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芬妮的玫瑰

蒂芬妮是一个美丽又聪明的女孩,可惜她却没能上大学,因为家里穷。蒂芬妮的心上人肯尼思不但上了大学,还出国去留学。蒂芬妮在一家餐厅上班,每天都很忙。尽管蒂芬妮十分思念肯尼思,但是她却没有给肯尼思打电话。她知道,只要她打了电话,她会更加思念肯尼思,肯定也会让肯尼思更加思念她,这样会影响到他的学习。蒂芬妮在空闲时,总是对着肯尼思的方向诉说自己的思念。

转眼间,情人节到了。蒂芬妮以为肯尼思会给她打个电话,可接到了好几个电话,却没有一个是肯尼思打来的。蒂芬妮没收到肯尼思的玫瑰。让人没想到的是,蒂芬妮还是收到了一束玫瑰。大家问蒂芬妮是谁送给她的,蒂芬妮笑着说是巴尔杰送的。

巴尔杰是谁,大家都不知道。大家知道的是,蒂芬妮接受了巴尔杰的玫瑰,那就表示她爱他。要知道,在卡特州,情人节的玫瑰不能随便收,收下就表示接受对方。蒂芬妮太美丽,喜欢她的人很多。不久,格雷格拿着一束玫瑰径直走向蒂芬妮,蒂芬妮拿起巴尔杰送给她的玫瑰说:“对不起!我早就收到玫瑰了!”格雷格还是坚持要把玫瑰送给蒂芬妮,但蒂芬妮坚决不收。

格雷格走后不久,泰勒又拿着一束玫瑰来找蒂芬妮,蒂芬妮又拿出巴尔杰送给她的玫瑰说:“对不起!我早就收到玫瑰了!”泰勒坚持始终拗不过蒂芬妮的坚决。一上午,来了不下十人送玫瑰给蒂芬妮,但都被她拒绝了。大家看到这一切,都说蒂芬妮真幸福:有这么多人喜欢她!同时大家都说巴尔杰真幸运:蒂芬妮只接受他的玫瑰!蒂芬妮只喜欢他。

后来的日子里,大家经常在背后议论巴尔杰,因为大家从没有见过他。照说两人两情相悦,巴尔杰应该每天来接蒂芬妮才对。可情人节那天巴尔杰没有亲自来送玫瑰,难道他本人不在此地?有人悄悄向蒂芬妮打听巴尔杰,蒂芬妮笑着说他就在本地,只是他也忙,没空来接她,原来如此。大家都希望蒂芬妮能找个时间让巴尔杰来一趟餐厅,让大家见一见。蒂芬妮却说他没空。

一年后,肯尼思回来了。那天,他来找蒂芬妮,有人告诉他蒂芬妮已经不爱他了,有了别的心上人,叫巴尔杰。肯尼思听了心如刀割,眼泪哗哗直流,他没有见蒂芬妮就悄悄地离开了。那些天,肯尼思神思恍惚,他经常到餐厅来偷偷看蒂芬妮,可是一想到她移情别恋,就痛苦地离去。他想马上就是情人节了,巴尔杰肯定会送玫瑰给蒂芬妮,到时候就可以见到他了。肯尼思决定好好教训巴尔杰一顿,为此他早早地就准备了一根木棒。

不久,情人节又到了。这天,肯尼思一直盯在餐厅门口,结果,巴尔杰没有出现,替他送玫瑰的是一个女孩。肯尼思十分失望。后来的好些天,他都跟踪蒂芬妮,还是没有见到巴尔杰。无奈他又要出国了,只好将此事搁下。走时,他很想见蒂芬妮一面,好好跟她说几句话,可是一想到蒂芬妮的无情,他还是作罢。就在出国的前一夜,蒂芬妮打来电话,但肯尼思没有接,他对无情的蒂芬妮恨之入骨。

肯尼思再次回来,又是一年之后。回到家乡,肯尼思情不自禁地想到蒂芬妮,他悄悄来到餐厅,远远地看了一眼蒂芬妮后痛心地离去。时间真快,明天又是情人节了,肯尼思决定送一束玫瑰给蒂芬妮,因为他还从来没有送过玫瑰给她,既然还爱她,就应该送一束玫瑰给她,虽然她已经另有心上人了。于是肯尼思走进了一家花店,准备预订一束玫瑰。没想到一走进花店,他就见到了蒂芬妮,他一愣:她来这里干什么?

