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同去相亲

  张兵是我的好朋友,我们同在一个大型水电工地上工作,因常年奔波在外,我们都二十七八了,还都没有女朋友。

  我们有个同事叫王非,他女朋友晓红在工地附近的集贸市场里开理发店。过年前,在开发公司打工的一个叫顾小雨的女孩,去晓红的店里做头发。闲聊中,晓红惊讶地发现顾小雨竟是她邻村的老乡,这一来二去熟了后,晓红就要把顾小雨介绍给张兵。

  可见面那晚,张兵非要拉我一同去不可。

  王非带着我和张兵,在一个路口,与晓红及顾小雨会合了。顾小雨下穿牛仔裤上穿大红色羽绒服,头戴红色针织无沿帽,个儿高挑长相甜美,我一看就喜欢上了,可惜不是介绍给我的。看张兵的样子,似乎也被顾小雨迷住了,我羡慕的同时,也默默祈祷:希望他们两人能快速擦出火花,做对有缘人。

  在路口闲聊几句后,顾小雨提议去她宿舍坐。顾小雨与四个女孩合住在开发公司院内的一套三室一厅的住房里,其他四个女孩因过年回家休假还没有回来,屋里就顾小雨一人。一进屋,我在客厅里专心看电视,他们四个则坐在我身后聊起天来。突然,张兵喊我,我回过头。原来是张兵想戴戴顾小雨头顶上的帽子,顾小雨不给他戴,张兵不甘心,于是向我求助。我把目光移到顾小雨的脸上,顾小雨一双黑又亮的大眼睛也正望着我。我对顾小雨说:“你们两人脸型很像,这帽子戴在你头上很好看的,我想戴在他头上效果也一定不错,你何不让他戴戴,满足一下他的好奇心呢?”顾小雨笑着去摘帽子,可手摸到帽子时她又犹豫着停住了。我笑望着她说:“怎么,你怕他头上有虱子?”在王非晓红和张兵的哄笑声中,顾小雨无奈地摘下帽子递给张兵。这时我才发现,顾小雨的头发被帽子压变形了,没有戴帽子时好看,怪不得她不愿摘帽子呢。我暗自责怪张兵太冒失,跟着回转身继续看电视。

  不一会儿,张兵又过来推我,他手里拿着几本杂志,对我说:“她卧室里好多杂志啊,我和王非晓红都拿了几本,你也去选几本带回去看。”果然,从卧室走出来的王非晓红手里都拿着杂志,而顾小雨还背对着客厅站在卧室里堆满杂志的桌子前。我进去刚要翻桌上的杂志,顾小雨却从打开的抽屉里拿出一本厚厚的小说递给我说:“这本书很好看,我刚看完,你拿回去看吧。”我惊叫道:“天啊,这么厚!我看书很慢的,这要什么时候才看完啊?”顾小雨笑着说:“没关系,这是我自己买的,你慢慢看,什么时候还都行。”

  我拿着厚书回到客厅时,就听张兵惊讶地叫道:“咦,你怎么把这本书借到了?我刚才一进去就看上这本书,可她死活不借,说是借别人的明天要还了。”我一愣,随即把这本书递给张兵:“你喜欢看你就拿去看吧。”张兵就不客气地接了过去。告辞出门时,我回头从顾小雨盯着我看的眼神里,感觉到了不妙。

  第二天晚上九点左右,我和一同事散步回来,见张兵寝室门前围了不少人,我以为出了什么事,就好奇地挤过去看,谁知屋里竟坐着晓红和顾小雨。我没想到她们两个会来,因为昨晚王非说家里有事今天一早就得回去,她们肯定是冲我和张兵来的。我急忙转身想回避,却被同事一把拽住:“快进去吧,她们正在找你呢。”顾小雨看到我后,起身告辞了。张兵送她们走了不远又返了回来,张兵拉着我说:“顾小雨让我们两人一同送她们,不然,她也不让我送了。”我过去后就和晓红走在前面,我们走得很快,想甩掉张兵和顾小雨,可顾小雨却快步紧紧跟着,张兵也无奈地赶上来。到了岔路口,我和晓红往集贸市场走时,张兵让我回来时在这等他。

