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叫永恒

  噩运突然降临

  006年,李刚当兵复原后来到北京打工,一个偶然的机会,与同公司的女孩林莉相识,慢慢相恋了。林莉是个美丽又温柔的女孩,去年刚刚大学毕业。虽然李刚没有大学文凭,但是,他们却爱得很默契,很投入。

  这年国庆节期间,李刚要回山东老家探亲,因为怕受分离之苦,林莉也随着李刚回到了山东。李刚的父亲李正宏和母亲刘美英是一对纯朴的老人,他们见儿子带回这么一个漂亮秀气的女孩,非常开心。林莉见了李刚的父母也觉得亲切,虽然还没结婚,但一口一个爸妈地叫开了,直叫得李刚父母心里乐开了花。

  第二天,一家人吃早饭时,李刚的表情突然扭曲,抱着脑袋直嚷头疼。这下可急坏了刘美英,林莉和李正宏也丢下碗筷围拢过来。父亲见儿子疼得厉害,说应该马上去医院。一家人慌慌张张地拦车去了县人民医院。

  在医院专家门诊,医生问李刚:“头疼这种情况以前出现过吗?”“出现过,只是以前比较轻,就没当回事。”李刚皱着眉头回答。“先做下脑CT吧。”医生建议。李正宏连忙去缴费,带儿子去做脑CT。

  第二天,李正宏拿着片子给医生看。医生看了一眼对李刚父亲说:“没大事,先让病人去外面等会儿,屋里病人太多。你等着我给他开点药。”林莉扶着李刚出去了。医生的脸色立刻变严肃了。他郑重地对李正宏说:“你儿子的脑部有一个肿瘤。”“什么?肿瘤?”李正宏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先别紧张,我们还得进一步手术后才能知道是良性还是恶性的。兴许是良性的呢。”医生安慰着李正宏。接着又对他说:“你先对你儿子说,要切除一个囊肿,很简单的小手术。快去办住院手续。”

  李正宏脚步沉重地走出了门诊,装作轻描淡写地对儿子说需要做一个小手术。李刚正沉浸在头疼的痛苦中,也没有多问。李正宏说完就匆匆办理了住院手续。

  手术后,化验的结果如同晴天霹雳:恶性肿瘤。当李正宏得知这个消息时,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唯一的儿子得了绝症,李正宏不知该如何对老伴和林莉说,只踉踉跄跄地跑到一个僻静处,浊泪横流。

  林莉见李正宏许久没有回病房,四下寻找,终于发现了痛哭流涕的老人。“爸爸,李刚到底得的是什么病?”林莉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着急地问。李正宏半天才止住哭声,颤抖着声音说:“孩子,我只求你先瞒着李刚,暂时别急着离开他,他刚做完手术,经不起……”“爸爸,我会的,您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他的。”林莉强忍悲痛说。“孩子,你不用一直陪着他,他得了这种病……恶性肿瘤呵”李正宏说。“别说了爸爸,你放心,不管李刚的病如何,我都会一直陪着他的。咱们还得回病房,别再哭了,哭肿了眼睛没法瞒着李刚了。”李正宏为林莉的细心感动,更为林莉的真情而感动。

  甜蜜恋人重逢

  李正宏回到病房,看到还在昏睡的儿子,心事重重。刘美英从丈夫眼中看出了端倪,她把丈夫拉到病房外,问道:“儿子的病很严重吗?”“不是。”李正宏怕老伴经受不起打击,赶忙否定道,“我是为钱发愁。现在交的押金已经用完了。”“两万元这么快就用完了?还要多少?我再向孩子的舅舅和姨们借点。”而此时,林莉刚好走了出来,默默地站在他们身后,听到了谈话。

