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叭在爱情中的两个名字

  你给我记着,我接受了你的舌头,跟失了身一样的,你得对我负责……

  ——1——

  袁小沫对于爱情还是纸上谈兵,可她一副熟女派头。比如骂贺伟念书念傻了,只晓得“爱辣勿油,油啊狗的”。

  贺伟不跟她一般见识,由着她嬉笑怒骂,还得赔着笑脸,按她的话说,别人给出场费我都不骂,我骂你,那你是占了我的便宜。

  贺伟把指头放在嘴唇上求她住口,这占了便宜哪能随便说呢?她白他一眼,在心里骂他有病,分明心里眼里都有了,可就是不表白。可如果她表白,他装聋作哑的功夫却是一流的。这让她不服气,她这般如花美眷,凭什么让他荒废流年?

  终于逮了个机会,那天只他俩加班。她说,贺伟,你就说一句你到底喜不喜欢我?这回他点了点头。她一个助跑朝他怀里扑,他一个侧身,她扑了个空。

  她转回来踹他,踹着踹着就抱在一起了。她突然安静下来,那个感觉很美,偷偷看了他一眼,可并没有和他的目光相遇,他看着远处,像是要保持某种警惕似的。

  她把嘴巴嘟了一下递了一下,微闭了双眼,好像要给他一个角度似的。等待,某个时间,他的嘴唇俯了下来,同时带来热热的呼吸,她的鼻子一下就痒痒起来,她忍都没忍住打个喷嚏,他缓缓地抹了一下脸,她说,抹啥抹啥呢?人家说亲嘴就是交换唾沫的游戏……

  贺伟咧着嘴笑了说,哎,你亲过嘴吗?她横他一眼说,你以为本小姐亲个嘴还要救济啊?

  他们的接吻因此推迟了一个星期,倒是成功了。可是她不满意,因为他没闭上眼睛,被她评为不敬业不专心不投入,进而总结成三不男人。

  贺伟一句话就打消了她的气焰,他怜惜地瞅着她说,你看看你那个笨笨的样儿。她忽然哭了说,你给我记着,我接受了你的舌头,就跟失了身一样的,你得对我负责……

  贺伟猛地抱住她,再一次吻了她。

  她偷偷看了他,这次他闭上眼睛了。

  袁小沫觉得贺伟有毒,要不然,她怎么会爱上他?

  贺伟说,我给京叭起了名字,叫小沫。袁小沫说,好啊,这女人先爱上别人,不就是阿猫阿狗的命嘛。

  爱上了贺伟,爱上了他的京叭小沫,虽然它一见她就吠。

  ——2——

  赵小静回来了。

  赵小静一年前是贺伟的女友,现在说不清了,按袁小沫说,百分之九十不是他的了。然后,举了若干例子,比如说没时间啊时差啊累啊我会记得你的好啊,其实,都是在敲爱情的丧钟,也就是说他正在被甩。

  贺伟怎么会不明白呢?不过,他说过等她回来。袁小沫说,等吧,等成情痴情圣等成白发苍苍,你以为佳话是等出来的?

  贺伟笑而不语。

  袁小沫说,你是个骗自己的骗子,可是我喜欢你,你这个二手男人。

  赵小静终于从温哥华回来了,却住在饭店里,理由是她和同学一起,这让贺伟难受,就像一首歌里唱的,日子到头了,果子也成熟了,我们最后一次收割对方,从此仇深似海。

  贺伟想,就是要分,也得把话说个明白吧。他打电话问赵小静,你不回来住?她只是笑。他说,狗狗都想死你了。她说,你来看我吧?他说,好啊,什么时候方便?她笑笑,随时啊,咱们怎么还客气上了?

  那天早晨,他跟赵小静说,我过来啊?赵小静迟疑了一下说,我们还没有起床呢,中午吧?

