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缘

  秦敏是一名医生,容貌秀美又待人热情。周末早上,她应张老师的邀请,去母校参加一个联谊活动。途中经过中心商场的时候,顺便把自己喜欢的那款手机买了下来,那梦幻般的色彩,让她爱不释手。秦敏把心爱的手机挂在脖子上,心情格外好。

  到了母校的门口,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朝她走过来,到了跟前,忽然红了脸,说:“请问,您是秦敏吗?”秦敏看着这个有点害羞的小伙子,微笑着说:“是啊,你是谁?怎么认识我的?”小伙子说:“我叫张晓明,是三年级的学生,张老师派我来接你。她告诉我说,今天走进校门最漂亮的女士,就是秦敏。”秦敏咯咯地笑着,随着他走进了学院。

  秦敏甜美的歌声,掀起了活动的高潮。看到张晓明坐在最前排,热情地为她鼓掌,秦敏心想:“这个小师弟,倒是挺有意思的。”

  活动结束后,秦敏走出医学院,随着人流横穿过马路。她心里似乎有了一点不寻常的东西:是张老师慈祥的笑容,还是张晓明羞红的脸?正想着,听到有人叫她,她抬头一看,马路对面站着一个人,是科室主任刘伟。追求秦敏的人中,刘伟是最积极的一个。秦敏没来由地叹了口气,忽见刘伟的脸色大变,她一惊,还没有明白过来,只觉得被人猛地推了一下,摔了出去,紧接着是一声刺耳的刹车声。

  秦敏这一跤摔得一点都不淑女,晕头转向不说,高跟鞋也掉出了老远。刘伟跑过来,一边扶起她,一边高声嚷着:“你没事吧?”秦敏回头一看,见一辆汽车停在她刚才的位置上,人们很快围拢过来,挡住了她的视线。她问刘伟:“你看到是谁救了我吗?”刘伟一个劲儿地问她伤着没有,一脸的关心。秦敏摇了摇头,说:“我没事。”忍痛看看她的新手机,完好无损。秦敏笑道:“我有幸运手机保护呢,当然没事了。”刘伟把她送回家,死活让她休息几天,秦敏只好答应。

  上班的第一天,秦敏换好了白大褂,推开特护病房的门,见病床上躺着一个小伙子。她吃了一惊,那人居然是张晓明。交接班的医生把病人的资料交给她,她打开病例一看:轻度外伤,不明原因昏迷。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这样了?

  秦敏把资料放在桌上,打开雪白的窗帘,阳光洒在张晓明的脸上,让她想起了他脸红的样子。她来到床前,轻声说:“小师弟,我会尽力把你治好的。”她本以为他是听不到的,没有想到,张晓明紧闭的眼皮动了一下,慢慢地睁开眼睛。秦敏一愣,高兴地叫道:“你醒了吗?”又俯下身说:“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张晓明没有反应。秦敏的手机从白大褂里滑出来,在胸前轻轻地摇晃,小伙子看着漂亮的手机,眼睛里呼地闪亮了一下,随即黯淡下去,又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秦敏刚要出门,手机响了,一阵悦耳的短信息提示音,内容是:虽然不能和你朝夕相处,但我的心总是离你最近。今天预报下午有雨,请带好雨伞。秦敏不禁笑了,这是谁发来的?翻看一下,奇怪的是却没有对方的电话号码。秦敏笑着摇摇头,她拿起雨伞,出门一看,挺好的天气,犹豫了一下,还是带上了雨伞。

  到了医院,刘伟正在院门口,一见秦敏,笑道:“你今天好漂亮,哎,带把伞干什么?是怕晒黑了吗?其实你的皮肤那么好,一点都不必担心的。”秦敏说:“什么呀,今天预报说下午有雨,还提示我带雨伞呢,我这不就带来了嘛。”刘伟笑出了声,说:“开什么玩笑,今天的预报是没有雨的。”秦敏等他笑完了,拿出电话说:“老实交待,这条提示带伞的短信,是不是你发来的?还把电话号码给隐藏了。”刘伟说:“什么信息呀,给我看看。”秦敏打开短信信箱,翻看了一遍,早上的那条信息却没有了。她明明记得她没有删除的呀,怪了。

