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上的爱情

  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发生8。1级大地震,造成上千人死亡,无数房屋倒塌,各国游客与侨民们纷纷逃难。地震后,中国救援飞机首先抵达尼泊尔接中国公民回家,然而,两个中国游客却主动留了下来,组织志愿者在当地进行救助……他们就是蔡磊和郎霞。

  回国前夕,遭遇尼泊尔特大地震

  2015年4月,武汉三傻科技公司的负责人蔡磊,决定前往尼泊尔考察当地的特色农产品项目。他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条信息:“14日开始尼泊尔之旅,小伙伴们,有约的吗?”郎霞马上回复说:“我早就想去尼泊尔,可以带上我吗?”蔡磊发了一个笑脸过去:“没问题呀!”

  4月16日,蔡磊、郎霞一行人踏上尼泊尔境内。摇着铃铛悠闲走路的水牛、美丽的孔雀、馋嘴的猴子,还有万千高耸的金色佛塔,让蔡磊深深爱上了尼泊尔。

  他每天都在微信上晒尼泊尔的美食和当地的风土人情。每次都会在末尾加上一句:“我真是醉了呀!”

  4月25日上午11点,蔡磊、郎霞和另外一个朋友,一起去加德满都泰米尔区一家饰品店,准备买些纪念品,第二天回国。突然,他发现店里的饮水机、空调,包括整个店铺都在剧烈晃动!紧接着,头顶的吊灯灯泡“啪”的一声掉下来摔碎了。蔡磊脑子“嗡”地一响,大喊:“地震了!”他用一只手护住郎霞的头部,紧紧抓住门框以防跌倒。

  随后,他们跑出店铺,来到街上的一块空旷地方。蔡磊看见整个街道已是残砖断瓦,到处站着惊魂未定的人。有人捂着受伤流血的头在哭泣,有人不停地念经祷告。此情此景,巨大的恐惧瞬间袭上两个年轻人的心头。郎霞脸色苍白,抓着蔡磊的衣服大哭:“我来尼泊尔,爸爸妈妈都不知道。他们只有我这一个女儿,我要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可怎么办啊?”

  蔡磊从来没见过如此脆弱的郎霞。在他的心中,郎霞一直是一个女汉子。2013年7月,蔡磊和几个校友骑单车去西藏旅游。在拉萨休整时,遇到了来自海南大学的一个骑行团,郎霞就是其中一员。单车骑行去西藏,是每个年轻人的梦想,但要想完成这个梦想,不仅要有好的身体素质,还要有惊人的毅力和耐力。更何况,从海南到西藏有6000多公里,极少有女孩会参加这个漫长而痛苦的旅程。所以,认识之初,郎霞就给蔡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两个骑行团结伴同行。为了不拖慢行程,郎霞不仅每天晚上检查单车,还比别的队友早起提前出发。她的独立自主让蔡磊大生好感,经常主动帮她修单车,还给她的车座加了一个防震设备。从西藏回来后,他们成了好朋友,经常在微信上聊聊天,斗斗嘴。

  为了和大家一起来尼泊尔,正在读大四的郎霞是跟学校请假,并瞒着家人来的。蔡磊连忙安慰郎霞说:“没事了,别害怕,一切都过去了!再说,还有我呢,我会保护你的。放心,老天不会让我们在尼泊尔挂了的!”

  虽然,蔡磊的语气轻松,但其实在刚才那短短的5分钟里,先是刚知道地震时的恐慌,再是房子剧烈摇晃时认为可能死在异国他乡的绝望,都让他惊魂未定。只是,在大难临头的关键时刻,他必须让自己保持镇定,才能保护好自己和同伴。幸运的是,和蔡磊一起来尼泊尔的几个驴友都死里逃生。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联系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可是掏出手机才发现没有信号。