  第二天,林莉的公司打来了电话,催她赶紧回去上班,否则,职位就保不住了。李刚因为生病,公司准许他在家养病。林莉内心陷入矛盾之中:走吧,李刚正需要她;不走吧,李刚治病需要钱,她若失去月薪四千元的工作,如何给李刚治病?思来想去,她把李刚的父母叫到病房外,说道:“爸妈,公司让我回去上班,再不回去,工作就没了。只是,我担心李刚,望爸妈多照顾他吧。我知道李刚治病还需要很多钱,回去我把我的积蓄寄过来。”“这哪行?我们怎能用你的钱?”李正宏忙说。“我和李刚虽然没结婚,但他是我的未婚夫,我不能不管。我走后你们要好言劝他,别让他以为我不管他了。”林莉又走回病房,守在李刚身旁,等李刚醒来,林莉马上问他还疼吗?李刚苦笑了一下说:“好多了。”然后林莉就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李刚,李刚很通情达理地说:“你放心回去吧,这里有爸妈呢。”“你带好手机,我会经常和你联系的。”林莉说完,坐火车回北京了,一路上眼泪不断。

  林莉回到北京后,把自己的积蓄全部寄给李刚,每天都给李刚打电话,鼓励他,让他安心养病。她甚至有个想法:用爱创造奇迹,通过自己的爱使李刚真正痊愈。李刚很感动,也康复得很快。过完年后,李刚竟又回到公司上班了。这对热恋的情人终于又团聚了。

  重逢这天,林莉含泪与李刚深情相拥,为李刚接风洗尘——去饭馆撮一顿。“林莉,我上辈子积了什么德,遇上你这么个好女孩?”李刚端着红红的葡萄酒,深情地注视着林莉。“还挺迷信呢,哪有什么来世今生的?如果有的话,我们下辈子还要相爱!”林莉幸福地说。一切又都恢复到从前。

  恋人二度分离

  李刚和林莉沉浸在爱河中,如果这爱能一直延续下去,也算是老天成全了一对有情人啊!可是,半年后,李刚的病情又复发了。林莉把李刚送进了北京的大医院,然后拨通了李刚老家的电话,接电话的是李正宏,林莉声泪俱下:“爸爸,李刚的病又复发了,还得再次动手术,需要五万元的医疗费。我这里只有不到两万元,你想办法再弄三万多元。”李正宏没有像一开始那样瘫倒,因为经过了上次,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孩子,我会想办法弄钱的,你先照顾着他,我和你妈妈尽快赶过去。”

  李刚的爸妈带着钱来到北京的时候,林莉已经从公司借钱给李刚办好了入院手续,并且李刚也做完了第二次手术,林莉是以未婚妻的名义签的字。李正宏要把带来的五万元钱全部交给林莉,可林莉只拿了借公司的那部分,其余的说什么也不拿。“孩子,收下吧,我们不能再用你的钱了……”李正宏又把手中的钱推向林莉。林莉急了,哭着说:“爸爸,我要钱干什么?只要能给李刚治好病,我什么都不在乎。再说,这钱也是借的啊。”“孩子,李刚遇到你真是他的福气啊!”李正宏泣不成声。“爸爸,李刚会好的。他这么年轻,怎能医不好呢。”林莉安慰着两位老人。

  在林莉的细心照料下,李刚又一次闯过了鬼门关,出院了。但是医生说,李刚得边修养边继续用药物巩固疗效,不能再上班了。既然李刚不能上班,就得和父母回老家养病,北京这么高的生活费他们是负担不起的。

  李刚也已经隐约了解到了自己的病情,想到父母为自己花了那么多钱,还欠下债,他觉得自己是一个累赘,情绪很低落。

  “李刚,你要好好活着,为了爸妈,也为了我。爸妈就你一个儿子,你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千万要好好配合治疗。别忘了,我还要和你一起走进结婚礼堂呢!”林莉临别时对李刚千叮万嘱,因为他看出了李刚的心思。看着善良美丽的女友,李刚重重地点了点头。几天后,他就跟随父母回到了老家。