  像是泼了半盆凉水,不过,他想,都等了一年了,也不在乎一个早上。

  办公室,袁小沫总是比贺伟先到,这样,他到了就有一杯热茶等他。袁小沫说,你是不是失眠了啊。他摇头,她说,那怎么看着气色不好?他说,为伊消得人憔悴。

  袁小沫就笑了,脸上有两个酒窝,很漂亮。然后,袁小沫低着头忙自己的事情。过了一会儿,隔了三米的距离给他发短信说,有个新开的烤鱼店很香,中午一起去吧?他立刻回了说,晚上去吧,中午我还有点事情。她再回,什么事啊,要不我陪你去吧?他回,不用啦。

  他抬头看她,只见她怒目圆睁,他像是溶化剂似的看着她,直到她低下头,留给他一抹娇羞,他差点都想跟她说,那个人回来了,可像是心怀鬼胎似的没说。

  好不容易挨到中午,他直奔酒店。敲门,那个朝思暮想的脑袋探了出来,对他笑着,他闪身进门,正要拥抱时,却看见房间里还有一个男子,有着蓝色的眼睛。刹那间,他明白了。不过,他并没有转身离开,保持了一定的风度。

  赵小静介绍他们认识,是这样说,这是我的老朋友贺伟。这是奥斯丁,我的新朋友。这一新一老,就像王母娘娘拿玉钗划出一道银河,就把牛郎织女隔开了。

  然后三个人在饭店吃自助餐,贺伟如同嚼蜡。告辞的时候,赵小静说,她想看看狗狗。贺伟说,它好着呢。

  赵小静终于说了,对不起。贺伟说,没关系。

  ——3——

  袁小沫正坐在贺伟的座位上看电影,他的电脑是宽屏的。贺伟老远就把手包朝桌子扔,吓了她一跳。他走过来,手搭在她肩上,接着就有些小动作。怪模怪样的……

  晚上贺伟死死地抱着袁小沫,好像一松手就摔坏了似的。袁小沫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说,难怪你今天蠢头蠢脑的,你知道为什么有个词叫蠢蠢欲动吗?那是因为很难看。他说,有那么难看吗?她说,就那么难看。

  他说,我有那么好吗?她说,也不是多么好,就是我喜欢,仅此而已。他说,可是我还在等人啊。她说,没有人会等在原地,有什么关系呢,我是预备队员啊。他说,要是不像你说的那样……她说,好啦,把手放在心口上,事实上,你心里也没底了,难道不是?他说,我感觉像是偷情。她说,哪怕情是偷的,你都得好好爱我。

  无疑,贺伟受到了打击,虽然赵小静之前说过,爱情如同跳舞,不管和谁跳,只要投入了就好了。还说过,隔了重洋,那么多的想念不如一个温热的怀抱真实。虽然他也怀疑,可是他不愿意相信,如果她抒情呢?现在看来,她一直都在暗示他。

  那天晚上,贺伟和袁小沫并没有吃烧鱼。他带她回家,把家里所有的酒都拿了出来。没有哪一次喝酒如同这般的豪迈,连京叭小沫都不安地吠来吠去。

  喝到后来,他泪水涟涟,却还要抱了吉他唱歌:

  天气疯了/海水滚了/所以我要无“乐”不作/不要浪费每一刻快乐/当梦的天行者/像你这样的天使/该有翅膀和名字 该美丽中带着刺/该很认真地属于我一次……

  她抱住了他,任京叭小沫吠声大作。

  ——4——

  京叭小沫一夜未眠,在卧室门外高亢地吠,低沉地呜咽。袁小沫问贺伟为什么它就不能停下来呢?贺伟说平时它都在睡在床下的嘛。袁小沫说,那让它进来呀?贺伟一把揽过她贴在她耳边说,它会学坏的。她咬住他的唇说,你可比它坏多啦……

  清晨,袁小沫刚打开门,京叭小沫猛地扑了过来咬,顿时在脚踝上留下几个牙印。贺伟一声叱喝,京叭小沫将头和身体贴在地上,如同那句把头低到尘埃里的话。

  接着,贺伟蹲下来揉她的脚踝,她一甩腿,他仰在地上。京叭小沫又冲着她吠了起来,这一次他捉住它扔到阳台上去了。

  她说,小沫怎么这么凶啊?每次我来,都像是见了仇人似的。他笑说,它可能就是认生,像个孩子似的,也想得到宠爱嘛。她叹口气说,要是没时间,就别养狗狗,其实,它也嫌孤单。

  他盯着她看,她笑了说,其实人和狗是一样的,这个你不懂?他笑说,不懂,我只懂你。

  她忽然不好意思起来,那是他们的第一个夜晚。

  他拿面包,酸奶。她突然想起来他说,狗狗也喝酸奶的。于是就去阳台,隔着玻璃门,它依然龇牙咧嘴,她还是把酸奶放在阳台上了,不过,它连一眼都没有看。

  她想,小沫是一只有个性的狗狗。她说,把小沫送人吧?像之前她说过多次一样,他摇头说,还是养着吧。

  ——5——

  新的早晨,对贺伟和袁小沫来说都是动人的。袁小沫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如火山爆发了。她问他,告诉我,你不是因为喝了酒。他说,不是,你为什么就能确定我爱你,而不是玩弄你的感情?