  我不走了,留下来做志愿者

  于是,蔡磊建议大家一边等待,一边帮附近的游客和难民搭建帐篷。他掏出身上仅有的几千元现金,购买了水和食品分发给周围的难民和同胞们。虽然语言不通,但那些浑身布满灰尘,眼神里透着恐惧和无助的尼泊尔人接到东西时,都用眼神向他们表达了感激之情。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一个四五岁的尼泊尔孩子跑过来,主动帮蔡磊把刚才坐着的报纸捡起来,送到他手里。这个看似随手无心的动作,瞬间打动了蔡磊的内心。

  临近黄昏时分,蔡磊他们终于和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取得了联系。工作人员通知他们说,当晚会有3趟航班回国。可当时天要黑了,余震又不断,去机场会非常危险。他们决定先在空旷的广场住一晚,次日一早赶往机场。信号恢复后,蔡磊不仅通过微信向国内的亲人和团队报平安,还在微信朋友圈里募集善款。

  晚上,下起了大雨,还有不知从哪儿来的乌鸦不停地乱飞。无处安身的蔡磊和郎霞,蜷缩在大街的一个拐角处。看见郎霞冻得浑身瑟瑟发抖,蔡磊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的身上,并尽量倾斜身体保护她,让她可以少淋点儿雨。在这种时刻,蔡磊还这么想着自己,郎霞非常感动,却摇了摇头说:“谢谢你,不用,你快穿上,不要受凉了……”可蔡磊斩钉截铁地说:“这是命令,你是跟我一起来的,必须听我的话!”一直以来,在郎霞心目中,蔡磊都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没想到,他也有这么“霸道”的一面!但这一次,她没有像以前那样和蔡磊斗嘴,乖乖地穿上了蔡磊的外衣。然而,穿上衣服的那一刻,她的眼泪却止不住流了下来。虽然一直以来,她都表现得像个女汉子,但那是因为没有人可以依靠,所以只能让自己坚强和独立。其实,她比任何人更加渴望被温柔地对待。

  就在两人浑身都湿透的时候,一个人轻轻地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让他们跟着自己去宾馆休息。对方是一个在尼泊尔经商的中国人。他的宾馆有30多个房间,不仅全部免费让中国游客居住,还提供干净的饮用水和食物。为了让大家能安心休息,他还坚持为大家守夜,遇到强烈余震就马上通知大家。来自陌生同胞的关爱,让蔡磊和郎霞心里都特别温暖,他们甚至忘记了死亡的恐惧。

  26日上午,在加德满都机场,蔡磊看到有不少在当地经营商铺和酒店的中国人在分发食品和水,并免费向游客提供餐饮和住宿。其中有一位还是蔡磊在华中农业大学的学长。他不仅从自己的店里搬来了许多物资分发给难民,还自费购买了十几顶帐篷,安置无家可归的民众。眼前的一切,都深深震撼了蔡磊的心!他没想到,在灾难来临之时,人性自然流露的真善美是那样的动人!

  蔡磊把郎霞拉到一边,说:“我决定暂时不回去了,留在尼泊尔帮助他们抗震救灾。你先回去,我不能护送你回国了,你一个人路上多保重!”郎霞听了,却说:“不行,我们一起来的,也要一起回去!我也要留下来!”蔡磊不同意:“你一个女孩子,不适合在震区待得太久,不安全。”“女孩子怎么了,别忘了,我和你一样经常参加各种户外活动,有户外救援经验!再说,我的英语水平比你高,与人沟通时也有一定优势,我要陪着你……”

  看着郎霞倔强的样子,蔡磊的眼圈红了。他知道,郎霞是想陪自己一起战斗。嘴张了半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紧紧地握住了郎霞的手。在生死关头,两颗年轻的心紧紧地贴在了一起。这世间动人的情话有那么多,此时此刻,蔡磊却觉得,没有一句比“我要陪着你”更让他震撼。