  我往回走时,张兵已在岔路口等我了。张兵说:“顾小雨刚才跟我说,明晚她们单位有舞会,她交给我个任务,让我务必带你过去参加。我说行啊,到时你要负责给李强找个舞伴啊。顾小雨说你看我做他的舞伴怎么样?我大吃一惊,我说那我怎么办?顾小雨说,你不是说你不喜欢跳舞吗?可把我气死了。”张兵说完就自嘲地笑了起来,跟着又叮嘱道:“明晚我们一同过去。”顾小雨的大胆让我吃惊,再说,张兵无论长相还是家庭条件都比我强,那顾小雨咋就单单对我感兴趣呢?难道这就是缘分?可她毕竟是晓红介绍给张兵的,我又怎能横插一脚?我拒绝明晚陪张兵去。张兵固执地说:“你不去我也不去!”最后我们争执的结果是:我们班五个小伙子全去参加舞会。

  去参加舞会的这天晚上,顾小雨在晓红的店里等我们。在岔路口,我和班里的三个小伙子停住不走了,让张兵去喊两位女士。远远地,顾小雨看到我们后,甩掉要和她并排走的张兵,快步向我们走来。顾小雨走到我们跟前时,同事们让她头前带路,顾小雨走到前面后,回头说了句:“李强也认识路。”同事们就哄笑着把我也推到了前面。到了顾小雨单位,舞会还要得一阵才开始,顾小雨就把我们领到她负责的会议室。会议室里有很多话筒,把门窗一关窗帘一拉,屋里怎么闹外面也听不到看不到。落座后,晓红提议让顾小雨给我们唱首歌,顾小雨就不客气地唱了起来,歌声如她的人一样甜美。一曲完毕,顾小雨问我们谁来唱一首,可她的眼睛却死死地盯住我,我低下头,回避着她火辣辣的目光。这时张兵开口唱了起来,谁知他还没唱两句,就马上被顾小雨用很大声的歌唱给压下去,他识趣地闭了嘴。跟着,顾小雨用很忧伤的声音唱道:“诚心邀你做舞伴,我的心你怎还不明白?”这不是唱给我听的吗?我被顾小雨火辣辣的情感和大胆的表白给深深震撼了,我激动得再也顾不得张兵,我拿起话筒深情地唱起《大城小爱》。顾小雨先是托腮静听,后来也跟着轻轻吟唱起来,唱着唱着,顾小雨的声音越来越大,很快和我的声音融在了一起。我们越唱越开心,歌声也越来越高亢,一曲完毕,我们竟有种荡气回肠的感觉,意犹未尽。同事们也齐唰唰地鼓起掌来,张兵的掌声似乎拍得最响。离开会议室,张兵还拍拍我的肩膀,真挚地说:“她对你一见钟情,你可要好好把握啊。”

  和顾小雨跳舞时,看着落寞地坐在一旁的张兵,我满怀内疚地对顾小雨说:“原本是把你介绍给张兵的,我却横插了一脚。张兵是个好小伙,把你身边的好女孩再给他介绍一个吧?”顾小雨却说:“你放心吧,他的事你不用操心,他可比你有福啊!”顾小雨的话让我莫名其妙,明明我把他想追求的女孩抢走了,他怎么反而比我有福呢?难道顾小雨对我隐瞒了什么?可与顾小雨在一起的甜蜜,很快让我把这疑虑抛到九霄云外。

  几天后,顾小雨打电话让我晚上去她那玩时把张兵也带上,我想是不是给张兵介绍女朋友啊?随即爽快地答应了。

  晚上,我和张兵进顾小雨屋里时,发现顾小雨屋里多了一个女孩,这女孩长得比顾小雨还要漂亮还要有气质。令我意外的是,张兵好像跟这女孩认识,只见张兵看着女孩惊讶地说:“咦,是你!”女孩则含情脉脉地笑望着张兵。顾小雨冲张兵和女孩说:“你们聊,我和李强下去有点事。”随即拉着还在发愣的我离开了房间。