肯尼思悄悄地躲在一边。原来,蒂芬妮也是来预订玫瑰,而她留的名字却是巴尔杰。肯尼思听了一愣:蒂芬妮订玫瑰送给自己,这是为什么啊?她不是有心上人巴尔杰吗?难道这巴尔杰就是她自己?肯尼思及时露面,堵住了蒂芬妮的去路。肯尼思的突然出现,让蒂芬妮又惊又喜:“亲爱的肯尼思,您可回来啦!”蒂芬妮两眼放光。肯尼思说:“巴尔杰到底是谁?快告诉我,我很想知道。”肯尼思紧盯着蒂芬妮。

蒂芬妮知道肯尼思听到了刚才的话,于是她便告诉肯尼思一切:原来,巴尔杰是她虚构的一个人物。蒂芬妮知道,肯尼思不在,送玫瑰给她的人肯定很多,而她心里只有肯尼思一个人,她不会接受别人的玫瑰。为了阻止他人的非分之想,她便订下一束玫瑰,再让花店以巴尔杰的名义送给她。为了他,蒂芬妮谢绝了他人的玫瑰,肯尼思走进花店,毅然订下了999朵玫瑰……

我喜欢看穿黑色衣服、米黄色的休闲裤的男人。对于这种男人,我会多看两眼,即使他长得并不帅。      我自己呢,也是这两种搭配,一年四季都是黑色的上装,所不同的,和它们搭配的是长长短短米色的裙子。   柳芸是我的同事兼好朋友,她是阳光型女孩,轻轻浅浅似灯光摇曳着的,那就是我,林若霜。   那天,柳芸久久地看着我,一副恍然大悟状:“霜子,我明白了,你是想在这两种搭配里找寻一种心动啊!”我轻轻地笑了,不置可否。   下班时,在公交车上,我不经意间抬起眼,目光突然凝固了。   黑色的休闲西装,米色的灯芯绒西裤,玉树临风。   投过来的双眸亮晶晶,微笑象阳光似地在四周扩散。   有一刻,我的思维一片空白,我相信了世间真有一见钟情。   车靠站了,我逃也似地跳下去,双脚一踏上站台,我才发现,我提前两站下车了。   回到和柳芸租的那套小公寓,面对着在家休病假柳芸征询的目光,我喃喃道:“芸,我完了!”柳芸抚摸着我微红的颊,欣慰地说:“霜子,我终于听到冰雪融化的声音了。告诉我,他是谁?”   我呆了呆,微微地摇了摇头。

              二

黑色的套头毛衣,米色的长裙,黑色的长发,都是我喜欢的颜色,特别是眼睛里的那份宁静,轻轻地拨动着我的心弦,我终于相信真有一见钟情存在了。   她象一只受惊的兔子,一下子就逃离了我的视线,在公交车上,我望着她灵动的背影,有种做梦的感觉。几次想张口叫住她,但又担心吓坏她。   对了,我叫李家展,刚从国外回来,这次我是到一个公司应聘行政主管,只因对方待遇不算很高,我说回家考虑一下,就在这时,我作了决定,就选择在这家公司做下去。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是个学理科的人,当这句文绉绉的话不经意间从嘴边滑出时,我知道我完了。   二十九岁的我,有了二十九年来的第一次心动。   回到家里,我拨通了那家公司人事部部长的电话,当他听到我愿意留下来工作时,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微笑了,有些答非所问:“我是个执着的人,我会全力以赴,请相信我。”然后我挂上了电话,我知道,这话我是说给她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三

