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多么自私

  引导语:报告文学作家李燕燕历时一年多 ,陪伴一位癌症患者生命最后历程。李燕燕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燕子的眼睛”上刊发了中篇报告文学《天使PK魔鬼》,以一个姐姐的视角,用纪实的手法讲述了一位患晚期卵巢癌,名叫蕾蕾的年轻女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年里,与家人一起对抗病魔的故事。

  李燕燕,笔名燕子,1979年10月出生,2002年6月入伍,是一位青年军旅作家,供职于第三军医大学政治部。今年1月12日,李燕燕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燕子的眼睛”上刊发了中篇报告文学《天使PK魔鬼》的最后一个章节《父母之爱》,引起了新媒体读者群的广泛关注。作品以一个姐姐的视角,用纪实的手法讲述了一位患晚期卵巢癌,名叫蕾蕾的年轻女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年里,与家人一起对抗病魔的故事。

  上周李燕燕接受了重庆晚报独家采访。“蕾蕾在2011年底发现卵巢癌,2014年5月去世。蕾蕾的故事,每时每刻在每个医院不断上演,题材普通,但当我以作家的身份深入感知每一个细节,体验每一种情感,让我对人生有了不一样的思考。”李燕燕说。

  蕾蕾妹妹

  剧痛折磨痛不欲生 也没有看到她落泪

  “2013年4月,一个偶然的情况,我看到了蕾蕾的微博。她和我在网上碰到的其他病人不同,那样的乐观、那样的豁达。最初出于一个作家的嗅觉,萌生出想写她的想法。”李燕燕说。蕾蕾是黑龙江省人,随着深爱的丈夫嫁到重庆。李燕燕遇到她时,蕾蕾已经是卵巢癌晚期患者。在和蕾蕾线上交流1个月后,蕾蕾在微博上说:想吃海鲜。那一刻,李燕燕有了为她达成愿望的冲动。

  “送海鲜途中,在公交车上接到蕾蕾的电话口述,电话口述那头的女声干净清脆得如播音员。见面了,她穿着一身米色小礼服,个头不足一米六,刘海下一双大眼睛特有神,瓜子脸瘦削苍白。一只手扶着腰,身板始终挺得直直的,衬托出优美的曲线。”李燕燕说,“见到她,我突然忘记了作家的身份,直接把她看成妹妹。从那次相见开始,我感受到了久违的被人需要的满足感。”事实上,和蕾蕾相见的那一段时间,也正是李燕燕人生的低谷。“蕾蕾的出现,让我突然感觉——活着,竟有那样重要的意义。”

  送海鲜以后,李燕燕正式成为蕾蕾的姐姐。生病前的蕾蕾长相甜美,她告诉李燕燕,曾试过做演员,最后当了一名涉外旅行领队。蕾蕾说:“如果职场上碰到了处处刁难自己的上司,就会把工作做得更好,让所有人看见,让整个公司有口皆碑。有人想卡你的脖子,你努力长得更高,让他伸手只能够到你的胸,还能卡你脖子吗?”李燕燕听了这个话,感到很惊诧。

  “我从没看过蕾蕾落泪,即使最后剧痛导致她痛不欲生、即使失去了昔日最美好的容颜。”李燕燕说,去世前蕾蕾用着最大剂量的止痛药,但腹部腰部肩部传来的剧痛,却一分钟未曾停歇。“蕾蕾坚强得让人心疼。”

  “蕾蕾收到过很多爱心人士的捐助,她也会积极地把这些爱心分享到微博上,她的乐观感染了很多人。她很善良,看到在水泥地上挣扎的蚯蚓,都会把它送回湿土。不过有一次,我无意中跟她谈及角膜捐赠的事,她却说‘不’。这让我很震惊,甚至一度怀疑,她值不值得大家帮助。”李燕燕说,“过了好几天,她却突然发微博表示愿意捐献眼角膜。”

  “人无完人,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天使与魔鬼,评判谁对谁错都是不恰当的。”李燕燕说,“蕾蕾说她最大的愿望是活着。活着,意味着允许一切是非对错的共存,这才是最真实的生活,也是我在蕾蕾去世整整一年后,才提笔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

  蕾蕾丈夫

  没法接受心爱的女人 在自己面前慢慢死去

  蕾蕾2015年2月22日的一条微博写着:“早上老公给我穿衣服,我软软的没力气。他说你怎么一点劲都不使啊。这几天的确过得痛苦……”这条微博后,网上有关蕾蕾老公负面的声音陆续传出,蕾蕾却宽慰大家:我老公挺好的,虽然白天都是爸妈陪我去,但晚上只要他没加班,也会送我们一起去的……(心情日志

