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不需要理由

  男人出差那天,小城开始下雪。百年不遇的大雪,下了整整半个月。

  男人忙完公差,急匆匆往回赶。他要在距家二百公里远的省城下火车,然后转乘公共汽车。男人兴冲冲去售票处,却被告知因为大雪,所有开往那个小城的公共汽车都已经停运。男人只好住在旅店,却坐卧不安。相比遥远的旅程,二百公里仿佛近在咫尺。现在,他被困在了家门口。

  男人给女人打电话。他说不通车了,回不去。女人说得多久?男人说不知道……这鬼天气。女人说没事,你在那里住下,通了车再回来……每天给我打个电话就行。男人说嗯……只能这样了。放下电话,男人掏出钱包,打开,静静地看女人的照片。

  那时还是清晨,奇冷。男人站在旅店厚厚的窗帘后面,心急如焚。

  小城夜里又下了雪,很大。雪地里刚刚被踩出的窄路,再一次被大雪掩平。已经凌晨了,女人还没有睡。她坐在沙发上,不停按动着遥控器。风尖着嗓子从窗外光秃秃的树梢间溜过,女人就坐不住了。她走到窗口,她想,他那里,冷不冷?

  有人敲门,急急的,却文质彬彬。那是男人独有的节奏和气质。女人冲过去,说一声怎么现在回来了?就开了门。果然,男人站在门外,挺得笔直,咧开嘴笑。他围一条大红的围巾,落了满身的雪。男人像一位从天而降的圣诞老人。

  女人给男人拍打身上的雪,接过他沉沉的旅行包,递给他一双棉布拖鞋,把他冰冷的手捂在手心里。女人说怎么现在回?通车了?男人说没,全世界都没通车。女人说那你怎么回来的?男人说飞,我飞回来了。

  他当然不是飞回来的。男人拦下一辆出租车,开出了很高的价钱。司机说你给多少钱都没用,半路上雪太大,路边护栏都被埋了。男人说你别管,你只管开车,开到不能再开为止。司机说那你不是被扔在半路了?男人说没事,剩下那点路,我自己走回去。

  出租车蹒跚到距小城十里远的地方,终于一步也挪不动了。男人下了车,背着旅行包,往家的方向走。天很冷,雪很深,风很大。雪粒盘旋着,让他睁不开眼。有一段时间,男人更像是在雪地里爬。记不清走了多长时间,记不清摔了多少跤,终于,男人看到了家的灯光。

  他笑了。他知道女人在等他。

  男人并没有马上回家。他在楼道里,呆立了至少十分钟。他想让自己的体力恢复一些,变得脸色红晕,神采奕奕。他不想让女人看到他狼狈的样子。

  女人一边给男人做饭,一边听男人自豪地讲这些。今夜的女人慌乱不堪,她一会儿冲进浴室,看洗澡水热了没有;一会儿直奔卧室,把空调开得再暖一些。女人说你傻啊,你真是傻啊。眼角就突然湿了,想擦,却腾不出手。于是女人撒了娇,将几滴泪,蹭上男人的背。

  男人吃饱了,洗了澡,打着幸福的嗝。女人说为什么一定要回?男人说知道你一个人在家,晚上会怕的。女人说都这么多天了,还在乎再多几天?男人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啊!早答应过你,生日这天,我刷碗的。女人噗嗤笑了,他说你在雪地里走了十多里路,摔了无数个跟头,就为了回家刷碗?说得男人也糊涂了。好像,所有的理由,全都站不住脚。男人就急了,他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你。我就是想回来。一秒钟,都等不及。

  陈东越来越难以忍受老婆小君了。说起来小君长相甜美脾气温柔,而且对陈东百依百顺,乍看上去什么都好,可只有陈东知道她有一样最大的缺点,就是丢三落四的。家里无论什么东西一经她手就全乱了套,而陈东偏偏是个爱整洁的人。

