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间的误会

尽管我极力反对,但刚拿到驾照21天的妻子买车的计划还是磐石般不能动摇。结婚快五年了,我已经在出自“大家闺秀”的妻子的熏陶下,从一个乡村青年变成了标准的城市男人。不管在单位还是在家(我们一个单位),妻子的命令都是我的最高指示。我已经窝囊得不像一个男人了,竟然还有人说这叫幸福。

腊月初七,我下班回家看见一桌丰盛的晚餐已经上桌了,看来她早就回来了。我问:“有客人来吗?”“没有客人我们自己吃不行吗?我们庆祝一下,我看好了,明天是初八又是星期六。我们去买车……”

随着一阵熟悉的饭香,一碗枸杞小米稀饭盛上来了,接着是我最爱吃的粘满家乡小枣的年糕。

她望着疑惑的我说:“是你姐姐托人捎来的,真是好吃呀,又甜又香,趁热吃吧!”

我从小父母就去世了,是姐姐把我带大的。为了供我上学,姐姐每天为人家摘枸杞,那时才十八岁的她却像四十岁。她二十八岁才出嫁,嫁给了据说是我们家仇人的孩子,是为我换学费……

每次接到姐姐的信,我都整宿睡不着,尽管她说家里现在好多了,两个孩子的学费被“希望工程”中一个不知名的好心人包着,上半年那好心人听说家里修房子又寄了两千……我端起饭碗真想哭,我算什么呀,虽然我背着妻子存点小钱寄去但也只是杯水车薪。

“哎——,我今天整理书橱发现了两千块钱,是你忘的还是我忘的?正好买车后装饰一下……”我的梦被妻子的得意惊醒,我大喊:“酒,我要喝白酒!”

“吃年糕喝白酒对胃不好……”“我不管,你拿不拿?” 她像不认识我似的第一次被我震慑了,在她面前我第一次喝了如此大的一杯,顿时血往上涌:“我郑重告诉你,那是要给我姐姐过年的……”她更加惊讶:“不行,我们的车还要装修……”

我又喝下第二杯酒:“我知道你为我的工作付出了心血,可是没有姐姐岂能有我的今天,同意算你识局,不同意……”

“你敢……”她的饭膨了我一身。我终于喝下了有生以来的第三杯白酒,一记耳光打在了她细嫩的脸颊上……

“离婚!”一个超大胆构想使我无意去欣赏她那惊诧的样子,我拿起衣服把门摔得山响……

腊月的夜晚是如此的寒冷。我想着在我们家就要买车的时代,姐姐家冬天连取暖的炉子都舍不得用。我的心在颤抖着,我还是男人吗……说实话我是真心爱妻子的,离?不知是胃还是心,我的胸部在隐隐作痛

回到家,她也走了,大概是回娘家了。是啊,她哪里挨过这样的打呀。我走进书房,要做今生我第二次重大的抉择——离婚(第一次是我向一个任何人都认为绝对不可能成功的人求爱,当然我成功了)。

书桌上钢笔下压着稿纸,也许她早已写好了。这支钢笔是我送给她的求婚礼物,那时我没有钱,却是我倾其所有买的——“礼物土冒,但是真心”,而今天我要用这支钢笔来结束我们的婚姻……我翻开稿纸,上面果真有妻子的留言:

“亲爱的,请原谅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叫你了。一记耳光让我心花怒放……想想当年我嫁给的是一个血气方刚、对人对事高度负责的、充满男人味的男人,我是多么的幸福。可才短短几年的工夫,你就成了一个谨小慎微、唯唯喏喏的小男人。我感到多么的悲哀……也许这不是你骨子里的东西,但是一个让别人一点也看不到骨子里的东西的男人是多么可怕……一记耳光让我脸颊疼痛,但和我的心痛比起来我又是多么的幸福……我还要郑重地告诉你,你相信姐姐说的那个帮她的好人是我吗?如果你相信,请快来接我!我就在咱家对面的小饭馆里,别忘了拿大衣,我很冷……”