  下午的时候,果真下起了大雨,直到下班,雨还是下个不停。秦敏拿着伞走出来,同事们都说秦敏厉害,早有准备。秦敏得意地说:“我有幸运手机提醒呢。”刚要出门,她的手机又响了,一看,又是短信息:路滑,小心。依然没有对方的电话号码,秦敏疑惑之余,心里也暖暖的。这时,刘伟跑过来说:“我送你吧。”秦敏说:“不必了,我有伞。”秦敏挺起胸脯,举着雨伞,优雅地走入雨中。

  秦敏回到住处,洗了个热水澡,趴在床上,把手机捧在手里,再找出说明书,研究了半天,也没有弄明白。难道是手机设置的问题?她拨通了厂家的服务电话,对方回复说,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秦敏真的有点奇怪了,难道真是刘伟发的?她索性又拨打移动公司的服务电话,对方回复说,没有这样的服务,只要来信息,都会显示电话号码。第二天,她抽空查了一下自己的电话清单。让她吃惊的是,清单里,没有那两条短信的记录。她看着自己的手机,心想:这可真的成了我的幸运手机了。

  以后的日子里,温馨的提示总是陪伴着秦敏,她爱上了她的幸运手机,更离不开手机里的关爱,她也不再探求了,只是期待着,期待迟早会到来的甜蜜……

  一天下班的时候,刘伟请她出去吃饭,吃完饭再唱歌,玩完了已经很晚了。刘伟送秦敏回住处,两个人经过森林公园的墙边,这里平时就很僻静,现在路上已经没有行人了。

  刘伟从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枚漂亮的钻戒说:“秦敏,嫁给我吧。我一定……”突然,从刘伟身后的暗影里,窜出两个彪形大汉,一把短刀抵在刘伟的腰上,低声喝道:“小子,动一动就宰了你。”刘伟被吓坏了,颤声说:“有话好说,我这里有钱,都给你们。”说着哆哆嗦嗦地从衣袋里拿出钱,一个人劈手抓过钱,另一个人看着秦敏秀丽的脸蛋,不怀好意地笑道:“兄弟,今天咱们哥俩有福享了,他妈的,这么细皮嫩肉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秦敏挥手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骂道:“流氓。”那汉子抓住秦敏的手腕,恶狠狠地说:“我们不是流氓,是要命的祖宗。等咱们先绑了那小子,别扰了咱们的兴致。”在刘伟的连声哀嚎中,他被其中一个大汉紧紧绑在树上,又把他的袜子扒下来,塞进嘴里。目睹此景,秦敏惊恐地大叫:“救命……”那两人扑上去,说:“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说着就要撕扯秦敏的衣服,秦敏拼命地反抗,撕打中,她脖子上的手机被扯断了线,远远飞了出去。

  突然,一阵尖利的警笛声响起来,那两个人猛然停手,惊恐地四处观望,秦敏趁机甩开他们,撒腿就跑。那两人见没有警车,稍稍定了定神,才发现,警笛声是从草丛里传来的,他们跑过去一看,竟然是秦敏的手机!一个汉子一脚踏下去,警笛声嘎然而止,再看秦敏已经跑出了老远。两个人追过去,秦敏气喘吁吁,力气越来越弱,终于被那两个汉子抓住了。一个汉子骂道:“他妈的,手机铃声用警笛声,有病啊。”然后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正在危机时刻,警笛声再次大声响起来,一个汉子骂道:“真讨厌,没把电话踩坏,又来了……”话没说完,耀眼的灯光从转弯处亮起,警车旋风般冲过来。警察从天而降,把那两个劫匪抓住了。

  一个警察过来,扶起倒在地上的秦敏,刘伟也被解救下来,低着头,想拉秦敏的手。秦敏甩开他,快步走向草丛,找到她的手机。手机被踩得不成模样,显示屏也碎裂了,但还顽强地亮着,那上面显示着一个人的头像——居然是张晓明。屏幕上的张晓明瞪大眼睛看着秦敏,关切交集的模样被裂纹分成好几块……

  事后,从警察那里知道,是有人报警了,查看一下报警的电话,居然是秦敏的手机号码。秦敏想着手机屏幕上张晓明的样子,猛然间明白了什么。

  离开警察局,秦敏径直回到医院,她来到特别护理病房,她发现,床上张晓明脸上的表情,和手机屏幕上的一模一样。秦敏知道,她的手机里,根本就没有张晓明的照片。

  秦敏俯下身,流着眼泪,低声说:“我没事了,你放心吧。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说完,她惊奇地发现,张晓明的脸色逐渐平和。

