷恋之情。于是,她拿出录音机,又把自己作词、谱曲的一首歌录下来,歌中唱道:“青春的梦想啊/那夏天银色的海滩/将爱情永远照亮……”翌日清晨,喜美子将这首歌连同长信和自己精心保留了50年的黄伯平的照片一起寄到了上海。

  黄伯平收到喜美子的信时,内心的激动久久不能平息。其实在此之前,当他得知喜美子的消息时,思考很久,告诉传话人:“算了吧,这么多年前的事,没太大意思了。”但看完信后,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日本女子如此痴情。听着喜美子情深意切的歌声,黄伯平感动得潸然泪下,即刻回信,希望喜美子早日能到自己身边。

  半年后的圣诞夜,喜美子搭乘班机从日本飞达中国。在上海虹桥机场,黄伯平手捧鲜花,早早地守候着。虽然分别了将近半个世纪之久,但毕竟曾经是恋人,在人群中黄伯平很快认出了喜美子。他快步迎上前,把手中那束漂亮而芬芳的鲜花献给了远道而来的未婚妻。这一刻,两人越过50年的间隔,轻轻相拥,都禁不住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3天后,黄伯平和喜美子一起来到上海民政局登记结婚,这对历经半个世纪的中日恋人终于结为伉俪,双方子女都向他们表达了祝福。这一年,黄伯平68岁,喜美子67岁。

  相守10年的婚约

  50年相思,终于能重新聚首,那段时光像蜜一样甜。每天一早起来,黄伯平和喜美子就开始互诉衷肠。和许多年前一样,他们还是用简单的汉字加上英文来沟通。

  黄伯平告诉喜美子自己劫后余生的经历:“因为‘曾经被日本人寻找’住了8年牛棚,后来靠难友帮助在一所党校找了份看门工作,现在退休了。”虽然喜美子并不明白为什么人要住在牛棚里,但她大致知道自己当年的举动给恋人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心里充满了对爱人的柔情。

  喜美子诉说的往事,也让黄伯平唏嘘不已。他拉着喜美子的手,不无遗憾地说:“如果没有发生战争,我们就不会分离,一切就不会那么坏了吧!”

  每晚临睡前,喜美子总会依依不舍地说:“平,我要睡了,我们又要隔很多个小时再见了。”这时,黄伯平会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直到彼此坠入梦乡。

  50年前的浪漫,50年后的相聚,晚年理应相依相伴,这么美满下去。然而,生活终究不是像童话那般完美。两人在文化上的差异,使得他们在生活中常常出现小冲突。按照喜美子的生活标准,事情一定要尽善尽美,而黄伯平多年来已经养成了活得不好,也能凑合着活得不太坏的习惯。

  重逢的第一天晚上,喜美子让黄伯平坐在床边,蹲下来用肥皂帮他洗脚。“不要了,我自己洗吧。”黄伯平觉得脚应该自己洗,也似乎用不着肥皂,但又不能过分推辞。可喜美子完全不接受他的“反抗”,不作声地迈着小碎步端来一盆热水,搁在黄伯平脚边,再搁一块肥皂,然后半蹲半跪地脱下他的袜子……此后每一天,给丈夫洗脚就是喜美子这个日本女人的习惯。

  渐渐地,喜美子的尽善尽美让这个家焕然一新的同时,也让黄伯平觉得生活越来越吃力。喜美子习惯家里所有的一切都有条有理,连黄伯平洗完的手帕和袜子,也必须熨得棱角分明。

  一天,喜美子一边洗碗一边对黄伯平说:“水泥池子太不卫生,沾了污垢都看不出,一定要贴上白瓷砖。”黄伯平心里直发虚:日本“爱委会”的检查员又来了。“不用了吧,水池很干净呀。”80年代的上海,很少有人家里贴瓷砖,黄伯平试图维持原有的生活方式。“一定要贴!”喜美子有点急了,又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坚持,对着黄伯平比划了半天,看他还是不认同,索性直接把他推出门外,把门一关,意思是让他去买。被推到门外的黄伯平,一脸苦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在黄伯平看来,喜美子什么都没有做错,每件事都是建设性的,可家里的气氛还是越来越紧张。连喜美子自己都意识到了,不断解释自己只是想让两人生活得更舒适更卫生。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之间能聊的话题越来越少,常常四目相望,却看不见彼此心灵,黄伯平开始选择逃避。他每天上下午各去一次复兴公园,表面上对喜美子说自己是去锻炼身体,但他心里明白,其实是为了躲开她,他怕喜美子的尽善尽美,怕与她没话说。

  可以想象得到,两人50年同样的忧患生活,却是泾渭分明的两种经历,当18岁那年的回忆被反复咀嚼得无味时,让这两个临到暮年的老人,又该如何相濡以沫呢?