  这回她跟他说了,有一回公司集体春游,她带着相机,他也带着相机。那时候,那时候她就喜欢他,算是暗恋吧,偷偷地拍他,大部分都是背影和侧面。回来的路上,他睡着了,她看了他的相机,发现他的相机里除了风景,拍的也是她……

  原来,心里一直都有。

  贺伟想象一个场面,让赵小静看见他和袁小沫的幸福,他也介绍说,这是我的老朋友赵小静,这是我的新朋友袁小沫。

  贺伟给赵小静打电话说,昨天狗狗叫了一个晚上。赵小静说,我想看看它。他说,路,你是知道的。

  贺伟跟袁小沫说晚上要做一桌子菜。袁小沫说,我只会西红柿炒鸡蛋……

  贺伟想象中的敲门声响了,打开门,狗狗忽地扑了过去,跳了起来,将前爪搭在赵小静的身上,就像一个孩子见了母亲。

  赵小静把狗狗抱在怀里喊,静静。喊一声静静,狗狗就呜咽一声。喊一声,它呜咽一声。

  袁小沫呆呆地看着,突然明白,原来狗狗不叫沫沫,从前它叫静静!它只记得原来的主人……她说,你好啊,我叫袁小沫。

  贺伟接着说,这是赵小静。他还是没能说那句,我的老朋友。

  赵小静看着她笑了笑说,你好啊,我就是来看看静静。

  姜雪、苏瑾、菊香是3个很好的女伴。这天,3人相约到海边玩耍。玩累了,依沙而卧,谈论各自的男朋友。

  苏瑾说她的男朋友开了一家广告设计公司,规模不大,但他有房有车,算得上半个成功人士。最重要的是男朋友很听她的话,只要她一个电话,男朋友立马赶来,风雨无阻。

  菊香说她的男朋友在外企当经理,房子和车都是厂里配备的,连汽油钱都不用花,他的钱都存起来了,等结婚的时候去全球旅行。

  姜雪羡慕地说:“你们都很幸福,就我不如意,我男朋友除了有一辆自行车,什么也没有。”苏瑾和菊香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菊香说:“那你还和他处什么朋友?赶快一刀两断,否则吃后悔药都没地方买。这年头,谁愿意把自己嫁给一个穷光蛋!”

  姜雪有些自卑,有些动摇,她拿不定主意。

  突然,3个女孩停止了说话。仰头看天,薄云掩盖了太阳,几滴雨点落下来,砸在她们身上。糟了,天要下雨了,还没来得及穿好衣服。阵雨骤然而至,幸好不远处有个凉亭,3个女孩抱着头跑去避雨。那里已挤了许多人,她们只能躲在外围。

  风雨很快打湿了裙裾。

  苏瑾说:“考验咱们男朋友的时候到了。赶快给男朋友打电话,谁的男朋友最先赶来,谁的爱情最完美。”说着她从包里摸出手机给男朋友挂了电话,命令他驾车火速赶来。菊香哪肯示弱,也给男朋友拨了急救电话。

  姜雪有些犹豫,她的男朋友只有一辆破自行车,他就是骑得飞快,也不会赶在别人前头。可是,两个女伴非要她打电话,她只好沮丧地接通男朋友的电话。

  打完电话,3个女孩焦急地等待,10分钟后,一辆黑色的小车远远地开过来,菊香兴奋地说:“我男朋友来了。”可是那辆车疾驶而过,是一辆过路车。

  15分钟后,又有一辆红色的小车开来,苏瑾大声说:“我男朋友开红色的宝来,一定是他接我来了。”那辆车停在路边,下来一个秃顶的男人,接走了挤在凉亭里的儿子、

  3个女孩失望之极,都在心里骂着自己的男朋友。

  不一会儿,她们看见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在马路上翻滚,走近了,却是姜雪的男朋友,他骑着自行车,穿着雨披,脸上湿漉漉的,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他将两把伞和一件雨衣递给3个女孩。

  姜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是一个劲地追问:“你怎么会这么快?”男朋友笑一笑说:“爱情速度嘛,要多快就有多快。”

  姜雪满脸绯红,那一刻,她不再羡慕苏瑾和菊香。

  一个小时后,雨过天晴,苏瑾和菊香的男朋友才驾车赶来。

  后来,姜雪天真地问男朋友:“自行车真比汽车快吗?”