  林莉和李刚虽然天各一方,但是他们的心却连在一起,几乎天天通电话、发短信。林莉在电话里细心安慰李刚,有时还给李刚寄去一些钱,因为林莉知道李刚治病需要钱。

  2006年的国庆长假又到了,早已难耐相思之苦的林莉心急火燎地赶到了李刚的家。看着病情没有多少好转的李刚,林莉抱住他哭了。李刚抬起瘦弱的胳膊,轻轻地擦去林莉脸上的泪水,幽默地说:“哎哟,我的小公主也会掉金豆子,跟谁学的?”“跟你呀!”林莉不好意思地说。“是,跟我学的,那你可就是我徒弟了!快行拜师礼!”李刚调皮地说。林莉立刻跑到李刚奶奶身边:“奶奶,你看李刚,他欺负我。”林莉像个撒娇的孩子,依偎着奶奶。奶奶笑了,老人已经很长时间没笑过了,看着这对恩爱的恋人,老人很开心。“他敢欺负我孙女?”李刚的奶奶假装生气地说。林莉立刻像个孩子似的对李刚说:“怎么样,我有‘老佛爷’做主,谅你也不敢把我怎么样!”说着还调皮地做了个鬼脸。一家人都开心地笑了。一直以来,这个家都是愁云笼罩,今天总算飘出了笑声。

  林莉和李刚团聚的日子里,每天都把李刚照顾得细致入微,李刚父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这女孩这么好,但他们的儿子却没有福分与她相守一生,到时候,林莉该怎么办啊!

  7天的假期很快结束了,林莉又得和李刚分手回北京了。林莉回京后,除了像往常那样天天和李刚通电话之外,就是拼命地工作,挣更多的奖金。

  正月丧钟鸣响

  2007年腊月,李刚的病情再度恶化。送到医院后,医生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书。这时候,千里之外的林莉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她急忙给李刚的父母打电话,嘱咐道:“赶快送李刚去医院复查,给他好好看病,我会想办法寄钱来的。”林莉不知道此时李刚已经在医院了。

  家人都预感李刚的生命要走到尽头了,不想再连累林莉了,也就没通知她。可现在林莉感觉到了,他们只好告诉她,李刚正在接受治疗。林莉心里焦急万分,恨不得马上飞到李刚身旁。但理智告诉她:不能错过春节加班三倍工资的好机会,她要多挣点钱,给李刚治病。

  她原本打算春节黄金周过后再回去,陪李刚过元宵节。然而,病魔根本没等到元宵节这天就夺走了李刚的生命。正月初六,人们有在这一天过66大寿的习惯。当人们鞭炮齐鸣过大寿的时候,李刚的家里传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苍天呀,你就忍心看着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你就忍心活生生拆散这一对恩爱的年轻人啊!”李刚的父母哭得声嘶力竭。就在他们痛哭流涕的时候,邻居和亲戚们都来了。虽然大家都很难过,但理智还是提醒大家赶快让李刚入土为安。

  因为,李刚没结婚,算是少亡,上有老人,灵柩不能在家停留太久。但是李刚的父母说,要等林莉来了之后再下葬。李刚的叔叔很担心地说:“就怕林莉来了之后,提出给李刚如何办丧事,那花费咱付不起。现在已经借了那么多钱了,再借钱,你们老两口以后还过吗?这事我说了算。林莉来了我给她解释。你们别管了。”一开始李刚的父母觉得这样对不起林莉,但是拗不过亲戚们的劝说,只好由李刚的叔叔来操办丧事了。他们打电话通知了林莉。林莉惊闻噩耗,只觉得天旋地转!

