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会永远等你

  赵英俊是在二十岁那年认识刘优雅的,那一年,刘优雅十八岁。刘优雅年轻漂亮,身上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美,深深吸引了赵英俊。刘优雅就像花一般地在赵英俊眼前招展着。那会儿,刘优雅读大一,赵英俊读大三。

  赵英俊不断地往刘优雅那儿跑,今天送些糖果明天送些关怀,倒也着实让刘优雅感动不已。但那时,大学里谈恋爱还远没现在这般风行。刘优雅又是个羞涩的女孩,她看出了赵英俊是在追求她,但她不敢接受。一次,刘优雅实在忍不住了,说,现在我还不想谈恋爱。赵英俊很宽容地点点头,说,没事,我能等你,今生,我只爱你一个。

  赵英俊果然言出必行。

  那四年,赵英俊虽然一如既往地对刘优雅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但却从没有过那种想法。刘优雅也很心安理得地领受着赵英俊的照顾。

  刘优雅二十二岁大学毕业。

  赵英俊原本以为,可以顺理成章地成为刘优雅的恋人了。可刘优雅居然说,我暂时还不想谈恋爱,我想先把工作稳定下来,你能等我吗?

  赵英俊想说谈恋爱其实并不影响工作,但看到刘优雅那么坚持的神情,赵英俊笑笑说:“没事,我说过的,今生只爱你一个。”

  刘优雅二十四岁,工作刚稳定下来,便闪电般地结婚了,新郎不是赵英俊,是刘优雅所在公司的经理。

  结婚前一天,刘优雅约出了赵英俊,说,我对不起你,我也不想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被经理三哄两哄,就答应嫁给他了。刘优雅还说,这几年耽误你了,你还是赶紧找别的好女孩吧。

  赵英俊苦笑,说,我不会找别人的,今生,我只爱你一个。

  事后,赵英俊依然言出必行,没找过别的女人。

  刘优雅二十七岁那年,和丈夫有了生平最激烈的一次争吵。

  刘优雅去找赵英俊诉苦,说这三年来和丈夫之间的矛盾。赵英俊静静地听,没插嘴。赵英俊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他边听边看刘优雅,觉得刘优雅这几年好像越来越成熟漂亮了。

  刘优雅问赵英俊,如果我这次离婚,你会娶我吗?

  赵英俊点头,说,会,当然会!

  刘优雅二十九岁时真的离婚了。

  赵英俊去找刘优雅。他说想娶她。刘优雅却说,她对婚姻极度失望,还不想马上再结婚。刘优雅希望赵英俊再给她一些时间。

  赵英俊说,好。

  刘优雅三十岁时再度结婚了。这次,新郎依然不是赵英俊。她又把赵英俊约了出来,反复说着对不起,要不,你还是别等我了,我真不想再耽误你了。赵英俊依然苦笑,说,我不会找别人的,今生,我只爱你一个。

  事后,赵英俊依然言出必行,没再找过别的女人。

  刘优雅三十五岁那一年和第二任丈夫也闹翻了,吵着要离婚。

  刘优雅去找赵英俊诉苦,说这五年来和第二任丈夫在一起的苦楚,一条条,一段段,直听得赵英俊好一阵沉默。赵英俊看着身材慢慢有些变形的刘优雅,看得有些出神。

  刘优雅又问赵英俊,如果我这次离婚,你还会娶我吗?

  赵英俊还是点头,说,会,肯定会!

  刘优雅三十八岁那年又一次离婚了。

  赵英俊去找刘优雅。他说想娶她。刘优雅再度拒绝,她觉得自己的婚姻太失败了,她真的不想结婚了,刘优雅求赵英俊给她点儿时间,别逼她。

  赵英俊说,好。

  刘优雅四十岁那年第三次结婚了。新郎再度不是赵英俊。

  刘优雅又把赵英俊约了出来,反复说着对不起,请你真的别等我了,我真不能再耽误你了。

  赵英俊再度苦笑,说,我不会找别人的,今生,我只爱你一个。

  事后,赵英俊依然言出必行,没找过别的女人。

  刘优雅四十六岁那一年,与第三任丈夫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冲突。

  刘优雅再一次去找赵英俊诉苦,说这六年来和第三任丈夫在一起的种种辛酸,以及他们之间发生的所有争吵,直听得赵英俊好一阵叹气。

  说到激动处,刘优雅居然还抱住了赵英俊,问他,如果这次离婚,您还会娶我吗?