梦终于有些颜色了。早上起来,精神也因此好了许多,我一改平常的素面朝天,略略地化了下妆,一张精致的脸在镜中无限美好地晃动着,柳芸总结道:“这就是恋爱中女人的模样。”   我忙轻轻地拭去嘴角的口红,用面巾纸将脸上的粉擦去,又恢复到往日的清冷。提着包准备出门。   柳芸追到门口,一把拉住我的手,安慰着:“霜子,是自己的走不了,别泄气,他一定会再度出现的。”   我望着她一副担心的样子,用力握了握她的手,轻轻地叹了口气:“芸,好好养病,我你又不是不了解,我不会轻易放弃自己所追求的东西,我是个执着的人。”   来到了站台,恰好往公司的公交车驶过来了,我迫不及待地上了车,眼睛下意识地搜寻了车厢一遍,可是,并没看到他的影子。   我有些明白了,他并不是往这个方向上班,为什么以前没遇到过呢?   昨天他或许是到这边办事,才乘上了这方向的公交车,我的心不觉沉下去了。   缘来缘去,无影无踪。

             四

早饭,我没象以前那样烤面包吃,在国外生活几年了,已沾了些洋习气,这次只是胡乱喝了一杯奶,早早地开着自己那辆丰田轿车来到昨天她下车的那个站台等她,我能看出她是个上班族。    内地公司上班一般是在八点半,昨天在应聘时我已知道了这点。   直到八点钟,还没看见她出现,眼看就要到上班的时间了,我这才开车匆匆地往公司里赶,到人事部长的办公室时,我偷偷地看了一下表,恰好八点半,我不觉悄悄地吐了一下舌头。   今天我的着装是黑色的夹克衫,米色的休闲裤,在我的衣橱里,只有这两种颜色。          人事部部长带我到各部去认识人,并热情地介绍着我,喋喋不休地对大家说我到公司是大材小用,我脸带微笑地与大家握手致意。   从策划部出来,人事部部长对我说:“李部长,马上就到了你就职的行政部了,行政部有十个人,我安排林若霜做你的助手怎么样?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   “林若霜?好别致的名字,我们合作一定会愉快的。”我礼貌性地回答道。   一进行政部,部里的人已站成一排迎接我,想必部长已事先打过电话了,我的目光一一扫过,突然,我的目光定格在一个人身上,黑色的小西装,米色的百褶裙,低垂着头。   “林小姐,以后,你就是李部长的助理了,愿你们合作愉快。”人事部长例行公事地吩咐道。   那个女孩子闻声抬起了头,我不觉呆住了。

               五

我看见了,是他,那个公交车上的一见钟情!我有些不相信地揉了揉眼睛,还是他,我感觉到部里人的眼睛在盯着我们,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我的着装,又打量了一下他,脸不觉微微有些发红,我们这在旁人看来分明是情侣装啊!      他也好象有些意外,或许是因为我们的不自然,部里的人都在窃窃私语,人事部长看看我,又看看他,问道:“李部长,你和林小姐以前认识吗?”   他很快恢复了平静,风趣地说:“似曾相识。”接着向我伸出了手,重重地握了一下:“我叫李家展,林小姐,请多多关照!”   我的手不觉抖动了一下,不敢直视他的目光,低着头轻轻地说:“李部长,请多指教!”      他并没立即松开手,我听到他一字一句地在说:“我们会相处非常愉快的。”   我呆了呆,忙将手从他的掌心里抽出来。冲他点了点头。   当人事部长请大家归位时,我的心里乱成了一团。   好在这天李部长在埋头熟悉业务,中午到食堂吃完饭后都没休息,有几次,只是叫我给他拿些他要的资料,并没说其他的,我的心里才平静下来,也有一些失落感。   下午下班时,他叫我先走,说要留下来加会班,尽快熟悉业务。   同事小玲指指他,认真地说:“若霜,如果他还没结婚的话,你们真是天造的一双呢!只是有规定,公司里的人相互不能恋爱结婚.”说完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叹了口气,离开了办公室。   我苦笑了一下:能做主管的人不可能没成家,男人的年龄是看不出的。再说, 我敢破坏公司的规定吗?看来,我的这次心动只是一件风花雪月的事。   回到家,我打开柳芸的衣橱,挑出一件桃红色的毛衣和一条乳白色的牛仔裙,这就是我明天的着装了。   面对着柳芸惊讶的表情,我无力地摇摇头.