  2007年正月初八,大雪覆盖着李刚的家乡,一大清早,一身黑衣的林莉就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李刚家。她左手提着一个装满玫瑰花的花篮,右手提着一串黄锡箔的冥元宝和冥币。这时,李刚的爸妈和李刚的叔叔满脸悲戚地迎了上去。李刚的叔叔没等林莉开口就解释道:“真是对不起,孩子,我们没等你到就下葬了。我们这里有规矩,少亡的人不可过中午下葬。否则对家里老人不吉利。”本来林莉对不等她就下葬很生气,因为她早已把自己看成李刚的妻子了。但想到是为爸妈着想,也就没说什么。

  当林莉来到李刚坟前,腿一软,跌坐在坟前,泣不成声地说:“李刚,我来晚了。李刚,你叫我咋办?李刚,你听到了吗?”李刚的父母和叔叔帮她点燃了冥币,然后强行拉着林莉离开了。

  坚贞爱情在延续

  现如今,很多女人都在傍大款,像林莉这样痴情的姑娘已经很少见了。况且李刚已经不在了,林莉与李刚家人的关系就该结束了,然而,林莉还是一如既往地和李刚的父母联系着。

  2007年的清明节前夕,林莉又来到李刚家里,李刚父母委婉地劝说林莉应该开始新的生活。林莉却哭着道出了自己的心思:“我想让你们在今年清明节时给李刚封裹丧(给亡者用纸扎一些房子、轿车、元宝等东西,意味着给死者在阴间安下家了),这钱我出。”说着,就拿出了一千元钱。李刚父母说什么也不收。林莉拗不过二老,只好收了起来。

  第二天,林莉要走了,递给二老一些照片,意味深长地说:“爸妈,既然你们把我当成女儿,那我就留下一些照片,你们想我时就看看。”李刚父母很高兴地收下了。但当林莉走后,他们打开照片却发现,照片里夹了一千元钱,还有林莉写的一个纸条:爸妈,李刚的丧事办得匆忙,我无意怪罪你们,只是我心里觉得对不住李刚,希望你们在清明节时用这些钱为李刚封裹丧,如能照办,我也算是了了一个心愿。李正宏说:像林莉这样痴情的女子太少了,我们的儿子没有福气啊!

  两位朴实的老人知道,只要常联系,林莉就忘不了李刚,也就没法开始新的生活。他们一直劝林莉别和他们联系了,林莉只说不急,还是时常打来电话。李正宏欣慰地说:“没想到,儿子没了,多了个闺女!”

  2008年元旦,林莉照常打来电话向二老问好。闲话了几句家常,刘美英对林莉说,闺女,你也该找一个男朋友了。林莉沉默片刻,缓缓道出,的确有一个男孩在追她,但自己已无法再爱上别人了。刘美英叹了口气说,闺女呀,李刚在天上,看到你不幸福,也会不安心!

  最后,当刘美英说道,我和你爸爸早就把你看成亲闺女了,你忍心让你的亲人看你得不到幸福吗?说完两人在电话里哭成了一团。

  当天晚上,林莉流着泪想了很多,是啊,逝者已逝,不能再让活着的亲人为她操心了。不久后,她终于试着去接受另一位男孩的爱了。

  此后,林莉仍会不时打来电话问候二位老人。当听说林莉与一个优秀的男孩确立了恋爱关系后,二老为这个善良的女孩感到由衷地高兴。他们与林莉约定,她结婚的那一天,二老一定去参加她的婚礼。

  圣约翰先生是一位退休教师,62岁那年,他被原先的学校聘回去,主要做一些内务管理工作。

  许多人对学校的做法有些疑虑:身强力壮的教师多得是,何必用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呢?但很快,人们的疑虑被打消。圣约翰先生工作起来不比任何人差,他思维敏捷、口才极佳,书桌上总是有条不紊,经他保管的物品,打了标签,然后在记录本上做好标注。他常常提醒那些年轻人:“嗨,小伙子,上次借的书该还了。”他的记忆力也不错。

  很快有人发现了端倪。

  圣约翰先生每天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喝水,然后从公文包拿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把药,送进嘴里,仰起脖,用水送下。以前的老同事,都熟知他的这一习惯。可现在大家发现,他走进办公室后。常常先喝口水,然后给妻子打电话:“露娜,我的药忘在家里了,请帮我送过来。”