  这次,赵英俊似乎是忘了回答。他在看刘优雅的脸,还有身形。

  赵英俊有些不明白,这么一个满脸褶皱,身形像柏油桶一样横向发展的女人,他当初是怎么看上的呢?

  不久后,赵英俊结婚了。新娘是一个如当年刘优雅一样年轻美丽的女孩。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汉族小伙何炯垣和傣族姑娘武顺冰情定云南立下的“百年好合”约定。可是天妒良缘,武顺冰不幸突患肝癌,生命仅剩半年。此后,在医疗无法挽救爱人生命的情况下,何炯垣决定与命运抗争:关闭生意红火的公司,独创了“孔雀呼吸舞”的自然疗法,携带爱人住进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中,日日双双起舞,以脚叩求大地,以“呼吸”诉求苍天,希翼能借到让他们“白头偕老”的岁月。

  一年过去了,何炯垣这个近乎荒唐的做法,究竟能不能治好妻子的肝癌呢?

  情定彩云之南孰料心上人突患癌症

  2006年秋,来自昆明理工大学宝石与材料工艺系大三的汉族小伙何炯垣,受邀前往参加一个同学的生日晚会。何炯垣出生广东省江门市,那天,生日晚会开始后,一名女子踏着音乐节拍跳起了孔雀舞。这名女孩名叫武顺冰,是云南民族学院旅游系大一学生。何炯垣走到她面前,微笑着说:“你的孔雀舞跳得太迷人了,有时间可否教我也跳跳……”并边说边模仿着她的动作,武顺冰看他动作笨拙,不禁掩嘴笑了。

  当晚会结束时,两人彼此留下了电话号码。几天后,何炯垣打电话约武顺冰吃饭,没想到,武顺冰笑着说:“到‘出洼节’那天,你到我家乡勐海县勐海镇集市上找我吧!”

  “出洼节”是傣族、布朗族,德昂族和部分佤族的传统节日,时间在傣历十二月十五日,与关门节相对。“开门节”亦称“出洼节”,因为解除“婚禁”,青年男女可以自由恋爱或举行婚礼。‘出洼节’那天,何炯垣如约赶到勐海镇集市,如愿看到了卖鸡肉的武顺冰。

  武顺冰身穿筒裙,腰系雕花银带,发髻上斜挂一串粉红小碎花。何炯垣按照傣族风俗问她;“你的鸡肉这么香,是放了风凰山上的青辣椒、孔雀湖里的盐,还是芳草园里的香茅草?是不是哪个客人事先约定了?”武顺冰扑闪着一双大眼说;“这鸡肉放的是普通香茅草、辣椒和盐巴,只不过加上了我一颗炽热的心,如果你不嫌弃就请来尝尝。”何炯垣于是说;“你们傣家有句俗话,一起吃才香,来,我俩一起吃鸡肉。”武顺冰偷笑着说;“傣家还有一句话,放开吃才香甜,放开来做才利索,这里人多嘴杂,我们到凤尾竹林里吃……”

  傍晚来临,节日晚会开始。傣族青年燃放火花、放飞孔明灯,舞着各种飞禽走兽形状的灯笼载歌载舞,何炯垣认真地跟着武顺冰学跳孔雀舞。他万万没想到,因为学习孔雀舞,他与武顺冰结缘,并因为孔雀舞,他奇迹般拯救了她的生命。

  何炯垣越学动作越灵活,一阵风吹来,他的衬衣飘起,武顺冰见了笑着说:“孔雀开屏了!孔雀开屏了!”何炯垣一把拉起她便往竹林跑,并说道:“小孔雀开屏了,但不知道你会不会把我当做老孔雀?”当地俗语:小孔雀开屏——充满爱情,老孔雀开屏——自作多情。武顺冰明白他的意思,羞红着脸调皮地回答:“你不老不小正合适……”说着,她解下身上的银腰带递给他,扭头跑开了。何炯垣顿时明白,她交出腰带就是交出了心,于是飞奔着前去追赶……

  2007年秋,何炯垣大学毕业要回江门,而武顺冰还有两年才能大学毕业。分别前,何炯垣拿出一把刻着“执子之手”和“与子偕老”的小银锁说:“这是我给你定制的信物,让它把我们锁在一起吧!”武顺冰热泪眼眶,从挎包里取出一条精心编织的筒帕,只见粉红的桃花托着“百年好合”四个金黄大字,何炯垣一把抢过来说:“我知道你的心和我一样!今后,无论我们遇到什么事情都要相伴到老!”