  这天陈东下班时淋了冷雨,到了晚上突然发起热来,浑身没有一丝力气,走路就像踩在棉花上。小君一见火急火燎地冲上街买回药,烧好开水后让陈东服药休息。

  陈东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一眼看见小君竟然把刚刚冲好的热水瓶放在桌子的边沿,手略一碰就会打落在地,十分危险。陈东当即吃力地说:“小君,把热水瓶往桌子中间挪挪,不要掉下地给它烫了,”谁知小君听了大大咧咧地说:“哪会这么巧呢?你就安心睡觉吧。”

  老毛病又犯了!陈东在心里悲哀地叹口气,又看到窗户没有关好销死,房间里椅子摆得乱七八糟的,更为严重的是,地板上竟汪着一滩水,那是小君刚才倒开水时不小心洒下来的。陈东嘴张张想要小君收拾一下,可最终还是忍住了。这样的话以前不知说过多少遍了,又有什么用?这样粗心的女人,真是不可救药了。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正熟睡着,窗户外忽然出现一个黑影,那黑影试探着一拉窗户,竟然开了,谁让小君没有反锁呢?黑影大喜,立即蜷起身子轻轻翻了进来,谁知刚一进来就碰落了一样东西,那东西落在地上后竟然发出一声巨大的爆炸声!

  原来窗户下有张桌子,黑影手指无意中一碰,竟把那个放在桌子边沿的热水瓶碰落在地炸开了,滚开的热水一下子倒在了黑影的脚面上,那个疼啊,黑影真的无法忍受,“啊”的一声大叫起来。

  爆炸声、惨叫声惊醒了陈东和小君,小君吓得本能地往陈东怀里钻,陈东想跃起来,可只能发出一声无奈的呻吟,小君立即醒悟过来,老公是个病人哩,她一下子把陈东护在身后,同时锐声大叫道:“抓小偷啊!”

  这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了,而再让这女人大喊大叫的,警察肯定会给招来!小偷怒火中烧,咬牙忍着剧痛,拔刀就直扑过来。陈东小君吓得齐声尖叫,眼看小偷就要扑到床前了,忽然奇怪的事发生了,只见小偷猛地一下重重摔了下去,就像给人猛砸了一棍似的,然后“咚”的一声响,小偷便一动也不动了——原来小偷一脚踩上了地板上那汪着的一滩水,顿时就给滑到了,在重重倒下时,后脑勺又撞上了小君不按规矩乱放的椅背……

  当警察和邻居们齐心协力抓走小偷后,小君指着陈东惊讶地叫了起来:“老公,你感冒好啦?”

  原来陈东经这一吓精神好多了。只见陈东一把搂住小君,发自肺腑地说:“有你这个丢三落四的老婆,我什么病也没啦!老婆,你真是我的活宝!”

  一

  苏婕最近的脾气很大,大得吓人,逮什么摔什么,看什么都不顺眼,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苏琳拖着她去看医生,医生说她患了焦虑症。

  能不焦虑吗?前几天,又一个要好的闺密嫁掉了,只有她,非但没有把自己嫁出去,而且连男朋友都飞了,这不是火上浇油吗?总不能一辈子寄居在苏琳的家里到终老吧?

  苏琳看着她笑,语气有些暧昧地说,我给你报了一个自驾游,出去散散心就好了,开我的车去,指不定遇到个玉树临风的白马王子或者“高富帅”什么的,你的焦虑症就不治而愈了。

  医生的话,苏婕自然很是不屑,都是混吃混喝的江湖郎中,可信度不高,可是苏琳的话让她有些心动,想想若是开着苏琳的坐骑,一路上游山玩水,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搭上个“高富帅”的白马王子,那简直是赚大发了,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啊?

