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男友当我是应召情人

  引导语:安蓓给人第一眼印象是瘦得让人心痛,哭得红肿的双眼十分明显。对她来说,回忆就像个无法愈合的伤口,一碰就发痛。安蓓已脆弱得藏不住眼泪,从开始一直哭到采访结束。她说:爱情折磨得我想死,更想杀人……

  初恋 丈夫公然带个情人回来同居

  我和比自己大5岁的丈夫狄宇是在1997年认识的,不到3个月的时间我们便匆匆结婚。说实话,那时结婚只是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尽管狄宇的经济条件也不怎么样,但他毕竟是个男人。于是,我决心让自己早点嫁出去,这也充分说明我和狄宇之间互不了解。

  当时我们的家庭条件很一般,我尽量节省来维持日常开支,更不允许我们要一个孩子。我开始频繁经历痛苦的流产,对夫妻生活也就十分冷淡了。开始丈夫还有所理解和体贴,可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产生了明显的变化。

  “我正好在高速公路的工地上认识了一个女的……”丈夫说。“我没什么好说的。”我淡淡地说,心想,男人要是想在外面玩,哪是女人阻止得了的。

  谁知一星期后,让人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在我家里。那天我一个人看电视到深夜10时许,丈夫还没回来。我正准备起身去卧室时,门开了,丈夫和一个女人站在门口。尽管那女人站在丈夫背后,我还是在那几秒钟之内感觉出来,她绝对是一个比我这个家庭主妇要时髦、漂亮许多的女人。我没有吱声,只是看着他们。

  “你给我出去!”丈夫向我吼道。看起来他没有喝酒,这不像是一句酒劲上来了的话。“我是这家的主人,我去哪里?”我怒目而视。丈夫见我不依,便一把将那女人拉了进来,三个人立在了屋子中央,僵持了大概10多分钟。“你想让我动手吗?”丈夫露出凶相并喝斥我。他们两个人动起手来我肯定吃亏,我该怎么办?当年20岁的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就抱着一床被子和一个枕头睡到床的最里面,用被子捂住头,泪水浸湿了我的脸,不知什么时候我才沉沉地睡去了。

  出事后,我没有告诉父母,可狄宇却来了个恶人先告状,对我母亲大为光火,说我不尽妻子的“义务”。母亲听后跑来问我:“你和狄宇怎么夫妻俩都不亲密呢?”我一听这话,泪水就不可阻挡地涌了出来,才将狄宇对我的所作所为统统道出。母亲一听,气得都快疯了,但转而又这样对我说:”女儿啊,毕竟是一个家,你也只有忍……”

  当那个女人第二次到家里时只要看到我在,转身就离去了。丈夫回来后对着我怒气冲天地说:“都是你让我和她没法在一起!”说完就动手打我的头和脸,瘦弱的我根本没有还手的力气。这次之后,我就从家里跑了出来,半年后,我结束了这段婚姻。从那时起我就怕再被男人看低,发誓以后一定要找一个比前夫优秀十倍的男人。

  再恋 酒吧服务生配不上高官之子

  2003年,我到了酒吧上班,每天除了为酒吧拉生意订座就是陪客人喝酒。这里有许多有了钱出来找乐的男人,但我却看不惯他们,只是上班时应酬一下,下了班我谁都不愿多联络。直到我认识了李锦,这个比我小1岁的男人,和他喝过几次酒之后,我发现这个男人没有酒吧里其他男人的恶习和坏毛病。

  从朋友那里听闻李锦的父亲是高官,母亲是从学院退休的高级教师,家庭条件非常好。我也私下向李锦打听过,他不置可否。尽管心里一直想要找一个比前夫更优秀的男人,但李锦如此高不可攀的门户,让我感觉望尘莫及。直到李锦对我产生爱恋,并且死追到底的时候,我才觉得一切不是不可能。

  几个月的时间里,李锦每天都来捧我的场,每次来都是大消费,我高兴地问同事:“你们到底觉得他可不可以嘛?”同事说:“看你脸红的样子,他‘上班’可比你还勤快哦,每天比你来得还早!”既然大家都有好感,我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那天,我同意了李锦的追求。

  李锦带着我住到了他家里。每天我很早就起来做饭,打扫屋子,尽量给他的父母一个良好的印象。他的父亲虽然严厉,却从没有为难过我,只是李锦的母亲一直嫌弃我是在酒吧里上班的女人。为了转变李锦家人的看法,我辞了职,在李锦的帮助下考取了导游资格证,从事起导游工作。可李锦母亲仍然没有对我另眼相看。趁我回到父母家给弟弟办后事的那段时间里,她背着我给她儿子介绍了一个女朋友,那女孩是一个大学生。(伤感爱情文章