我拉开窗帘,鼻涕和眼泪早就混在了一起……

   一        晚上,照常上网写作,按照惯例在十点钟准备下网休息时,才记起丈夫出差了,明天才回家;孩子周末一般都在外婆家。打量着被灯光笼罩的空荡荡的家,再侧耳一听,窗外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心里突然一激凌,这样的春夜,这样的氛围,对于想象力丰富且胆子小的我来说,不自己吓坏自己才怪。     好在明天是休息日,那么,今晚足不出户最好的去处当然是聊天室了。     轻车熟路地闯入网易社区,然后自然地选择四十情怀聊天室。     或许因为是周末的缘故,聊天室的人很多,看着各个代号进进出出,心里也就不那么害怕了,就这么干坐着也不是办法,于是,信手改了一个昵称:一条胆小的鱼。     对于网络来说,我自认为自己是一条鱼,来无影,去无踪,潇潇洒洒,自由自在。     怜香惜玉的大有人在,我刚将改好的名字发上去,一个没改名字的代号就向我发话了:“你好,胆小的母鱼,我来保护你!”     我心里一阵窃喜,看来,对方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今晚我可度过难捱的分分秒秒了。只是千万别让这条大鱼跑了。     于是,我赶紧回过话去:“你好,大鱼!”     “大鱼?对,我正不知用什么名,就改名为胆大的大鱼吧!”对方立刻就改了名。     我不由地笑了,这第一步我成功了。     “小鱼,告诉我,你多大了?这么晚为什么还在网上?”这大鱼还真象大鱼。     “30多了,刚写完东西,到这坐坐。”我老老实实地回答着。     对方沉吟了一会,才说话了:“对不起,我不喜欢与四十岁以下的人聊天,你进错聊天室了。”     我急了,就这样让这条凭第六感觉一定是个聊得来的“大鱼”逃走,可真是一大遗憾。     他既然嫌我小,我应该故作深沉点,别让他小瞧我。     “你知道一个人有几个年龄吗?”我故意不经心地问道。如果这问题他不回答我,我就搬出布什伊拉克海啸地震这些大问题来套住他的脚,我就不信我留不住他。     没想到,他那人还真老实,几秒钟后,就回过话来了:“不知道,能否指教一下?”     我偷偷抿嘴一笑,不慌不忙地敲起字来:“告诉你吧,人有四个年龄,外表年龄,实际年龄,心理年龄,生理年龄。我的心理年龄可以让我上这了,所以我就来了。”     “哈,你这人真逗,我服你了。说说看,你和我能聊什么?”他还是一副小瞧我的样子。                            二        好不容易将他留了下来,不过,看那情形,他随时都有溜走的可能。     “大到国内外大事,小到鸡毛蒜皮的小事,本姑娘样样知道。”发上这话时,心里还真有些发虚。     “嗯,那我们来聊聊台湾问题怎么样?”他看来挺满意也惊奇于我的回答。     虽然台湾问题在报纸上经常有这方面的报道,可对于不喜欢关心国事的我来说,只是知道一点皮毛而已,但为了不让他看穿我,我故意将这问题的线拉长了,回答道:     “这可是个任重而道远的事情呢,看来非用武力不可。”     “说说原因。”他马上就将问题抛过来了。     我呆了呆,这要我从哪里说起呢?但是,既然自己已装懂了,我只好从美国选举总统这事说起扯到陈水扁连战李登辉这些人,说了那么一大通话,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没插一句话。     待我说完这一切时,突然感觉自己象个犯人似的,在等待着审判长的结论。我起了身,将里屋外屋厨房卫生间所有的灯都打开。做好了他游走的准备。     “真难为你了,一个女性,能关注这些事,其实,外国政府为什么对台湾问题那么感兴趣,因为他们想利用它牵制于中国。”一会,他就发过来了。     我真佩服他,一两句简短的话,就象问题的实质道出来了。     “那么,你还会继续和我聊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猜想他在那边一定笑得前仰后俯,因为,他发过来一句这样的话:“哈哈,真是一只可爱的小鱼!”     我不知道他笑什么,又不敢问,只是坐在电脑前不说话。     “那接下去我们聊什么呢?”大鱼问道。     看着他没有游走的意思,我的心又放下来,也感觉到他语气轻松了不少。于是,我不再那么紧张了,随口问道:“大鱼,为什么这么晚在网上呢?”     “刚应酬回来,睡不着,到这闲聊一会。”