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略的味道,有些难过

  我又要离家出差一周,因是中午的飞机,上午就在家做作业。

  早上送斗斗上班出门进电梯时,他忽然转身紧紧地抱住我并左右亲着我的脸,我也努力地回应着。再次送他进了电梯,却又跑出来,再抱了一下我,还呢呢地叮嘱:一切要小心,记得带手机数据线!自我上周五有大半天因手机没电,脱离了他认为安全的范围,他特别着急。平时周五,若有朋友找他搞节目,他一定会应允前往参加!但当打我N次手机无果时,他一口拒绝了朋友的邀请,他后来跟我说:“虽然知道你的手机没电,但我还是做什么都心神不定!”

  我的工作永远是这样忙,有时,我也会很怀疑自己,有必要如此拼吗?我是否忽略了斗斗的感受?这个宠爱着十几年的男人,在他的世界里,总是我和猪崽,很少有他自己,花每十元钱,都是想着给我们买什么,吃什么好吃的,他自己不舍得,有时我为他选一些好的品牌个人用品,他总是笑着说:“不用,我用那么好做什么?你自己多买点!”

  在这半年,我很少与他一起用车,他就自己经常乘坐公交或地铁上下班,我知道他是为了省钱。昨天我与他开车出去,我笑笑问他,你现在每个月油钱可能都不用一千元了吧?他知道我想说什么,他笑说:“一个人坐公交车也很方便的,还环保,没必要开车。”我直接告诉他说:“我不舍你天气这么热还坐公交,家里也不缺这点钱,对吧?”

  他笑笑,没回我话。可是我心里在那一瞬有点百感集,他对我十年如一日的好,对我从未有要求,从不抱怨!而我呢,我在做什么呢?我在近乎挥霍着他对我的宽容,就是一句喜欢忙碌有挑战的工作,就将他放在后面了。

  他一直在理解我宠爱我,可我真的有想过他的需求吗?他累吗,他快乐吗?忽然,觉得自己很自私,好难过。

  嘟嘟嘟,嘟嘟嘟……

  “喂,谁啊?”家里的电话响了,弟弟捉起话筒问。

  “哈哈,小子,连我也不记得了。”一个男音说。

  “我记性不大好,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弟弟小心翼翼地问。

  “呵呵,是你姐夫。”对方说。

  “哦,我姐夫?”弟弟天真地看着我,满脸疑惑。

  ……

  随着咔嚓一声,对方礼貌地挂断了电话。

  莫非又是那个陌生人?

  最近,这样的“骚扰”不止一次两次了。打过来的号码来自全国各地,如长沙、上海、武汉、温州、北京等地,简直多得数不清。我们难以断定是否是同一个人打来的,所以每次都接。“贸然来访者”从来不报姓名,他语气温和,态度诚恳,即使有满肚子不高兴,可接到这样的电话,任谁都不好意思突然挂断。后来我注意到,他“骚扰”的时间大都在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之间,还算懂礼貌。而他所谈论的话题都是围绕我家里人展开的。这令我大为吃惊。

  “他怎么这么关心你?”家里人一再盘问我与那个陌生人的关系。“我真的不认识他。”无论我怎么解释,家里人都不相信,弄得我比窦娥还冤。难道是我平时不注意,把电话号码泄露给了陌生人?抑或是我的同学、朋友逗我玩儿?可他的声音也不像我认识的任何一个异性的声音,谁又会这样无聊,辗转到不同的城市,和我们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周旋呢?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我把这件事讲给同事们听,他们听罢,其中的一个笑笑说:“莫非是谁看上你了,不好意思当面说,才出此对策?”