  手机的屏幕闪亮了一下,秦敏看到,张晓明的头像慢慢消逝,一行字迹显现出来:当我认识你的时候,才发现,你对我已成为遥不可及的梦,那么,我情愿让我的灵魂息栖在你的手机里,陪在你身边。字迹越来越模糊,直到碎裂的屏幕上什么也看不到了。一股柔情在秦敏的心底涌起,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她喃喃地说:“原来真的是你。你不能走,我要你一直这样呵护我!”说完,忍不住在张晓明的唇边,轻轻地一吻。那一瞬间,张晓明眼睛里,充满异样的神采,宛若一股生命之泉,灌入了他的身体,他的手指动了一下,缓慢地抬起来,轻轻地握住了秦敏的手……秦敏爱怜地看着他,含着泪点头微笑。

  这时,特护室的门被推开了,刘伟站在门口,沙哑地说:“秦敏,我很自私,一直没有告诉你,那天车祸的时候,就是他把你推开的。”说完,默然离开了。

  张晓明和秦敏悄声细语。秦敏这才知道:自己那次去母校参加活动,张晓明对她一见钟情。以至于秦敏出了校门,他仍然不由自主地跟着她,也幸好如此,才在关键时刻救了她。汽车刹车减速后,还是把张晓明撞了出去。当他爬起来看到刘伟对待秦敏的神态,才知道自己希望渺茫了,他万念俱灰,然后默默地离开。等回到了学校,就躺倒在床上,再也起不来了,直到被送进了医院。他全部的心意,都留在了秦敏的手机上……

  秦敏听完后,把头贴在他的胸口,任幸福的泪水滑落。良久,秦敏抬起头说:“可惜了我的幸运手机,被踩坏了。”张晓明从她手里接过手机,两个人欣喜地发现,那个支离破碎的手机,已然完好如初,在灯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张晓明把它重新挂在秦敏的脖子上,两个人相视而笑。

  医生们几乎不能相信,张晓明奇迹般地康复了。在大家惊异的目光里,秦敏陪着张晓明出院了。看两人那亲密的神态,俨然是一对热恋已久的情侣。

  眼看着雨越下越大,邵铭的心情糟透了,她不停地催促司机:“师傅,快点,我赶时间,再晚就来不及了。”

  司机是个五十岁左右的黑脸汉子,姓孟,他一边开车一边叹气回答:“姑娘,别催了,这样的天,我就是有再高的技术也快不了呀。依我看,你还是别去了,这么大的雨,飞机肯定也走不了,你还是打个电话跟你老公说一下道个别行了,等他回来的时候你再去接他,一样的……”

  “不行,我一定得去!”邵铭打断孟师傅的话,“我不但要去送他,还要警告一下那个狐狸精,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说这话的时候,她用手摸了一下包里的瓶子,那里面是她托人找来的硫酸。她想好了,今天一定要给那对狗男女一点颜色看看,如果那个狐狸精还不悔改,她就把硫酸泼到她脸上,看她毁容后是不是还能迷惑自己的丈夫。

  邵铭和丈夫江涛是大学同学,大二开始恋爱,两家父母也默许了。大学毕业后,他们就在父母的张罗下结婚了,江涛有头脑,用双方父母给他们买房子的钱开了一家装潢公司。因为他读书的时候就在不同的装潢公司和广告公司实习,所以他们的业务开展得相当顺利,开始邵铭还帮着他忙活,后来公司规模大了,邵铭又恰好怀孕了,就干脆在家做起了全职太太。

  事情的发展总是很老套。正当邵铭沉浸在幸福生活憧憬未来的时候,她发现江涛竟然背着她和公司刚招聘来的业务主管孟晓敏勾搭到一起了。邵铭是个火爆性子,立即就跟江涛提出离婚,可是江涛不答应,说他的事业正在上升阶段,这个时候不希望因为个人原因对公司发展产生任何不利影响。邵铭当时就给了他两耳光,然后怒气冲冲地找到孟晓敏,警告她离自己的丈夫远一点。没想到那女孩儿也是个烈性子,咄咄逼人地说:“你没有资格要求我做什么,我和江总是真心相爱,他不过是为了不影响工作才不和你离婚。我爱他,当然就会全力支持他的事业,我不要求他给我名分,你就安心做你的少奶奶好了,等到时机成熟,江总自然会和你离婚然后娶我的。”