  男朋友用手指点一下她的额头说:“傻瓜,自行车怎么能比汽车快呢?那天,我之所以赶在他们前面,是因为我见天要下雨,就想着给你送雨衣了,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快要赶到了,这就是我的爱情速度。”

  姜雪心里暖暖的,她依偎在男朋友的怀里,决心嫁给他。

  这是赵达平一年之内第五次来到这座城市,不是为了旅游,是为了来寻找一个名叫小薇的女孩。小薇是赵达平大学时代的恋人,去年毕业,小薇在另一座城市的家,正面临拆迁,她要赶回去帮助家人料理一些事情。小薇和赵达平约定,事情一忙完,她就马上赶回来。

  谁知,赵达平这么一等,就是一年。这次赵达平下了决心,找不到小薇,决不回去。可茫茫人海,赵达平真的不知该从何下手,打小薇的手机,早已提示打不通。赵达平心有不甘,租了个便宜的房子后,一天的大部分时间,他都背着个背包在街上逛着。赵达平坚信,倘若老天有眼,一定会让他碰到小薇的。

  一天晚上,走了一天的赵达平来到一座名叫凤鸣湖的公园门口。又累又饿的赵达平,突然眼前一黑,支持不住,恍惚中,赵达平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不禁心中一喜,想喊没喊出来,人昏了过去。

  赵达平在一阵呼唤声中醒了过来。“小薇,真的是你。”赵达平一把抱住眼前的女孩,泪水禁不住流了下来。“唉,你真傻,为一个女孩值得这样吗?”小薇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不!”赵达平紧紧搂着小薇不松手,“告诉我,为什么一年时间都不和我联系。”“没什么,只是提不起兴趣来。”小薇挣脱了赵达平的怀抱,冷冷地说。赵达平一下子愣住了,眼前的小薇显得是那样陌生,一点都不像曾经和他爱得死去活来的那个女孩。

  沉默了很久,赵达平才想起问小薇住在什么地方,从事什么工作。“我住在这座城市最美丽的地方,至于做什么工作……”小薇头一歪,想笑却没笑出来,“做和爱情有关的工作。”赵达平很失望,这不等于没说吗?

  “不早了,我得走了。”小薇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对了,我工作很忙,没事别来找我。”天哪!赵达平心在滴血,他有一种预感,也许过了今晚,他再也见不到小薇了。“你手机号码改了?能告诉我吗?”赵达平试着问道。“我早就不用手机了,如果有必要,我会来找你的。”小薇头也不回地说道。

  果真如赵达平预感到的那样,一连几天过去了,小薇都没有再来找过他。难道曾经的爱真的一去不复返了吗?赵达平不信,他找了一家网吧,打开了关于这座城市的所有网站,查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这座城市最美丽的地方,就是那晚他遇到小薇的凤鸣湖公园。

  赵达平来到凤鸣湖公园门口,向一个看门的保安,打听小薇是不是在这里工作。“这是公园,又不是婚姻介绍所,哪有什么和爱情有关的工作?再说,我从来没听到过有个叫小薇的女孩在这里工作。”保安一皱眉,手抓着后脑勺想了半天,突然,他手指着公园里一块大石头,咧嘴笑道,“这是公园里惟一和爱情有关的东西。看样子,你一定是和女朋友闹矛盾了吧?告诉你,这块石头很灵验的,据说,只要相爱的双方,把对方的名字刻在这块石头上,就一定会终成眷属。”

  真有那么灵?赵达平有些怀疑,但禁不住好奇,还是走了过去。这只是一块很普通的大石头,赵达平凑近一看,甭说,上面还真密密麻麻刻了不少对情侣的名字。就在赵达平观看这功夫,又有好几对情侣把双方的名字刻在上面了。

  赵达平有些伤感,没有小薇在身旁,这石头就是再灵,也是枉然。天黑下来了,赵达平依然守候在公园门口,他坚信,既然那晚在公园门口见到了小薇,那么只要天天晚上都在守在这里,就一定能等到她。