  蔡磊、郎霞开始和一些志愿者参与前线搜救。尼泊尔地震发生后,杜巴广场有许多古建筑发生坍塌,导致许多游客和尼泊尔当地人都被埋在了下面。当他们赶到那里时,看见一个尼泊尔男人正跪在坍塌处,用自己的双手拼命地刨土救人。他已经挖出了七八名难民,双手血淋淋的,惨不忍睹。可即便如此,他还一直在自责和恸哭,恨自己没有能力多救助几个,一直到体力透支被送去休息。这一幕让25岁的蔡磊受到强烈的触动!原来在灾难面前,最高贵的人性在于,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尽心尽力。

  中午,蔡磊决定组织一个志愿团队。他主动走近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并向准备回国的同胞们筹集药品和资金(游客出国旅行时,一般都会自带药品)。上大学时,蔡磊就管理过团队,有着极强的沟通和协调能力。不到两个小时,他就募集到满满4袋药品,并将药品按照感冒药、止疼片、胃药等用途分类,发给100名难民。

  蔡磊的行动感染了周围的许多人。很快,15个人报名参加他的志愿者队伍,他们中有商人、医生,还有学生。因为当地很多难民都会说一些简单英语,为了沟通方便,蔡磊还专门招募了一名英语翻译。

  在蔡磊的指挥下,志愿者队伍开始有条不紊地工作。为了提高志愿者的工作效率,大家所做的事都有明确分工:有负责指导安抚恐慌难民的,有负责帮助搭建帐篷的,有负责搜集物资的,有负责继续招募志愿者的,有负责分发手中宝贵物资的……为了让自己的救援更加专业和到位,蔡磊还专门请教医生和救护人员,跟他们学习简单的伤口包扎、摔伤、扭伤的治疗方法。

  分发物资、帮伤者包扎伤口、安慰失去亲人的难民……蔡磊和郎霞一直忙碌到凌晨。有时刚准备休息,天又下起雨来,他们赶紧带领难民转移到安全的地方,组织游客们到中国大使馆里面避难。经常等到一切重新安顿好,天已经亮了。他们根本顾不上休息,就重新投入下一场救援活动。

  26日当天,蔡磊还收到自己所在的三傻科技公司打来的善款,赶紧购买了大米、豆子、食盐等生活物资,分发给当地50多户人家,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因为每天都会有不少救援人员或救援物资到来,蔡磊和郎霞经常在加都机场等到晚上12点,饿了只能吃泡面和饼干,累了就到机场外草坪上的帐篷中休息。蔡磊经常让郎霞先休息,说等飞机到了再叫她。可每次郎霞都不愿意,坚持陪着蔡磊。

  经过短短两天的救援,蔡磊和团队在当地树立了较高的威信。很多外国人在路上遇到他们,都会竖起大拇指表达敬意,许多当地志愿者都主动要求加入蔡磊的团队。这让蔡磊很骄傲,他自豪地说:“中国人在地震中的团结和友善,超出了我的预料。很多中国人参与了救援和志愿工作,国内的朋友们也在积极提供帮助,给我们介绍地震情况,帮我们募集资金。这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原来在灾难面前,我们可以做得这么好!我们没有给祖国丢脸!”

  患难驴友成为患难爱人

  在救援工作开展的同时,蔡磊和郎霞的感情也悄然发生着变化。

  为了提高效率,志愿团队进行了分工:男志愿者们负责前线搜救,女志愿者们负责后勤保障。蔡磊和其他人外出救援时,郎霞还负责给他们送饭。一天,蔡磊和队员们去了一个偏僻地区,郎霞找来一辆吉普车去送饭。没成想,走到半路,当地发生了余震,一块大石头从山上滚了下来,只差几厘米就砸到了吉普车上,郎霞差一点儿就被砸死!可她没有时间害怕,脑子里只惦记着怀里的饭盒。

  当郎霞抱着还带着体温的饭盒到达蔡磊所在的救援地时,她才一下放松警惕,浑身无力地跌坐在地上。从司机那里得知了险情,蔡磊气得冲郎霞大吼:“我们一顿饭不吃饿不死,你怎么可以这样不爱护自己?你要是出了事,我怎么和你的父母交代?!”