  邵铭被伶牙俐齿的孟晓敏一顿抢白气得直哆嗦,一时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恶狠狠地回了家。事后,江涛的父母和朋友都站在邵铭一边指责他,江涛不为所动,依旧和孟晓敏打得火热,甚至公开在外面租房子过起了家外家的生活。邵铭曾想举报江涛二婚罪,可是却被婆婆拦住了,老太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铭铭,妈知道你心里苦,可是我就江涛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是进去了,我这后半辈子可怎么活啊?你再给他一点时间,我们慢慢劝他,他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江涛听母亲说邵铭要去告他后,非但不悔改,反而冷着脸说:“随便她,我明天要和晓敏出去度假。妈,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你就不要担心了!”邵铭在里屋听到江涛跟婆婆说的话,气得肺都要炸了!她猛地冲出来大喊:“江涛,你太欺负人了,你要是喜欢那个狐狸精,我成全你们,我们离婚,你和她结婚就是了,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耗着啊?”江涛冷冷地看着她不回答,嘱咐了母亲几句话离开了。江涛走后,婆婆又安慰了邵铭几句,叹着气回房了。邵铭一个人在客厅里咬牙想了半天,决定给江涛和孟晓敏一点颜色看看。她托人找了一瓶硫酸,决定第二天到机场让江涛把事情说明白。她想好了,要么江涛同意离婚,要么她让孟晓敏毁容,就算万一什么都干不成,机场人那么多,到时候这件事儿肯定闹得满城风雨,说不定会上报纸,江涛不是想保住自己的名声么?明天大家都知道了看他怎么收场!

  可是没想到路上会遇到这样的大雨。她本来是自己开车出来的,但是半路的时候看雨实在太大,她没有把握只好随便把车一停打了辆出租车,一路催着往机场赶。

  见邵铭口气不善,而且一口一个狐狸精,孟师傅大体也猜出发生了什么事儿,好声好气地安慰说:“大妹子,你可别想不开,这年头,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这人呀,只要好好活着,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其他的事儿,就顺其自然吧……哎呀,今天这雨,有点吓人!”

  孟师傅猛地一个拐弯,刚才差点和一辆斜斜冲过来的车撞上。邵铭这才注意,刚才只顾想着怎么跟江涛算账了,没发现外面的雨已经没过轮胎,马路上到处是水,很多人是手拉着手一起走,可是雨太大了,别说人,很多车都被冲得歪歪扭扭,旁边一辆小QQ甚至已经被冲翻……

  孟师傅放慢了速度,小心翼翼地看着邵铭:“大妹子,我是真不敢走了,你还去机场么?”

  “去,一定要去!你要是不敢走,把车租给我,我自己开!”邵铭仿佛着了魔一样,似乎今天不达到目的,她就会疯掉。

  “算了算了,一个孕妇,该有五六个月了吧,还是我送你!想当初我老婆怀孕的时候,我真是高兴坏了,每天出车都高兴得跟什么似的,就盼着下班后快点回家。那个时候,我真想能有个儿子以后和我一起看足球,结果是个丫头,呵呵!”说到这里,孟师傅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回想当时的幸福。“不过丫头也好,也贴心啊,我那女儿,真是孝顺!就是一直没有男朋友,一心忙工作!”说着话的功夫,车子又往前走了一段路。

  雨还在继续下,孟师傅已经没有心情跟邵铭说话,只顾专心地开车,神情严肃。那个时候,已经有雨水一点一点地灌进车里来了。邵铭想说停车回去,可是已经晚了,一个浪头过来,孟师傅没掌握好平衡,他们的车子被打翻了。迷糊中,孟师傅说了句保护好孩子就把她抱在怀里,两个人随着车的翻滚,在车里上下四处碰撞。车子终于停住了,好像是卡在了什么地方,孟师傅长叹了一口气,放开她,转身查看车外的情况。邵铭安静下来之后也爬起来看,车子侧立在一堵墙边,随时有再次翻倒的可能。孟师傅小心打开上面的窗子,看了看说:“周围没人,这可怎么出去啊?”雨水很快瓢泼一样进了车子,邵铭摸着肚子流下了眼泪,经过这么一折腾,她不敢断定孩子是不是会出问题。如果孩子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也不活了。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孟师傅突然缩进车子一边脱上衣一边说把你的上衣借给我用一下,邵铭愣愣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快点,你穿我的,远处有人,你的上衣是红的,我挥动一下他们应该能看见!”说完把自己的白衬衣递给邵铭。邵铭赶紧脱下衣服给他,还真管用,两个行人发现了他们,跌跌撞撞地走过来,终于在车子再次翻滚之前把他们救了出来。