  “不会吧,可是我不认识他呀,有谁会这样无聊呢!”我气愤地说。

  说话的是刘军,和我一起从学校毕业的。三个月过去了,我担心的事情没有任何进展。

  一次单位聚会,大家兴高采烈地去参加,我以家里有事为由推托了。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电话如约响起,奇怪的是,他嗓音有些哑,我由此联想到同事刘军今天感冒了,嗓子也有些哑。

  不待他说完,我心中已明白了七八分。“刘军,是你吗?”对方顿了顿:“我是谁,马上你就会知道了,咱们见个面好吗?就在你家楼下。”

  我放下电话冲下楼,那人捧着鲜花傻乎乎地立在那里,果然是刘军!憋了大半年的迷团终于解开了!我走上前去,假装不理他。

  不料,他红着脸向我表明了心迹:“我不是恶意的。李玲,你太冷了,你平时对谁都爱理不理,我只有这样才能接近你,不是吗?”

  听了这话,我心里竟隐约有些感动。也许我平时是太过分了,就走过去,轻轻地点了点他的鼻尖,说:“你呀你,那样得浪费多少话费和时间呀?”

  “我愿意!”刘军大声地说。

  “对了,那些全国各地的电话号码是怎么回事?”我问。 “这你就不明白了,那阵子出差,多跑几个地方不就行了?”他坦诚地说。

  “傻呀你,跑那么远,就为给我打个电话?”我不解地问。

  “为了你,值得的。只有多了解你的家里人,才能多了解你。”刘军笑着说。你说奇怪不奇怪,我们同事一年了,我第一次感到他这么有智慧。“走吧,我想到你家去看看,反正每天打电话,大家都已经熟悉了,不是吗?”“说实话,我还真想见见你弟弟,你就让我做他的姐夫吧!”

  “至于做成做不成,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大概是听见了我们说话的声音,弟弟早已飞也似地冲了出来,口中大叫:“姐夫,姐夫。”通过那根长长的电话线,他们老早就彼此熟悉了,也许他们是串通好了的。 刘军,真有你的!我不禁在心里暗暗佩服他。

  “阿文,能说说你追法国女郎的浪漫经历吗?”2012年1月8日,29岁的郑昱文与31岁的法国女郎伊蒂,在广东顺德一家星级酒店办婚宴时,很多亲友好奇地问。他腼腆地笑道:“我和她相识真的不浪漫啊,只能说是很温暖、很贴心,就像女人的内衣一样,哈哈。”

  打工法国,幸遇好房东

  郑昱文的父亲是一名从搬运工打拼而成的内衣工厂老板。由于父母没有什么文化,他从小被寄予厚望。2006年,他从华南理工大学服装工程与设计专业毕业后,就被父亲送到法国里昂第三大学攻读研究生,主修女性内衣设计。

  里昂是蜚声全球的“内衣之城”,浪漫优雅。城市不是很大,市区人口还不到50万,但郊区工业发达、环境优良,有近百万人口,吸引了许多留学生和新移民。郑昱文很快就喜欢上了这里,2009年夏,他顺利获得了研究生学位。本来是要回国当接班人的,可是父亲的工厂受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规模缩小了一半。于是,郑昱文决定在法国打几年工再说。

  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郑昱文租住在里昂郊区的一户市民家里。房东是一位很和蔼可亲的中年男人,名叫布利特,他有一位同样勤劳善良的夫人,还有两个孩子,29岁的女儿伊蒂在巴黎当服装模特,17岁的儿子吉尔在当地读高中。布利特夫妇经营着一间日用品零售铺,除了维持家用外,还要供儿子读书,所以也很不容易。

  布利特家是一套复式四室两厅的住房,虽说房子比较旧,而且在一楼,有些潮湿,但月租只需300欧元,这在当地算便宜的了。

  郑昱文早出晚归地去找工作,却每天失望而归。一个月的租期很快就到了,那几天他进进出出总是低着头,生怕与布利特一家目光相撞的那种尴尬。没想到过期后的第三天,布利特不但没催要房租,还对他说:“你不要担忧,继续放心地找工作吧。我们这些日子看到了,你是个诚实又很节俭的孩子,相信你很快就能找到工作的。”郑昱文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暖流,没想到漂泊异国他乡,竟会遇见父母般的房东。