  “我父母那儿,不用你交代!我是成年人了,可以对自己负责!”惊魂未定的女汉子,这样硬邦邦地回答。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可没吵几句,他们又同时停了下来,抱在一起痛哭。在地震中,活着太不容易,他们舍不得浪费时间去争吵。

  还有一次,蔡磊看到有堆杂物需要收拾,踩着梯子上去整理。结果因为地面打滑,他和梯子一起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食指的指甲被梯子上的铁钩整个钩了起来!十指连心啊,他疼得眼泪差点儿掉下来。但考虑到工作没做完,他只是进行了简单的消毒和包扎,继续工作。

  中午,看蔡磊脸色苍白,郎霞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打开蔡磊手指上的绷带,她发现整个指甲都断了,忍不住心疼地哭了起来:“你让我保护好自己,你为什么不好好保护自己?都这个样子了,怎么都不告诉我?”强忍着锥心的疼痛,蔡磊安慰郎霞说:“没事儿,小伤而已。”

  “什么小伤?感染了怎么办?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要出事,我怎么办?你还当我是你的朋友吗?”郎霞一边哭,一边连珠炮似的质问。

  看着眼前这个外表勇敢、内心柔软的女汉子,蔡磊不禁拉住郎霞的手,说:“我不仅当你是好朋友,还想让你当我的女朋友,可以吗?其实,我很早以前就喜欢你了。”

  “当然可以!但你现在必须和我一起去医院处理伤口!”刚刚还梨花带雨的郎霞忍不住笑了,重新恢复了自己原本爽朗果断的个性。来尼泊尔之前,郎霞原本对温文尔雅的蔡磊不太来电。可是这次在生死关头,蔡磊所展现的体贴、果断和英勇,深深打动了她的心。和蔡磊一起参加救援,不仅让她重新认识了蔡磊,更让她深刻理解了生命的意义,懂得了珍惜。

  当天的救援结束后,蔡磊和郎霞把各自的微信和QQ头像都换成了两人在尼泊尔的合影。朋友们看见后纷纷点赞,并祝福这对患难情侣,让他们多多保重。

  4月27日早上,中国医疗救援队抵达尼泊尔,看到蔡磊组建的救援队发挥了强大的作用,医疗队给了他充分的肯定,并夸他是好样的,让他再接再厉。在医疗队的支持和帮助下,志愿者的队伍更加规范。

  因为受各方面条件制约,蔡磊和郎霞感觉自己能做的有限,决定回国帮志愿团队募集资金。4月28日,他们顺利抵达拉萨。蔡磊回到武汉,郎霞则回到海南大学上学。虽然离开了尼泊尔,但蔡磊和郎霞一直和尼泊尔的志愿者们保持密切联系,尽可能给予帮助。除此之外,蔡磊还继续做公益。当年他曾和队友们骑行到西藏,创立了“藏漂单骑”的文化传媒品牌,并把进藏漂流和骑行的活动做成了明信片进行义卖,帮助那些贫困山区的孩子们。

  回国后,虽然远隔千里,但是蔡磊和郎霞的爱情之火却越燃越旺。每天早上,郎霞都会被蔡磊手机铃声(他自己唱的歌)叫醒;每天晚上,蔡磊也会伴随郎霞的叮咛入眠。他们每天都在微信上公布彼此的行程,约时间视频聊天。

  蔡磊曾经问郎霞:“人家都说异地恋是最经不起考验的,你怕吗?”“有什么好怕的?连生死都不能把我们分开,异地恋算什么?我坚信,真正的爱情,战得胜时间,抵得住流年,经得起离别,受得住想念!”郎霞“挑衅”地问:“怎么,你怕啦?”蔡磊郑重地说:“我不怕!经历过生死,才更懂得珍惜;守得住寂寞,才能耐得住繁华。我们的爱情,只会更加坚定和美好!”