  这是一个下着小雨的夜晚,赵达平蜷缩着身子,躲在公园门口,整个身子都湿透了。迷迷糊糊之中,赵达平依稀看到一个人影从公园里走出来。“小薇——”赵达平惊喜地喊了一声,可小薇似乎没有听见,继续向前走着。赵达平又喊了一声,连忙跑步向前追去。然而,奇怪的是,无论赵达平走得多快,总是离小薇有一段距离。也不知走了多久,赵达平追着小薇来到一个十字路口边。这时,小薇回过头来,凄惨地向赵达平一笑,一只脚迈向路口。

  突然,一辆汽车疾驶而来,“不好——”赵达平连忙惊呼,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汽车撞到了小薇身上,小薇像一只断线的风筝,在空中划了个弧线后,慢慢地向地面飘去,随身携带的物品也跟着撒落一地,其中包括那只摔坏的手机。

  赵达平大叫一声,醒了。“原来是个梦!”赵达平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刚松了一口气,心随之又揪紧了,如果真是个梦,可为什么感觉那么真实?

  “不,那不是梦,去年这个时候,我就是在这里被一辆车子撞死的。”小薇突然出现在赵达平面前,流着泪说,“你现在应该知道了吧,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帮得了我们,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原来如此,赵达平也流泪了:“今生我就爱你一个,你就是鬼,我也要跟你在起,人鬼相爱,历代都有。”“可是我连做鬼的资格都没有啊。”小薇指着公园里那块大石头,凄凉地说,“你看到那块爱情石了吧,是它收留了我无处可去的魂魄。据说,如果我能成全100对相恋的新人的话,我就能够还魂,可天意弄人,当爱情石上刻下99对恋人的名字后,它就满了,再也刻不下最后一对恋人的名字。”

  赵达平不信,牵着小薇的手,硬把她拉到爱情石旁,因为,那天他明明看到爱情石上还留有好大一个空档没有人把名字刻上。赵达平仔细看着爱情石,果真如小薇说的,上面不多不少正好只刻有99对恋人的名字。“你看,”赵达平开心地笑着说,“这石头上还有好大一个空档没有人刻名字。”

  赵达平找到一块尖石子,兴奋地把小薇的名字刻在上面,然后,把尖石子塞到小薇手中,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是天意让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小薇痛苦地摇了摇头,手一指爱情石,“你再看看。”

  赵达平一头雾水,转头朝爱情石上望去,顿时惊得目瞪口呆。爱情石一点都没变大变小,可原先剩余的空档此时正好只够容纳“小薇”两个字。“一定是你搞的鬼,连名字都不愿和我刻在一起,还说爱我?一切都是骗人的。”赵达平伤心极了,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小薇哭了:“我早就把你的名字刻在心上,此生再世,再也容不下别的男孩了,你知不知道啊!”雨丝与泪水的混和物模糊了赵达平的双眼,等到他重新睁开眼时,小薇不见了。

  赵达平心一横,拦腰抱住了爱情石,一如抱住了心爱的小薇。赵达平闭上了眼,朦朦胧胧之间,赵达平感觉自己来世仿佛变成了一株紫藤,缠绕着爱情石,守护着小薇。

  “砰”一声巨响,把赵达平惊得睁开了眼,原来爱情石不知何故,从中间崩成两半。这时,天已经亮了,雨也停了,周围围着许多人。“咦,真是奇了。”有个晨练的老人指着石头惊奇地说道,“这块爱情石里面还有一颗红心。”赵达平凑近一看,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原来小薇没有骗他,她的心上刻着他的名字。

  “不好了,有个女孩心脏病发了,大家快救人。”人群中有人惊呼道。赵达平连忙起身一看,有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倒在地上,嘴边布满唾沫。赵达平用手一拭她的鼻息,早已经没了呼吸。赵达平学过急救知识,不想放弃,清理干净女孩嘴边的唾沫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嘴对嘴对女孩进行急救。

  急救了一会儿后,赵达平感觉不对劲,因为那女孩竟然和他热吻起来。赵达平脸红了,正要挣脱时,耳边传来一阵轻柔的声音:“傻小子,是我,不要动。”赵达平又惊又喜,是小薇的声音,小薇还魂了。

  原来,爱情的力量竟然感动了上天,刻在爱情石上第100对新人的名字,就是赵达平和小薇。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