到这个时候,我已能感觉到他是个真诚的人。     由这,我们又聊到了应酬场合,接着聊喝酒,然后聊到江西的四特酒,最后竟又回到了希拉里想竞选联合国主席的事件上来,这样一个大圈怎么转过来的,我想我们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三        正聊完中国民工在伊拉克被绑架事件时,大鱼突然说:“小鱼,休息吧,我也要下了,时候不早了。”     我看了一下身边电脑桌上的手机,已显示为午夜一点了。是该休息了,可是,面对着依然没有睡意的自己,再感受着静寂的四周,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些妖魔鬼怪来,身子不由地颤抖了一下。     “小鱼,怎么了?下了吗?”或许因为没看到我的回话,大鱼问我了。     “大鱼,白天你休息吗?”这是我今晚第二次问他有关个人的问题。     我能感觉到此时的大鱼一定很纳闷,因为,他反问道:“是的,怎么了?”     我心里又一喜,嘿,白天他休息,那白天他可以好好补觉了,我又有理由套牢他,我现在应该拿出女性的软弱一面来对付他,包准他会留下来。     “大鱼,再和我聊聊好吗?我一人在家,外面又在下雨,害怕呢!”我可怜兮兮地说。不过这时的我还真是一副可怜样。     大鱼立刻回话了:“行,那再接着聊。”     没想到,对面的大鱼竟是一个这么爽快的人,如果在网上认识了一个这样的人能经常聊聊还真不错,不过,这念头只在心中一闪,马上就否定了。因为,我只是一条在网上自由自在游动的鱼。 我忙真诚地说:“谢谢大鱼,耽误你休息了。”     “你太客气了,和你聊天是享受,只是,女性不能熬夜太多,容易老。”他说这话并不是在调侃,实则是一种劝告。     接下来的话题就轻松了许多,我们聊着人生,聊着一些社会现象,聊着文学,原来,他也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当近三点钟的时候,我终于有些睡意了。     揉了揉眼睛,我真诚地说:“大鱼,我想休息了,谢谢你陪我聊了这么久。”     可是,大鱼却没马上回过话来,我以为他已下了,五分钟后,我准备关闭聊天室的窗口,就在我按鼠标左键时,屏幕上显示了他发过来的话:“小鱼,我可以和你说话吗?我打你的电话。”                                      四        我一愣,本能地想拒绝,但转而一想,人家陪我聊了大半个晚上,从言谈里能看出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但是,我在网上只是一只自由自在的鱼,这可怎么办呢?     当目光定格在电脑旁边书桌上那只透明的玻璃装饰瓶时,我记起了里面有张想销号的电话号码卡,是联通卡,于是,我将它拿了过来,将上面的号码敲了下来,发送过去。     我随后说了声再见后,静静地退出了聊天室。     拿起身边的手机,将联通卡换上后一开机,铃声就响了,我按了接听键。     “小鱼,是你吗?”很有磁性的声音,听语调应该是北方人。     “大鱼,你好,是我。”我很自然地叫起他大鱼。     他在电话那头乐了:“你还真是一条小鱼,声音象个小姑娘。我该是条老鱼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有些乐了。     “小鱼,和你聊天很开心,你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女性,上网六个月了,你是唯一让我折服的人,以后我们可以常聊天吗?”听着大鱼那真诚的话语,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时候不早了,你休息吧,以后我会常和你联系的,我知道你的手机号码了。”大鱼那爽朗的笑声使我感觉到这个夜晚温暖了不少。     该轮到我做总结的时候了,我轻轻地说:“大鱼,谢谢你陪我聊了这么久,我会永远记着今晚的。你也好好休息吧,再见!”     然后我关上了手机。     取出卡后,我将其折断成了碎片,打开窗户,细细的雨丝挤进了屋内,我将号码卡的碎片往空中一抛,依稀看见它们飞舞几下后就不见踪影了。     今晚对于我来说已成了一个梦,或许在明天,或许在几天后,这个晚上也会成为大鱼的一个梦,因为,今晚,我和他都只是一条鱼,来无影,去无踪。