  下楼后,我忙问顾小雨这是怎么回事,她才跟我道出原委。

  原来,那女孩是和顾小雨住同一间卧室的密友,叫许丽。年前雪后的一个早晨,许丽和两个男同事结伴在工地上拍雪景,正当他们玩得高兴时,忽听不远处有人冲他们大喊:“喂,小心掉进窨井里!”这一喊,让许丽猛然惊醒,她想起这一片确实有几个没有盖子的窨井,因下大雪又刮风,此时都给雪埋得看不出来了。就在一个星期前还没下雪时,许丽就曾目睹过一个小伙子掉进窨井里的过程,当时小伙子和一个女孩并肩走着,小伙子兴奋地给女孩讲着什么,压根儿就没看前面的路,女孩倒是看到了,可她的双手都插在口袋里,根本来不及抽出来去拉小伙子,只能嘴里着急地“喂喂”,小伙子愣着还没弄明白女孩“喂”什么,就卟咚一声掉进去了,当时差点没把许丽的肠子笑断。许丽感激地向对方望去,提醒他们的竟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此时这小伙子正在雪地里挖着什么,许丽和同事好奇地走过去。原来小伙子是在铲一个没有盖的窨井旁的雪,旁边还放着两块木板。小伙子说,他早晨去买菜时就掉进这个窨井里,把腿都弄伤了,听天气预报说今晚还有大风雪,雪把这一埋,要是再有人掉进去怎么办呢?小伙子买菜回去后,就找两块木板提把铁锹过来了。小伙子说话的工夫已把窨井边上的雪铲干净了,跟着小伙子用木板盖住了窨井口,又用雪把木板给遮住。小伙子的举动令许丽他们很感动,就在小伙子直起身子时,许丽忙举起手机给他拍照,小伙子很不好意思,忙拿着铁锹一瘸一拐地走了。因这工地上搞施工的单位很多,等他走远了,许丽才想起忘了问他是哪个单位的。回去后,许丽就把拍照的图像给顾小雨看,并感慨:多好的人啊,如有缘再相遇的话,定不放过他。让顾小雨没想到的是,后来晓红给她介绍的对象就是许丽拍照的那个小伙子,也就是张兵。顾小雨当时就决定,等许丽休假回来,给她一个惊喜。可这种情况她又不好跟我们讲,就在她不知该如何应对时,刚好张兵向我求助,我的表现令她眼前一亮,她的注意力就集中在我的身上了,她对我是越看越喜欢,转而就假装看不上张兵追求起我来,她之所以表现得这么大胆,一是为了爱情,二是为了友情,她想借此进一步试探一下张兵的为人与修养,好为密友的终身大事作好参谋。末了,顾小雨告诉我:“我的好朋友可不喜欢那种心胸狭隘的男人。”

  听完顾小雨的讲述,我感慨万千:“这么说,要是张兵不是个热心人的话,我们俩还走不到一起啊!”

  顾小雨说:“对啊,明天你得请客,请我和他们俩吃饭,他们要是害羞进展缓慢的话,我们还可以在旁给他们加加油。”

  我附在顾小雨耳边说:“遵命,夫人!”

  顾小雨娇羞地依偎进了我的怀里。

  他和她在一起,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彼此都到了适婚年龄,于是相亲,家世、长相、工作都称得上门当户对,谁都会说这是一桩良缘。

  他们彼此都是有故事的人——他与前女友的爱情在大学里开始和结束;她亦与别人十指紧扣过,但是两个人从未向对方提起前恋人的点滴。他并不强求知道她曾经的故事,只要当下的她和他在一起很快乐,其余的事便不重要了。

  倒是他的母亲好奇心重,忍不住问说媒的介绍人:“小雅那么好的女孩,怎么前一段感情会没有结果?”媒人面露难色的样子让他母亲起了疑心,脸色随之沉重。只有他,云淡风轻地说:“没事,但说无妨。”