  一天晚上,布利特的儿子吉尔向郑昱文请教一个学习上的问题,他很快帮吉尔解答了。吉尔感激地问他工作找得怎么样了,他便将自己的困难说出来——有家企业想聘请他,但需要本地人担保才能办长期工作签证。吉尔爽直地说:“我们家就能帮你担保呀!”郑昱文惊讶地问:“这行吗?你爸妈会同意?”“行!”吉尔拍着胸膛说。“谢谢你!以后学习上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OK。”两人击掌相视而笑。

  在布利特夫妇的担保下,郑昱文很快进了服装企业上班。

  性感内衣,恋上房东女儿

  2009年圣诞节前夕,布利特的女儿伊蒂从巴黎回来了。圣诞节那天,布利特一家请郑昱文共进晚餐。不久后,又请他一起吃午餐。美丽性感、开朗热情的伊蒂还一边跟他品红酒,一边滔滔不绝地跟他谈论服装以及中国文化。郑昱文受宠若惊,觉得布利特一家对自己太友好了,而他从没回报过人家什么。

  郑昱文突然想起前些天公司给每位员工送了几盒特别的新年礼物——时尚内衣。那是他公司生产的品牌内衣,也是他和同事共同设计的,价格不菲——就把那几盒内衣送给伊蒂吧,也算是对她一家人表示感谢。于是,他赶紧从卧室拿出来,鼓起勇气说:“真不好意思,吃了你们家那么多次饭,也没买过什么礼物,这些就送给你吧……”

  伊蒂打开一看,不仅没有羞涩,还哈哈大笑地说:“呀,这是名牌哦,挺贵的,谢谢你啊!”郑昱文很是开心。

  伊蒂去巴黎上班那天,还礼貌地对郑昱文说:“很高兴认识你这位中国朋友!”并与他交换了电话、网络联系方式。由于郑昱文比较内向,而伊蒂做模特工作四处奔波,两人迟迟没有联系过。他与她家人的关系却越来越好。2010年2月13日晚上,是中国的除夕夜,布利特一家又叫郑昱文一起进餐,“今天可是你们中国人的春节啊!”吉尔也拉他入座:“来吧,今天我爸妈去华人街,看到很多中国人在那里舞龙舞狮庆祝,就买了很多中国食品回来……”

  与布利特一家一起吃晚餐时,郑昱文情不自禁地流下了两行热泪。布利特关心地问:“是不是想家啦?”郑昱文赶紧拭去眼泪摇了摇头说:“不是,布利特先生,我是被你们一家感动得流泪……”

  后来,郑昱文因为工作出色,被公司任命为设计经理,他高兴地请布利特一家去高档酒店吃了一顿。他原本想月底告别布利特一家,因为公司除了给他提薪外,还给他安排了一间公寓。可几天后,伊蒂从巴黎回来了,而且情绪不太好。从吉尔口中,郑昱文得知她失业了。而这时,吉尔又考上了里昂第三大学,布利特家急需用钱。左思右想,郑昱文决定不住公寓,用公司的补贴续租布利特家的房子。一是他舍不得布利特一家,二是希望自己能给他们小小的帮助,保证吉尔顺利上大学。

  可能是失业的缘故,那段时间伊蒂没有以前那么多的笑容。一个深夜,郑昱文从窗户看见她醉醺醺地回来,是一名法国男人开车送他回来的,那男人跟她说再见的时候还亲吻了她。当时,郑昱文心里有种莫名的失落。

  两个多月后,伊蒂又在里昂市找到了工作,并住在公司,只是周末回来与家人团聚。而郑昱文工作如鱼得水,不但小有积蓄,2010年底还与一位中国女同事相恋了,这样他不得不搬离了布利特家。由于他的女友已经移民法国,所以对方希望他申办技术移民后再结婚。