  这样一顿折腾后,邵铭自然无法再去机场,孟师傅的大腿也被划了一道口子,因为被雨水感染了,需要赶紧送医院。

  事后,邵铭专门去孟师傅家拜谢,没想到开门的竟然是孟晓敏。邵铭当场一阵眩晕,都说不是冤家不聚头,看来是真的。孟师父也看出了邵铭的怪异,一个劲儿地追问到底怎么了。

  “爸,没你的事儿,你赶紧回房间去吧。”晓敏不知道大雨那天父亲和邵铭的经历,还以为邵铭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又转头对邵铭说:“有什么事我们在外面解决,请你不要骚扰我的父亲!”

  听女儿没头没脑的说话,再联想到大雨那天邵铭的表现,孟师傅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大喝一声:“晓敏,是你勾引了人家的老公,对不对?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不要脸的女儿啊!”

  “爸,不是的,你别激动!”

  “我不激动。晓敏,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妈去得早,我好容易把你拉扯大,盼着你有出息,你还真是出息了,竟然勾引人家的丈夫!你、你、你让我怎么跟你妈交代啊!”孟师傅说着,眼泪就下来了,转眼对邵铭说:“闺女,是我管教不严,让你笑话了!我老孟……”

  “大叔,别说了,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儿,真的!”邵铭打断他的话,又转头看着晓敏:“下雨那天,我本打算去机场把你毁容的,可是却巧遇你的父亲,是他救了我一命,不,是两命!所以,我不恨你了,我只有一个请求,就是如果你真的爱江涛,就和他结婚吧,我跟他离婚,我能照顾好孩子!”

  孟晓敏神情古怪地看着邵铭:“大姐,你真的想要离婚?”

  “住嘴!”孟师傅大喊一声:“你这个不要脸的,难道真的要人家离婚娶你,我是不会同意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除非你不认我这个爸!”

  “爸,事情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说。”

  迎着大家疑惑的目光,孟晓敏说了事情的真相。前段时间,江涛在体检中被查出患了肝癌,这让他痛苦万分。妻子刚刚怀孕,他不敢打击她,所以才想借着孟晓敏让妻子对自己死心。“大姐,你想过没有,如果他真的不爱你了,怎么会不同意离婚呢?他知道,如果离婚,依你的脾气,肯定不会要他任何抚养费,只有不离婚,他离开之后你和孩子才能顺理成章地继承所有遗产,你们以后的生活才会有保障。至于前几天说去旅游,其实不过是有个外地的单子需要我们去洽谈,江总这段时间最大的心愿就是多赚钱保证你们以后的生活,他说和我一起去旅游,也是为了让你更恨他而已。”孟晓敏虽然说得平静,邵铭在一边却已经泣不成声了。她深深地给孟师傅和孟晓敏各鞠了一个躬,感谢这对父女为他们所作的一切。然后飞快地赶回家,她要告诉江涛,不管发生什么事儿,自己会永远在他身边,支持他!

  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她歪着头坐在在那里沉思。

  坐在她对面的李姐打趣道:“该走了,又在想你的金龟婿呀?他或许就在楼下等你呢!”

  她笑了笑,算是回应李姐。她和她那个他从恋爱到结婚,明天就已整整三年时间了,只要不出差,都会风雨无阻地到办公室楼下等她,不见不散,这已成为单位公开的秘密。

  她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大学毕业后,参加全国公务员考试进了经贸委,这可是千里挑一。而他,虽然是生意人,也是名牌大学高材生,学的是经济管理,毕业后跟随父亲,从事酒业经营,他的父亲是五特酒厂的元老。

  对了,她和他所在的地方生产一种国家名酒,清、香、纯、醇、绵,这就是五特酒名称的来源。所不同的是,她的老家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离城区足有一百多公里;而他,生在县城,长在县城,家里不但经济条件好,而且就只有他一个独子。

  她和他的相识只是一种偶然。她所在的单位与酒厂关系很密切,然后她又是经办企业报表这块工作,那天,当他替他父亲到经贸委协调有关酒业方面的数据时,他遇见了她。这一见,就让他着了魔,他第一步就请他的父亲打听她是否名花有主,待知道她还是一人时开始对她展开了进攻,几番下来,她感动于他的用心,但在她的心里总有一个疑问,她问他:你家在城里,我家在乡下,门不当,户不对,我们会有共同语言吗?