1

  杜小北转身去买水的工夫,就听见旁边有人喊自己。他转过头,就撞上了夏锦的目光:姐夫,你到火车站来做什么?杜小北支吾,躲闪。人群中的粒粒却跑过来,一把挽起他的胳膊,摇晃着撒起娇来:买个水,为什么这么慢嘛,夏锦盯着粒粒的紫色薄纱长裙外挽住杜小北的手,目光里射出钉子,一字一顿地说:杜小北,你太过分了!

  杜小北一愣,马上就拉过粒粒的手,表示亲昵。他想反正也这样了,与其躲躲藏藏遮掩,不如光明正大承认,也省了面对夏织的责难和眼泪了。

  在火车上,粒粒问:那个女孩子是谁?

  杜小北将搂着粒粒的手臂收一收,漫不经心地说:是我老婆的妹妹。粒粒下意识躲闪,甩开他的手。杜小北笑一笑:都已经在车上了,还怕什么?

  粒粒有点不安,全没有了来时的兴致,低头玩弄手上的链子,是杜小北送给他的,她二十四岁生日,他穿了二十四颗红豆。那是杜小北第一次为一个女子精心送一件礼物,并且是手工DIY。他说,那是二十四颗心,一年年,弥补曾经在粒粒生命里缺失的日子。粒粒当时眼睛里就雾蒙蒙的了,轻轻将长长的胳膊环到他的脖子上,用脸蛋贴近他的胸。

  半个月前,他们拟定了回粒粒老家的计划。粒粒单身在北京奋斗,无亲无故,携白马王子荣归是最大的心愿。杜小北愿意放下公司的所有事情,来满足她的愿望,对粒粒,杜小北明白,自己是动了心的,不求家外流连潇洒,他要的,是一生拥有。

  夏织和粒粒,在杜小北看来不存在选择,因,对夏织,早就厌了,不是不说,是在酝酿如何开口。现在好了,夏织稍后就会知道,他携娇俏的女子共赴承德。

  情爱世界里,任何的选择都是虚假,真正的爱情,从来不需要选择。婚外情被发现,杜小北没有负疚,只有释然。

  他想好了,离婚。什么也不要,公司,房子都留给夏织。他只想要爱。

  2

  杜小北和夏织的婚姻十分仓促。几年前,他处了三年、感情深厚的女朋友跟别人出国后,杜小北成了伤心人,日日浇愁,刚起步的公司陷入瘫痪。所有亲朋好友都急,就有人介绍了夏织,夏织家里有企业,按说不会看上家世平凡的杜小北,可是偏偏就成了缘分。两个人结婚后,夏织很快就帮杜小北将公司理上正轨。

  夏织有着大城市和良好家世滋养出来的高贵优雅,安静,内敛,穿灰色或白色的裙子,喜怒不露,杜小北却热烈,喜欢轰轰烈烈的爱情之花四溢开放,他的激情需要被一个鲜艳的女子点燃,而夏织显然不是这样的女子。尽管,夏织放下了身段,洗手做羹汤,每日在厨房里研究菜谱。

  两个人去看电影,杜小北拉夏织的手,她的手竟微微颤抖。她在紧张。两个人已经是夫妻,吃在一个锅里,睡在一张床上,却还紧张。杜小北就有些索然,他希望夏织扑到他的怀里撒娇,要他去街对面买香草冰激凌,而不是自己穿过马路去买;双手缠上他的腰,亲吻他胡子拉碴的脸而不是在他的注视下,羞红着脸转身;马桶堵了的时候尖叫着来喊他去修理,而不是默默地请来物业的修理工。

  爱是多简单又奇怪的事。当一个男人真爱一个女人的时候,他总会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让爱的人受了委屈。而不爱的时候,这委屈就转移到自己身上来了。所以,无论夏织是个多贤淑的妻子。杜小北一样觉得委屈。

  这委屈含在心里,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而婚外一场轰轰烈烈的情感,是引发这颗炸弹的导火索。

  3

  尽管杜小北不承认自己是个风流随意的男人。可是,当粒粒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他的心就莫名一动。青春正好的女孩子,长发纷披,炫目装,歪着脑袋,大眼睛忽闪闪的,长睫毛,薄嘴唇。

  彼时,粒粒跑到他的办公室推销复印机,说:你买了,我请你吃饭。他忽然就笑了:你准备请我吃什么?

  随便啊。她依旧顽皮地笑,完全没心没肺的样子。不是不心动,可是三年婚姻在身的男人,克制已经成了惯性,所以,他婉转拒绝了。

  没想到她会再来,倚在门框上对他说:我有工作,是一所幼儿园的幼师,不赚这个钱的,这是我们“春苗”计划的一部分,推销复印机赚的提成,都用做资助山区贫困儿童。

  杜小北来了兴致,问什么样的“春苗”计划?

  粒粒抿嘴一笑:你让我请你吃饭,再告诉你。

  于是在麻辣烫氤氲的白雾里,杜小北明白了一个女孩子和她善良的梦想。粒粒出生在一个偏僻贫穷的山村里,十岁才迁到承德市,她一直忘不了因为穷而辍学的那些孩子们,所以,工作后,建了一个爱心QQ群,专门帮助大山里的孩子们,群里的成员都是有梦想而善良的女孩子们,她们利用休息日,推销产品,获得微薄的利润,圆孩子们的梦想。