                                 六

在我应聘的时候,人事部长已对我说过公司的有关规定,其中就有一条与公司的人不能谈恋爱.对于这事,我决定留在这个公司就已作了打算,公司不是有一个月的试用期吗?一个月的时间,对于我来说,足够了!只是,她是否已名花有主呢?不过,只要她没走入围城,我就有希望。   我是个做什么事都力求完美的人,刚开始几天,我该做的事是熟悉业务。   回到家后,想着林若霜的一颦一笑,我一点都没感觉到饿,真是秀色可餐。   洗好澡,我打开电脑,写着当天的日记,自到国外那天起,我就开始记日记了。当屏幕上都是林若霜三个字时,我知道我完了。   还是将这篇日记保存了,日记,本就是心灵的真实声音。   不管怎么样,明天,我一定要将她的情况弄个水落石出。   明天她会穿什么衣服呢?我挑出了第一次在公交车上见到她时穿的那套衣服,认真地熨了起来。

              七

柳芸和我一起上班,她的病好了。一路上,她没有问我的着装,我脸上的憔悴样就是答案。   其实,穿其他颜色我的模样一样娇柔可人,可我喜欢的还是那黑色和米色两种颜色搭配后的宁静。   柳芸在广告部做部长助理, 和我同级,我们两人可算是比翼双飞。   到行政部要经过广告部。   埋头整理桌上的文件,一会李家展部长来时我要将今天的工作向他汇报。   突然,柳芸一阵风地跑来,正想说什么,李家展已迈着大步进来了,我忙介绍道:“这是行政部李家展部长,那是广告部柳芸助理,前几天她请了病假。”   李家展的目光掠过我,然后定格在柳芸的脸上,含笑地伸出了右手。   柳芸打量着他的着装,再看看我的脸,一副大悟彻悟的样子。   柳芸回到了广告部,一切似乎恢复了平静,可我的心却平静不下来,眼睛里竟有些蒙蒙的东西。原来,改变着装并不代表什么,关键是心里想的是什么,顿时我感觉我真的完了。   我拿定主意,下班后如果他还加班的话,我一定要设法留下来,将他的经历弄个明白,否则,天天这样相处下去,我就只有辞职这条路可走了。

               八

林若霜今天的着装虽然让我的眼前一亮,但我心里竟有些失落,她这样做是不是向我证明什么呢?是不愿意让他人误会,还是这也是她着装的另一种风格?   呆坐在办公室,我拿起话筒,想叫她进来问个明白,但透过玻璃窗,看到外面的她好象在想着什么心事,不好打扰她。   刚才看到的那叫柳芸的女孩子一定是若霜的好朋友,我路过广告部时她那诧异的样子,然后就是一阵风地跑到行政部,我一直跟在她的后面。   看来我的出现对于她们俩来说一定有什么冲击。   明白这点,我笑着摇了摇头,什么时候我也成了这么一个喜欢分析女孩子心里的人,我可是在朋友们眼里出了名的大男子主义者。   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下班后我加班,然后请若霜留下来帮我准备一些资料,就这么定了。