  半小时后,露娜出现在办公室。她的表情有些愤怒,很不友好地把药递给他。他倒是不在意,看着妻子的脸,呵呵笑着说“谢谢”。露娜的面色有些蜡黄,头发也很干枯。

  看着他吃完药,露娜转身走了,也不跟其他同事打招呼。于是有人打趣他:“下次可别忘了带药哦。”

  还有一次,圣约翰给露娜打电话时还阳光明媚,可刚放下电话不到10分钟,天空就乌云密布,片刻哗哗下起雨来。圣约翰慌乱地看着窗外,不停地给家里打电话,却已无人接听。他慌忙打开壁柜取出一把伞,正要出门时,门却开了,露娜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浑身湿透。圣约翰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满脸羞愧地迎上去。露娜将药递给他的同时,几乎咆哮着说:“你这健忘鬼!”尽管露娜浑身湿透,但她仍像往常一样,看圣约翰把药吃下去之后才走。

  露娜走后,圣约翰在窗前静静地站了很久,同事们都以为,他是在懊恼自己健忘,下一次他一定不会再忘记带药。

  可是下一次。圣约翰先生依然我行我素。以至于大家慢慢都习惯了:上班后半小时,露娜出现在办公室。

  有人嘀咕,圣约翰真是老了。也有人说,露娜愤怒也是应该的,谁让他总是那么健忘。还有人说,圣约翰的健忘其实是露娜惯出来的毛病,她完全可以不来送药,因为他工作起来并不健忘嘛!

  知道真相是在两年后。两年后,圣约翰先生辞职,那时候,他的健忘症似乎好了很多,露娜很少出现在办公室,偶尔出现,也不像两年前那样,怒气冲冲。而是笑眯眯的,温和地跟大家打招呼。圣约翰先生拍着大家的肩膀,说着辞别的话,大家也嘱咐他:保重,别忘了按时吃药。他笑了,道出了“健忘”的原因。

  原来,露娜在两年前患上严重的神经官能症:暴躁、易怒、自闭、厌世,甚至还自杀过两次。任凭他怎样精心照料、带她求医问药,都不见好转。无奈之下,他想出一个办法。

  他找到校长,要求校长给他一份工作,打扫卫生或者做门卫都可以。校长鉴于他以前的表现,就让他做了一份内务管理工作。这样,他可以每天在离家以外的地方吃药。他有先天性心脏病和高血压,年轻时发作过几回,幸好有露娜的用心照顾才有惊无险。这么多年了,虽然他的病未再犯过,可一直是露娜的心事。他通过忘记带药的方式,让露娜走出家门,走在阳光下,利用她的爱,重新唤起她的责任心和对生命的热情。如今,露娜已经康复,他该回家和她一起安享晚年了。

  圣约翰先生的话让大家一愣,继而,他们紧紧握住他的手,那是一双多么苍老的手啊!

  如今,大家还常常看到,圣约翰先生和妻子一起在学校附近的小路上散步。那对相互搀扶、不离不弃的身影,多么像两片老到深秋的枫叶,周身都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嘉嘉

  今天和老白吵架了,他让我滚,我就滚了。

  外面下着雨,我没有带伞,雨水顺着脸淌下来,滴在脖子上,有点冷。我没哭,真的,我只是有些心酸。

  其实不该怪老白的,他看到了我给小武发的短信:我想你。所以他生气了,他冲我大吼,眼睛红红的,像一只暴怒的狮子。

  ◇老白

  我不是真的要她滚,我只是一时气疯了。我知道她对他不能忘情,虽然她不承认。

  其实谁没有过去呢,我也有,但我们得看现在,看将来不是?