  在媒人絮絮叨叨的讲述中,他知道了她的前男友死于癌症。在男友生命的最后阶段,她日夜照顾;男友死后,她痛不欲生。媒人不停地夸她坚强、贤惠,他的母亲亦频频点头。他在心底暗暗发誓:今后,自己要更加怜爱这个好女子。

  某日,她慌乱地打电话来,无措地告诉他:“客厅里的灯忽然坏了。”他急急赶赴她的住处,搬了梯子准备换灯泡。拆下灯罩后,他发现天花板上似乎有一团东西,他以为是灰尘,便让她去厨房拿抹布。

  没想到,那团东西竟然擦不掉,他没辙了,干脆换了灯泡再说。待客厅恢复光亮时,他听到她发自内心的欢呼声,让他甚是喜悦。但是,当他重新装上灯罩时,才看清那团东西竟是几行字!

  他揉揉眼睛,凑近一看,是刚劲的钢笔字:

  “嘿,比我幸运的兄弟:我和你一样,深深爱着小雅。我曾想过和她相守一生一世,但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为她换灯泡了。当你看到这些字时,也是我为你和小雅祝福的时候。请你好好珍惜她,她值得你珍惜。请告诉小雅——我爱她。”

  他怔在原地,双目湿润。

  她仰头唤他:“发什么呆呀?快下来!”

  他对她暖暖一笑,轻声道:“亲爱的,我念一篇写在天花板上的小情书给你听……”

  感情受挫

  来了位神秘的安达

  沈傲君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凭借在《神医喜来乐》《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大宋提刑官》等电视剧中出色的表演,逐渐走红并被观众所熟知。

  2006年,久居上海的沈傲君拎着6个行李箱突然北上,把事业的重心放在了北京。来京不久,她就投入到电视剧《金婚》的拍摄中。工作间隙,她经常被人拉去相亲——亲朋好友都担心年近30的她成为“剩女”,抓住机会就为她当媒婆。为了不拂别人的好意,她只得任凭摆布,陆续相过几回亲,结果都不了了之。

  2007年的一天,沈傲君接到母亲从上海打来的电话:“朋友给你介绍了一个外籍华人,知道你挺忙,妈妈就先替你把了一下关,虽然长得不是很帅,但是非常成熟稳重,你快回来见见吧。”

  沈傲君抽空专程回到了上海,在老电影咖啡馆与对方见面。对方身材高大,身穿深色笔挺西装,很绅士地为她拉开椅子,又向她伸出了宽厚的手掌自我介绍:“沈女士,你好,初次见面,照顾不周之处,请多谅解。”生性随和的沈傲君“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也伸出了手:“怎么搞得和接见重要人物似的?沈傲君是我的艺名,我的真名叫赵燕。满族人,你就叫我燕子吧。”他笑着说:“不好意思,职业习惯。我也是满族,那你就按满族的习惯叫我安达(伙伴、朋友的意思)吧。”初次见面,沈傲君感觉很轻松。

  咖啡馆的墙上挂着周旋、胡蝶等30年代红星的剧照,沈傲君就向他讲起了她们的故事,说:“两者相比,我更喜欢周旋。”接着,她饶有兴趣地问他更喜欢哪位?他沉思了一下说:“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和故事,我对她们还不了解,不能贸然下结论,等我回去好好看看她们的电影,才能告诉你。” 沈傲君笑着说:“以前我要是问别人喜欢周旋还是胡蝶,别人总是顺着我说。”他开玩笑地说:“多年的职业外交生涯告诉我,一句不合适的评价可能就会引起两国关系的剑拔弩张。”沈傲君被逗得哈哈大笑。

  时光在悠悠流动的旧电影歌曲中渐渐远去,不知不觉天色渐暗。挥手告别之时,两人竟有了一些不舍。

  过了两天,沈傲君接到了对方的电话,他十分恳切地说:“过几天我就要回国了,这是我第一次来上海,想在走之前好好逛逛,不知你有没有时间当‘安达’的导游?” 热情的沈傲君欣然应允。