  何炯垣返家后,就开始打理起父亲何渭文在江门鹤山市经营的华利达鞋业有限公司。他虽然很忙,但一有时间他就会飞往云南看望武顺冰。2009年,武顺冰大学毕业来到何炯垣的公司料理后勤并主管财务。她和何炯垣约定,待把公司推上一个新台阶后两人就结婚。

  但是,2010年3月21日,何炯垣出差回来发现她瘦了很多,于是带着她来到江门市中心医院检查,结果医生冯治峰发现她已患肝癌,肿块大小10cm。由于武顺冰的肿块在肝叶正中间,加上肿块大,手术切除会将肝切成两半,这种病例世界上还没有治好的先例,专家会诊后认为,武顺冰在世不会超过半年……

  何炯垣惊闻此讯,一下惊呆了。后来,清醒过来的他经过与医生沟通,请医生在武顺冰的病历上把肝癌写成了肝炎,并用治疗肝炎的药瓶装好治疗肝癌的药。当天,做完检查,武顺冰没有急着看化验单,而是问他:“检查结果是什么?”何炯垣说;“只是肝炎,没什么大问题……”为了验证她的病情,第二天,何炯垣又拿着武顺冰的透视片和检查报告来到了中山医科大学肿瘤医院,但检验结果和结论毫无两样。

  放弃公司赴深山原始森林中跳舞救恋人

  何炯垣失魂落魄地回来后,当着武顺冰的面,故作轻松地说:“既然你患了肝炎,我们就要积极治疗。平时,我们只顾着忙生意,忽略了保养和锻炼,以后,我们要加强营养和锻炼,只有确保身体好,才能工作好。”说完这话,他强忍泪水,借故跑到外面掩面哭泣。此后,为了让武顺冰吃得营养可口,他每天前往农户家买回新鲜蔬菜和家禽,照着书本烹饪。一到时间,就督促武顺冰服药。而背地里,他开始在网上查找治疗肝癌的资料。

  2010年3月25日,何炯垣读到美国德克萨斯癌症研究中心物理化学博士雷久南的一篇文章:自然界中的氧气对人体内的癌细胞有一定杀伤和抑制作用……何炯垣看了文章,陡然想起中学时市文化馆一位舞蹈老师的话:跳舞可让人比平时多吸20多倍的氧气,不仅对身体有保健作用,还能治疗各种疾病。自然界的氧气有杀伤和抑制癌细胞作用、跳舞又能多吸收氧气?武顺冰的家不就在天然氧吧——西双版纳吗?何况她又擅长跳舞,如果自己把她带回西双版纳天天让她跳舞,并增加她的氧气吸纳量,不就有些许希望吗?触景生情,于是他断然决定关闭公司,用自己所有的财力和时间去帮助心爱的人去与命运抗争,哪怕为爱人多争取一年、一个月也在所不惜!

  然而,获悉何炯垣决定关闭公司,随她前往西双版纳后,武顺冰惊得目瞪口呆,她十分诧异地说:“我们搞得好好的,你为何要关掉公司?难道是我患了重病?”见何炯垣语焉不详,说话遮遮掩掩,她更加心生疑窦,于是趁他不注意,悄悄前往医院复查。结果,当一切真相大白后,她终于明白了何炯垣的良苦用心。武顺冰获悉真相后,死活不愿拖累他,她痛苦而心情灰暗地说:“我的病已无救治可能,生命也就只有半年时间,你把公司关闭了,我活不成,你的事业也没有了,这是何苦呢?”武顺冰哭着说:“炯垣,就让我这段时间好好陪陪你吧!我们回到家乡,就一切全完了啊!我死了不要紧,可也不能让你也毁了啊!”

  武顺冰死活不愿回家乡,何炯垣的想法就难以实现。为了说服她,何炯垣便将雷久南的那篇自然界中的氧气对人体内的癌细胞有一定杀伤和抑制作用的文章调出来给她看,并鼓励说:“既然你已经被医生判了死刑,现代医学难以治愈你的病,我们为什么不用新的方法去尝试呢?要知道,亲爱的,如果你都没有勇气去尝试,去与死神抗争,那就真的等于放弃希望了啊!我已考虑好了,公司与你的生命相比微不足道,公司关了以后可以再开,可你的生命没了,我也就失去了生活的意义。亲爱的,请相信这些都是暂时的,有我在就一定有你在!你一定得听从我的建议……”