  他听后,没有丝毫犹豫,举起右手,表态道:我向上天发誓,爱能战胜一切。

  为了表达他的诚意,第二天,他就大包小包地带着她回到了她的老家,从没在农村生活过的他虽然没做过农活,但他每天都跟着她的父母做这做那,手上起了许多泡也不在乎,到了第四天,她的父亲再也看不下去了,对她说:这孩子不错,你嫁给他吧!

  她并没有因为父亲的这句话就缘定三生,在这之后足足过了两年多后,在考虑周全后她才决定与他结伴终身,因为他们结婚时遇到老家正是农忙时候,他只请到了她的父母还有几个亲戚,这对于她来说真是个遗憾,她并不虚荣,只是她考上大学那时,因家里穷,诸多亲戚都帮了她,所以,这成了她的一个心病。

  虽然她知道他是一个打着灯笼也难找到的好人,她也很爱他,但有些话,她并不想对他说,她并不是不信任他,而是认为,他和她生活的环境不同,她说出来,他并一定能理解,还不如不说。

  夜幕渐渐降临了,她接到了他打过来的好几个电话,他真的就在楼下等她,她解释说在加班,还得一会儿。他自认识她到现在,只到她办公室一次,就是他们谈恋爱时她生病发烧他上来背她到医院,她单位在政府大院三楼。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不想走是为什么,只是认识他近三年来的情景似电影似地在眼前播放,特别是每次生日那天,一次又一次让她感动,第一年,他送给了她梦寐以求的手提电脑,让喜欢文字的她终于圆了一个梦;第二年,他带她到新疆走了一趟,她因此兴奋得几个晚上都没睡好;明天是她认识他后第三个生日,也是她与他结婚后的第一个生日,他会送自己什么呢?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又响了,以为是他打来的,正想收拾东西下楼,一看手机,原来是好朋友陈艳,她停止了忙碌,只听到陈艳说:今年你的老公又送你什么呢?说出来看看,我们可是好关注这事哦!她听到了电话里还传来其他朋友熟悉的笑声。

  她是她这几个好朋友里第一个结婚的人,所以,她理解陈艳她们的好奇心。

  她老老实实地说:不知道,可是他现在还在楼下等我。

  陈艳语重心长地说:你可别要求太高了,现在你已为他妇,他能经常接你下班就已不错,我们祝福你!

  她知道陈艳后面的潜台词,是叫她别抱太大希望,因为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而前两次生日,陈艳她们在生日几天前就已知道他送她的生日礼物。

  挂了电话后,她的心更乱了,她索性收拾好东西,关上办公室的门。

  当她走近车门时,他含笑地下了车,为她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没有丝毫不耐烦。

  她偷偷地看了一下手机,他已在楼下足足等了两个小时。她心里感叹道:如果这次生日他不送我任何东西我都认了。

  他请她在外面吃了她最喜欢吃的牛肠粉,回到家平平静静地拉着家常,然后相拥着进入了梦乡。

  她醒来后,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她习惯性地摸了一下身边,他不在,无意间见到了床头柜上一张粉色的纸条,她下意识地拿起来一看,是他写给她的:

  老婆,生日快乐!今年我送你的生日礼物是到老家补办我们的婚礼,一切我都和那边安排好了!我知道你夜思梦想的就是那些你牵挂的父老乡亲,单位那边我已给你请好了假,爱你到永远!

  她的眼睛顿时湿润了,穿着睡衣赤着脚象个小女孩子似地跑出了卧室,他正端出热腾腾的面条出来,上面还放着两个荷包蛋,放在餐桌上后,他走过来拥着她,笑着说:宝贝,我打电话问咱爸了,他说小时候每次过生日时你喜欢吃的就是这面这蛋,快吃吧,然后咱们就回家!

  她反手抱着他,重重地亲了他一下。三年来,她第一次这么主动,她这才真正明白,嫁给他,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