  粒粒说完,一脸诚恳地望着杜小北,鼻尖上有汗珠,一颗颗晶莹明亮,他就生出了爱的冲动。

  杜小北将公司里的打印机全部换成新的,到货,收钱后,粒粒不走,站在办公室的阴影里说:我想爱你。杜小北的心就化成了一汪水,涟漪一片片漾开。

  粒粒知道杜小北有婚姻,可是她不在乎,包括杜小北的礼物,贵重的,她统统不收,她说要的只是爱。这让杜小北更想多多地给予。

  火车呼啸而过,不过几个小时的路程,承德的重峦叠嶂已经映入眼帘。粒粒高兴地尖叫:我要带你去双塔山,去避暑山庄,去小布达拉,去隆化……

  杜小北眯着眼睛感受粒粒的快乐,心里默默发誓:我要娶你为妻。

  4

  这是杜小北第一次踏上承德,扑面而来的凉爽让他的心境清明。粒粒的家就在双塔山附近,是一个半旧的小区。四面都是山,站在阳台上,不用极目,就有青山入眼。粒粒先将杜小北一一介绍,这个是爸爸,这是我的男朋友杜小北;这个是妈妈,这是我的男朋友杜小北;这个是爷爷,这个是我的男朋友杜小北……杜小北在心里笑。女孩子若是可爱起来,就形成了一种气场,怎样都是舒服叫人爱怜的。

  粒粒的爷爷是一位老军人,对孙女带回来的男朋友非常满意。但是,一定要盘问一番,家在哪里啊?做什么工作?有几口人啊?杜小北愈回答,就愈尴尬,他是个不会撒谎的人,粒粒看出他的窘迫,找个借口拉他出来转。

  他们牵着手爬双塔山,一天下来腿脚酸疼。杜小北怜惜粒粒,非要背着她。粒粒乖巧地趴在杜小北的背上,小声、犹疑地问:你不打算给家里打个电话?你家里恐怕早就乱成一锅粥了。

  杜小北笑一声,不会有太大动静的,你看,一天过去了,她也没有打质问电话。我说过,我们根本就不相爱。

  是这样说,心里还是有慌张,夏织这样的女子,想象不出来会怎样面对,咒骂,好像不会,转身成全,商场上历练的女子,好像没有那么懦软。到此时,杜小北忽然惊慌地发现,他根本就不曾了解过夏织,包括她的脾气,爱好,心理承受能力,婚姻观。他们一起生活了三年,他对她一无所知,才预想逃开。

  打个电话吧。粒粒说,要面对的终究逃不开。

  他犹疑着拨通,夏织的声音有些疲惫:你在哪里?

  杜小北更狐疑了:难道夏锦没有告诉你?

  夏织说:告诉了。你要保重。她说。一字一顿,没有责骂没有哭诉,一切都平静得像一波湖水。

  放下电话,杜小北心里就有了微澜,不知道夏织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将夏织的话告诉粒粒,她也不明白。杜小北犹豫了一下,将电话打到夏锦的手机上。

  夏锦尖叫:你还知道问啊。你知不知道,家里来了贼,我姐姐为了一个破根雕受了伤,现在在医院里。她不让我们告诉你,说要你没有任何负疚地享受一个假期,她说她爱你,杜小北你配不配啊……

  杜小北将夏锦的话讲给粒粒听,并将和夏织的所有生活细节讲给粒粒听,已证明自己和夏织之间是多么冷漠而有距离。他觉得是夏锦在骗他。

  粒粒听完他的讲述,说:我在你的眼睛里没有看到爱,所以,才来爱你。这么说来,你缺少的不是爱,是发现爱的心。她的爱是一片火,而你给的,只是一块冰。她不敢靠近,只好用礼貌客气和关爱包裹起所有的爱。你不了解女人,这也是一种爱的方式。

  粒粒说完,转身走了,一串泪甩在炙热的空气里,背影苍凉落寞,却又决绝。杜小北想拼命追上去,脚上却像灌了铅。

  他就一个人站在承德六月的街道上,仰望着高耸神秘的双塔山,忽然想起,那根雕是他送给夏织唯一的东西。

  5

  粒粒说到做到,转身之后就再不回头。

  杜小北的心酸涩无比。又担心夏织真的受伤,只好赶回北京。

  夏织真的受了伤,是她拼命护着根雕,让人家误以为是什么宝贝,才下手伤人来抢。为什么那么傻,不过是块普通的木头。杜小北坐在床前,问。

  我知道你不会回来了,只不过想留下一个纪念。如果……你是回来办手续的,我会成全你。夏织说,依然波澜不惊。

  杜小北扭过脸去,轻轻说:对不起。这三个字就像被打开了的开关,夏织的泪水哗啦一下释放出来,趴在杜小北的身上痛哭失声。

  好长时间以后,杜小北才知道,夏织早就爱上自己,就连亲戚的介绍,也是夏织自己默许的。他心里有柔软的疼痛。

  没有什么能阻止出轨的脚步,除了,爱!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