  两人逛了一天,傍晚时分来到了外滩。夜晚的外滩流光溢彩,分外迷人。黄浦江边流连着一对对情侣,晚风中处处弥漫着爱的气息。触景生情,沈傲君黯然神伤,低头不语。

  “燕子,你怎么了?”他注意到了沈傲君的落寞神情,关切地问道。这一年多来,她只是默默地把痛楚埋在心中,并不曾对别人提起。而这一刻她再也忍不住悲伤,向这位刚刚认识的“安达”倾诉了那段破碎的感情。

  原来一年前,她发现已经谈婚论嫁、相恋十年的男友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她提出分手,但对方死皮赖脸住着她的房子,开着她的车子,就是不肯离开。无奈,她只身逃往了北京,从头开始打拼事业。

  说到伤心处,她的泪水不知不觉流了下来。他用一双宽厚的大手替她抹去了泪水:“以前我只知道,屏幕上的演员们很风光,却想不到,在你们的内心深处,还隐藏着这么多痛楚。”

  他惆怅地向她讲述了自己的一些往事。他祖籍是北京,父母在多年前远渡重洋来到异国他乡。在他十几岁的时候,父母积劳成疾相继就过世了。从此,他一个人漂泊海外,靠自己的勤奋和努力当上了一名受人敬仰的外交官,多年来,他养成了独来独往的孤僻性格,而外交官的工作又带有一定保密性,所以他的朋友非常少。

  他望着江水对她说:“燕子,我们的人生就像这奔涌的江水,要不停地向前走。而过去的悲伤,就像这江水一样流走了。向前看,我始终相信,幸福就在前方。”说完,他真诚地望着沈傲君,眼神中露出的热切光芒让她的脸“唰”地红了。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的足迹遍布上海博物馆、孙中山纪念馆、豫园、南京路步行街。一周后,他离开上海归国。看着飞机消失在蓝天的尽头,沈傲君突然感到心里空落落的。

  真爱潜伏

  千山万水隔不断的依恋

  带着一丝惆怅,沈傲君回到了北京,很快就陷入到了一场急风暴雨中。她在《金婚》中扮演与张国立演对手戏的一位“第三者”,所以与张国立的接触比较多,许多媒体竟然将角色与现实挂上了号,一时间网上、报纸上“张国立夜访沈傲君公寓”的新闻铺天盖地,她有口难辩。

  一天晚上,心情极不好的她上网打发时间,顺手点开邮箱,一封来自地球另一端的来信静静地躺在邮箱里。

  “燕子,分开后,我始终默默地关注着你,知道你现在又遇到了一些挫折。我想告诉你,挫折和困难其实是人生的转弯,也许转弯过后一切会豁然开朗,幸福也会从那里继续延续。燕子,加油,幸福就在转弯处等你!”

  读完信的那一刻,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拨通了他的电话,哽咽着说:“安达,谢谢你!”电话那端传来了他沉稳的声音:“清者自清,你不去理睬,谣言自然销声匿迹了。”

  静下心来,不去理睬外界的纷纷扰扰,沈傲君以自己的努力,把《金婚》中那个本不讨好的“第三者”李天骄演绎得让人欢喜,令人心疼。

  渐渐地,她与“安达”习惯了在网络和电话中交流,隔着时空,彼此深深地感到了对方的存在。2007年秋天,趁着出差的机会,“安达”再次来到了中国,沈傲君去机场接他。走出机场,经过一棵高大的梧桐树时,他突然绕到了她的面前,鼓起勇气对她说:“我希望能照顾你一辈子。”凝望着他深情的目光,沈傲君仿佛听到梧桐花一瓣一瓣绽开的声音。

  2008年3月28日,由姜伟执导《潜伏》在浙江横店开拍,沈傲君受邀出演剧中的“左蓝”。她之前扮演了许多柔情女子,但像左蓝这样的革命者角色还是第一次尝试。 “虽然只有55场戏,但演好太难了,所谓‘画鬼容易画人难’。相比之下,有个性的角色比较好演,这种真实细腻的正面人物最难演。”怀着兴奋与忐忑的心情,她将这一消息告知了远在南半球的男友。