  蔡磊和郎霞相约,明年4月,两人再一起去趟尼泊尔,去看看那个带给他们恐惧、感动、泪水和欢笑的美丽国度,去看看那个让他们携手相爱、共同成长的地方。他们相信,那时候的尼泊尔肯定和他们的爱情一样,经历重重艰辛后,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看着远处一望无际的山林,我几乎要绝望了。我和男友高鹏在山林里迷了路,因为准备不足,早没有了食物,我们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我精疲力竭,浑身再没有一丝力气。越往前走我心里越恐惧,难道我们要死在这片山林里?

  一个星期前,我和高鹏参加了一个驴友探险团。想不到,就在半路,因为我去另一条山路采摘野花,拉着高鹏越走越远。等我们意识到走得太远时,已经迷路了。手机没有信号,我们无法和其他人联络。起初,我还感到刺激,甚至有点儿达到目的的喜悦。——来密林探险,不正是对爱情的绝佳考验?这不仅可以考验高鹏对我的感情,还可以考验他的耐心,智慧。

  可两天过去,我却感到了绝望。

  天黑下来,高鹏升起了一堆篝火,我坐在篝火边,不住地捶打着已经酸痛到麻木的双腿。我格外地想家,想母亲烧的菜,想家门口总是香味扑鼻的小吃。我和高鹏已经订下了婚期,就在三个月之后。恋爱两年,我一直心有不甘。和高鹏的恋情太平淡了,甚至没有过动人心魄的波折。就这样走进婚姻,过更为平淡的日子?离婚期越近,我越是不甘心。所以,在报纸上看到驴友自助探险团,我拉着高鹏报了名。

  高鹏不想来,我理直气壮地说这次探险能成为我们爱情的见证。高鹏神色明显不悦,低声说爱情的见证多了,为什么非得跑进深山老林?可我认准的事儿决不回头,高鹏拗不过我,只好陪我来。

  又累又倦,我倒在篝火边睡着了。梦里,我看到了满满一桌的菜,香味几乎让我馋得流口水。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饿醒了。天已经蒙蒙亮,我转过头,发现高鹏不在。我吓坏了,急忙站起身,却发现他背对着我,倚住树正在急切地吞咽着什么。我悄悄走过去,看到他往矿泉水瓶里倒了些东西,然后仰头喝下。那一瞬间,我几乎惊呆了。高鹏一直在独自偷偷吃东西?!

  我站在他身后,半晌拍拍他的肩,他一激灵,转过头,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吃饱了吗?”我问。

  高鹏结结巴巴地,说不过是两把炒栗子粉。他是男人,体力消耗多,所以他比我更需要食物。

  “还有什么理由?都说出来。”我刻薄地说。

  高鹏呆了呆,果真一条条地细说起来。他说如果他倒下,我是个路盲,一定不能独自走出山林。他是我的依靠,是我走出山林的惟一希望,如果他死了,我一定会死,而如果我死了,他也许能活下来。听着这可笑的逻辑,我一点儿都笑不出来。盯着他看了半天,我咬咬牙,说:“如果我没有你也能走出去呢?我照样会升火,我在学校就是运动健将,体力不比你差。我虽然是路盲,可你现在不是也找不到方向?看来这次来山林还真是来对了,这真的是一次考验,考验的不仅是爱情,还有人性!不来这儿,我还真不知道你原来是如此地卑劣!”说完,我冲他冷冷一笑。

  高鹏的脸涨得越发红了。他从来都是个木讷的人,不会遮掩,一切都写在脸上。很明显,我的话让他失去了最后的自尊。终于,他将手里的矿泉水瓶递给我,说炒面都泡进里面了。

  “你如果拿走炒面,我们就分头走。我不想跟一个和自己男友争食物的女人在一起。”高鹏看着我喝下几口面水后说。

  我呆愣愣地看着他,不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这就是我恋爱两年的男友?这就是曾发誓要一辈子对我好的高鹏?这就是几天前还要和我生活一辈子的男人?