  爱如内衣,法国浪漫姐弟恋

  2011年3月的一天,郑昱文去布利特家找他帮忙解决办移民时碰到的几个困难,竟得知布利特患了肺癌,惊愕不已。

  当郑昱文提着水果走进病房时,见布利特打着吊针睡着了,便把布利特夫人叫到走廊,询问情况。布利特夫人眼含泪花,伤心了好一阵才说出话来:“医生说必须尽快动手术,可要我们自付十多万欧元,我一时到哪去弄这么多钱啊,伊蒂工资不高,吉尔又正在读大学,唉。”

  “别难过,钱可以想办法。”郑昱文安慰着布利特夫人。他了解到,虽然法国的医疗保险制度曾被认为处于世界最优之列,但长期以来,高保障带来的高额支出已经让政府不堪承受,从2008年1月1日开始,政府改革医保制度,正式出台了“医疗保险自付定额措施”,所以布利特要想治好病必须自费这笔钱。

  当时,郑昱文正好存了十几万欧元,他正准备用这钱办技术移民。可考虑到布利特得了重病,急需钱用,他很矛盾。虽然布利特一家与他非亲非故,但这两年来,他与布利特一家已结下了深厚的友情。他把想法告诉了女友,女友坚决不同意,说借了就分手。

  经过激烈的心理斗争后,郑昱文还是决定将钱借给布利特一家。

  在郑昱文的帮助下,布利特顺利做了手术,脱离了生命危险。而郑昱文因错失办理技术移民良机,女友不久便离他而去。他虽然伤心了一段时间,但从没后悔过。手术后不久,布利特出院回家休养,身体恢复得很快。郑昱文每天下班后都去看他,布利特一家总是热情地招待他,犹如家人。布利特还对郑昱文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中国儿子,我们一起吃住,让房租、水电费在我们家都统统消失吧……”郑昱文被布利特的幽默和亲切逗笑了。

  2011年9月,布利特拿着2万欧元给郑昱文,说:“这是伊蒂最近的收入,先还你,办技术移民的事我已帮你联系好了,应该很快就能办下来,剩下的钱我们会尽早还清……”11月,在布利特的帮助下,加上父母筹集的钱,郑昱文终于成功移民。

  几天后,为了庆祝郑昱文移居法国,布利特一家特意在酒店订了一桌宴席。酒宴上,伊蒂满脸绯红,举起酒杯对郑昱文说:“我很感谢你,也很敬佩你。我大学毕业后做模特已八年了,遇到过很多有钱有权有势的男人追求我,但没一个像你这样有情有义有魅力,你不仅积极向上,还有颗真诚善良的心。你为了救我父亲,不惜和女友分手,我真的很欣赏你这种勇气。今晚我鼓起勇气向你表白我的内心——我爱你,我愿意嫁给你!”

  郑昱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激动得脸都红了。布利特夫妇也十分支持地笑道:“你,是我们全家人都投票通过的呀。”吉尔更是凑热闹地说:“哈,我亲爱的姐夫,你就快答应吧!”面对此情此景,郑昱文既感动又幸福。

  2011年底,郑昱文和伊蒂在法国办理了结婚手续。今年1月,两人又回到广州和亲友庆贺。闹洞房的那晚,郑昱文认真地问伊蒂,为什么突然愿意嫁给自己?伊蒂捧出当初他送给她的那几盒内衣说:“是它们一点一滴地让我对你积累了好感与深深的爱意。更重要的是,你那么爱我的家人,我感到很温暖很贴心!”

  郑昱文怎么也没想到,几件内衣竟会为自己带来一段如此幸福的姻缘。他和伊蒂打算将来在法国开一家服装公司,自己设计,伊蒂做模特,然后让他父母在广东生产……

  郑昱文和伊蒂告诉我们:爱情最需要的不是金钱和地位,有时只需用朴实的真情和友爱去点燃,即可爆发。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