  “蕾蕾的老公李杰是重庆人,他们都曾在北京打拼,喜欢旅游的两人在驴行中相识,随后恋爱结婚。”李燕燕介绍,李杰与李燕燕一样,出生于1979年。蕾蕾化疗时只想吃李杰做的菜——蒸紫薯、排骨藕汤、蘑菇炒肉片、韭菜炒鸡蛋。这个男人背着奄奄一息的蕾蕾,在北京用焦灼的脚步寻找一切治疗的可能,最终为蕾蕾延续了16个月的生命。”

  然而,在蕾蕾生命倒数3个月的时候,李杰开始早出晚归,两人很少有交流。“已经3个月不曾正眼看过蕾蕾的李杰和往常一样,匆忙掠过客厅,正待开门,却像想起什么,忽然回头,与蕾蕾对眸。夫妻二人就这样相对无言,默默地互相望着,时间仿佛停滞,恩怨仿佛终结。最终,李杰收回自己的目光,迈开脚步,开门,出门。上午10点,蕾蕾去世。这是李杰早已预知的结果,当一切真正来临,这个中年男人竟然当场在公司恸哭,不能自已,毕竟,那是他深深爱过的女人,一个愿意跟着他、什么也不顾的女人哪!”作品《天使pk魔鬼》这样描述了夫妻俩最后诀别的场景。

  蕾蕾去世后,因为种种原因,李燕燕没有再见到李杰。李杰曾告诉李燕燕,他的母亲死于癌症,他没法接受心爱的女人在他面前慢慢死去,所以最后3个月会给网友留下逃避的印象。“其实,从创作者的眼光看,这是一个深爱着蕾蕾的心中有伤痛的普通男人。所幸,李杰也重新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我真心祝福他。”李燕燕说。

  李杰和蕾蕾的爱情让李燕燕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婚姻:“我曾认为那个已离开我生活的人,是那样冷漠寡情。直到有一次,我在马路对面,看到他独自在雨中买下一位老人整背篓的栀子花,方才顿悟。其实我们的另一半都有着复杂的人性,只是看我们如何去理解关于他的一切。婚姻,只有合适,绝无对错。”

  蕾蕾父母

  只要知道女儿还活着 不能见面也吃得下饭

  “开始接触蕾蕾的半年,我一直不理解蕾蕾的父母为什么不来照顾她。”李燕燕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后来我知道蕾蕾的父母在东北筹钱,这样才能给她治病。”在蕾蕾生命的最后3个月,二老从东北来到重庆,一看到女儿,夫妻俩就哭了。

  《天使PK魔鬼》中描述:每一个被病痛折磨的夜晚,蕾蕾的父母不厌其烦地为蕾蕾捏身体,帮助她减轻痛苦。蕾蕾曾在微博里写下这样的求生宣言:“想到我的父母,我谈笑风生地接受死亡是多么自私,留下远方的父母一辈子忍受生命的煎熬。爸妈说,只要知道我活着,哪怕只能通通电话口述,甚至一辈子不能相见,只要知道我在某个地方好好地活着,他们就吃得下饭、干得动活、睡得着觉。如果我走了,无法想象他们是何等的伤心欲绝……只要我有一口气,哪怕只能躺在他们身边冲他们笑着,他们即使劳累也会安心。我不要他们只能看我的照片来回忆。坦然受死不是勇敢,艰难求生才是英雄!”

  “蕾蕾去世第二天,刚好是蕾蕾母亲的生日。蕾蕾去世前曾经表示,想送母亲的生日礼物是榴莲。我的理解,榴莲就是‘留恋’。5月27日,我代蕾蕾把榴莲送给了她母亲。从此,我开始称呼她的父母为爸爸妈妈,而他们直呼我女儿。”李燕燕说。

  “慢慢地,我发现生活中其实包含着很多美好,隔着电话口述嘘寒问暖的父母,一直挂念着我的蕾蕾爸妈等等。我终于从生活的低谷走了出来。蕾蕾复活了,她在我的身上复活,我带着她的快乐、她的期盼,拿起手中的那支笔,去继续未来的几十年。”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蕾蕾、李杰均属化名)图片-- ▲李燕燕  受访者供图

  重庆晚报记者 郝瑶 邹渝 实习生 王英翠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