  如果她和我解释一下,告诉我短信不过是一时起意,什么也代表不了,我一定会原谅她的。可她头也不回就跑了,我抓起伞追出门,却早已看不到人影。

  ◎小武

  嘉嘉怎么了?莫名其妙的一个短信,然后关机,做事总是这样没头没尾的,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她在老家过得好吗?她还记得我们在一起的四年吗?

  我强迫自己不再想她。可为什么,她总在我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为我打开一扇窗,而后迅速关闭,我的眼睛适应不了这样的明明暗暗,它快要失明了。

  一遍一遍地打她的手机,始终是冰冷的声音: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嘉嘉,你还好吗?

  ☆嘉嘉

  我没有地方可去,只能沿着马路一直走一直走,街上的人真少,偶尔看到几个,也是匆匆忙忙。

  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很古怪,像看一只流浪猫。我一定很落魄,像一朵飘浮在空中的蒲公英,寻寻觅觅,找不到一处安稳可以落脚。

  我关机了,我知道我不该打扰小武,让他担心,他是个长情的人,不像我,狠毒且自私。

  老白呢,大概也在四处找我吧,我能想象他后悔的样子,他不想失去我,就像我不想失去他一样。

  ◇老白

  嘉嘉和我的前女友很相像,弄不清自己想要什么,爱情,还是面包?

  我给不了前女友面包,以至于她舍弃了我们的感情。我给嘉嘉足够的面包,也想给她足够的感情,可是如果她不把心空出来,我怎么挤得进去。

  短信我是无意中看到的,我很理解这样的情绪,真的,以前的那个她也给我发过类似的信息,是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

  理解,但我还是失控了,我想,我是真的爱上她了。

  嘉嘉一定以为我贪图她的年轻,就像我一直以为她要从我这里得到安稳。

  我们的爱情始于功利,有一点悲哀。

  ◎小武

  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嘉嘉时,她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在绿树的映衬下是那么纯洁、美好。我小心翼翼地牵她的手,她没有拒绝,那一刹那、我以为我拥有了世界。

  我们下课后总是一起去食堂,嘉嘉喜欢吃酱爆鸡丁里面的土豆,每次都是嘉嘉吃土豆,我报销鸡丁。她总说吃肉会长胖,却不在意土豆的成分全是淀粉。

  说实话,我喜欢女孩子胖一点,那样拥抱起来,手感会更好。嘉嘉每次问我偷笑什么,我都不说,我怕嘉嘉会生气,更怕她生气之后不再理我。

  ☆嘉嘉

  我和小武属于校园爱情,从他牵我的手,我就知道这段感情长不了。

  小武是个内向的男生,难得他主动追我,别人都在网上聊天时,他会给我写信,一笔一画地写,每周每周都写。我被感动了,我想,四年的大学生活,有个人陪着总比一个人寂寞要好些。

  我答应他了,他很开心,他描绘出毕业后我们工作、结婚、生小孩子的种种,脸上满是幸福。他不知道,我有多恐惧。我们都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在这个大城市里立足不是凭一腔热情就可以的。我没有挑明,偶尔提及未来,也是一言带过。我只是觉得,能幸福多久就幸福多久吧。

  ◇老白

  嘉嘉在学生会管宣传,她来我的店采购文具,我们认识了。她文静秀气,像一朵荷花,淡淡的。她很像我过去的女友,我动心了。

  我给她留了电话,说货到了会和她联系。其实,她要的东西库房里都有,我只是想再见到她。

  那时,距离她毕业还有四个月,我们成了朋友,偶尔聊聊天。她有点忧郁,满怀心事的样子。

  终于有一天,她告诉我她和小武的故事,正在我意料之中。

  我说聚散离合,人之常情,没有谁撼得动现实。她哭了,我抱了她,我对她说,让我来照顾她。

  ◎小武

  最后一年,她总是有意无意地提及,说也许会分手,我以为是女孩子多愁善感,可临近毕业,我们的工作依旧没有着落,我真的慌了,难道爱情就这么不堪一击?