  尽管心里一百个愿意,但苏婕的脸上却是淡淡的神情,她看着苏琳说,平常我借你的车开一回,你都心疼得不得了,又怕刮了,又怕碰了,宝贝得不得了,这会儿怎么舍得让我开你的爱车自驾游?别说我没提醒你啊,我可是新手,指不定会把你的车弄成什么样,到时候你后悔得抹脖子上吊都没人管。

  苏琳说,我有那么小气吗?这不是看着你吃不下睡不着心疼的吗?不用记着老姐的好,少惹我生气就万事大吉了。

  苏婕看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有些感动,想说两句感谢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想像小时候那样,吊在她身上撒撒娇,也做不出来,只好一转身,回房间睡觉去了。

  二

  去了才知道,那个自驾游的组织,其实只有两个人——她和林雨浓,其他人都没来。

  林雨浓,三十多岁的样子,有一个很诗意的名字,而且人如其名,又高又帅又斯文,开一辆白色的宝马。苏婕有些心花怒放,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凭空逮着一个骑白马的王子,怎么能不高兴得昏过去?

  苏婕打第一眼看到林雨浓起,就动起了小心思,琢磨着怎么把这盘美味又营养的菜吃下去,而且不着痕迹。

  两个人一路向北,往草原的方向去。

  一路上,苏婕没少使鬼心眼折腾人家,趁机拉近距离,先是车坏了,半路抛锚,苏婕以为,这下好了,可以找个地方先住下,趁机联络一下感情,省得各自憋在自己的车里,连话都搭不上。

  苏婕愁眉不展,说,要不要先找个修理工?林雨浓说,要不让我先试试吧,我若弄不好,再找修理工也不迟。

  这个家伙看上去挺斯文,可是修起车来很内行,三下两下,车就修好了,苏婕的计划成了泡影,恨得她直跺脚,这家伙白长了一副好皮囊,却半点不解风情,看来是智商不高,情商也不高,要不是看在“高富帅”的面子上,只怕她早就拂袖而去了。

  倒是后来,苏婕严重水土不服,身上起满了小红疹子,痒得厉害,不得已在当地住下。

  林雨浓带她去看医生,打点滴,陪她说话聊天,既温柔又体贴,给她讲了很多小时候的趣事,逗得苏婕很开心。

  苏琳打电话来时,林雨浓正讲小时候被女生捉弄的情节,老姐说,小婕,玩得开心吗?苏婕说,天机不可泄漏,回家再告诉你。

  三

  浪漫的草原之旅,刚刚开始了三天,因为苏婕的水土不服,只好忍疼割爱,鸣金收兵,打道回府,苏婕心中不是没有遗憾,可是却也不敢拿小命开玩笑。

  苏琳坐在沙发上看苏婕带回来的那些小物件,笑着说,小婕,这次回来,你好像有点不大一样啊!焦虑症好了吗?苏婕也笑,说,早痊愈了。苏琳问她,什么药这么灵啊?当真遇到白马王子了?苏婕很花痴地说,这人又高又帅,而且开着白色的宝马,可不是白马王子吗?

  这回轮到苏琳傻眼了,她说,你对林雨浓的印象很好?苏婕怔了一下,问她,你怎么知道他叫林雨浓?苏琳说,我给你报名的时候,看了一眼他的资料。

  苏婕是个很现实的女孩,她不想过了三十岁还没有把自己嫁掉,也不能赖在老姐苏琳这儿一辈子,所以她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主动给林雨浓打电话,由头是答谢他草原之旅的救命之恩,请他吃顿饭还是很有必要的。

  林雨浓推辞说,太夸张了,不过是举手之劳,换了别的“驴友”也会出手相救的。可是苏婕言辞恳切,林雨浓最终还是来了。

  这回轮到苏婕大跌眼镜,林雨浓高当然还是那么高,帅当然也还是那么帅,都没有缩水,可唯一能证实他身价的“宝马”换成了自行车,他拍了拍他的坐骑,自嘲地笑:我的“毛驴”还不错吧?骑着它既环保又健康。