                 九

行政部就留下了我们两个人,柳芸冲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下班了。   李家展将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请我坐下,给我冲了一杯茶,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   望着他带着笑意的睛睛,我不觉低下了头,准备了一天的话不知从哪里说起。   “林小姐,我们今天不谈公事好吗?聊点个人的事。”温柔的语气,我有些不相信是从李家展嘴里说出的。   我悄眼望了望他,正触到他亮晶晶的眼睛。   我明白我什么也不用再说了。   我拿起手机,拨通了柳芸的电话:“芸,将我那件黑色的小西装和米色的百褶裙准备好,我马上回来换。”

                  十

一句话,就将五百年前的约定唤回了,望着眼前娇柔的可人儿,我站了起来,将手伸给了她,她犹豫了一下,也伸出了手。   “走,我送你回家,然后我请你吃饭。”我牵起她的手,好似牵起了一生的幸福。   几天的相处,或许无法将对方深深了解,但从黑色和米色几十年的友好相处里,我明白了,爱情,也可以不是玫瑰色!我在若霜的眼睛里、身上,已找到了自己的影子,那种惺惺相惜的滋味,一夜之间就将自己的理智出卖!        明天我就要离开这个我只工作了几天的公司,我悄悄地打量了四周,不说再见,因为以后我会常来的。   今天晚上我还有一件必需要做的事:写辞职报告。

9年了,这个痴情的羌族姑娘依然单身未嫁,9年的誓言,他还记得吗?那份美丽的初恋情缘能否再续?

听,一句承诺绽开在风里

2000年5月3日,22岁的刘成君即将完成上海第二工业大学的学业,来到四川旅游。当他进入地处漩坪乡的唐家山脉时,玫瑰谷里一片姹紫嫣红,空气中流淌着浓郁的玫瑰芬芳……刘成君仿佛置身人间仙境。与美景不太协调的是,他的胃又开始疼起来,因为这些天他在四川辣椒吃得太多了,一上午,他已经胃疼了三次了。“小姐,这里有药店吗?”他问路边的羌族姑娘。问明刘成君的情况后,羌族姑娘用轻柔的声音说:“你坐一下好吗?”随即转身采了几朵玫瑰花进入厨房。

不一会儿,姑娘端来一碗冒着热气的淡红色的汤汁递给刘成君:“喝下去就没事了。”姑娘告诉他,这叫玫瑰汤,治疗胃痛很有效果。顷刻之间,刘成君觉得胃痛缓解了许多。在接下来的交谈中,他得知姑娘名叫胡若芳,刚满20岁。父亲早世,她读完初中后就和母亲一起经营这间小旅馆。

“如果能在唐家山山顶俯瞰玫瑰谷全景,应该别有一番滋味,你能带我去吗?”刘成君试探性地问。

看着眼前的小伙子满脸真诚,特别是他对玫瑰谷的向往,让胡若芳找不到理由拒绝。

随后,刘成君干脆在胡若芳的小旅馆住下了。在接下来的相处中,刘成君觉得胡若芳真是个玫瑰专家。她告诉刘成君,玫瑰的食疗作用很多,鲜玫瑰花适量洗净捣汁,加冰糖炖服,可治肺病、咳嗽和吐血,还可治头痛……原来,一直被人们用来传递爱情的玫瑰还有这么多实用功效。

刘成君越来越喜欢这个带着玫瑰花香的姑娘了,胡若芳也喜欢这个知书达理的上海小伙子,但是聪明的她当然也能洞察到刘成君心中的犹豫,轻声说:“我不会让你到山里来种玫瑰,我们各自都有适合自己生存的土壤和梦想,离开了这片土壤,梦想就不会开花。”刘成君无言以对。

5月21日,刘成君要回上海了。离别的前夜,胡若芳把玫瑰花做成玫瑰饼放在他的旅行包里。临别时,胡若芳故作轻松地说道:“其实,爱一个人不必朝朝暮暮。喜欢玫瑰谷的风景也不必日日徜徉在玫瑰地里,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只要心中有一朵盛开着的玫瑰花,能吃到一块玫瑰饼,那就很幸福了!”