  嘉嘉的父母催着她回去,就算我肯随她落户,那个三线城市也不好找工作,今后的生活仍然是个问题。她哭着说不想拖累我,除了无奈与痛苦,我还有别的什么可做吗?我抱着嘉嘉,我说对不起,一切都是我不好,我没本事,留不住她。

  我们在食堂吃了最后一顿饭,嘉嘉不希望置身于离别时的伤感,我答应了,没有送别。

  ☆嘉嘉

  我不敢让他送我上火车,因为我没走,我留下来,和老自在一起。

  小武一定在老家找到工作了,分别半年,我第一次联系他,听得出,他欣喜若狂,他说他一直在努力,努力工作,努力挣钱,他的电话号码为我保留至今,他说会永远记得我。

  那一瞬间,我又哭了,我真想扑到他怀里,告诉他一切。

  那次以后,我们短信联系,多半是他发来,我偶尔回复,我不想老白多心。有那么几次,和老白闹别扭,我克制不住,告诉小武我想他,然后关机。因为我知道,我们再没有可能了。

  ◇老白

  嘉嘉在这个城市没有亲人,我赶走她,我真不是男人。

  雨还在下,她身上一定很冷,或许,心更冷。

  嘉嘉是个敏感的女孩子,她和我在一起,更多的是需要我给她的安全感。可我做得不够好,没有好到让她心无旁骛地爱上我。

  其实她和他联系说明不了太多,初恋难以忘怀,她偶尔的发泄,我实在没有理由干涉,我只要简单地抱抱她,给她温暖就好。

  快让我找到她吧。

  ◎小武

  我没告诉嘉嘉,我留了下来,我想,作为男人,总要去奋斗,去争取。我的想法很简单,先在这个城市立足,有了基础,就去找她,再把她接过来。

  我还有点失落,嘉嘉的短信很多时候措辞冷淡,比普通朋友还显生分。我一次一次提醒自己,要有自知之明,不要再幻想,可是,总在我临近绝望时,她又突然说想我,回拨,却关机。

  她到底想怎么样?我沉溺在无边的孤独中,摸不到一根稻草。

  ☆嘉嘉

  开机后,老白的信息顶满了存储卡,我一条一条地翻看,他说他错了,他发脾气是怕我离开他,他不能没有我。

  他还说,天这么冷,别因为赌气伤了身体。如果我回去,他愿意接受所有的惩罚。

  他还说……字迹越来越模糊,我看不清屏幕,我真的走累了,全身都在抖。老自在电话里焦急地喊叫,语无伦次。他说你在那等着,我这就过去接你。

  雨停了,我靠在一家商店的门口,喇叭里反复播放着?开业酬宾九折优惠,不远处,一只“机器猫”正在街上散发传单。

  ◇老白

  我看到嘉嘉了,她的样子很疲惫,脸色苍白,头发被雨水打湿,一绺一绺地贴在面颊上,鼻头冻得发红,靠在墙角处瑟瑟发抖。

  我真该死,我很想打自己一顿。我冲了上去,抱住嘉嘉,用尽全力,我不知道这样她会不会觉得温暖一些。但我知道,今后一定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了,爱一个人,就要让她快乐,给她自由,而不是逼迫,窒息。

  我说,我们回家吧。

  ◎小武

  我没想到再一次见到嘉嘉,是在这样的时间和空间。

  她瘦了,我都能看到她脖子下,锁骨突兀的样子。

  她靠在一个男人的怀里,不停地抽泣着,无限委屈的样子。他安慰她,给她买热腾腾的烤地瓜,脱掉自己的衣服给她穿上。

  他擦掉她脸上的泪水,动作轻柔,像是对待一件精美的瓷器,生怕磕了碰了。

  他说再也不惹她生气,再也不怀疑她,再也不吼她骂她。

  慢慢地,她不再哭泣,她笑了,然后,他们依偎着走远。

  我揣着一大把的传单,呆呆地站在马路边……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