  2010年4月2日, 何炯垣说服武顺冰后,毅然将公司转让出去,然后带着她返回云南省奔勐海县勐海镇曼弄罕傣乡。

  美丽的西双版纳热带雨林连绵不绝,傣家竹楼在绿浪叠涌间若隐若现。何炯垣与武顺冰一回家乡,每天清晨,他就拉着武顺冰走下咯吱响的竹楼,进入村后的原始森林。瘦瘦高高的望天树直插蓝天,藤萝像蛇一样缠绕树杆,此时,欢快的小鸟在密林深处歌唱……走累了,他们就坐下休息一会儿,最后两人登上山顶,站在一株枝繁叶茂的百年茶树下。

  何炯垣发现,从山脚到山顶,有8道淹没在草丛中的弯曲小径,如果在山脚下那片开阔的草地上搭建一座竹楼,他们每天一早从竹楼出发,登上山顶,然后在老茶树下唱歌跳舞,岂不能节省时间,帮助武顺冰增加氧气吸纳量?此后,通过武顺冰的父亲武红国牵线,何炯垣很快承包了数百亩茶园茶林,并在山脚下搭起了一座小竹楼。与此同时,为了营造别致的气氛,他在竹楼通往山顶的古茶树上织满了音乐彩灯。只要天气晴好,他都会带着武顺冰,于每天凌晨登上山顶跳舞。

  小道曲径通幽,彩灯伴随着音乐来回闪烁,就好似天上的星星降临人间,为他们铺就了一条星光大道。这是一条求生之路和爱情之路。武顺冰强忍着疼痛,在何炯垣的搀扶下,一步一步地登着。这条路,过去她只要15分钟就能到达山顶,如今,身患重病的她却需要一个半小时。

  到达老茶树下,何炯垣打开录音机放起舞曲,随即两人相拥而舞。虚弱的武顺冰靠在何炯垣身上跳着,何炯垣边跳边在她耳边唱着自创的歌:“星星为我们铺路/来到离天最近的地方/双双跳起孔雀舞/古树为我们作证/向苍天请求再借100年/让我们白发相守成真……”古茶树叶在风中叩首,泪水和汗水爬上两人的脸颊,跳得精疲力尽时,两人就像树叶一样躺在草地上,随着《NEM AGE》曲子从录音机传出,两人的躯体也似乎融入天地,幻化成并蒂小草……

  有爱便有奇迹“救命舞”舞出生命之花

  春去夏来,武顺冰的体质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每次登上山顶,开始由原来的一个半小时,渐渐减少到一小时、50分钟、40分钟,腿上的力量已明显增强。最初,她跳舞时几乎是靠在何炯垣身上,现在,她可以跟上舞步,体会跳舞给体质带来的一种变化。武顺冰除了跳傣族的孔雀舞和嘎光舞外,何炯垣开始有意给她增加一些华尔兹和探戈。但跳这些舞,武顺冰明显吃不消,常常勉强跳完舞后,她就会累得坐在地上大口喘气,继而脸色苍白。何炯垣意识到,增加跳舞种类显然不太适合,而应该在能吸收更多新鲜氧气上下功夫。通过观察,他发现傣族舞的主要特征是三道弯,而身子、手臂、腿部做三道弯动作时,通常是平稳地吸气方式;如果把每道弯吸气方式由平稳变为急促,由吐吸各一次变成吐一次吸两次,一长一短呼吸,这样既可保持傣族舞的特征,又可加大吸氧量。经过反复练习摸索,何炯垣把这种吸气方式称做“吸吸呼”。 从此,他们开始了日复一日地“吸吸呼”跳舞。

  NewAge是种宁静、安逸的音乐,曲子重点营造出大自然平静的气氛或宇宙浩瀚的感觉,洗涤听者心灵,令人心平气和。在大学时,武顺冰就听说这首曲子很神奇,常听可以强身健体。其原因就是听到这首乐曲,人会不由自主地抬头挺胸,在天空寻找一种宁静和平和。经常抬头挺胸的人,要比常人吸收的氧气多出几倍,如果能随着乐曲跳起来,多吸收的氧会比平时多出20倍。此刻,听着这首神来之音,她真的不由自主地挺起了胸,想起了未病之前,曾在一本《春天的养生之道》的书上看到过,人平时多吸一些大自然的氧气,可以起到防癌治癌的提示,于是更加坚定了通过跳舞来加大氧气的吸收,把大量吸氧当做一种自救的方式。