刘成君有一种欲哭的冲动,他哽咽着说:“那好,明年五月,我还来唐家山,同你一起看玫瑰花。”胡若芳笑靥如花:“那好,我一定亲手为你做一坛上好的玫瑰酒。”

第二年,他没有来

第二年5月,玫瑰花开遍山谷的时候,胡若芳没有等来刘成君。6月里,玫瑰的采摘接近尾声,胡若芳独自在小木屋里挑选朵大、鲜艳的玫瑰花,酿成淡红色清冽醇香的玫瑰酒贮存在陶瓷缸里,一缸一缸,摆放得整整齐齐。但她舍不得喝,她是酿给刘成君喝的。

可刘成君一直没来,直到2001年9月,胡若芳才收到他一封很短的信,解释自己太忙,等有时间一定来看她。

玫瑰酒的保质期只有一年,胡若芳酿了一缸又一缸,换了一缸又一缸,刘成君仍然没有来。接下来几年每到中秋,胡若芳就为刘成君寄去一盒玫瑰饼,刘成君也会回赠一盒月饼。一向开朗活泼的胡若芳变得沉默了,在别人的撮合下谈过两次恋爱,可都相处不长,胡妈妈感慨地说:“我的女儿就让一盒月饼给毁了!”

光阴荏苒。2008年5月12日,地震将唐家山脉摧毁,玫瑰可是唐家山山民们的一大支柱产业。好在2009年新年一过,首批6万株保加利亚玫瑰花苗很快运往堰塞湖畔,他们首期种植5000亩,准备发展到20000亩,预计到那时,唐家山堰塞湖将成为中国最大的玫瑰园基地。

胡若芳在地震中失去了母亲。直到看到玫瑰花苗,她才绽放了笑脸。多年前,她心中的玫瑰色的梦想与事业再次敲打着她的心扉。地震发生后,上海来了许多志愿者和援建者,却没有刘成君的身影。他究竟过得怎样?是单身还是早就结婚了?为了打开心结,胡若芳动了去看一看他的念头。

其实,刘成君这些年来,刘成君接手了父亲的工厂,可任凭他殚精竭虑,工厂的效益始终不见好转,恋爱也和他的事业一样,谈了三次失败三次。2008年12月,刘成君的女友去了英国,他再次成为单身男青年。

2009年2月27日傍晚,忙碌了一天的刘成君刚刚走出办公室,一个衣着朴素的女人出现在他面前:“您是刘成君先生吗?”对方带着四川口音的普通话,似曾相识,他愣了一下。“我是胡若芳呀,北川、唐家山、玫瑰谷、不穿羌服你就认不出来啦?!”

一时间,恍若隔世。9年前遥远的玫瑰谷里芬芳的夜色和那个像玫瑰花一般的羌族姑娘,又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刘成君紧紧握住胡若芳的手,“是的,我从去年就没吃到你的玫瑰饼了!没想到,你来了!”一句话,心灵的距离拉近了。他们都凝望着对方,心里都涌起一股疼痛和温馨。

等了9年,她决定主动寻找

“是的,我来了,我是代表灾区人民向你求助来了。”胡若芳仔细看了看刘成君,发现他的眉宇间也渗透出几分颓废和苍老,心里一阵刺痛,她接着说:“或许,这是上帝给我们安排的一场互救呢……”

得知胡若芳所经历的一切,刘成君惭愧地说:“你们真勇敢,真坚强!我太自私了!父亲的反对,商海中的打拼让我疲惫不堪,玫瑰谷的芬芳只能淡出我的记忆,能理解我的处境吗,阿芳?”