  苏婕只当他是在考验自己,忙说,其实我也不喜欢开车,我也喜欢骑自行车上下班,低碳环保,有益健康。

  都市女子有的小心机、小虚荣,苏婕都有,她只是怕哪天不小心被林雨浓撞破,她既不是都市白领,也没有自己的车,只是寄居在姐姐家里的一个小女子罢了,只是一个小小的酒店前台接待员,看惯了衣香鬓影,看惯了奢华富丽,却没有一样属于自己的小女子。

  四

  林雨浓似乎在考验苏婕,现在的都市女子,多数拜金,这也怪不得林雨浓,谁想找个只爱自己的钱不爱自己的人的女人做老婆?苏婕倒是很体谅他的做法,所以也积极地配合他,并不点破。

  这位雨浓王子,吃饭专拣花不了多少钱的小馆子去,而且每次都骑着他的“驴”,而不是开着他的“马”,吃完饭,账单看得尤其仔细。有一次,服务员少找了他几块钱,他不依不饶的找人要。苏婕一度很怀疑,哪有这样的王子?

  林雨浓却振振有词:创业阶段,我们没有资格挥霍和浪费。苏婕觉得自己的运气太好了,拣到了金元宝一样,打着灯笼才能找到这么一位既低调又自律的王子,最难得的是,都开得起宝马了,还那么不张扬,孺子可教。

  苏婕为了得到林雨浓的好感,有如孔雀开屏一般,把自己会的十八般武艺全部展示出来,进得厨房煎炒烹炸,进得厅堂演绎茶道插花,甚至还能弹几下子钢琴,把个林雨浓弄得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只叹自己哪辈子修来的福分,能有这样十八般武艺样样不在话下的女子向自己示好。

  认识半年之后,林雨浓趁热打铁,跑去珠宝店,买了一枚戒指向苏婕求婚。

  打开锦盒的瞬间,苏婕就傻掉了,她以为,那粒钻即便没有馒头那么大,至少也该有绿豆那么粗,可是,戒指上光光如也,并没有镶钻。苏婕的脸上挂不住了,哪有这样考验人的啊?求婚也不买个钻戒?

  苏婕说,林雨浓,不是我不想答应你的求婚,你开得起宝马,却送不起一枚钻戒,我当你这是轻视我。林雨浓的脸红了,他说,我以为你早知道了,那宝马是别人的啊,我只有一辆毛驴啊……

  五

  真是应了那句话,骑白马的不一定都是王子,王子也不一定都骑白马。苏婕发现自己上当受骗的时候,为时已晚,因为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真的爱上了林雨浓。

  苏婕的焦虑症又犯了,看什么都碍眼,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人很快就瘦了一圈。苏琳说,你犯什么傻啊?林雨浓那小伙子人不错,虽然没有什么宝马,可是他自己创业,开了一家修车行,事业刚刚上轨道,人既勤奋又能干,而且不浮躁。你要是犯傻,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苏婕把目标转向了苏琳,她冷笑:怪不得他三下两下就把我的车修好了,怪不得他能借到宝马,原来都是有前提的啊!敢情你们什么都知道,就看我一个人像傻子似的本色演出呢?

  苏琳说,你当是天上掉下来的白马王子啊?哪有那么好的事儿?那次自驾游是我给你安排的相亲会,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一个人的想当然,谁也没有骗你。林雨浓除了没有宝马,人家可是又高又帅,这个可是货真价实的吧?而且人家也知道你只是一个酒店里的小服务员,人家没有嫌弃你吧……

  两个人争论不休的时候,林雨浓骑着他的毛驴出现在楼下,他仰着脸冲楼上狂喊:苏婕,你嫁给我吧!我给你买钻戒了!

  声音大得整幢楼都能听到。

  真要命,雷死人不偿命啊?哪有这样求婚的?苏婕无奈只好奔楼下跑去……她要赶在整幢楼的人被招来围观之前,收下那枚迟到的钻戒……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