  “燕子,你是一个坚强有韧性的女孩,我相信你能演好这个角色。”紧接着,他还在电话中告诉她一个好消息:“我攒了两年的假期,加起来有两个多月,这下可以好好陪你了,你放开了去拍戏吧,我全力当你的后盾。”

  他一路舟车劳顿,径直来到了横店。一见面,他就兴冲冲地展示带给她的礼物:“你喜欢旅游和拍照,就给你买了一部功能先进的数码相机。”礼物很实惠,但她还是有点小小的遗憾,哪个女孩不喜欢恋人送上一捧芬芳的鲜花呢?接着,他拿出一个药用沙袋放到她的怀里:“你对花粉过敏,所以我就没有送鲜花。花开几天就败了,而这个药用沙袋能让你每天拍戏后的腿疼消失得无影无踪。”刹那间,温暖盈满了她的心房。

  有了男友的支持,她的戏拍得非常顺利。每场戏排完后,他总会及时送上一个拥抱,或者是一杯温暖的咖啡,她所有的苦累都消失在无形间。从影近十年,她从未在演戏时感到如此的踏实。《潜伏》拍出了她许多内心的东西,这部剧的拍摄过程,盛满着她与男友幸福而美好的回忆。该剧杀青后,沈傲君的出彩演出得到了导演姜伟和剧组演员的一致赞扬。

  2008年9月,沈傲君作客《超级访问》,袒露了自己那段不堪回首的情感经历,泪水情不自禁地奔涌而出,悲伤的心绪感染了无数观众。主持人李静轻轻拍着她的肩膀,送给她一句话:“有时幸福并不遥远,说不定就在路口转弯处,也许有一天就会突然有人走过来轻轻地对你说——跟我走吧,这时幸福就来了。”

  听到这句似曾相识的话,沈傲君的心中立马泛起了涟漪。“幸福就在转弯处”,这不正是远在异国的他曾多次对自己说过的么?

  下了节目,心情复杂的她拨通了那个牢记于心的电话:“安达,请你告诉我,幸福真的就在转弯处么?”

  电话那端传来他熟悉的声音:“燕子,这句话完全正确!你知道么,在离开你的这段时间,我一直努力做着一件事情,就是申请调到中国工作。今天,我终于得到了批准。不久,我就要到驻华大使馆工作了,我可以在那个转弯的路口给你幸福了!”

  幸福真的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来临了,原来它一直在静静地、无声无息地“潜伏”在转弯处,一你转弯,就冷不防与它撞了个满怀。放下电话,她喜极而泣。

  五月新娘

  新郎上演真实版“余则成”

  2008年12月,他正式调到驻华大使馆工作。为了庆祝这次团聚,两人去了苏州和杭州旅游。柳塘边自在的飞花,土阶前无边的丝雨,以及从氤氲的水榭里传来的江南小调,都如花雕酒一般温润舒缓。两从沉浸在浪漫甜蜜的二人世界中。在西泠桥畔,苏小小的墓前,他轻声吟诵出了唐代元稹的《题苏小像》:“槐荫庭院宜清昼,帘卷香风透。美人图画阿谁留,都是宣和名笔内家收。莺莺燕燕分飞后,粉浅梨花瘦。只除苏小不风流,斜插一枝萱草凤钗头。”

  听到从小到大接受西式教育的男友吟诗,沈傲君大为惊奇。他看到沈傲君吃惊的表情,笑着解释道:“从小父母就教导我好好学习中国的文化,因为我的根在中国。现在,虽然我在中国没有任何的亲人了,但自从认识了你,我突然觉得自己对于这个国家的牵挂更多了一些。”望着男友深情的目光,沈傲君心中某块柔软的地方被轻轻触动了。

  就在这时,他神秘兮兮地掏出一个小塑料袋,塞到沈傲君的手中,她打开塑料袋,发现里面赫然躺着一枚裸钻。他紧紧地拉着她的手说:“这颗裸钻是我用两年的工资买的。钻石代表着我对爱情的忠贞,而裸钻而代表着我对你的爱,是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是完全发自内心的。在商场购买的钻戒都是批量生产的,而用裸钻定制的就不同了,具有唯一性,代表着你是我的唯一的爱人。”