  日子一天天过去,何炯垣日复一复地带着武顺冰翩翩起舞,已把那条隐没在草丛中的八道小径踩得一片泛白。每天跳完舞后,何炯垣和武顺冰就回到竹楼煮饭、休憩、服药,而后手拉手到茶园散步,或是撑着竹筏在小溪上闭目养神、调解身心。晚上,何炯垣再从网上找到好多笑话,加上自已的即兴创作,编成故事讲给武顺冰听。武顺冰几乎每天都是伴随着他的笑话入眠。

  一晃一年过去了,武顺冰不但没有死去,反而显得更加健康,肝部疼痛明显减轻。离开喧嚣的城市,一回家乡武顺冰就感到过得非常充实而快乐,此刻,随着日复一日地“吸吸呼”舞蹈和大自然的氧气吸纳量的不断增加,她那原本苍白的面色也泛起红晕,冯治峰获悉此事,也震惊不已,并好奇地欲一探究竟。

  2011年5月17日,冯治峰邀请了江门中心医院肿瘤专家李明毅及几位老中医来到了西双版纳武顺冰的家乡。他们见到武顺冰后,个个脸上露出惊诧的神情。冯治峰问何炯垣:“这一年,武顺冰都到过哪家医院做过治疗?”何炯垣摇头说:“她哪家医院也没去过,这一年里,她一直在和我跳舞……”3天后,李明毅教授在昆明给武顺冰做了AFP和病理活检,结果显示,她肝上的肿块竟然全部消失!他不相信似的,又于两天后带着武顺冰返回广东,让张蓓教授给她再次做了全面检查,结果证实身体完全康复!

  张蓓教授聆听了武顺冰跳舞抗癌的神奇经历后,颇有感触地说;“看来,长期吸收超量的自然氧气确实有治癌的作用。其治病的科学原理,就是氧分子和癌细胞分子相遇后,氧分子会以它特有的渗透属性,改变癌细胞核外电子的运行轨道。也就是说,氧分子让原癌细胞的核外电子数摆脱了癌细胞核的束缚,而癌胞核少了核外电子数量,就变成了一种对人体无害的新物质。这样就达到了抗癌治癌效果,武顺冰的癌症才得以康复。此外,除了大量吸氧和有一个快乐的心理状态,可否还有别的不确定因素,还需医学界做进一步探讨研究……”听了此话,何炯垣幽默地说:“我的研究结果是,真挚甜蜜的爱情、白头偕老的信念、天然氧吧里运动,这三招就能治愈癌症!”

  目前,何炯垣已回到了江门,开了家普洱茶连锁茶庄,但无论生意多忙,他和武顺冰每天都会准时相拥而舞。现在,他们正在筹办结婚事宜,到那天,何炯垣一定要送给心爱的人一个巨大的惊喜!

  有爱便会有奇迹。何炯垣正因为心中有爱,对武顺冰不离不弃,他才创造了“孔雀呼吸舞”的自然疗法,最后经过不懈努力感动上苍,成功拯救了爱人。他在创造这个生命奇迹的同时,也创造了一个爱情神话,这是何等真挚、浪漫和宝贵啊!

  在药都这个小城里,人们似乎都在什么地方和时候见到过老于,但又没有一个人对他产生过兴趣。

  其实,老于还是挺有名气的,只不过那是在四十多年前了。那时他在药都梆剧团里是头把胡,那二胡拉得学鸟像鸟,学人像人。有一次,团里演出《秦雪梅吊孝》,正遇着饰秦雪梅的主角,唱着唱着突然间哑了嗓子,老于急中生智竟用手中的二胡替秦雪梅唱了半场。也就是从这次开始,饰秦雪梅的头牌演员梅香,才真正注意到老于和他手中的那把旧二胡。那时,梅香心气儿高,虽然是从省团犯了错误下放来的,但她因着有一副金嗓子和身手传情的演艺,以及那年轻标致的模样,自然不会把县城剧团的什么人放在眼里。这一次,她却稍稍改变了自己的一些态度,一是老于救了她的场,二是老于竟有如此的技艺!当然,那时老于还是小于,也才二十一岁,比她还小了一岁呢,这是梅香心里不得不动的一个重要原因!