胡若芳点了点头,无比感慨地看着刘成君:“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想,你不是那种薄情寡义的人,你一定是有什么困难。因为担心你,所以我冒昧跑来了。”

当胡若芳听刘成君提起工厂面临倒闭的现状时,胡若芳没有立即邀请他去唐家山考察、投资,而是说了一个古老的数学题:“一棵树上有10只鸟,被猎人一枪打落了一只,还剩几只啊?”“还有9只!”刘成君摸了一下脑袋说,“不对,全都飞走了!”“就是嘛,小鸟那么聪明,它们不会停留在那里,让猎人把它们一个一个打下去的。”胡若芳深情地看着他说:“任何事情都是变化着的,就看你能不能把被动变为主动,我相信你比小鸟更聪明!”

“变被动为主动?”刘成君看了看胡若芳,“你是说,与其坐着等死,还不如及早抽身,是吗?”

“是啊!你走了这么多年,不是走不通了吗?华丽转身,去西部发展吧,或许还能赢得先机。要知道,在金融危机中,被淘汰的企业数不胜数!”

“你怎么知道这些?”刘成君吃惊地看着胡若芳,胡若芳小巧的双手托着下巴,目光是那样的温柔,“因为你,我一直在关注上海的企业,不知道,我就不来了。”胡若芳娓娓道出了唐家山堰塞湖新的规划和发展,她说:“为了我未了的心愿,为了你,为了家乡的发展,我来了!”

等了9年的爱还能继续吗

“对,置之死地而后生,我要向你们学习!”当晚,刘成君的心情没有平静: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这一次,我再不能错过了……”

9年了,刘成君的心情从来没有如此轻松过,第二天胡若芳已经走了,给他留下了一张字条:“我走了,送给你一幅我们灾区老百姓自撰的对联作为共勉吧:‘有脚有手有条命,天大的困难能战胜’!”

刘成君拿着字条,满怀激情地吼了一声:“好!”

2009年3月11日,刘成君将自己的工厂以750万的超低价卖给了竞争对手,随后处理完在上海的一切事务,带上这笔巨款,于4月3日乘飞机飞往绵阳。

从北川老县城到唐家山,以前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现在需要绕行,刘成君花了一天时间才到达目的地。在漩坪乡景家村的村口,又有一批玫瑰花苗运到了,刘成君看见胡若芳正举着花苗给乡亲们讲解:“这是大红色的超级红,这是红边黄底的阿班斯,这是白色的坦尼克……”

“生命中有了这样的女人,做什么事情还怕不能成功吗?”刘成君像吃了定心丸一样。他的眼眶里盈满了泪水,快步走过去,胡若芳看见是他,十分惊喜地说:“想不到你真的来了!这是山东一家企业要在这里办一个玫瑰加工厂,他们自己带来了优质品种。真想不到,你终于来了!”说着,她的泪水淌了一脸……

“是的。”刘成君激动地说:“现在,我终于懂了,爱一个人就是要同她朝朝暮暮;喜欢玫瑰谷的风景,就是要日日徜徉在玫瑰地里,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我们不仅心中要有一朵盛开着的玫瑰花,还要常常吃到爱人制作的玫瑰饼,这才是真正的幸福!”

那天下午,刘成君想重寻9年前的足迹,胡若芳同他乘坐一艘快艇,游览堰塞湖。不一会儿,他们拐进主航道,快艇行驶不到一千米,水岸越来越宽,从两三百米渐渐到一千米,被地震抖掉屋瓦的房顶在水深处清晰可见,微风吹来,似乎在诉说下面曾经的欢歌笑语,他们只能凭想象和附近山头作参照物确定他们当年在一起玩耍时的位置。不过让他们欣喜的是,夕阳下,许多受灾群众都在建新房,他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再次为家人筑起遮风挡雨的地方。

旧地重游,刘成君百感交集,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得到了洗礼,爱情得到了复活,他同胡若芳商量,他们要在堰塞湖畔承包500亩土地种下玫瑰,还要办一个玫瑰酒厂和玫瑰茶厂,同时,刘成君还要邀请昔日的生意伙伴来堰塞湖考察、投资,引进一些上规模的玫瑰香精厂和玫瑰精油厂,共同把美丽的玫瑰事业做大做强。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