  这种既温存又矛盾的生活,如果没有变故或许就这样一直继续下去。然而,1995年初,喜美子不幸得了一场大病。由于她是外国人,在上海无法享受公费劳保医疗,而日本的一切保险在中国又都无法使用,频繁地出入医院,让两位经济都不宽裕的老人几乎花光了全部积蓄,他们感到了沉重的经济压力。

  一天下午,黄伯平陪喜美子复诊完回到家中。喜美子把他拉到面前,对他鞠了一躬。这躬鞠得那么深,光是这鞠躬就让两人之间感到了有种陌生感在膨胀。喜美子用夹生中文说:“我要是以后再生病,怎么办?”这话一出,虽然一层纸没捅破,但两人都知道什么意思。

  那年6月,78岁的上海老人黄伯平和他77岁的日籍妻子齐田喜美子向法院提出了离婚,理由是语言不通、性格不合、身体不佳导致感情破裂,是当年中国境内当事人年龄最大的离婚案例。

  回到日本后,喜美子因为有医疗保险,住进了设备良好的福利医院。黄伯平老人得知后,感慨地说:“喜美子,她是个多么多情的女人啊!”50年的思念,让这对老人做了10年的夫妻。无论如何,此生两人毕竟相聚了,在彼此的心里,也都无悔无憾了。

  我成了韩国老板的签约情人

  我于1976年出生于云南大理,父母都是农民,家里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日子过的很艰难。1994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天津大学英语系,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在发奋学习之余,我四处勤工俭学。

  1997年暑假,一位同学为我介绍了一份临时工作,是替一个叫金创文的个体老板当临时翻译。金创文是一个年纪28岁的韩国人,他专营国际间的服装贸易,生意做得很红火。

  那次我为他和一位欧洲贸易商谈判担任英语翻译。最后,他付给我2000元人民币。这以后,金创文就成了我的一个固定的雇主,每次他都给予我非常丰厚的报酬,我的经济窘况也因此有了改变。

  1998年初春,金创文开着他的宝马到学校来看我。同学们都惊讶极了,随着都跟着起哄。金创文拿出了一束玫瑰对我挥舞了一下,可是我却非常地生气,我告诉他,他不征得我的同意就跑到学校来让我非常不悦。金创文解释说:“我是想给你惊喜啊,告诉别人我喜欢你,在韩国我们都是这样表露的!”我对他说我讨厌这样的招摇,别人只会认为我在傍大款!我把花儿重新扔到他的车里,掉头就走开了。

  其实我并不是不喜欢金创文,只是觉得我与他的文化和身份都相差太远。而他这种富家公子是不会明白我的。因为这个时候我家的状况非常令人担忧。我的心已经被忧郁填满了,哪里还盛得下爱情啊!

  1998年4月18日,父亲患了尿毒症,必须换肾,医疗经费得30万,这对于我家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在学校,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去搞钱,我就是卖了自己恐怕也弄不到这么多的钱啊。

  卖了自己?这句话在我脑子里灵光一闪,金创文俊朗的脸好像就在面前。如果这样,我就再也没有办法在他的面前尊严的活下去了。可是要救我最爱的父亲,我有别的选择吗?

  正在我犹豫之际,父亲的病又恶化了。情急无奈,我拨通了金创文的手机。我在电话里哭着说道:“我急需30万元钱,你能帮我吗?”

  我没头没脑的话让他很着急。第二天,金创文就从韩国飞回来了。他问我怎么了,我说:“你借给我30万元钱,不要问我为什么,然后我给你做5年情人。”

  金创文皱起了眉头,他说:“你这是为什么,你是赌钱了还是找别人借了高利贷。”我急着要钱,就顺着他的话对他说:“是的是的,我迷恋上了马机,现在连家里让我找工作的钱都输光了,别人四处追债!”我觉得,与其说我卖身救父,还不如说我欠下一笔赌债更加可信。金创文表现出一副又鄙薄又痛心的样子,但他一点都没有犹豫,就把一张30万元的转账支票递给我。

  取了钱,我火速地赶回了大理。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却只看见了雪白的床单,父亲还是没有等到我的钱去世了。我大叫了一声,瘫倒在地……

  办完了父亲的丧事,母亲又因为悲伤过度住院,并发了胆结石与糖尿病,丧事加上母亲的住院费,还有家里以前的欠债,我带回的30万元居然还是花了一半。我索性把剩下的一半给了弟妹,要他们好好照顾母亲。我像一个空心人一样回到了天津。