  过去,梅香除演出外是极少跟团里的人说话的,她孤傲得像开在岩石缝里的一朵花,让人只能远望而不能近观。现在,她有了些变化,那就是人们时不时能看到她与小于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没几天,关于她和小于的绯闻就传遍了药都城。小于也一下子成了药都城茶余饭后议论的名角儿,他精湛的二胡技艺也一下子被人们发现。但人们最关注的并不是他的二胡技艺,而是他与梅香能不能成婚的恋爱前景。

  而事实并不像人们议论的那样,他们俩并没有恋爱。这样说似乎也不完全符合事实,小于开始爱上梅香了,只是梅香并没有一点爱的意思,她对小于的感情只是那种愿意多说几句话而已。这种情况的结局,自然让人们后来大吃一惊:一年后,梅香又被调回省团;小于接连到省城找过她几次,结果肯定糟得很,这从小于当时那欲死不能的表情中是显然易见的。接下来,药都人都开始骂梅香绝情,当然也有人讥笑小于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现在看来,这应该是正常的,花花世界,什么样的人没有啊,何况还有那些梅香的铁杆星迷,他们怎么会同意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嫁人呢。

  然而,这一次变故对小于的打击却是致命的。小于这个当时的胖小伙子,一个月内瘦脱了几层壳,而且再也没有胖过,他在人世间的形象,从此就永远是一副挂了衣服的衣架模样。后来最让人伤心的是,从那以后再没有人听到,他那把能哭能笑能唱能吟的二胡声了。准确地说,小于从梅香走后,就再也不拉二胡了,他成了团里的杂务,人们总是见他单薄的身子,一声不响地在搬来扛去的。据说团里曾要他重操二胡,可他一握住胡弦手就颤得像筛糠一样。

  可以说,从此小于就渐渐地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但他仍然活着,而且还活得相当的坚韧,因为他找到了一个让自己生命走下去的通道,这个通道就是一管羊毫笔。其实,在这之前小于是对毛笔毫无兴趣的,但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就离不开这种软软的羊毫笔了。他开始无休无止地写起了毛笔字,秦刻汉碑魏帖晋书,真草隶篆颜柳欧赵……各种法帖字体流派,他都不停地临写,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只写两个字:梅香!

  一晃间,春夏秋冬四十个轮回过去了。小于不仅变成了老于,而且彻底地从药都人的记忆中淡去了。老于靠着他那几百元的退休工资,在人们的漠视中孤零零地度着晚年。工资虽然不多,但对于一生未娶的老于来说,还是够他买墨和纸的。这样,他仍然一个人在家里不停地写着那已经写了四十多年的两个字……

  去年腊月,一个梅花飘香的雪天上午,老于像平日一样铺纸蘸墨,挥毫疾书之时,他的门很有节奏地响了。这对老于来说可是极少有的事,有谁这时来叩自己门呢?静了一会儿,叩门声仍在继续,他放下手中的羊毫笔,拉开了门,站在他门前的竟有一帮人!前面的年轻人很是恭敬地说:“这是从美国来的华侨杜女士,她是慕您老的大名而来的呀!”老于的脑子一时竟有些眩晕的感觉,他弄不清眼前这个一身富贵的六十多岁女人,怎么会来找自己呢。

  进了房间,那个年轻人对老于说,“于老,你可记得前年有一位外国人从你这里买走了一幅字?杜女士就是来求您的字的!”啊!老于忽然想起来了,前年他还住在那条老胡同里,那天他正敞着门在写字,有一个人从门前走过,那人站着看了好一会儿,就用生硬的中国话说要买他一幅字。当时,老于正要动迁房子需要钱,就从案子底下找出一幅递过去,那幅字共有九十九个“梅”字和九十九个“香”字,每一个字各有不同。那人连声OK,竟给了老于一万块钱。现在,老于竟把这事给忘了。

  这时,眼前这位杜女士用有些生硬的中国话激动地说:“请于先生给我也写一幅吧!”说话间,身边的几个人,手忙脚乱地把宣纸给老于铺好。老于定定地瞅着杜女士,足足有五分钟,转身拎起那管羊毫笔,蘸墨,润锋,凝神而书,雪白的宣纸上,一枝由字组合的墨梅渐渐凸现了……眼前的一帮人啧啧称赞不绝,正在这时,老于突然收笔,接着,身子一顿,竟倒入站在他右边的杜女士的怀里。

  杜女士和老于一样被人们送进了医院。然而,老于再没有醒来。杜女士醒过来后,人们才知道,她就是四十年前的梅香。梅香出院以后,把老于屋里写过字的纸和老于的骨灰,一同带走了……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