  “这是我们救命的水。你拿走水,也就拿走了我的命。”高鹏又说。

  我翻出身上的背包,里面还有一个空的矿泉水瓶。我将浑浊的面水倒了一半出来,递给高鹏。高鹏冷冰冰地看着我,说现在他终于看清我的本来面目。我气愤地瞪着他,他微微举起手,做了个习惯性的动作,就是将手举起来,朝天开一枪。这动作,现在几乎是对我的侮辱。并且,就在他举手的瞬间,我看到他的口袋里露出一只饮料瓶的塞子。这简直太好了,他居然还私藏了小听饮料。我点点头,将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

  最后看一眼高鹏如石头般冰冷的脸,我再也忍不住,转身就走。

  开始我走得很快,因为愤怒,越走越快。可十几分钟后,身后并没有响起高鹏的脚步声,我有些恐慌。我一次次地回头,身后除了树还是树,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我感到了莫名的恐惧。愣了片刻,我几乎是跑着返回原路。那堆篝火边,高鹏已不见了踪影。

  孤零零地站在密林里,我真想放声痛哭。但我紧紧地攥住拳头,告诉自己一定得坚强,现在没有了依靠,没有了那个可耻的男人,我必须靠自己的力量走出去。

  抹干脸上的泪,我喝了一口泡了栗子粉的水。水不好喝,但几口下去,饥饿感却得到了缓解。我小心地拧上瓶盖,看看从树丛中透出的阳光,努力辨别出正南方,然后一路走下去。

  我在山林中走了整整一天,每走几步,我就在树上划个标记。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出密林,即使走不出去,也要让人知道我死在哪儿。常常地,我觉得自己在标记自己的死亡之路。有好几次,我再也迈不动脚。可是,看看手里的那瓶水,我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得坚持。这是我用爱情换来的救命的食物,为了这食物,我也得努力活下去。

  天快黑时,一瓶泡了面的水被我消耗掉了,我觉得自己似乎走了很远很远。就在我绝望地靠着树,不知道是否该再升起一堆篝火时,我意外地碰到了一个猎人。他扛着枪,惊讶地看着我,而我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忍不住大声哭起来。

  我跟着猎人下山,找到了几次上山焦急地寻找我们的驴友。整整三天,我觉得自己像度过了三年,走到山脚下,我钻进帐篷,任谁叫都不出来。

  天已经黑了,无法上山搜寻高鹏。休息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其他几个人上了山。无论如何,高鹏曾是我恋爱两年的男友,我一定得把他找回来。而且,我还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地跟他说分手。

  一天,两天,三天。到第四天,我们终于找到了高鹏。他坐在树下,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我呆呆地走过去,发现他就在距我们分手不远的地方。他的头垂在胸前,手里有一截桦树皮。

  驴友走过来,蹲下看看高鹏的脚,说他骨折了。我拿起那截桦树皮,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

  琳:

  看着你走远了,我觉得自己的心在淌血。我不得不这么做。清晨我去探路时,不慎摔进了深沟,我的脚好像是摔断了。幸亏离得不远,我才能艰难地回来。可我知道,我已经不能行走,我成了你的累赘。琳,我爱你,我无法走出山林,可你一定得走出去。

  真是对不起。我不该带你来这儿,我应该找出更多的理由阻拦你,可我太爱你了,我不忍心看到你有一丝一毫的不快。

  从早晨起,我就开始欺骗你。我把一把在树洞寻到的锯末撒进了杯子,骗你说是炒面。我知道你是个意志坚强的女孩,这瓶洒了锯沫的水一定会给你希望,让你不停地走下去。这是生命的希望,我把全部的希望都留给你。