  接着,男友还学着《潜伏》中余则成对左蓝一往情深的样子,深情凝视着沈傲君说:“我信仰生活,信仰你。对你的爱就是我的信仰。”

  听到男友这番深情的告白,沈傲君百感交集。她抬起头,仔细打量着他,她突然发现,面前的男友还真有点像《潜伏》中的余则成,冷静、睿智,温柔而细心,并且工作同样带着神秘和保密的性质。想到这里,她轻声哼起了一首歌,这首歌正是《潜伏》的片尾曲:“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海/对你的爱已无言/相信无尽的力量/那是真爱永在……”两人紧紧拥在了一起。

  不久,两人返回上海,商量结婚事宜。他细心地向沈傲君打听她的母亲和姐姐以及其他家人的爱好,然后不辞辛苦地四处奔波去买礼物。“为什么不买几份同样的礼物呢,这样多省事?” 沈傲君不解地问。“礼物是自己的一份心意,每个人喜欢的东西不同。虽然不能完全把握,但要尽力做到让对方喜欢。”

  得知未来女婿不忍未来的丈母娘长途劳顿,而主动将婚礼放在中国举行时,沈傲君的母亲十分感动,她拉着他的手说:“我没有看错人,将燕子交付给你,我完全放心。”他望着老人热情的目光,眼睛也湿润了:“从小我就没有了家人,一个人独来独往。认识了燕子,我不但有了家,还有了这么多的亲人。我觉得自己真幸福。”

  两人把婚期定在5月,之后,他匆匆回国处理公事,沈傲君一个人筹备婚礼。从婚纱的选择、婚礼的每个环节、婚房的设计到布置,她都亲自操办。每天晚上,沈傲君都会打电话向远在地球另一端的他汇报婚礼的筹划进程。

  而筹备婚礼的闲暇,酷爱美食的她还苦练厨艺。2009年3月22日,厨艺大长的沈傲君受邀参加了旅游卫视的《我爱每一天》栏目,而节目的主持人居然就是李静。在向观众们“秀”了一道“冬笋烧鸡块”后,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沈傲君感激地对李静说:“静姐,要不是当初你点醒了我,我差点就错失了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听说沈傲君找到了幸福的归宿,李静也非常开心,还大方地将自己的女儿借给她当婚礼那天的花童。

  她将自己上节目的视频传给了他,他看得大流口水,打电话笑呵呵地对她说:“听说中国有句俗语,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必先抓住他的胃。还没吃到你做的菜,我都被你做菜投入的样子紧紧抓住了。”

  婚期临近,忙于公务的他竟然连拍婚纱照的时间都没有,而且由于他身份特殊,沈傲君不得不低调保密处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只好用两只穿着婚纱的玩具熊,在镜头前全权代表了她和男友的亲密合影。这天,她在电话中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他说:“我准备找一个外形和你差不多的男生一起去拍婚纱照。然后把你PS上去。至于婚礼呢,不知道能不能找个人代替你?”

  他一听急了,紧张万分地对沈傲君说:“这个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别人代劳。无论工作多忙,结婚当天我一定会亲临现场,请你放心!”说完,他满怀愧疚地说:“燕子,每一个憧憬着爱情的女子,都希望秀一秀自己的婚纱照,向亲朋好友们展现自己的幸福与甜蜜。可是由于我的工作性质,不能公开自己的身份,还得继续‘潜伏’于你的生活中,连婚礼都不能公开露面,实在是委屈你了。”

  沈傲君十分体贴地说道:“在拍《潜伏》之前,我确实有着这样的期待。但在拍《潜伏》的过程中,我深深理解了你工作的性质。你放心,我会像左蓝一样,细心地爱护你、保护你这个‘余则成’的。”

  2009年5月23日,沈傲君在钓鱼台国宾馆迎来了盛大的婚礼,爱情潜伏多年,她终于寻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