  6月5日,金创文打来了电话,问我麻烦解决了没有?我这才想起来,我还欠着一个天大的人情。金创文要我马上来,他在海滨区的寓所。

  在临走前,我吃下了几片安眠药,怀着祭献的心理,来到了金创文的寓所,将一份事先拟好的协议书交给他。金创文看后很惊诧,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我,说:“你还挺认真的?”我说:“这很公平,也是双方自愿的。我们的协议从今天开始生效。”

  他看了看,突然说:“你让我用30万元钱买断你5年的青春,你的亏吃大了。”

  我说:“这是我心甘情愿的,我并不觉得吃亏。”这个时候安眠药发生了作用,我头重脚轻,晕晕乎乎的。我对金创文说:“你可以对我下手了,我吃了安眠药的!”话音未落,我就一头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第二天,我在沙发上醒来,连忙摸自己身上,却发现衣服的纽扣都没有动过。我感到非常意外,就试探着问他:“那我们的协议还签不签啊?”金创文说:“当然签了。不过,我们把协议改改。你在这5年里面,照样到你应聘的那家公司上班,晚上下班了到我的公寓里给我当保姆。5年里,你不能与别的人谈恋爱……至于做不做我的情人嘛,我保留协议中我的权利!”

  金创文说完后把他公寓的钥匙放到我的手里,然后拿着包关上门上班去了,留下我在原地发愣。

  我默默地爱上了一个野蛮男友

  大学毕业后,我应聘到天津市的一家外企上班,同时也住进了金创文海滨区的寓所。每天下班,我就像一个称职的保姆一样给他买菜、做饭,帮他洗衣,尽力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

  2000年7月,金创文回天津,大包小包地给我带了许多的礼物,我怕他有企图,皱着眉头说:“你干吗呀,无事献殷勤?”

  金创文撇撇嘴说:“谁向你献殷勤了,我还不是为了我自己!”他从包里拿出了韩国的传统服装、泡菜坛子、寿司,还有一些做韩式烹调寿司铁板烧的书籍与光盘。他说:“我还是希望你能为我营造我在家乡的感觉,所以你要穿我们家乡的衣服,做到位的韩式泡菜,和我用韩语交谈,唱歌!”我说凭什么啊?金创文说:“想想你的身份!”我顿时默然无语。

  于是,每天下班后,金创文都要开车来接我去韩语班和烹调班学习,我的悟性极好,不久金创文就夸我,说我做的泡菜很到位,已经接近他未婚妻的水平。

  “啊,你有未婚妻了?”我错乱惊慌。金创文不紧不慢地说:“我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能没有未婚妻吗?只不过我们韩国人很含蓄的,我要和她多交往一段时间,与你的协议到期后我就娶她!”

  我装作很淡然地问:“你未婚妻漂亮吗?”金创文说她是天下最漂亮最贤惠的女子,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很纯洁。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我,我明明是一个纯洁的女人,而现在在金创文的心中肯定是一个有“瑕疵”的女人。那晚,我心事重重地为金创文弹奏钢琴,曲调都变得十分幽怨……

  金创文常常对我说起他的未婚妻。2002年4月,我们结伴出游,到苏州、杭州、黄山转了一圈。在苏州婚纱市场,金创文为他的未婚妻买了5套婚纱晚礼服,他都要我试穿。我问他难道他的未婚妻与我的身高胖瘦一样吗?金创文说:“是的,简直如出一辙。”我穿着那些美丽的衣服,心里被折磨得一塌糊涂,我故意说:“如果你的新娘到婚礼的时候发胖了穿不了这些衣服了,怎么办?”金创文说:“那就烧掉,也绝不送人,再买新的,我的女人要穿最独特的新嫁衣!”听了这些话,我的心里突然就弥散出了浓浓的醋意。

  结婚照上,新娘竟是我

  转眼到了2003年,我们5年的协议就要到期了。这几年我工作也十分的刻苦,好不容易攒下了20万元,我准备到时候把钱如数还给他。

  4月28日是我父亲的祭日。我向他申请,说我想回家看看。金创文也不反对,他只是很狐疑地看着我匆匆地离去。

  再回天津已经是“五一”之后的5月6日。因为非典的原因金创文一直滞留在中国,没有能回国与他的未婚妻完婚。但是我回他的海滨寓所后,他说他必须要回国娶老婆了,哪怕他回国后先被隔离一段时期也在所不惜。

  我说了声“祝福你”,就跑进自己的房间里泣不成声。出来的时候,我拿着一包钱,递给金创文说:“这是我送给你和你未婚妻子的红包,只有20万,却是我这几年攒下来的,还欠你10万我以后还你!祝,祝你们……”说着说着,我的眼泪竟然哗哗地往下流。

  金创文哈哈一笑,接过了钱,说:“谢谢了,那么,你看看我与我的未婚妻的结婚照吧?”他递过来一张照片,我仔细往照片上一看,金创文乐呵呵的抱着一个一身白纱的新娘,那个新娘竟然是我!