  我永远爱你。即使到了天上,我也会变成星星看着你。

  现在,我觉得自己的灵魂似乎追上了你。你是那么的美,如果有来生,我还想做你的男友。但是,我要带你走得远远地,走到看不见山看不见林的地方。我要一辈子都和你守在一起。

  爱你的高鹏

  捏着桦树皮,看着还握在高鹏另一只手中的笔,我呆呆地,几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渐渐地,我感觉自己的心被撕裂了,被撕成了一片片,一丝丝,一缕缕……

  “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和你相聚?”在一个灯光昏黄的房间,一位年近花甲的男子,在头痛的折磨下吃力地写信。房间里弥漫着伤感与孤寂的气息,他笔下的言辞,却一如既往地深情:“虽然有那么多分分合合、坎坎坷坷,但我对你的爱从未消减。”当晚男子突发脑溢血,离开人世。几天后信被送到他曾经的妻子、人称“玉女”的伊丽莎白?泰勒手中。这个男子,就是理查德?伯顿。

  疯狂相爱

  伯顿永远忘不了第一次见到泰勒的情景。1951年,26岁的他第一次来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享受日光浴。沙滩美酒,让他兴奋得一刻也安静不下来。可就在一瞬间他突然呆住了:“对面有个女孩从沙滩椅上坐起来,摘下墨镜,望着我这个方向……她慵懒的身体、深邃的眼睛、微张的双唇……简直美丽非凡!我感觉自己快透不过气来了……我被她的美艳震住了。”不过,对于这个从威尔士矿工家庭走出来、只有3年舞台经验的小伙子来说,女孩与他显然不是一类人。这是一场短暂的邂逅,两人并未交谈,此后11年中他们也再未谋面。

  然而,当他们再度相遇时,全世界的目光都投射到他们身上。1962年1月22日,伯顿与泰勒在电影《埃及艳后》中分饰男女主角。“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当描着浓重埃及式眼影的泰勒走进拍摄现场,伯顿径直走到她面前:“有人告诉过你,你是个美人儿吗?”日后,泰勒常笑着回忆起伯顿的第一次搭讪:“很难想象,我们就这样开始了!”《埃及艳后》成了两人的经典,也让他们陷入爱河。两人在意大利的一个港口小城租了幢粉色别墅。泰勒常回忆起那段时光:“我们一起过周末,自己烤肉。我们爱这里的生活——超级喜欢!”伯顿亲昵地称她为“海洋”,认为她是大自然的造化和上天赐给自己的礼物。

  1964年3月15日,冲破重重阻力的伯顿和泰勒,终于在加拿大蒙特利尔悄悄举行了婚礼。泰勒身穿黄色的雪纺绸裙,高高盘起的头发上插满了风信子和百合花,胸前别着伯顿为她买的钻石胸针。大批记者被拒之门外,伯顿对媒体说的唯一一句话就是:“伊丽莎白和他都很开心,很开心。”婚后,伯顿牵着爱妻的手登上舞台用高亢的威尔士语调说:“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结婚,我们的感情不会再遭受挫折了。”全场观众激动得起立欢呼。

  誓言敌不过现实

  可事实上,这是对只能相爱不能相守的恋人,他们像两团炽烈的火焰,初见时爱得如此深切,仿佛可以融化一切阻碍,一旦彼此靠近,就会被对方灼伤,不得不忍痛分隔。他的嗜酒如命,她的火爆脾气成了两人感情中最大的障碍。泰勒总爱将伯顿激怒,她说:“理查德就像一颗炸弹,动不动就爆发。我们到哪里,哪里就有唇枪舌剑。”

  在日日夜夜的争吵中,似乎唯有奢华的生活能带给他们快乐。他们各开一辆劳斯莱斯,她的是绿色,他的是银色。他花100万美元买来一艘双引擎游艇并以“伊丽莎白”命名,还为她买来世上最美、最贵的首饰,包括一颗33。19克拉的钻石……1973年春天,两人一起去了罗马,却因争吵难处一室。深夜,辗转反侧的伯顿给住在隔壁的泰勒写信:“我们都是疯子,更不幸的是,我们执迷不悟。”