  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刚怀上李锦的孩子。我没有吱声,直到李锦生日那天,我在饭馆里喝下一瓶二锅头后对李锦说:“祝你生日快乐,我们有缘无分。”然后我就转身离去,跑到了府南河边,想纵身跳下。可我猛然间想起父母不久前才痛失爱子,现在如果我再出什么事,他们可怎么活啊!想到这里,我失魂落魄地回了家,并在母亲的陪同下去堕了胎。

  母亲只说了一句:“你为什么当初不看清楚?我们是什么样的家庭,别人是什么样的家庭,门不当户不对啊!”离开了李锦后,日子一天天过得冷清下来,我时常害怕独自一人在家,常常在外玩到深夜。

  三恋 网恋男友当我是“应召情人”

  2004年初,为了打发一个人的孤独日子,我开始学会了泡网吧打游戏。在“传奇”游戏里,我认识了林枫。他在网上很健谈,我们在游戏中结为了“夫妻”。“你又在和谁说话?”“你跑哪儿去了?”他在游戏中的关照,让我觉得他很在乎我。半年后,我们在一场网友的聚会上见面了,之后,我们每天相约在同一个网吧里上网打游戏。

  9月的一天晚上,林枫突然打来电话口述说因家里重新粉刷他要去住宾馆。“怎么住宾馆去?太浪费了嘛,你不如在我这里来暂住一两天。”我说。从那时起,我和林枫同居了,但网恋与现实截然相反。

  在一起生活的日子里,家里和外面的开销几乎是我在支撑,我的朋友常常看不惯地说:“他不是有工作有钱吗?干嘛老用你的钱,你为什么不找他要?”“刚在一起,就向男人说钱的事,我总觉得不好意思,怕他误会我是看重钱的女人。”但之后发生的事,让我觉得自己实在太傻。

  林枫对我说要买房子,找我借钱,我没同意。我很纳闷,他一不结婚二又有房可住,在经济条件并不宽裕的情况下,为啥还要买房呢,难道是为了我?但结果我想错了,这只是他找我要钱的一个幌子。

  10月,我得了胆结石住进了医院准备动手术,他连来看都没看一下。“我明天就动手术了。”我打电话口述给他。他回答:“晓得了!”就再也没有问过。2005年,我的身体好了些,就找他帮我介绍个工作,他卑劣地回答:“找什么工作?舞厅你去不去嘛。”后来,我在市内一家大型家电城找到销售主管的工作。林枫却又整天嘲讽我:“你现在‘高级’了,在家电城上班了。”

  家电城才开业,我的工作十分忙碌,平时照顾他的时间减少了。一天,我打电话口述问他回来不,他说:“有饭吃我就回来。”我听后很寒心。11月,我生日时买了蛋糕回家,他却冷冷地说:“买这个太多事了!”从头到尾没有一句祝福,我们的感情从那天开始更是寡淡得发霉。

  2006年1月,我在QQ上遇到了林枫的朋友,他的一句问话让我惊了半天:“你是林枫的‘性伴侣’,要不要我们在一起?”“你简直说的不是人话!”我愤慨地回了话,并将此事告诉了林枫,可林枫竟然说:“你喜欢就把他叫来一起,有什么不可?”我指着他的鼻子骂:“你太冷血了,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对爱情本来就这样。”他无耻地说。

  现在,我和林枫分手了。我每晚噩梦不断,一提起“爱”这个字我都怕得想马上死掉。

  爱情还会有劫后余生

  第一段感情之后,安蓓怕被男人看不起,她发誓要找一个比自己前夫强的男人。于是,当李锦出现时,她便陷进了爱里,但现实需要的是门当户对,从热恋到孤单,安蓓又开始怕一个人生活。于是,泡网占去她生活大半的时间,游戏中的“老公”却只是将她当成“性伴侣”,感情又第三回狠狠伤了她。“三伤三怕”的三段感情像条锁链牢牢困住她,让她一听到“爱”这个字就怕得想死。

  安蓓每晚的噩梦便是她心里埋藏的情感阴影,重复着她不愿回想却存在得发痛的过往。的确,这样的三段感情在如此年轻的生命中,统统承受了一回,无论对于谁都难说不是一场毁灭性的打击。

  但爱情纵有千难万劫之时,也定会有劫后余生之机,我们只能建议安蓓先自我调整好心态,如实在难以从中解脱出来,性格孤僻的她可以在心理医生的指导下,来抚平自己的创伤,毕竟年轻的她只经历了爱情的前半生,爱情的后半生依然在等着她。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