  原来,金创文用电脑把他与我在黄山千岛湖的照片处理成了婚纱照片,我悲喜交加,哭得更厉害了……

  金创文告诉我,他从看我的第一眼起就喜欢上了我,可是我找他硬要30万,要得他心都凉了,他害怕我堕落,所以答应与我签订协议,目的是怕我失足,他还想把我这个“赌徒”改造过来。可是5年来,他渐渐发现我不是坏女孩,更知道当年我是有苦衷的。4月份的时候,他悄悄跟我回大理,向我的邻居打听了我家的遭遇,他什么都明白了。

  我抽抽噎噎地说:“那你为什么把我骗得这么苦啊,说你有未婚妻?”金创文说:“你还不是把我骗苦了,害得我一直要把你当不良少女管教!”我们都笑了,金创文说现在他的家人知道他与一个美丽的中国女孩谈了5年的恋爱,都很想见见我。我又紧张了,说:“我能不能给你家人一个好印象啊?”

  金创文笑了:“我美丽的新娘啊,你现在会做韩国泡菜,又会做韩国料理,还会插花礼仪,我用5年对你进行上岗培训,你现在可是比韩国女孩还韩国,更何况,你还有中国女孩的善良、坚韧与纯洁!你放心,我的父母会像我一样爱你的!”

别人都以为我是研究情感的,其实不是,我是专门做心理学分析的。在我长期的标本收集中,会遇到各种离谱的事情,仿佛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爱情都是有问题的。

  难道就没有最好的爱情吗?或者说,能够带给人幸福的爱情,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我可以告诉你,最平淡,最默默无闻,最没有问题的爱情,才会有最好的未来。

  有个女孩曾经来找我,说自己的男朋友不爱她。

  她的男朋友是个普通的it男,通过人介绍和她认识后,两个人开始交往,差不多每个礼拜见面约会两次,每次都是看电影、逛街,吃完消夜后男生会把她送回家。

  这么交往了两个月后,男生带这个女孩回家和父母吃了顿饭,倒也是很和睦。随后差不多隔一个礼拜,男生就会带女孩回家陪自己父母吃次饭。

  交往了有大半年,男生开始带着女孩子去看各种装修材料,准备装修他之前买好的房子。

  但是,女孩却开始抱怨不断了,说男人不爱她。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男人在大半年时间里,从来没有送过花,也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

  女孩觉得,没有说我爱你,没有甜言蜜语,没有爱情里应该有的各种波折,就是不爱。

  但这是错的。

  我经常告诉大家一句话,那些缠绵悱恻的生死苦恋,像琼瑶剧里的故事,放到现实生活中,肯定都是有问题的。而真正的爱情,往往无风无浪,一切都很自然。

  女孩们总是喜欢浪漫,喜欢听各种甜言蜜语。但你同时要知道,浪漫是男人的修行。如果这个男人不会谈恋爱,不会追女孩,他就不会浪漫。如果他很会浪漫,这只能说明他已经追过许多的女孩子。

  在这个世界上,无数浪漫的男人,譬如徐志摩、胡兰成,都是靠伤害不同的女人来修炼爱情功夫的。越是浪漫,男人就越是凉薄。

  适合结婚的好男人,他们不太会浪漫,因为并没有丰富的恋爱经历。他们也不会说甜言蜜语,因为不懂怎么说。

  这些男人不会太好看,因为过分帅气会被人疯抢。而他的条件也不是最好的,但至少能自食其力衣食无忧。

  他们不会去想勾搭别的女人,他们会觉得每周两次约会看电影吃饭就是谈恋爱了,他们会觉得带你去见父母就是把事情给定下来了,他们会觉得你以后是女主人当然要你管装修的事情了。

  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是正常的、平静的、自然的,毫无风波,好像就那么平静的就发生了。

  如果说爱的话,有什么比对你敞开心扉、敞开家庭、敞开财产、敞开婚姻更加好、更加安全的爱呢?

  如果这个男人需要你天天猜他在哪儿,需要你为他哭泣流泪,需要你费尽心思才能见到他的家人,甚至几个月才见你一次,这叫做爱吗?这是你被男人骗了。

  所以,不要抱怨别人不会说甜言蜜语,那恰恰是你的运气;不要抱怨爱情太过平淡,那恰恰是你的幸福。

  最简单的爱,才是最好的爱。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