  每次吵完架伯顿都很痛苦。他在一封信中真挚地写道:“上帝惩罚普罗米修斯,是因为他盗走了火种;上帝惩罚我,是因为我抢走了一团火,却又试着扑灭它,而这团火,就是你。我们总是莫名其妙地就争斗起来,这让我很痛苦。但我们互相折磨的最大的原因就是——我爱你不管我们在不在一起。”

  尽管他们的心底里深爱着对方,尽管他们都曾努力维持这段婚姻,但l974年6月26日,他们还是不可避免地分开了。

  离婚后,两人曾在日内瓦再次相遇。泰勒在伯顿的臂弯里哭成泪人。面对媒体时,她毫不讳言两人的感情:“我们非常爱对方,除了生死,不会真正分离。分开只是暂时的,也许是为了以后能更好地在一起。上帝保佑我们能度过这段艰难的日子,请大家为我们祈祷。”

  离婚数月后伯顿无法抑制对泰勒的思念,开始疯狂地给她写情书。信中有理智:“上帝作证,我关心的,是你的开心,而不是你和谁在一起。”有嫉恨:“现在跟你交往的那个人必须对你好,如果他做不到这一点,我就带着锤子和砖头去找他算账!”有关切:“有人伤害你,你就给我打电话,说声‘我需要你’,我立刻就以超音速赶去。”有发自肺腑的表白:“世界上最具魔力的词就是你的名字。”还有陷入绝望的悲伤:“最本质的问题,最可怕、最令人万念惧灰的事实是,我们一直在误解对方,我们的思维大相径庭。”他将泪水化为信纸上的声声细语:“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管我曾经对你多不好,你都要知道,我很爱你!尽快回到我身边吧!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但爱情可以战胜所有的差异。”

  一次伯顿借酒浇愁后,忍不住打电话约泰勒见面,仿佛想抓住机会重续旧缘。两人见面时,他像孩子一样求助似的看着泰勒,眼神令人心碎:“你就这么不愿意回到我的身边?”

  1975年10月10日,泰勒和伯顿在非洲南部国家博茨瓦纳复婚了。婚礼上,泰勒深情款款:“亲爱的,我要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我们要相守在一起,绝不需要再结婚了——当然,也不想要离婚了。”可这段婚姻仅持续了9个月,就又在争吵中结束了。

  最后一封信被珍藏至今

  1966年,因为在影片《谁害怕维吉尼亚?伍尔夫》中的出色表演,两人被双双提名奥斯卡最佳男、女主角奖,最终奉勒捧回自己的第二个奥斯卡小金人,伯顿却失望而归,这已是他第五次被提名。泰勒是如此耀眼,以至于伯顿的光辉被遮住了,他甚至觉得做演员“荒谬可笑”,想要转行去当作家。而这或许正是两人婚姻的另一块绊脚石。

  第二次离婚后,泰勒的演员生涯也不再辉煌。无情的狗仔队将她的私人悲伤无限放大,她被小报头条包围,与烈酒、争吵、疾病、毒品连在一起,无处藏身。她曾苦涩地说:“每个人买票看的,并非我的电影,而是我和理查德的婚姻闹剧。而我们,恰恰给了他们想要的。”

  而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伯顿则一直用书信、字条的形式,向泰勒倾吐一片痴情,直到1984年5月8日去世。泰勒很快就知道了这一噩梦。她用颤抖的手拿起伯顿写给她的最后一封信,泪流满面。至今,这封信仍被她珍藏在床头的柜子里。

  这些书信,印证了这对恋人22年热烈而痛苦的爱情。相爱容易相守难,这是爱情中难以突破的定式,无数人深陷其中,泰勒和伯顿也不例外。

  但好在,他们曾有过无比真挚的爱,足以惊世骇俗。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